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伏特加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 誓约之舞
  • 微醺圣诞夜
伏特加初始皮肤.jpg

画师:

伏特加满星皮肤.jpg

画师:

伏特加换装.jpg

画师:

伏特加换装2.jpg

画师:

伏特加头像.jpg 伏特加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川澄绫子 / 陈奕雯
获取途径 配送勋章商店碎片融合空运探索
专属堕神 头像-红团子.png
红团子
头像-暴饮.png
暴饮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章鱼烧.png章鱼烧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灵力 1094 /
Att icon.png 攻击力 34 /
Def icon.png 防御力 23 /
Hp icon.png 生命值 337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167 / 2033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142 / 1845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254 / 5753
背景故事
来自北方极地的斯拉夫少女,骨子里透出的强硬和倔强让人大部分人受不了。但却拥有着,雪精灵般可爱灵动的外表,正因如此,追捧她的人很多。可陪在她身边的,始终只有那只鹰。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冰鹰 伏加特操纵安德烈攻击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19点额外伤害。并有概率使敌方全体沉默,持续3秒。
能量技
极地雪葬 伏加特召唤来北方极地凛冽的寒冰,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40%的伤害并附加92点额外伤害。并眩晕敌方全体,持续3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B-52鸡尾酒头像.jpg B-52鸡尾酒
超级极地雪葬 伏特加召唤来北方极地凛冽的寒冰,对敌方全体造成自身攻击力60%的伤害并附加341点额外伤害。并眩晕敌方全体,持续4秒。

餐厅技能

安德烈 贵宾小正太的预约概率提高16%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你就是料理御侍?好吧,安德烈需要干净整洁的居住坏境,一定要用心。至于我,只要有酒就行。
登录 御侍,你回来了,要不要来一杯。..
冰场 果然冰与雪才是适合我的地方。
技能 回归寂静!
升星 安德烈又长大了不少,很棒,走走走,我们去喝一杯。
疲劳中 我才没醉,我要继续喝,别管我。
恢复中 没有杂质的水,才能让我感到许些平静。
出击编队 我会守护身后的一切!
落败 那片灯光......果然......
通知 饭做好了。
放置台词1 安德烈,御侍大人还没有来吗?
放置台词2 这里仿佛是一片静静的树林,没有任何人......
触碰台词1 把手拿开,我可不需要任何的安慰,酒才是最能给我慰藉的东西。
触碰台词2 啊哈,有趣有趣,干杯,你太有趣了,快到姐姐怀里来,我才没醉呢!
触碰台词3 我最喜欢的颜色......大概是红色吧?
誓约台词 御侍,红莓花已经开了呀,那么,今后就好好跟着我,不然,安德烈会教训你的。
亲密台词1 我的人可不能有那么纤弱的外在,嗯,先从酒量开始锻炼吧。
亲密台词2 又和安德烈闹矛盾了么?这下我也不知道该帮谁好了。
亲密台词3 嗝~我才没醉,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跟你在一起,所以不许离开我,不许离开,不许......呼呼~
换装独白
誓约之舞 这是只有安德烈才见过的舞蹈,现在我会为你呈上。
微醺圣诞夜 还……还没……还没够呢!你们……你们别走呀……继续喝……嗝~

资料

食物 伏特加
类型 饮料
发源地 俄罗斯
诞生年代 15世纪
性格 冷漠
身高 172cm
关系 喜欢: B-52鸡尾酒头像.jpg B-52鸡尾酒
信条
安德烈需要干净整洁的居住环境,至于我,只要有酒就行。
简介
来自冰雪极地的伏特加有着晶莹如水晶的一样的外观,但这份美丽往往容易让人忽视她烈火一般的内在,给常人带来难以承受的冲击,却是极地斯拉夫人们最热爱的珍宝。

故事

改变


  我御侍所在的国家,是一个爱酒的国家,嗜酒如命的人们终日将酒作为饮料。

  而我的御侍,他有着北国人的豪迈和爽朗,永远带着能令人心情愉悦的明媚笑容,在这片被冰雪覆盖的土地上就如同阳光。

  刚开始的生活平淡无奇,却又如同他口中那些永远只有美好结局的童话。

  每天认真的劳作过后,在酒馆或是暖烘烘的屋子里和朋友亲人一起喝上一杯,微醺中想象着将来平淡又美好的未来。

  正如童话里那般,美好的日常总会被一些并不美好的事情打乱。

  天灾带来的物资短缺足以令所有人焦头烂额。此时日益上涨的税收,对平民来说,就如同一道催命符。

  御侍大人的双亲很早离开了,留下了一个年幼的妹妹。
  原本他的勤奋足以养活他们兄妹两人,然而在这个物资匮乏的时代,他无论多么努力,都无法让妹妹吃得更好一些。

  柔弱的孩子并不能因为她的乖巧被这个残酷的时代优待。
  在这个时代饥饿,寒冷,可能都可以靠一些努力熬过去。
  但是疾病却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在没有药物治疗的情况下,让一个本就体弱的孩子恢复健康。

  我还记得,那个乖巧可爱的孩子总会抓着我的手软软地叫我姐姐的模样。
  还记得,她将那难得的糖果塞给我时的笑脸。可她却在煎熬中,一天一天地衰弱着。

  所以,我无法忘记那一天,她离开的那一天。从来都带着明朗笑容的御侍不顾自己苦心维持很久的大男人形象,抱着瘦弱到只剩下皮骨的孩子哭得几乎无法呼吸。

  「哥哥,就拜托你啦……」
  那只小手轻轻地抓住了我的手指,带着和她哥哥如出一辙的温暖笑容。

  女孩儿闭上双眼的时候,那个从未如此歇斯底里的男人近乎疯狂地哭喊着。
  我将这个空间留给他,走出了这个压抑的房间,仰头看着灰霾的天空。

  在御侍大人抱着她的尸体走出来后,这令人窒息的沉闷气氛也没有散去。
  一向带着笑容的御侍此时面色沉重,他转过头定定地看向我。

  「伏特加,这个国家,现在是不合理的,我要改变它。你跟我一起来吧,我会让你看到 新的未来。」

  我不由自主地抓住了他向我伸出的那只手。

初始


  革命的火苗,在这片早已荒芜的土地上迅速燃起了无法浇灭的燎原大火。

  当第一个人举起自己的手,悲愤地嘶吼的瞬间,这个国家的政权,就注定了覆灭。

  革命要比想象中轻松得太多,并不需要过多的血腥。
  大部分忍无可忍的人们都选择了加入,主动打开原本应该紧闭着的城门。

  并不需要牺牲太多的同伴,也不需要和曾经的同胞们自相残杀。

  原本压抑而沉闷的气氛,也因为愈渐明朗的局势而缓和了下来。
  偶尔,我们还会在行军途中的晚上,围坐在野外的篝火堆边,就着香气四溢的烤肉,喝着手中的烈酒来暖和因为寒冷而发凉的四肢。畅想着整个国家被解放后,该是一种怎样美好的景象。

  大家的脸上都被火光映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显得格外的温暖。
  那天,大家都有一搭没一搭地越喝越多,面对这群一起战斗的战友,我也不自主地多喝了不少。

  那天之后的事情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是按第二天他们的说法来看,我好像是喝醉了。

  在他们的话语中,喝多了的我并不是他们所熟识的这幅模样。
  我会拉着那些熟稔的战友们,在他们用自己粗犷嗓音唱岀的民谣下纵情歌舞,还会勾着他们的肩膀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胡话。

  他们口中的我,让我无法相信醉酒后的我竟然会是这样的一副模样。
  然而所有人不约而同的话语,和在我清醒之后与他们莫名亲近的关系,都让我感觉到,他们或许并没有在骗我。

  看着那些人对我展露的笑脸,虽然有些无奈,但我却没有办法压抑嘴角的笑容。

  等我们真的成功之后,是不是就能恢复,那时的生活了呢。

结束


  革命的火焰带着燎原之势迅速将这个腐败的政权燃烧殆尽。

  我们踏入了曾经从未想过能够进入的地方。

  珍贵的牛奶在这里甚至被他们盛满了整个浴缸,只为了让贵族小姐们拥有更为白皙柔滑的皮肤。
  而那一份份精致的餐点被那些不知疾苦的贵族直接倒入了泔水桶,原因却不过是多放了些许白糖。

  那些贵族在奢华之中醉生梦死,于是,才出现了这些「平民」愤怒地将他们从美梦中叫醒。
  我看着他们惊恐又恼怒的表情,不禁产生了我们才是打破这片美好的恶徒的错觉。

  王都之中的战斗并不像其它城镇那么轻松,这个地方盘踞着太多寄生于这个国家,寄生于普通民众的蛀虫,他们为了保住自己,必然全力以赴。

  然而败势已现,这已经是不可扭转的既定事实。

  我们暂时放过了那些愿意认降的贵族,还有一部分人,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罪孽。
  他们直到现在,都还不愿意放下他们心中那可笑的贵族的自傲,不愿选择向我们投降。

  安德烈站在我的手臂上,它展开了自己优美的双翼翔于天际,锐利的视线扫过每一寸土地,我们只需要跟着它便能找到那些狼狈逃窜的贵族。

  穿着漂亮鞋子和碍事礼服的贵族们并不能跑多远,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被我们的同伴们抓住,而躲起来的人也会被安德烈锐利的眼神发现。

  在安德烈盘旋的地方,我们找到了躲藏起来的贵族,我揉了揉亲昵地蹭着我脸颊的安德烈。
  那群被关在牢笼之中的人里,还有一个并不是人类的存在。
  她和她的主人一样,穿着华丽精致的礼服,漂亮的如同玻璃柜中的商品那般,令人无从下手。同时,也如同玻璃柜中那些易碎品一般——

  脆弱。

  御侍从来都不喜欢伤及无辜,纵使这群贵族享受着和他们的付出截然不同的待遇,他都不想伤害这些可以算得上是罪恶的人们。

  「我们只是来改变这个国家,而并非屠杀他们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了,应当享有和普通人一样生存的权利。」

  这样的话语,并没有办法说服心中只剩下了仇恨的人群。
  我看着他们眼中的愤怒便知道,这些人,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那些状似无辜的贵族的。

  和御侍一起生活的我,也已经和这群战友井肩太久。

  也许是偶尔的欢愉让我忘了这群人心中深埋着的,是什么样的仇恨,但是我看着御侍背在身后的手势便了解了他想要做的事情。

  那些罪孽,都是当权者的罪恶。
  而享受着那些特权的,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些虽然可恶,但却无辜的人。

  我悄然的离开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然而当我来到关押他们的地方的时候,几乎称得上惨烈的一幕映入我的眼帘。

  不愿承认新的政权,也不愿放下自己自傲的贵族们,用他们最后能够做到的反抗,让革命军永远带上了反叛者的罪名。

  那份已经草拟好的认罪书以及转让政权的文书,如同垃圾一般被他们团团揉起,溢出的血液将密密麻麻的文字晕开。

  当我打开这个被铁锈味充满的房间的时候,一个女孩儿躲在那些正在逐渐失去温度的尸体之下。

  她,应该很害怕吧,虽然恨不得想要扑上来撕破我的喉咙,但是却不得不在自己御侍尸体的庇护下躲藏起来,那双红色的眸子里写满了仇恨。

  看着地上这些已经逐渐冰凉的尸体,我不由地皱紧了眉头。

  这,真的是御侍和我想要的……改变吗……

  我的视线和那个颤栗着的少女对视过一瞬。

  她起身,咬紧了下唇,指骨攥得发白,却直直地盯着我。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将那些话放回了心里。

  如果,我和她说,我来这里便是来放走他们的话,会被认为是在挑衅吧。

  御侍的同伴们,想要以他们的鲜血来洗清过去的苦痛,但御侍他认为,她们虽享受着奢侈的生活,却并非我们苦痛的罪魁祸首,罪不至死,这才让我前来暗中放了他们。

  但是谁能想到,他们并没有等到我来就已经选择了最为惨烈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并没有再次锁上那个令人莫名颤栗的房间,我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并且带走了从属于我的那些士兵。

离去


  正因为理念的一致,才能成为同盟,也正因为理念的相左,才会出现牺牲。

  权势能够迷乱他人的眼眸,更能让他们对于自己曾经的同伴,亲密的战友痛下杀手。

  御侍他不曾防备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于是他毫无察觉地喝下了他们递来的毒酒,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明白发生了什么,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抱着怀里还温热的尸体,抬起头看向了四周的这些人,这些人明明生着我那些曾井肩作战的战友相同的模样,却不再是我熟悉的那些人。

  权势,金钱,这两个足以污染任何人心灵的东西,在它们的攻势下,没有多少人能够保住自己的本心,但御侍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纵使自己保住了本心,也没有提防到身边那些,本以为没有改变的同伴。

  我低下头看着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的御侍,手指微微地颤抖,我忽然知道了御侍大人抱着他妹妹时的心情。

  也忽然知道了……那天咬着牙忍住颤抖,却无法忍住在自己的御侍身边泪流满面的那个飨灵的心情。

  那并不是害怕的颤抖。

  那是一种,对至亲之人离去却无法为他复仇的自己的痛恨。

  面对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和他们背后那乌泱泱的士兵,我忽然很想问问已经离去的御侍。

  这真的……是你想要的…改变吗……这就是……你说的……未来么……

  带着他的尸身,我离开了这片曾经令我深爱的土地。

  好在他们并没有为难已经决定要离去的我,我得以顺利地带着他的尸身,将他葬回了他心心念念的妹妹身边。

  但是,已经失去了归处也没有目标的我,又该去往何方呢?

伏特加


  伏特加所在的国家是个被漫天冰雪覆盖的冰雪之国,贵族们的骄奢淫逸在天灾之时显得尤其明显。

  在双方的矛盾之下,革命,无可避免的诞生了。

  革命军以势不可挡气势一路攻破了所有城市,仅剩下最后的王城。

  可笑的是,王城中还有着无数对于现在的局势毫无察觉的贵族。
  他们正进行着最后的狂欢,狂欢过后,便是等待着他们的灭顶之灾。

  不得不说的是,身为贵族,他们最为令人敬佩的,可能便是他们那种即使身陷囹圄都不愿意放下尊严的傲骨吧。


  随后的事情,并没有被正式的历史所记载。

  但是其他人却也多少都能从一些表现上看出些端倪。

  有人说,他们是因为不愿承认革命军的统治而被恼羞成怒的革命军所屠杀,也有人说,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尊严而自杀。

  但是不管大家如何猜忌,这些也都已经成为了历史之中一段小小的笔墨。

  然而,在贵族倒台之后对于国家进行统治的革命军,并没有坚持多久。

  金钱权势迷住了他们的双眼,原本优秀的领导人死于往日兄弟之手,随后这个国家便在一个伪装的公平之下,日益走上了曾经贵族们走过的道路。

  统治,是一件简单又复杂的事情,然而在一群莽夫手中,一个国家的覆灭,可能只需要几年的光阴。


  伏特加遇到B-52的时候,正是B-52他前往邪神遗迹的路上。

  独自在一片荒野中行走的伏特加,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光芒,她睁开的双眼仿佛没有将任何东西放在眼里。

  正当B-52想要进入邪神遗迹的时候,这个冷漠地看着世间的一切的家伙却伸手拦住了他。

  「你不能就这样进去。」

  B-52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她。

  「这是我的愿望,我想要了解人类的痛苦,有人告诉我,这里可以得到答案。」
  「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答案?」
  「那么哪里会有?」
  「……哪里,都不会有。」
  「你也没有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不是么?」
  「……」

  B-52并没有要讽刺她的意思,他只是直接地将他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在他眼中的伏特加,和此时的自己,并没有什么区别可言。

  伏特加并没有再次制止独自走进了遗迹的B-52,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心,忽然回想起那天向她伸出的那只手。
  「御侍大人……你说的未来……到底是什么呢……」


  奈芙拉斯特的某个小镇里,有着那么些个每个镇子都会有的看上去荒诞无稽的传闻。

  而其中最有名的便是,那座开在深巷之中的小小酒馆。

  传言那里有着一个特殊的座位,在那个的抽屉里,你会找到一份信纸,在信纸上写下你内心最深的祈愿,就会有人帮助你,实现你的愿望。


  伴随着清脆的铃声响起,伏特加跨进了这家带着浓郁酒香的酒馆,而一直在她身边盘旋的猎鹰也在闻到了故国熟悉的酒香后,少见地兴奋起来。

  她的脸上带上了一抹并不那么明显的笑容。

  就算还不能看到御侍对我所说的未来,能够再喝一杯和当年那样的酒,不也挺好的么。

  「一杯伏特加,加整冰。谢谢。」

伏特加Q版.png 伏特加誓约之舞Q版.png 伏特加微醺圣诞夜Q版.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