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同人馆 > 他乡的誓言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本文由 子非凰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

  冬日的太阳总是落得特别早,更何况这里是奈夫拉斯特,缇尔菈最寒冷的地带。临近年关了,进修却还没有完成,御侍和几个飨灵不得不在这儿过年。御侍大人似乎有些奇怪,最近总在歇业之后往外跑,却不让任何飨灵陪着。

  今天御侍大人也嘱咐好米饭和三明治看家,自己不带飨灵就跑出去了。现在天色已经暗下来,飨灵们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御侍大人笑着说“我回来啦”的身影。

  真正让飨灵们慌乱的事情发生在日落后;他们在同一时间都无法通过契约感觉到御侍大人的状况了;契约还在,但连在契约那一头的人似乎被罩进了黑雾中。

  “御侍大人不会遇到堕神了吧!”

  “怎么办,没办法通过契约去御侍大人身边了!”

  “为什么不愿意带着我们呢……是我们太弱了吗……”

  麻辣小龙虾有些烦躁。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远比米饭、三明治他们更长,他当然明白那个麻烦的御侍为什么一个人跑出去——那家伙在一个本该跟家人待一起的特殊时间,却要独自在异国他乡待着,不认识身边的人,不习惯这里的饭菜,还要强忍着失落不让这几个年幼飨灵担心,连寄回耀之洲的信件上,也全是兴奋的“我在这里拿了个第一”之类的废话。

  “逞强”和“思乡”合在一起,就是这么麻烦。

  “你其实帮了人类和飨灵很多啊!不要就这么消失,跟我契约吧!飨灵再也不被当成兵器和怪物的时代,我们这一代御侍一定能做成!”

  他本是御侍的敌人,战败之后想着就此消失也罢,却因为这句狂妄之语哈哈大笑,于是跟那麻烦的家伙缔结契约,只想看看这等不自量力的人类最后会有何等下场。御侍是个神奇的耀州人类;身在这异国他乡,水土不服,却硬生生用拼命的方式在学院进修里拔得头筹;分明有那样的心性,却还是会因为思念家乡一个人躲起来哭泣。

  真是的,以为米饭没长成人心看不出来,就没有别的飨灵知道了?这几天看着强作开心的脸,麻辣小龙虾总是烦躁得想找只帝海螺来捶一顿。

  啧,早知道当初就不要跟蟹黄较劲,让那家伙来好了!

  “行了,都安静点儿!”眼看着一群小不点儿想结队出去寻人,麻辣小龙虾实在是忍不了了,“你们这几个出去,还得让那家伙分神来保护。都给我在这儿看家,我跟那家伙回来之前把我屋子里的东西拿出去布置好!”

  “小……小龙虾先生?”米饭有点惊讶;毕竟麻辣小龙虾签订契约之后从来都没主动帮过什么忙,“您知道御侍大人出什么事了吗?诶?这些是?!”

  “一个异乡人还那么出风头,被嫉妒了吧。”麻辣小龙虾冷笑着出门,把最后一声嘲笑留在空气里,“呵,人类……”


  

  晃着头上的虾须探寻着御侍的气息,麻辣小龙虾轻车熟路地出了城镇。镇子与冰泪湖之间的小道错综复杂,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哭实在是太方便了——当然,想在这里施展个法术悄悄捉弄一下异乡人,也太方便了。

  麻辣小龙虾在林间站定,亮出他那一对虾螯,不耐烦地喝到:“出来!”

  “哎呀,好生气的大哥哥。”大树突然泛起褐色波纹,一个白衫的小毛头从那里面冒出来。

  麻辣小龙虾一看还真是个年岁跟外貌相符的小孩子,顿时没了把这家伙教训一通的打算,只道:“放人。”

  “都是耀之洲来的,不再玩一会儿吗?”白衫小鬼背着手,笑嘻嘻地说着,“大哥哥的御侍大人到现在都还很镇定呐,就这么走了我可要玩不成任务——唔!”

  没有用虾螯,麻辣小龙虾拿左手掐着这小鬼的脖子,把他提起来。他用的力道对飨灵来说不算大,可对上那血红的瞳孔,小鬼也笑不出来了。

  “回去告诉你背后那个胆小鬼。”他渐渐收拢五指,“比料理天赋他比不过,明天比飨灵他更比不过。再敢对我的御侍耍阴招,就洗干净脖子等着!”

  他松手,任由那小鬼跌落在地。方才那一下掐断了小鬼的注意力,他能感到障眼法已经解开了。他记得这小鬼的御侍上个月在料理天赋比试中被那家伙三招击败,当时他就注意到了那金发的贵族少年表情阴郁,却没想到这背后黑手隔了一个月才落下来。

  这一类懦夫他是见过许多了,完全不必理会;人类是很容易生病的动物,现在连他都觉得外面有些冷了,还是快点带着那个麻烦家伙回去吧。

  “咳咳……喂!”那小鬼似乎不服气,在他转身走开后大嚷着,“明明这么强还放着御侍一个人遇险,你有什么资格神气啊!你这个不合格的飨灵!”

  麻辣小龙虾脚步一顿;那小鬼害怕地往后一缩。然而麻辣小龙虾终究没有多说一句,循着虾须捕捉到的御侍的气息,快步赶了过去。

  “不合格的飨灵”之类的,他已经被说了无数次了——当面的背地的,被人类数落被其他飨灵质疑。不赞成御侍跟麻辣小龙虾这种危险的飨灵立约的实在太多,御侍一遍遍地解释,却从没有对麻辣小龙虾抱怨过什么,也从不会对这个讨厌人类的飨灵说出“保护好御侍才是合格飨灵”的话。

  麻辣小龙虾很明白,那家伙从来不强迫他做什么,并非是因为那可笑的契约对他毫无约束力,只是因为那家伙觉得这样“不对”。

  把飨灵当成兵器是不对的;

  仗着契约的力量就违背飨灵的意愿是不对的;

  让麻辣小龙虾带着对人类的恨意就此消失,是不对的!

  人类很麻烦,那个家伙更麻烦,做了很多多余的事只是为了让他开心,可顾得了别人就顾不了自己。要是让自己跟在身边,也不至于被一个小小的障眼法堵住了回家的路。

  啧,以后还是多看着那个麻烦的人类一点儿吧!

  就这么想着,虾须也感应到了更强的气息——他的御侍就在附近。

  乍看之下,眼前不过是一条小溪。岸边有几个新鲜的脚印,想来御侍刚刚离开这里。晃动了一下虾须,他朝上游走过去,没几步便看到御侍半跪在地上拨弄着火堆——看上去还挺精神的。

  听到响动,御侍猛地摆出防御姿态,却在看到麻辣小龙虾的瞬间放松下来。这家伙似乎有些尴尬,挠着头说:“啊啊,小龙虾,你怎么来了?我走着走着发现好像迷路啦,就想先抓条鱼……”

  御侍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连头都低下去了。麻辣小龙虾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的表情;看到御侍活蹦乱跳去抓鱼生火的瞬间,他总算是松了口气,然后不可避免地——生气了。

  “为什么就认定是我了?”

  “诶?”

  “天天来这儿散心却突然迷路,就没想过是中了其他飨灵的法术?”麻辣小龙虾说着话走近,顺手便收拾起地上的火堆,“虽然是想家,但也不至于看到个熟面孔就放松警惕,与我为敌时的脑筋都丢到哪儿去了?如果我是敌人假扮的,你要怎么办——御侍大人?”

  御侍仿佛恨不得缩到地下,小声分辩着:“我……我知道是法术……但是对方没有杀气……再说我怎么会认不得你……”

  “你这样会让人有机可乘的——”麻辣小龙虾浇灭灰烬,一面起身一面数落着,却在看到御侍的双手时猛地住了嘴。

  天已经全黑了,只有在离得这么近的状态下,麻辣小龙虾才看得清御侍手上那些细小的伤口;仔细看看,袖子上也有很多划痕,只是因为布料够结实才没有受伤。

  御侍的肩微微抽动着,显然这家伙是哭了。

  原来还是害怕的呀……

  麻辣小龙虾不由自主地放软了语气,道:“笨蛋……跟我回家。”

  他轻轻牵着御侍的手,召唤出虾螯,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开路。这附近的灌木丛都留下了有人挣扎的痕迹;想来身后这个傻瓜在发现中了障眼法之后,也试图从灌木丛里开另一条道出去;只是御侍并不擅长攻击类的料理天赋,身上又没带着刀子,才会在手指上留那么多划伤。

  哪怕知道施展障眼法的家伙没有杀气,御侍也想快点回去,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不让那几个小不点儿担心。

  真是笨死了。

  虾螯散发的热量暖暖地包裹着他们。麻辣小龙虾感觉到他握着的那只手不再冰凉得吓人,便悄悄松开了手。

  “小龙虾……”御侍似乎带着哭腔。所以麻辣小龙虾没有回头,只是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乱跑,也不准离开我的视线!”

  “啊?”

  “嗯?”

  “我,我知道了!”

  麻辣小龙虾轻笑一声——这家伙指挥北京烤鸭、蟹黄他们战胜了自己、拯救了一座城市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英雄御侍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会想家、会逞强、会委屈,面对飨灵也会被耍得团团转,一不小心,就会像麻小以前一个人类朋友那样,轻而易举就死掉了。

  那群小不点儿也没有战斗力……异国他乡的真是麻烦,搞得他也有点怀念耀之洲那个吵吵嚷嚷的小餐厅了呐。

  待会儿回了家,这个笨蛋御侍应该会很开心吧?


  费了些时间才回到镇中,御侍在那之前也平静下来,极为不好意思地把哭花的脸收拾了一番。然而待到回到自己那家被分配到的小餐厅,泪水又再一次盈满了眼眶。

  这边的餐厅很少会有红色的室内装潢;御侍来这边后忙着进修,一直没有精力——也没觉得有必要——把餐厅弄出个耀之洲特色。

  可现在,白色大理石地面铺上了一层红纸,吊顶上也有了红灯笼与绸带,甚至连鞭炮和春联都备齐了。

  餐厅正中的大圆桌上摆满了一盘盘饭菜:八宝饭、松鼠桂鱼、酸笋老鸭汤、葱油饼……而三明治还在用法力给一口锅保温,锅子里装的是御侍最爱吃的白菜猪肉馅饺子,闻着味道都能觉察出来。

  “今年回不了家,只能在这儿建一个了,还挺像的吧?”麻辣小龙虾笑着说,“打起精神来御侍,今天提前过个年,明天跟我一起,再拿个第一回来!”

  “诶?”御侍一愣,“你不是嫌弃这些是小孩子游戏吗?”

  “哼。虽然是小孩子游戏,可有些不知死活的人类敢欺负到你头上,不出手警告一下怎么行!”麻辣小龙虾理所当然地宣告着,“记住了,能欺负你的只有我!过来吃饭!”

  “嗯!”御侍擦了擦眼睛,招呼着几个同在异乡的飨灵上桌。虽然飨灵都是不需要吃饭的生物,可“过年一起吃饭”这样的习惯却远比身体的需求重要,尤其是在这离家万里的时刻,身边有可以吃顿团年饭的伙伴,真是再好不过的事。

  御侍怀着满满的幸福感咬下一口饺子,立刻被烫得直出气;麻辣小龙虾嫌弃地看着,米饭则手忙脚乱地找水……

  虽然不能回家,但有他们相伴,也真是件好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