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飨灵图鉴 > 乌冬面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基本信息

  • 默认
  • 界限突破
乌冬面初始皮肤.jpg

画师:

乌冬面满星皮肤.jpg

画师:

请上传文件『乌冬面换装.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乌冬面换装2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请上传文件『乌冬面换装3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画师:

乌冬面头像.jpg 乌冬面
类系 稀有度
魔法系.png 魔法系 稀有度SR.png
CV(日配/中配) 丰崎爱生/十四
获取途径 召唤碎片融合
专属堕神 头像-暴食(强化型).png
暴食(强化型)
头像-武士之魂.png
武士之魂
Pianhao.png
偏好食物
烤菠萝片.png烤菠萝片
初始属性 / 满属性(神圣契约)
Fire icon.png 灵 力 1314 /
Att icon.png 攻击力 48 /
Def icon.png 防御力 15 /
Hp icon.png 生命值 363 /
Baoji icon.png 暴击值 668 / 2882
Baoshang icon.png 暴伤值 767 / 3370
Speed icon.png 攻速值 517 / 1772
背景故事
开朗活泼,有些调皮,神经大条,经常会不顾气氛的乱说话,有时得罪人也不自知,总是让身边的人有些无语,但有时候呆呆的样子,又让人很喜爱。

技能

战斗技能

基础技
一时兴起 乌冬面操作着面条连续不断打击敌方,对敌方最近的目标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9点伤害。
能量技
恶作剧 乌冬面操作着面条捆绑住敌方最近单体,对敌方最近单体造成攻击力100%的伤害,并附加309点伤害。同时眩晕该单位,持续3秒。
连携技
连携对象 寿喜锅头像.jpg 寿喜锅
神的恶作剧 乌冬面操作着面条捆绑住敌方最近单体,对敌方攻击力最近单体造成攻击力120%的伤害,并附加370点伤害。同时眩晕该单位,持续3秒。

声音

飨灵台词
契约 哈!御侍大人,终于见面了,乌冬面很期待和御侍大人的相遇,啊……您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走霉运了?
登录 御侍大人您回来……啊——!!可恶,谁把球放在路中间了!?
冰场 御侍大人,这里,这里,啊疼!又摔倒了。
技能 吃我这招!
升星 嗯,不能辜负御侍大人的希望。
疲劳中 我又说错话了吗,为什么都不理我,我想静静。
恢复中 哎~好饿好饿,还是去吃饭吧。
出击编队 走喽,有好玩的事情要发生了。
落败 断…掉了…
通知 饭做好了~快来尝尝
放置台词1 怎么还不回来,手好痛,有点想念御侍大人了。
放置台词2 乌冬面是柔软的面,吼吼吼。
触碰台词1 他好笨哦,哈哈哈哈,真的好笨哦,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触碰台词2 我早就独当一面了,才不是小孩子。
触碰台词3 啊~我在打扫房间呀,我发现最近好像有老鼠出没,我有偷偷放老鼠夹呢,啊啊啊啊,好痛,怎么会在这里,手,手!
誓约台词 御侍大人……今后我们就要一直在一起了呐,啊,不过先说好,我可以做饭,但洗碗必须你来!
亲密台词1 御侍,我们来跳绳吧~哎呀,不会绊倒你的啦!
亲密台词2 御侍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那就是没有秘密,哈哈哈
亲密台词3 御侍大人,你有见到我的发夹吗,又不见了啦~

资料

食物 乌冬面
类型 主食
发源地 日本
诞生年代 14~16世纪
性格 顽皮
身高 160cm
关系 喜欢: 寿喜锅头像.jpg 寿喜锅 梅子茶泡饭头像.jpg 梅子茶泡饭
信条
乌冬面是柔软的面,吼吼吼。
简介
乌冬面在日本是最受欢迎的麵食之一,发展至今已经衍生出多种多样的烹饪方法,而最核心的牛肉与酱汤也是构成美味的关键因素。

故事

不安


  我是乌冬面,在红叶小馆工作。
  工作时间不短,接待过的客人对比我在城镇里工作遇到的客人数量却不多,通常还都是些熟客。
  当然,这跟红叶小馆所处的位置有关。深山老林,人迹罕至,还有些凶险的传说,也只有往来的客商会在这里落脚。

  「欢迎光临~客人将行李交给我就行了,一点也不重哦!」
  我总会第一个冲到玄关去接待客人,扛起客人的行李,都不需要某个姗姗来迟的天妇罗帮把手。更何况这次来的客人是介绍我来这里工作的那位商人。
  「 乌冬面还是这么有活力啊,看起来总是精神奕奕的。」
  「都是托客人的福,我在小馆过上了好日子呢~虽然这里总是冷冷清清,好像随时都会关门倒闭一样呢。」

  「咳。」
  气氛好像冷了一瞬,梅子茶泡饭在旁咳了一声却没说话,寿司将脸转开不看我,味增汤则是事不关己的表情,只有寿喜锅笑盈盈地展扇轻摇。
  「 乌冬面希望红叶小馆关门吗?」
  「当然不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在这里安了家!」
  「那就快将客人带去房间吧,你拿着这么多东西也很沉吧?」
  「是是~我这就去了~客人请跟我走~」

  「客人这一路很辛苦了吧今晚就好好泡个温泉,洗去这一身的尘土和晦气!」
  我领着客人转过走廊,直达他的房间。让我想不到的是,他将纸门拉上询问我的近况。
  「乌冬面还是和以前一样啊,和同伴们的关系也还是那样?」
  「呃……嗯。但我一直都有努力跟大家打好关系!成果已经很明显啦! 」
  「是吗?那就好,可不要像你的御侍一样呀……」
  「 放心放心,我才不会被排挤呢!不说了,客人就先好好休息吧,东西我都备齐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再叫我哦~」
  「好好,你一定记得,会有人想和你成为朋友的,可不要灰心啊。
  「嗯嗯,我知道的一晚安!」

  从房间里退出来,我松了口气。
  即使过了这么久,提到御侍还是会觉得很难受呀,但是悲伤的情绪是不可以在客人面前露出来的!
  本来内向胆小的御侍因为被同伴们排挤孤立,最后抑郁到自杀。
  幸好被当时认识的热心客人介绍到了红叶小馆,我才又有了落脚的地方。但是……我真的会有朋友吗?
  我想起刚才,其他人好像都对我说的话感觉到有些尴尬的样子,突然消沉地垮下肩。
  虽然跟大家一直都不太亲密,但我大概……不会真的重蹈覆辙吧。

纳豆


   店里来了个僧侣模样的飨灵,名叫纳豆。
  明明不是僧人,却穿着一身僧袍,每天坐在走廊的角落,拿着一本册子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他几乎不会主动与人攀谈,别人和他说话就像害羞一样小声应答。
  总之,是个和我完全相反的,内向的家伙。

  我之所以知道他不是僧人,是因为在他刚来的时候,我特别询问过是否有哪些饮食上需要注意的地方,他就自己告诉了我。

  「不是僧人还穿僧袍,是为了体现自己的艰苦朴素,方便向别人化缘吗?」

  话一出口我就发现他的脸色好像变了一变,当即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脱口道歉。
  「对不起!」
  「对不起!」

  另一个道歉声同时响起,我们看对方都一一愣,还是他先开口解释。

  「那个....抱歉,让你误会了,我不是.....」
  「啊啊,你不用道歉,是我说错话了!你想吃什么就说,我去给你准备!」
  「.....斋菜就可以了。」
  「好,好的!马上就来!」
  我慌乱地跑走了, 还在转角脚下一滑,重重地摔了一跤。

  「你,你没事吧! 」
  那个看着害羞的家伙居然放下了他的毛笔,跑到我身边将我扶起来。
  「痛痛痛....我没事!放心吧,我很结实的!」
  确认身上没有擦破的伤口,我拍了拍胸口反而去安抚他。
  「你不用担心我!」

  看着他还是有些担忧的样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

  这家伙,一直都在独自旅行的话,其实也很寂寞吧。
  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会在我说完话后向我道歉的人,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遇到过什么事。

  这之后,比起其他客人,我也就多留意了他一些。
  晚上休息的时候,我抱着木盆从走廊走过,看他还靠着方柱不知道在想什么,用力拍了他一下,吓得他缩了缩肩膀。
   「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我...我在想事情。」
  「想事情?那你可以边泡温泉边想啊——我看你住在这几天,也都没往温泉走过啊,那可是本店特色!不过那是男女混浴的,你不会是不知道时间吧?门口的牌子都写着了,你可不要在女孩子们进去的时候偷溜进去哦~」
  「.......」
  「咦?你戴上面具干什么?难道是害羞了?」
  「......」
  「果然是害羞了吧!这有什么的嘛!你又不是真和尚,还不能和女孩子聊天吗?」
  看着他肩膀缩得越来越圆,我扶着柱子笑得停不下来。

  和他聊天真轻松啊....
  如果和馆内的同伴们也能这么愉快地对话就好了。


故事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纳豆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这绝不是我的错觉!
  因为他现在黏我越来越紧了!

  起初,纳豆只是自己一个人找个角落写写画画,现在就干脆跟在我身后。
  不管我是在后院洗衣服,还是在前庭招待客人,他都跟在我不远处,每当我想起他,总能在视线所及处发现他的身影。
  当我问他的时候,他却对我说,是在记录故事。

  纳豆说过,他会来到红叶小馆,就是为了记录故事。
  这座山千百年的历史,自然是有无数的传说故事,往来的客商也会将他们路途的见闻汇聚在一起。
  别说纳豆喜欢记录这些,我平时也喜欢听哩。

  我只是感到有些失望,真的不是因为想跟我亲近吗?
  当时的我还没意识到,他如果想要收集故事,何必连我做事都跟着呢。

  也不知道是我真说了出来,还是他听到了我的心声,只见他戴上了面具,小声对我说。
  「 我也想,多待在你的身边....你人很好。」

  ...还没有人对我说过,想待在我身边。
  其他人在我说话后,都不知道该怎么接我的话,自然也就不愿和我多相处。

  我感动得一把抱住他,把他的头按在胸口,但因为被木质的面具硌得生疼,只好改抱着他肩头。
  「呜哇,你人怎么这么好....你不要做客人了, 我们来做朋友吧!」
  「 .....好啊! 」

  就是这样,我交到了一个完全不会在意我说了什么的朋友。
  他从没有因为我不小心说错话对我生气,也不会像其他人一样选择避开我,如果我不小心说了失礼的话,反而是不善于表达的他先向我道歉,再轻声告诉我这样说话不太好。
  而同样的话,我对其他人说出来的时候,他们只会面露尴尬的神色。

  多亏了纳豆,让我意识到是什么造成了我和其他人之间的隔阂。
  他告诉我,红叶小馆的同伴们以前避开我,只是因为我跟他们的说话方式出了问题,而不是因为他们讨厌我。
  最明显的证明就是,总有人会在我不经意的时候帮助我。
  记得有一次我抱着水桶摇摇晃晃下楼梯,寿司主动提醒我,刚擦过的地板很滑,带着这么重的东西一定要小心。

  我听着纳豆的话歪着头回忆以前的事情,感党他说得确实有道理。
  我想和红叶小馆的同伴们成为真正的朋友,就要注意我的说话方式,我应该努力改变,而不是自己一个人躲起来。

  想到有纳豆这样一个朋友在我身边, 我就坚信自己是不会重蹈御侍大人的覆辙,被人排挤孤立的。
  这也让我对他这个朋友格外珍惜。


册子


  在和纳豆的相处中,我发现他是个心思非常的细腻的小家伙。
  虽然他很少会露出高兴的表情,但如果他感到害羞或者高兴,都会戴上面具。
  要是难过的话,就算他不说,也还是能清楚感觉到他的低落。

  渐渐地,即使他不提醒我,我也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
  不仅是因为我珍惜纳豆这个朋友,希望尽可能不要伤害到他,还因为我希望我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 ,不会说出过分的话伤到他们。虽然我有时还是会不经意犯错,但也知道了有很多话不可以说出来,有些事不应该做出来。

  比如说,我不会再捉着别人的糗事笑个不停。有人说小馆冷清的时候,我不会再附和着说这里冷清得就像要倒闭一样。
  大家围在庭院里砸西瓜的时候,我也不会嫌弃天妇罗每次都把西瓜砸得太丑,根本吃不下去了。
  就算纳豆从不给我看他写的故事,好像他的册子就是他最珍贵的宝贝一样,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嚷嚷着一定要他给我看。

  不知不觉中,大家因为我尴尬地转移话题的次数越来越少。
  纳豆偶尔也会主动参与到大家的话题中了。就算我说错了话,还有纳豆开口帮我描补,不至于一直冷场。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我甚至觉得,我现在才真正开始融入红叶小馆了。

  离别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尽管在这个旅馆中,离别从未停止上演,但纳豆的离去还是让我感到难以抑制的难过。

  在纳豆离开的前一天,他特意来向我表示了感谢,才告诉我他已经决定启程,去寻找新的故事了。
  随后,他将一个册子交给我,告诉我,这里记录了他在红叶小馆的所见所闻。

  「我,我不要!你不是一直很珍惜你记的这些东西,不让我看吗?现在为什么又要把它给我了!」
  还沉浸在即将离别的现实的我难过得哽咽,甚至觉得有些委屈。
  他居然准备启程了才告诉我这件事,说好了想待在我身边,和我做好朋友,我却连他就要走了都不知道。
  我才不要他一直宝贝的东西!我只是希望他能留在这里啊!

  但是我却不能说,正因为是朋友,我才不说。这是纳豆他教会我的啊。
  这么一想,眼泪就更加忍不住了。
  纳豆看起来因为我突如其来的眼泪有些慌乱,却还是坚定地把册子放到我手里,温和地看着我。

  「因为这是我为乌冬面记录下来的东西呀,所以在完成前,绝对不可以给乌冬面看!」
  纳豆看起来比我要小得多,我一直以来都把他当做弟弟一样照顾,现在却像是被他照顾了一样。
  「你一定要收下这个册子,这里的故事只有被你看到了,才有意义。」

  于是,我收下了这个册子。
  但我赌气地一直没有翻开它,我不想知道这座山的故事。
  它为我带来了我的朋友,最终也让我的朋友选择了离开。

  直到有一天,我在打扫房间的时候,这本不知道被我放在哪里的册子掉了出来,我看到册子里记录了大家眼中的我,以及他们真正想对我说的话。

  我所做的事情原来大家都看在眼里。
  这时,我终于明白了纳豆所说的「意义」是什么。

  ——其实, 身边的大家都是我的朋友呀。


乌冬面


  乌冬面是个活泼热情的女孩子,这是每个和她接触的人都认可的事情,唯独在乌冬面是否可爱这一件事上,会产生分歧。

  虽然大家都知道乌冬面是无心的,但她说出的话总是让人无法恭维。
  「天妇罗,你砸的西瓜也太丑了,这样没人吃得下去吧!」
  「幸好不在山下,不然味增汤那种花和尚一定会过上肾亏的日子。」
  「梅子茶泡饭,你.....」

  类似这样惹人嫌的话,乌冬面对每个人都说过,甚至还问过风尘仆仆的客人,他脸色难看是不是走霉运啊。

  梅子茶泡饭因为她的冒犯小小报复过她,曾把芥末拌在她的面里。
  没想到当时天妇罗路过,随口说了句想吃,乌冬面就分了一碗给天妇罗,反倒是毫不客气先吃下去的天妇罗被辣得上蹿下跳,而乌冬面忙着找水给天妇罗,根本就没动剩下的面。
  这个啼笑皆非的结果让梅子茶泡饭以后连教训都懒得再做了。

  但乌冬面确实是个热心肠的好姑娘,打扫做事从来都冲到头一个,元气满满的样子让人看了就觉得精神振奋——-只要她别开口说话。

  也因为这样,大家虽然还是会经常跟乌冬面做事,但会减少和她的交流。
  神经大条的乌冬面最初还没有注意到,后来在一次次冷场中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但直到纳豆的出现,才让她意识到问题所在。

  在这个过程中,乌冬面感到了只有御侍离开她时,才让她产生的不安感。
  所以纳豆的温柔和包容,让她在安心之余,也产生了不想让他因为自己受伤的念头。

  而一直以为都独自旅行的纳豆,因为乌冬面的关心和她的热情,除了下意识想要靠近她以外,也受到了她的影响。
  从最初不主动向别人搭话,到乌冬面说错话后他开始尝试的圆场,再到纳豆真正开始主动向别人搭话,这都是乌冬面没有注意到的。

  乌冬面只以为纳豆喜欢粘着自己,却没想到纳豆在她没注意的时候,也从自己的小角落走了出来。

  纳豆一直认为他记录的东西都是有意义的。这一次,纳豆不只是将他听到和见到的事情记录下来,他第一次主动向别人询问他们对乌冬面的看法。

  毫不意外的,红叶小馆的同伴们都觉得乌冬面是个热情的好姑娘,偶尔的迷糊也让人感到可爱一可是只要 一想到她说的那些气人话,又会觉得无奈。

  不过,最近这些日子,乌冬面好像在努力改变一样,如果不小心又犯了过去的错误,还会立刻向他们道歉。
  就连梅子茶泡饭都觉得,看到乌冬面这么努力的样子,她也深有感触。只要乌冬面保持下去,她可以不去计较乌冬面那些无心的小错误,不再对她进行那些小小的「报复」。

  每个人对乌冬面的肯定都被纳豆记录在了小册子上。
  迟迟很久才看到的乌冬面第一次看到这里的时候,一个人抱着册子哭得稀里哗啦,眼泪滴在纸上,晕开了墨水。
  她赶紧把书拿远,费力地辨认纳豆最后留给她的话。

  纳豆当然很感谢乌冬面,实际上,乌冬面也是第一个对他说,想和他交朋友的人。
  纳豆对她的珍惜,不亚于乌冬面对他这个朋友寄予的期望。

  他帮助乌冬面,也是因为乌冬面帮助了他,让他可以主动向别人表露自己的感情。
  而纳豆也在最后告诉她,能够结实她这个朋友,他永远不会忘记。
  他还会来到红叶小馆,为乌冬面讲述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