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同人馆 > 【麻小中心】全民一起扯虾须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本文由 子非凰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

  序、来玩大冒险吧!

     这是跟堕神开战之后的一个难得的闲暇午后。蟹黄小笼包以“好久没有聚在一起聊天”为由,把几个主力都招呼到一起吃点心。除了嫌吵的麻辣小龙虾,其他几个飨灵都开心地聚在一起。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呢。”鱼香肉丝端起茶啜了一口,“泡茶的手艺不错,蟹黄。”

     “哈哈,这可是我的独家秘技!”难得看到朋友们都聚在一起,蟹黄特别兴奋,“不错吧,不错吧!”

     “不错是不错。”辣条用双手捂着茶杯,“难得有时间聚聚,光是喝茶聊天是不是太无聊了?”

     “老板有什么想法?”北京烤鸭问到。

     “玩个游戏怎么样?”辣条还真提了个点子,“最近军中也很流行的那个。”

     蟹黄小笼包立刻说:“好啊好啊!我去借纸条!老秋也一起来吧!”

     从头到位一言不发的秋刀鱼就这样被蟹黄拉走了,不一会儿就抱着纸笔回来。众飨灵眼见东西都拿来了,只得清理了几案,各自拿过几张纸条写起来。

     这游戏被称作“大冒险”,便是要参与者各写几件事,随后以猜拳定胜负。败者要从胜者写的几件事中抽取一件,让其他参与者去做。这游戏玩起来很快,加之几场大仗下来飨灵们相互之间都挺熟悉了,也乐得用这种游戏拉进拉进距离。   

  几位飨灵首领倒是第一次玩这个,都颇有兴致。一轮猜拳下来,最后是辣条获得了胜利。看她那颇为诡异的笑容,几个败者都有些犯怵,最后还是推了蟹黄出来,两眼一闭抽了一张,展开一看,顿时脸都绿了。

     “老板……这个……会出事的……”

     辣条笑而不语。北京烤鸭拿过纸条一看,也是愣了一下。只见那上面用龙飞凤舞的几个字写着:扯一下麻小的虾须。

     

一、感情很好的少年们

     既然游戏已经玩起来,可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万事开头难,抽签后飨灵们决定秋刀鱼先上——后者依然不明白他是怎么就参与到这个游戏里来的。

  麻辣小龙虾正靠着河边一颗柳树小憩着。秋刀鱼如同猫一般,迅捷而无声地从背后靠过去。

  三步、两步、一步……

     躲在暗处观察的蟹黄小笼包不禁捏了把汗。

     秋刀鱼从柳树后面探出身子,朝麻小那根随风摆动的虾须伸出手去。眼看就要碰到了,麻小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疑惑地睁开了眼睛——

     “嗯?”

     两个飨灵四目相对。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你……”麻小挑起眉头,“在做什么?”

     这时秋刀鱼一眼瞥见蟹黄给他狂做手势,心一横,道:“麻小殿下,实在非常抱歉!”

     “啊?”麻小根本没想到秋刀鱼要做什么;而秋刀鱼一把抓住近在咫尺的虾须就是一扯——

     “!!!”麻小捂住脑袋,痛得躬下身去。秋刀鱼哪里想到会是这个效果,赶紧松手,鞠躬道:“非常抱歉!”

     “你……”麻小火冒三丈,却是直起身对远处一吼——

     “蟹黄小笼包你给我出来!!!”

     蟹黄原本提心吊胆地围观着,被这么一吼,条件反射般跳出去道:“不是我喊的!”

     那边麻小已经亮出虾螯,浑身带电地朝他冲了过来:“不是你指使的还能有谁!还有你跑什么!”

     蟹黄跑得飞快,边跑边道:“我再不跑你又要捶我了!哇哇哇你别过来明明是老秋扯的虾须!”

     “给我站住!”

     “白痴才会站住!”

     秋刀鱼有点担心地看着蟹黄迈着小短腿被麻小追着跑进营盘里,那边顿时一片鸡飞狗跳。他心想着要不要跟麻小说明一下是自己动的手,那边麻小已经提着蟹黄走回来了。蟹黄捂着脑袋,十分委屈的样子,看来已经被象征性地揍了一顿。

     “真是……”麻小非常嫌弃地把蟹黄往秋刀鱼身上一丢,“不要打扰我休息。”

     秋刀鱼接住蟹黄,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蟹黄就伸出手飞快地扯了一下虾须,然后灵活地躲到秋刀鱼身后,再探出个头来,理直气壮地说:

     “反正你都揍过我了!让我扯一下又怎么样!”

     麻小额角顿时起了个十字筋。他捏紧了拳头——

     “你们两个赶紧给我消失!!!”

     营盘里的士兵们都听到了这声震屋瓦的怒吼,感概到:“哇,蟹黄大人又惹小龙虾大人生气了。”

     “说是生气,其实小龙虾大人刚才开心了点儿吧?”

     “嗯。他们感情真好呢……”

     

二、烟杆组的大冒险

     下一个要去的是鱼香肉丝。她刚一起身,北京烤鸭也转着烟杆站起身道:“一起去吧。”

     “你还真敢再去啊……”鱼香肉丝轻笑着,似乎想起了愉快的往事,“希望他不要太生气才好。”

     “啊,也许他现在发个火会更好呢。”北京烤鸭低声说着,为鱼香肉丝开了门。两人一起走出去后,秋刀鱼才问到:

     “为什么鱼香先生会说‘再’?”

     “那是因为京爷他第一次见麻小的时候……”蟹黄说到这个也忍不住笑,“麻小埋在雪窝里练潜伏,虾须露了一点点在外面,京爷想把他拔出来,结果……噗哈哈哈哈哈哈……”

     北京烤鸭看到在树下休息的麻小时,也忍不住想起初见的那一幕。那时麻小不过是个幼崽,全力出击的小虾螯也不过是让他手肿了两三天。那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当初那对连书生的骨头都夹不断的虾螯,现在已经能一击斩杀任何强大的堕神。

     刚被蟹黄闹了一通的麻小也没睡着,随意地靠坐在树下,失神地看着河面。觉察到鱼香肉丝与北京烤鸭的到来,他不耐烦地转过头,道:

     “你们到底在玩儿什么把戏?”

     鱼香肉丝笑道:“军中现在流行‘大冒险’,你身为主帅,怎么都没觉察到吗?”

     麻辣小龙虾别过头,不悦地说:“我们在打仗,鱼香。小孩子的东西,就不要玩儿了。”

     “殿下,你的压力未免太大了。”北京烤鸭温言说着,一面走近了些,“主帅也该好好放松,否则让士兵们也会跟着不安。”

     “我可没有不安。”麻小心不在焉地说着,“堕神不需要休息,总该有谁防着他们。”

     “巡逻的士兵你早就安排好了吧。”北京烤鸭温和地说,“连着一个月作战,你也该休息一下了。”

     “我这不是在——”麻小不耐烦地转过头,恰好看见北京烤鸭捻起他的虾须,交到鱼香肉丝手里。

     麻小:“……???”

     北京烤鸭笑道:“哎呀,被发现了。”

     他一口烟吹到麻小身上,暂时镇压了他的灵力,握着鱼香肉丝的手扯了一把虾须,趁着麻小捂脑袋呼痛的时候拉起鱼香肉丝赶紧撤退。

     “北京烤鸭你有病啊!”麻小揉着脑袋恼火地抗议到,“说那么一通大道理是为了玩个游戏?!”

     “道理是要讲,游戏也是要认真玩的。”北京烤鸭愉快地朗声说到,“毕竟是辣条老板设计的一关啊。”

     “辣条?!”

     “喂,麻小。”看麻小没有追上来的意思,鱼香肉丝停了脚步,正色道,“太让女孩子担心可不好。”

     麻小愣住了。

     

三、仅为你存在的特权

     四个败者为了完成游戏,倒也很花了一番时间。这一番闹下来几个飨灵也算尽了兴,便坐下来吃东西聊天。蟹黄吞下一口桂花糕,心有余悸地说:“刚才真是幸运啊……麻小最讨厌别人碰他的虾须了。”

     “还以为他会更生气呢。”鱼香肉丝也道。

     “有这么夸张吗?”辣条疑惑地说,“我们还在琉璃箪湖的时候,我扯他虾须也没事啊?”

     此话一出,营帐内瞬间安静下来。辣条莫名地看着同伴们,道:“你们……都怎么了?”

     北京烤鸭轻轻推了一把他的眼镜,微笑道:“辣条老板,先不论虾须的事情……您设计出这么些机关让我们去胡闹一番,也许不如您自己去做到更能让他打起精神。”

  辣条不语。

     “您看,虽然我们这一闹让他发了一通火,可殿下在意的事,并非是如此就能放下的。”北京烤鸭温和地说出了他对麻小的看法——

  “毕竟,对他来说,失去兄弟姐妹这种事,也许一生都无法平静地接受。”

     接二连三地被打搅,麻辣小龙虾也放弃了柳树下那块地方,漫无目的地转悠着。营盘里的士兵减少了许多——这是当然的,毕竟战争已经持续了那么久。现在已经不会有太大规模的战损了,同堕神的决战也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飨灵渐渐找回了远古时代的风姿,而能成长到如今的地步,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他停住脚步。不知不觉之前,他竟走到了家族的衣冠冢前。

     数个年轻的族人在此长眠。就在昨天,这片衣冠冢的规模又扩大了不少。

     他沉默片刻,开始清理起坟头的杂草。过了片刻,他停下动作——有谁来了。

     “麻小,你在这里啊。”辣条走过来。麻小总觉得,她的神色与往常有些不同。

     “嗯。”麻小说着,忍不住抱怨起来,“你设计的那是什么游戏……午觉都睡不好。”

     辣条笑笑,没有说话,蹲下来帮他一起清理杂草,不一会儿就干完了。两个飨灵自然而然地一起走着,辣条突然问到:“你在难过吗?”

     “我没事……”麻小下意识地回答着,突然觉得身边飨灵的目光灼热起来。转眼去看,辣条皱眉瞪着他,果然是生气了。

     “好吧,我是有点难受!”他赶紧解释到,“所以我自己待着——哎呀!”

     辣条轻轻扯了一下那根今天被数次当成目标的虾须;虽然下手不重,但也足够勾起“旧伤”,惹得麻小又一次捂着头躬下身子来。却听辣条叹了口气,捧着他的头对着两根虾须冒出的部位轻轻吹气。凉风拂过,麻小顿时觉得好了许多,随即省起,他跟辣条现在这个姿态,好像不太对劲?

     辣条放开手,道:“好点了吗——你脸怎么那么红?”

     麻小不自在地移开目光,双手无意识地开始动作,道:“我有点热……”

     “喔——”辣条饶有兴致地看着麻小的动作,“原来一热起来就脱衣服的传闻是真的。”

     “嗯?”麻小这才发现自己把外套都解开了,顿时大窘,“不是!”

     “你不生气?”辣条笑看他扣好外套,“怎么京爷说你不喜欢别人碰你的虾须?”

     麻小一愣。毕竟他那虾须不是摆设,而是索敌和交流的重要器官,若是有外族飨灵碰到了,少不得会让他大为光火。可是说来奇怪,辣条前前后后真是扯了他不少次虾须,他好像……真的没生过气?

     辣条见他不说话,便道:“怎么了,这一提醒,开始生气了?”

     麻辣小龙虾立刻道:“不是……”他别过头去,小声补了一句:“你不是别人……”

     辣条眯起眼睛,凑近道:“嗯?你说什么?”

     “没什么!”

     “老实交代……”

     “你别抓着我的虾须——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