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食之契约WIKI

食之契约WIKI > 同人馆 > 【同人文】豆花情人节贺文


亲爱的玩家你好~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食之契约WIKI”到达!如果是第一次来,按"Ctrl+D"可以收藏随时查看更新~觉得WIKI好玩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ω<)☆

本文由 志位唯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带链。
  • 死亡预警,摇滚歌手卧底出自晋江小说声嚣尘上,作者yy的劣迹,侵删


  你和你的哥哥已经有差不多一年没见过面了。


  自从那晚你发现你的哥哥和当地黑帮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后,你们就在也没见过面。

——

  “嘿,你记得我们当初说过什么吗?我们只是搞摇滚的,不要和那些人扯上关系!”你拉着你哥哥的手将他从那个乌烟瘴气的会所包厢拖到了一个阴暗的小巷中。


  你哥哥靠在被画满了涂鸦的砖墙上,根本没有开口的意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弹出一支烟叼在嘴上。


  在他将烟点上之前,你抢先夺下了他的烟丢在地上,并用力将它碾成了一坨垃圾。


  “这是什么?!那群人给你的?!”你的内心有一个可怕的猜想,但你不敢说出口。


  你哥哥叹了口气将烟盒塞回了口袋,然后猛的发力,膝盖与你的小腹来了一个亲密接触。你疼的弯下了腰,连连后退,脚下又不知被什么东西绊倒,后背狠狠撞在墙上。瞬间,你就处于了下风。


  “听着,小鬼,”他一手抵墙,一手扯着你的头发,疼痛使你不得不仰起头,“摇滚可从来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还抱着那么天真的想法,还是回学校当你的好学生吧!”


  说完,他直起身,冰冷的手在你的脸颊上轻轻拍了两下,便走出小巷,隐约见,你听见了一群陌生人谄媚讨好的声音。你勉强抬起头,看着他在一群混混的围绕下越走越远。

——

  自那天起,虽然你们还住在一起,他却有意错开了你们的活动时间,晚出早归,有时候即使你有心等他到深夜,却总会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你们便再也没有见过面。


  你们租的房子本就是一室两厅的构造,除了中间的客厅摆放着你们各自的乐器可以算是公共区域外,两人的房间都是私人领地。而他从不上锁的房间不知何时换了个新锁。有时候你也会怀疑他是不是彻底抛弃了你,好在每天早上你都会在门口看见他的鞋子,偶尔也在半夜迷糊间会听见他的贝斯声,这奇异的给了你一种安心感。


  好吧,我们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还有和好的机会。你这样安慰自己。


  但我绝不会去道歉的,我没有错!你往嘴里灌了一大口豆浆,愤愤的想。


  你从不觉得摇滚和其他音乐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也不认为自己要向什么人屈服。而且你认出来了那天在包厢里的“老大”,在过去,你们和他的手下发生过多次冲突,也和他有过一次不算愉快的交谈,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意外事件”,为此你还在医院里呆了不短时间。


  你忽然想起你在医院的日子里你哥哥一次也没来看过你,你意识到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你不知道的事,你的内心升腾起一股难言的焦躁和愤怒,以及连你自己都难以察觉的痛苦和失落。你拿起了吉他,手指在弦上划出一串音符,你选择用音乐来释放自己的精神。


  “砰砰”突然想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你,你皱着眉睁开了眼,开门后是你的房东和一个有些莫名熟悉的警官。


  你请他们进门,房东推脱有事后离开了,那名警察则是坐到了沙发上。


  “能解决这次这个影响恶劣的vandu团伙,你哥哥和你功不可没。”警察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我们很高兴你能在你哥哥发生意外后接替他的工作。当初你说过希望在一切结束后离开这里,作为补偿和奖励,我们可以帮你解决这些问题。”


  这个警察在说着一些你听不懂的话,你耐着性子听他说完,然后把他送出门。临走前,那警察看着你,欲言又止。


  不相干的人终于走了。你把自己甩在沙发上,闭着双眼熟门熟路的摸到了一边矮柜上的相框,那里原本装着你们的合照,冷战后你把相框盖倒了,所以现在才发现那里已经不是照片,而是一把钥匙了。


  他房间的钥匙,显而易见。


  你拿起钥匙走向了屋子的另一头,你许久没有靠近的,你哥哥的房间。你将钥匙插入锁眼,轻轻转动后,门开了。


  吱呀——转轴发出长时间没被使用的声音,突然流动的空气卷起了房间里的灰尘,陈旧的气息扑了你一脸,你忍不住咳嗽起来。


  这里有差不多一年没人住了。你做出判断。


  这有些奇怪,你记得你的哥哥每天都回家。你环视房间,这里除了灰尘和你印象里最后的样子没什么区别。


  不,还是有的。你看见了桌子上多出来的一个雕花的仿木盒子,正上方是你哥哥的照片。

——

  --关于您哥哥的事,我们很抱歉,但是他的身份很重要,我们希望您可以代替他,作为我方卧底,打入犯罪团伙的内部。


  --是么…您的要求我们答应了,很感谢您为这次行动做出的贡献,我们都会感谢您的。

——


  数日后,警方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有人发现一具尸体,死者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摇滚歌手,死于自杀。


番外

  “杀青了!”“哇哦,回家过年!”“导演万岁!豆花万岁!”“万岁!咸甜万岁!”“不!我要甜咸!”


  在除夕夜的前一天,也就是2月14日情人节这天,由豆花双子主演的电影《想不到名字》终于拍完了最后一幕正式杀青。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导演也就很干脆的给所有人放了假,懒得再留。


  婉拒了大家的好意后,豆花两人漫步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托天气的福,他们穿的还算多,街上人也不多,他们暂时没有被发现的危险。


  在路过一个小巷时,甜豆花一时不察,被咸豆花一把拉了进去。


  “怎么了?”甜豆花好笑的看着扯下围巾扁着嘴看着他的弟弟,他现在的姿势就和剧中自己壁咚的姿势相同,不过大概是裹得太严实又走了一长段路,整张脸红红的。


  “疼,”弟弟委屈的说,“你刚刚扯我头发了,好疼。”


  “好,哥哥给你呼呼。”甜豆花宠溺的笑笑,撩起咸豆花的刘海轻轻吹气。


  “要亲亲才不疼。”咸豆花要求。


  “qiu~”甜豆花亲吻了咸豆花的额头


  “后背也好疼,要摸摸。”


  甜豆花伸手抱住了咸豆花,双手在他背上摩挲。


  咸豆花看着近在咫尺的哥哥,尽管这个距离已经什么都快要看不清了,但他还是觉得哥哥可真好看,明明和自己长得一样,但是就怎么也看不够。他忍不住用自己的鼻子去蹭哥哥的鼻子,点一下,在点一下。


  甜豆花忍不住笑起来,他在咸豆花凑上来时顺势吻住了他,制止了这种幼稚的撩拨。


  “还有哪里疼呢?是不是这里?”甜豆花一只手顺着咸豆花的腰线往前滑动,停在了咸豆花的小腹上。


  咸豆花小口的喘着气,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亲吻里缓过神来。甜豆花说话时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甜腻的味道让他感到了晕眩。


  “还是再下面点?”甜豆花坏心眼的问道,手缺不移动,指尖绕着咸豆花的肚脐跳起了舞。


  冰凉的手指贴在小腹上的感觉让咸豆花忍不住瑟缩了一下,随即升起的却是无法抑制的炙热。


  “还要下面。。。”咸豆花小声说到。


  “这里?”


  “再,再下面”


  “这里?”


  “。。。”


  “还要下面?我当时打的有那么下面么?”甜豆花故作困惑的问道。


  咸豆花快要被自家哥哥的恶趣味逼疯了,不管不顾的,他讲手伸进了甜豆花的裤子里,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甜豆花被自家弟弟突如其来的大胆吓了一跳:“好吧好吧,你这个小淘气”


  甜豆花完全靠在了墙上,两只手都移到了前面包裹住了咸豆花。


  许久过后,咸豆花喘着气靠在甜豆花身上,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


  “好啦,现在我们只能打车回酒店了”甜豆花无奈的将弟弟揽在身上,“回去后有你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