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高达WIKI_高达模型动画最新最全资料库

首页 > 高达作品 > 机动战士Z高达

[编辑]

封面图片 基本概要
机动战士Z高达 中文名称 机动战士Z高达 外文名称 機動戦士Zガンダム
其他译名 机动战士再起风云 出品时间 1985年3月2日至1986年2月22日(名古屋电视台)
集数 50集(点击观看 原作者 富野由悠季
导演 富野由悠季
时代背景
  0084年,吉恩残党迪拉兹纷争终结。然而,联邦政府的统治仍呈现极不稳定的局面,尤其当联邦议会发布维持地球圈现状的政策决议后,反对派呼声日益高涨。虽然加米托夫准将领导的提坦斯实行铁腕统治,地球圈尚未发生大规模冲突,但空气中的紧张气息已接近临界点。

  同年,一年战争时代的风云人物“赤色彗星夏亚,在阿克西斯长期沉寂后又回到了地球圈,他已化名古华多罗·巴吉纳,并通过非法途径取得了联邦军的军籍,官拜大尉,因此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夏亚联邦军中成为了反对提坦斯暴力手段、希望为宇宙移民争取人权的布列克斯·弗拉准将的部下。(《CDA-年轻彗星的肖像》)时间到了0085年,提坦斯以暴制暴的作法为加米托夫准将在联邦军内争取到很高地位。然而,加米托夫并没有因此收手,反而变本加厉,进一步纵容提坦斯对所有心怀不满的人进行更为强硬——或称残暴镇压。最终在7月31日,发生了30号卫星事件。事缘于Side-2发生的民众集体抗议暴政活动,提坦斯指挥官巴斯克·欧姆大佐对此毫不犹豫地采取了极不人道的恐怖措施:向抗议活动最集中的30号殖民卫星注入剧毒的G3瓦斯。结果造成了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全部死亡,在提坦斯的无数暴行中写下了最黑暗的一章。消息传出,震惊地球圈内外,布列克斯准将终于下定决心,召集同志,组成反地球联邦政府(简称A.E.U.G),根据其缩写的连读,定名奥古

  在日益激化的冲突中,旧吉恩势力亦再次崛起。经数年建设已具充分规模的小行星基地阿克西斯,在少女指挥者哈曼·卡恩的命令下,于0086年2月开始向地球圈进发。

主要人物
主要机体

故事概要

机动战士Z高达》是机动战士高达系列的第二部动画,全50话。TV版于1985年首映,剧场版于2005年首映。其结局可能是高达系列动画中最为惨烈的。故事发生于机动战士高达0079一年战争终结后七年。由于部分吉恩公国军事势力继续在各地与地球联邦军发生军事冲突,地球联邦军内部的暴力激进派组成了军事警察组织--提坦斯提坦斯对宇宙住民采取强硬的血腥镇压手段,地球联邦内部形成反对势力--奥古

故事的开始于宇宙世纪0087年,前半部分主要围绕奥古提坦斯两派之间激烈的战争,即格里普斯战争;中间部分吉恩残余势力阿克西斯登场,在奥古提坦斯两派间角力周旋,展开三方混战。

时代背景

0084年,吉恩残党迪拉兹纷争终结。然而,联邦政府的统治仍呈现极不稳定的局面,尤其当联邦议会发布维持地球圈现状的政策决议后,反对派呼声日益高涨。虽然加米托夫准将领导的提坦斯实行铁腕统治,地球圈尚未发生大规模冲突,但空气中的紧张气息已接近临界点。

同年,一年战争时代的风云人物“赤色彗星夏亚,在阿克西斯长期沉寂后又回到了地球圈,他已化名古华多罗·巴吉纳,并通过非法途径取得了联邦军的军籍,官拜大尉,因此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夏亚联邦军中成为了反对提坦斯暴力手段、希望为宇宙移民争取人权的布列克斯·弗拉准将的部下。(《CDA-年轻彗星的肖像》)

时间到了0085年,提坦斯以暴制暴的作法为加米托夫准将在联邦军内争取到很高地位。然而,加米托夫并没有因此收手,反而变本加厉,进一步纵容提坦斯对所有心怀不满的人进行更为强硬——或称残暴镇压。最终在7月31日,发生了30号卫星事件。事缘于Side-2发生的民众集体抗议暴政活动,提坦斯指挥官巴斯克·欧姆大佐对此毫不犹豫地采取了极不人道的恐怖措施:向抗议活动最集中的30号殖民卫星注入剧毒的G3瓦斯。结果造成了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全部死亡,在提坦斯的无数暴行中写下了最黑暗的一章。

消息传出,震惊地球圈内外,布列克斯准将终于下定决心,召集同志,组成反地球联邦政府(简称A.E.U.G),根据其缩写的连读,定名奥古

在日益激化的冲突中,旧吉恩势力亦再次崛起。经数年建设已具充分规模的小行星基地阿克西斯,在少女指挥者哈曼·卡恩的命令下,于0086年2月开始向地球圈进发。

谁是英雄

“人为何会成为英雄?”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英雄”这个词本身也是一个很难解释的定义。舍己救人、保护国家财产、见义勇为等都可称得上是英雄行为,然而在战乱时杀人无数的人(虽然是杀敌人,但也是杀人吧?)也会被自己的国民们奉为“英雄”。在烽烟四起的年代,英雄是踩着成堆的尸体而站起来的,当他们孤独地站在高处面对着民众的欢呼,背顶着官僚们嫉妒、警惕的目光时,谁能知晓他们心中此时在些什么呢?

宇宙历0079的一年

战争结束后,被联邦军称为英雄的阿姆罗·雷回到地球继承其父亲的遗产,同时无论他做什么事都时刻受到联邦军的监视,仰望着天空的阿姆罗对自己不能到宇宙中翱翔而苦恼,但在他的内心深处亦害怕到达宇宙时又会勾起悲伤的回忆,他害怕再度想起那位如天鹅般纯洁的少女。同样被吉翁军称为英雄的夏亚,在流放之地阿克西斯沉寂了三年时光,终于将天鹅少女的影子深深地锁在心中,戴上一副宽大的墨镜然后向着地球,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恋人哈曼·卡恩与少主米涅瓦·萨比。来到地球的夏亚通过非法途径取得了联邦军军籍,化名为柯瓦特罗·巴基纳,官拜少尉之职,成为联邦军中反提坦斯的布列克斯准将的部下,并加入了反地球联邦组织奥古”。U.C.0087年3月2日,柯瓦特罗(即夏亚)奉命至提坦斯的基地“青色1号”夺取其新型MSRX-178高达MKⅡ”。在漆黑的宇宙中慢慢K近青色1号的柯瓦特罗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是阿姆罗吗?不,好象不是,但很相似。”同时青色1号的港口内,有位名叫卡缪的少年透过窗子望着远方,他看到柯瓦特罗座机的闪光,不知为何那微弱的光芒深深地吸引了他:“流星吗?”两位NEWTYPE的不期而遇,再度缔造英雄的传说。

卡缪·维丹是青色1号众多居民之一,其父母乃联邦军的技术士官,正是高达MKⅡ的设计者。对于给自己取了个女性名字的父母,卡缪心中只有怨恨。父亲富兰克林在外另有情人,并把MS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母亲希鲁达明知丈夫对她不忠,但她用来发泄的方法是一头扎入工作中,对自己的儿子却不闻不问。相伴在卡缪身边的只有邻家同年的女孩花·园丽。3月2日这一天,卡缪不惜逃课赶至宇宙空港,想让他所崇拜的布拉度舰长替他签名。然而,在那里他并没有找到布拉度,却遇见了刚从地球调至此地的提坦斯MS驾驶员捷利特。听见花·园丽卡缪谈话的捷利特随口说道:“卡缪?完全是娘们的名字嘛!原来是男的?”本来就对自己名字很在意的卡缪不假思索地冲上前去,重重地揍了对方一拳,一旁提坦斯的士兵们一拥而上将他抓了起来。此时,柯瓦特罗率着三个手下驾驶着MS冲入青色1号,欲夺取高达MKⅡ。被关在同一基地内的卡缪趁乱逃了出来,他不顾一旁提坦斯女性驾驶员爱玛布拉度的阻止,抢了爱玛高达MKⅡ去教训先前殴打他的提坦斯军官。接着,为了向柯瓦特罗表示自己没有敌意,卡缪击败了另一架高达MKⅡ,然后跟随着柯瓦特罗来到了奥古的母舰亚加玛

捷利特的专心

另一方面,捷利特对自己刚到宇宙就遭此败绩而感到不甘,他第一次放下架子虚心地向联邦军的女驾驶员莱拉学习如何在宇宙中驾驶MS,并一路追捕亚加玛。为了夺回高达MKⅡ提坦斯的总指挥官巴斯克卡缪的母亲为饵,迫使其投降。执行此任务的捷利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击碎了关押希鲁达的太空胶囊,卡缪目睹母亲被杀立刻丧失斗志,被爱玛押回提坦斯的战舰。出乎意料的卡缪在那里居然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富兰克林,后者对妻子的死亡竟一点也不感到悲伤。相反,爱玛却对提坦斯的残暴感到反感,她救出卡缪富兰克林,投奔奥古。但是,富兰克林却一心要讨好提坦斯,竟偷走了柯瓦特罗MS,最后在逃亡中被乱炮射死。

0085年7月31日的惨案

为了让爱玛卡缪·维丹看清提坦斯真实的嘴脸,布列克斯准将提议到殖民卫星第2区第30号去看个究竟。那是在0085年7月31日发生的惨案,30号卫星的民众举行集体抗议暴政活动,巴斯克对此毫不犹豫地采取了极不人道的恐怖措施:向30号卫星注入剧毒的G3瓦斯,卫星内数百万居民全部死亡!爱玛卡缪以及跟踪他们而来的莱拉在30号卫星中目睹尸横遍野的惨状,皆大受打击。随后,卡缪莱拉在卫星附近展开激战,经验丰富的莱拉最终不及NEWTYPE卡缪,当场战死。回到母舰亚加玛爱玛决定加入奥古,同时在和卡缪的谈话中,后者无意识中说出柯瓦特罗夏亚的真相(其实卡缪是凭NEWTYPE的能力感应到),在一旁偷听的柯瓦特罗却从卡缪的身上看到了阿姆罗的影子,这令他激动不已。

亚加玛来到月面都市冯·布朗补给,途中数度与提坦斯交手,捷利特屡战屡败并失去了不少战友,而卡缪则因自己的胜绩有些自满起来。奥古的赞助者之一汪利便教训了卡缪一顿,并要求奥古攻打地球联邦军的基地加布罗亚加玛获得大量的补给,其中有柯瓦特罗的新机体“百式”,因为提坦斯新型MS的量产型都是红色的,故柯瓦特罗的部下便自说自话地替“百式”涂上了耀眼的金色,柯瓦特罗本人似乎也很喜欢。亚加玛在前往地球的途中,遇到了从青色1号逃出来的布拉度花·园丽等人,黑肯舰长受命去指挥僚舰,亚加玛则交由布拉度指挥。与此同时,联邦军木星能量输送船朱比特利斯回到地球圈,其指挥官西洛克投K加米托夫。率先到加布罗侦察的奥古情报员蕾考娅中尉,发现加布罗的士兵正在大规模地撤退,显然奥古要攻打此地的消息已被提坦斯得知。遗憾的是蕾考娅还未来得及将消息传给奥古,就被逮捕并关押在加布罗基地内。5月11日,奥古大举进攻地球联邦军的加布罗基地,提坦斯不仅撤走其兵力和设施,还在基地中埋下了核弹,打算将奥古和驻留此地的地球联邦军一网打尽!所幸柯瓦特罗他们及时发现这一情况紧急撤退,卡缪还在核弹爆发前救走了蕾考娅

攻打加布罗并未收到理想的效果,相反柯瓦特罗他们还要绞尽脑汁如何回到宇宙中去。为此,众人寻求奥古在地球上的地下组织卡拉巴的帮助。此时,阿姆罗实在忍受不住这种无所是事、被人监视的生活,当芙拉卡兹一年战争时的伙伴们来看望他时,阿姆罗卡兹抢了一架运输机,投奔卡拉巴而去。当阿姆罗赶到时,卡拉巴的战舰亚乌多姆拉正受到提坦斯的追击。激战中阿姆罗柯瓦特罗同时感应到对方的存在,战斗结束后两人见面时,阿姆罗并未揭穿夏亚的身份。亚乌多姆拉一路撤退前往能够送柯瓦特罗卡缪至宇宙的基地,一路遭受提坦斯的拦截。途中控制新香港地下经济市场的露娜商会当主的女儿斯蒂法妮,应阿姆罗的邀请替亚乌多姆拉运送支援物资。凭着女性的第六感,斯蒂法妮柯瓦特罗十分反感,总认为他隐藏着什么,倒是阿姆罗替昔日的仇人辩解,认为柯瓦特罗是个好人。

众人途经新香港,卡缪在那里遇到了少女。两人虽然相爱,但作为经过提坦斯进行人工NEWTYPE化的“强化人类”,需要定期地服用药物,其精神一直处于极度不安定状态。经过一番颠簸,最终柯瓦特罗卡缪驾驶着百式高达MKⅡ回到宇宙中,而阿姆罗则留在地球上,他对柯瓦特罗坦言现在的自己还没有作好到宇宙的心理准备。

谈判破裂

回到宇宙不久,提坦斯就开始侵攻月球上支持奥古的城市格拉那达卡缪他们虽然倾尽其力,但还是中了西洛克的圈套,格拉那达被迫向提坦斯投降。此时,传来了吉翁军基地阿克西斯向地球圈进发的消息,为了拉拢阿克西斯柯瓦特罗他们至对方母舰古华诺与领导者哈曼和谈。一见面,柯瓦特罗无法忍受哈曼将过去扎比家的思想灌输给年纪轻轻的米涅瓦公主,与其争执起来,导致谈判破裂。胸怀野心的西洛克乘机向米涅瓦宣誓效忠,想借其手对抗提坦斯奥古

另一方面,奥古再度进攻提坦斯地球基地基力马扎罗山卡缪再次与相遇,然而在战斗中好不容易令她清醒过来,最终却为了保护卡缪而战死。悲伤欲绝的卡缪抱着的尸体对柯瓦特罗道:“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称你为柯瓦特罗上尉了,为了死去的人,你必须站出来领导奥古。”

在混乱中落幕

奥古的创始者布列克斯准将被暗杀后,卡缪他们占领了位于达卡尔的联邦会议厅,柯瓦特罗当众发表演说,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并揭露了提坦斯的暴行。夏亚的演说引起了整个地球圈居民的激烈反响,原本低调而中立的SIDE2等地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提坦斯运动,联邦议会也省悟到提坦斯的威胁,这令加米托夫不得不将提坦斯的势力转移到宇宙中去,并建造巨大的卫星炮。奥古的侦察员蕾考娅不堪忍受柯瓦特罗对她的冷淡,为西洛克的力量所吸引,叛逃至提坦斯并亲手执行了将毒气灌入卫星的作战。提坦斯卫星炮与剧毒瓦斯毁灭了SIDE2的数个殖民卫星,又一次使几百万人丧生。而卡缪则在卫星中偶遇提坦斯另一位强化人露莎美,精神不稳定的露莎美将他当作了自己的哥哥,但是卡缪不得不结束被极度强化的露莎美的生命。在西洛克的牵线下,哈曼加米托夫面谈,这是一场注定了要破裂的谈判,在混乱中西洛克射杀了加米托夫、夺取了提坦斯并向哈曼开战,奥古则伺机占领了卫星炮

0088年2月22日,提坦斯阿克西斯奥古三军决战终于爆发了,在战火中诸多生命一一逝去,除了布拉度花·园丽亚加玛母舰上的人员外,其余所有人无论敌我均死伤殆尽。卫星炮的发射确立了奥古的胜利,提坦斯阿克西斯的大部分舰队被炮火摧毁。为了保存势力哈曼不得不撤退,提坦斯则步向破灭的尽头。最后Z GUNDAM吸收死者们的灵魂,令卡缪NEWTYPE能力无限扩大,被光所笼罩的Z撞向西洛克驾驶的The-O,西洛克临死前用尽最后的能力将卡缪的心带走……

满目苍夷的战场上,花·园丽呼唤着Z GUNDAM,从耳机中传来的却是已经精神崩溃的卡缪的喃喃自语。破碎不堪的金色百式漂浮在宇宙,夏亚凝望着蔚蓝的地球,看破了联邦政府的腐败的他对人类充满了失望,心中渐渐滋生出新的路标……U.C.0088年就此在混乱中落幕了,6年后,夏亚组建新吉翁军,向地球联邦政府宣战。

特色

故事中没有绝对正义的一方(虽然泰坦斯的高官很让人讨厌),敌对的MS驾驶员也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不同的只有立场,其中主角与敌方驾驶悲恋的故事被许多高达爱好者喻为经典。

Z高达》作为UC系列的重要作品完善了初代的世界观,一定程度上构架了之后高达的宏大历史观,角色刻画上出场人物众多,鲜活饱满,在对政治和人性的描绘上做得很好,以至于只看一遍很难理解某些剧情的变化。但也得益于50集的巨大篇幅,Z剧情现在来看都很令人印象深刻,作为1985年的动画作品《Z高达》是成功的,作为严肃的高达系列作品Z是一部巅峰之作,在某些方面,它是不可超越的。

《机动战士高达》系列激荡了三十余年影响了整整一代人。从0079到Unicorn,高达让我们见证了一部科幻史诗的兴衰,而这史诗中的巅峰,非Z莫属。

作为高达0079的续集,Z描绘了UC史上最为黑暗的时代。在《Z高达》中,有军阀混战,有政治斗争;有惨无人道的屠杀,有弑主夺权的阴谋;有对人类未来的展望,亦有薄如蝉翼般脆弱的爱情。战争与和平,善与恶,强者与弱者,过和未来。一曲Z的悲歌涵盖了太多太多,以至于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仍有许多深刻的东西值得我们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