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FateWIKI_Fate动画漫画最新最全资料库

Fate WIKI> 人物 > 阿尔托莉雅

Saber轮播图.jpg
Saber个人信息
日文名 セイバー
中文名 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
精神 亚瑟王
Master 卫宫士郎
性别
身高 154cm
体重 42公斤
国籍 英国
出场作品

FateAll Around Type-Moon

Capsule Servant

Carnival Phantasm

Chibichuki!

Fate/Ace Royal

Fate/Grand Order

Fate/hollow ataraxia

Fate/school life

Fate/stay night

Fate/tiger colosseum

Fate/Unlimited Codes

Fate/Zero

Koha-Ace

阿尔托莉雅是Fate/Zero的主角和Fate/Stay Night的三大女主角之一。她是卫宫切嗣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卫宫士郎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以剑士(Saber)召唤出来的从者(Servant)。

身份

(该部分由小黑翻译)

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Arturia Pendragon,亦有其他译名如Artoria Pendragon和Altria Pendragon),即不列颠传说中的亚瑟王。历史上被认为是男性。她是缔造英国传奇的英雄,被称为骑士王。因为在违反骑士之道的情况下使用了石中剑导致石中剑被折断,幸而湖中女妖赐予王者之剑(excalibur),才得以恢复以往的神勇。

亚瑟王是一位众所周知的骑士之王。但是她的身份在历史上一直存在争议。有人认为亚瑟王只是神话,是凯尔特神话中神灵的人格化;但是,据民众所知,这些神是被欧洲大陆的塞尔特人所崇拜,而非大不列颠人。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她是真实存在的,是生活在公元5世纪末至六世纪初,抵抗盎格鲁撒克逊侵略者的罗马-不列颠领袖。两个独立的传说融合在一起,成为了目前广为流传的亚瑟王的传说。

童年

(该部分由小黑翻译)

阿尔托莉雅出生于一个罗马帝国即将灭亡的、战火纷飞的年代。尽管它被认为是坚不可摧的,但它覆灭在蛮族之手也只在朝夕。在对野蛮人的战争中罗马被剥夺了对不列颠的控制权,不列颠帝国失去了保护,尽管最终独立成一个国家,但在实质上还是一个分裂的政权。这个时候,外有蛮族入侵,内有自灭一般的宗教战争,这段混乱的年代,在后世被称为“黑暗时代”。阿尔托莉雅就是出生在这个时期,本就是[[尤瑟王的正统的王位继承人。国王相信[[梅林的预言,渴望他的继任者的诞生,但是女儿的出生不是他想要的。


根据[[梅林传奇中所说,阿尔托莉雅自从离开了国王的身边,她真正的价值才得以体现。因为[[梅林能够正确的引导一个孩子,一个缔造者,一个肩负着伟大使命的国王,一个能够保护皇室、解决危机的国王。但现实是阿尔托莉雅是女孩子。王位是不可能让一个女性来继承的,即使她是注定要成为国王的女性。阿尔托莉雅被委托给国王的附庸一位忠诚的骑士。国王陷入了绝望,但是[[梅林却很高兴,因为性别对于一个国王来说并不重要。他相信女孩必定会成为国王,直到预言被证明成立的那天。

[[梅林让阿尔托莉雅寄宿在一位忠诚淳朴的老骑士家里。这位老骑士对阿尔托莉雅视如己出。虽然老骑士不相信[[梅林的预言,但是他从阿尔托莉雅身上感受到国王身上相同的气场。老骑士认为他必须让阿尔托莉雅以一个骑士的身份成长起来。至于其他的事就不是他能考虑的了。老骑士每日训练阿尔托莉雅使他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强。在此期间,阿尔托莉雅和她的兄弟[[凯,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老骑士的教导,与兄弟姐妹的相处,让她有了骑士道的理念。阿尔托莉雅扮演着[[凯护卫的角色,陪他接受训练,同时帮凯做随从做的事情比如拉他的马。阿尔托莉雅的剑术远远的比[[凯的强大,但是在每次的比剑中,她没有一次伤害过[[凯,她坚信着剑法要用在真正需要的地方。

阿尔托莉雅拔出石中剑

预言的日子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骑士和领主聚集在一起开始挑选国王的仪式。只有最优质的人选才能成为国王,而唯一的选择的方法就是拔出铭刻着黄金铭文的石中剑,拔出石中剑的人就是新的国王。虽然很多骑士尝试拔出石中剑,但是没有一个成功的。只有作为骑士候补才能来尝试拔石中剑,而阿尔托莉雅只是作为学徒没办法参加竞争。可是当阿尔托莉雅接近石头的时候,石中剑做出了选择,毫不犹豫的飞到阿尔托莉雅的手中。

抓住它的瞬间,阿尔托莉雅想起[[梅林告诉她的话,当她拔出了石中剑,意味着她将不再仅仅是个普通人。但阿尔托莉雅只是简单点头回应这句诅咒。因为她从出生就知道成为一个国王就意味着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知道一个国王杀死的每个人都是为了保护其他的每一个人。每天夜里阿尔托莉雅都会在焦虑和战栗中度过,直到早晨的到来。虽然害怕不是一天就能过去的,但是她终将结束这一天。剑飞出的那一刻只能用自然来形容,还有无限的光芒。在那一瞬间她已经不再是一般人类了。国王的性别不重要,没人会关心国王的外在甚至注意到她只要国王像一个国王。即使有人注意到她是王的女儿,那也不是问题,如果她是一个好的国王。此时开始,一个传奇的国王就此诞生。

Artoria与贝德维尔(右)高文(远右)和兰斯洛特3(左)

王权

(该部分也是由小黑翻译)

个人事迹

阿尔托莉雅在他父亲之后带领着英国成为了封建的王国。她手下聚集了很多的骑士,其中也包括圆桌骑士团。与此同时,她的身体也停止了成长,因为那把神奇的石中剑,所以很多骑士把它当作不祥之物。对于阿尔托莉雅的赞扬,不是尊敬的国王,而是不朽的神。她战斗的行为堪称战斗之神的行为。她总是身先士卒,没有一个敌人能够站在她的面前。她只知道十年中是十二场战役的胜利。她从来没有灰头土脸,也没有后退过。她仅仅是在为“王”的道路上努力完成自己的义务罢了。

由于王储的问题(阿尔托莉雅本是女儿身,但是“亚瑟王”是“男性”,所以无法与王妃通过正常渠道生育),[[梅林使用魔术(严格意义上讲,在型月体系下他并不是魔法使,只是可以再现很多魔法现象)使她暂时性地获得了男性的生育机能(能够产生精子),而在这期间,她被她的姐姐[[摩根引诱,并让[[摩根怀了她的孩子,以类似于克隆的方式生下了人造人(homunculus)——[[莫德雷德,并且[[莫德雷德在亚瑟王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生育并被抚养长大。由于是人造人,[[莫德雷德的生长速度快于常人数倍。[[莫德雷德被告知必须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在[[摩根的推荐下,凭借着她自身的努力,她得以加入圆桌骑士团。她对亚瑟王有着几近疯狂的个人崇拜,甚至说当她得知自己其实正是亚瑟王的后代(不论方式如何,但是有血缘关系这个是事实)时,她甚至无法掩饰自己的狂喜。

当[[莫德雷德向亚瑟王表明身份,并且要求与王子的身份相应的权力与地位时,阿尔托莉雅十分干脆地拒绝了她。甚至拒绝承认[[莫德雷德与自己的血缘关系。[[莫德雷德相信,她不被亚瑟王承认的原因,可能是来自亚瑟王对他姐姐[[摩根的恨,不论[[莫德雷德付出了相比于旁人多少倍的努力,她都只会被亚瑟王当作为王生涯的污点来看待。然而由于她对亚瑟王的偏执的爱如此强烈,以至于她被拒绝的事实让她对自己的出身感到憎恶。

后来,阿尔托莉雅与[[桂尼薇尔结婚,然而这段婚姻对阿尔托莉雅来说也只是出于“一个王必须有一个王妃”的义务。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兰斯洛特这个人,他即使是在卧虎藏龙的圆桌骑士团中也是出类拔萃,更是亚瑟王和[[桂尼薇尔的好友,而[[桂尼薇尔对亚瑟王和兰斯洛特都是怀有爱意的。由于阿尔托莉雅必须要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对于[[桂尼薇尔来说,这份罪孽只能由她自己默默承担。但是在发觉到兰斯洛特对她的爱之后,[[桂尼薇尔找到了救赎。兰斯洛特,一个在传说中与亚瑟王齐名的骑士,他忠诚地守护着王和王妃之间的秘密,帮助王将不列颠从灭国的危险中拯救出来,并且在王与王妃的这段不能见光的爱情中给予了足够的支持。

王国

阿尔托莉雅所作所为必须要力求表现的像一个男性的王位继承人,治理那广大的领土,指挥麾下的骑士们,这些都必须以一个男性的身份来实现,尽管有些人渐渐对她的身份起了猜疑,但是确切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人,只有她的父亲([[尤瑟 [[潘德拉贡),[[梅林,她的姐姐([[摩根),还有她的义弟([[凯爵士)。她坚决想要把有关她身份的事实彻底地,永远地尘封,终其一生不会使其公诸于世。并且由于她得到了湖之妖精的加护,她的永恒生命使她一直看上去,无论身段还是相貌都像少女一般,尽管人们从不曾对此提出怀疑。那些英勇无畏的骑士们,也对她怀有着无上的尊敬。

在那个年代,在不列颠,无论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不列颠人民,还是骑士大人们都在迫切地寻求着一个强有力的,正确的领导者。而阿尔托莉雅的种种,都符合了整个人民,整个时代的期望,论治国,她公正无私,论征伐,她在阵前身先士卒,一往无前,尽管在战场上,打败敌人的代价经常会牺牲无辜的平民,但是王的选择从来都是正确的,自始至终都不曾有人怀疑。

在没有任何残存实力的情况下,阿尔托莉雅总是能突然召集一支骑兵部队,带领他们横扫战场,攻城掠地,而一旦当她亲自加入战场,敌军就绝无胜算,但是,代价却是有很多平民要为她的战争牺牲:压榨一整座村庄,来获得打赢一场战争的军备已习以为常,从这个角度讲,她杀的人要远比麾下的骑士们多得多。

她总是告诫自己,王不能被当作普通的人类看待,如果怀着人类的感情,她也无法保护她的臣民。为王的生涯中,眼中从未流露出悲伤的神色。在处理国家大事时,她每个问题都不会放过。她规划着她的国家走上正轨,惩治臣民时也不带丝毫错误。由于她这种绝对的冷酷,她的胜利,她的治理,她的惩处,让一些骑士们畏惧。直到某位骑士,最终确定了 “亚瑟王不懂人类的心”。

或许每个人都是这么想只不过没说出来罢了,他们的王越是完美,他们越是对这位统治者的“完美”产生了疑问。“一个没有感情的王是不能领到她的人民的”,在这种思想的驱使下,一些有名气的骑士领主们离开了卡莫洛城。然而让人意外的是,亚瑟王轻易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她把这件事当成了普通的公务来对待,尽管如此,她依旧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一个骑士。在一开始,她就舍弃了人的情感,尽管她被疏远,被孤立,被畏惧,甚至被背叛。在某人看来,这其间没有对错,甚至本就微不足道。

她为她的国家最后一次远征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爆发,最终这场在巴顿山打响的战斗依旧以她的胜利告终,蛮族由于她取得的压倒性的胜利,不得已签下合约;而她的国家也由此获得了短暂的和平时间,她的国家终于实现了她梦寐以求的和平。

陨落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兰斯洛特(Lancelot)与[[格尼维尔(Guinevere)间的关系最终还是因为[[卡米洛特(Camelot)仇视者的计划而曝光,导致他们成为对立关系。阿尔托莉雅(Artoria)并没有将这一罪孽深重的行为视为一种背叛,反而认为[[格尼维尔的背叛是为了隐匿她的性别。然而她为了巩固王的地位,决定处决[[格尼维尔。兰斯洛特不能对她的将死视而不见,从而带来了一场无法分清孰是孰非的悲剧。 当她在防守边境的一场入侵的时候,圣剑Excalibur的剑鞘被盗;当她退回国境内时,她发现不列颠已因国内动乱而变得四分五裂。尽管她拼尽全力去平息动乱,还是与叛变的骑士[[莫德雷德(Mordred)在后世称为剑栏之战(the Battle of Camlann)的战役中受了致命伤。她将死的躯体被[[贝德威尔(Sir Bedivere)护送到了一个圣岛。阿尔托莉雅命令悲伤的[[贝德威尔将圣剑Excalibur归还给[[薇薇安(Vivian);在[[贝德威尔不在的时候,她思索了个人的败北,悔恨她作为王的一生。将死之际,她与世界定下契约,成为英灵并被准许一次寻找圣杯来拯救她的国家的机会。

外貌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在她的青少年时期是有着苗条的身材和柔软白皙皮肤的年轻女性。她有着金色秀发,“就像撒上了金粉一样”。她的脸庞展现着几分天真和典雅。她比更加强健,导致认为她没有吸引力,然而士郎却认为她很有女人味。Saber通常穿着旧式风格的闪闪发光的铠甲,下面是老式的蓝色布料服。实际上她比外表所看到的年龄要大,因为从她拔出石中剑到临死前都没有发育。士郎把她视作比自己年轻,而且她的身体年龄或许真的比士郎小一岁。虽然她的大部分人生都被当做一个男人,士郎看到她时就认为她是个美人。尽管她的铠甲未经加工且缺乏美感,士郎把[[Saber描述成美丽到让铠甲的叮当响变成了铃铛的旋律。 因为无法灵体化,她需要在公共场合穿上现代的衣服。即使她可以在非战争时期穿自己的衣服,但她仍然需要现代服饰来避免招来目光。有着实体化铠甲的能力,因此能够随时准备战斗及变回日常状态,并不需要破坏衣服。在第四次圣杯战争期间,爱丽丝菲尔(Irisviel)曾要通过[[Saber的外表来打扮她,使她看起来像一个男人。在第五次圣杯战争时,远坂凛为[[Saber准备了言峰绮礼曾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的衬衣和裙子。

Saber Alter:黑Saber。 Zero Saber:在外表及性格上与普通的Saber有所区别。第四次圣杯战争中Saber的穿着与其他的有所不同。比起需求,[[爱丽丝菲尔(Irisviel)打扮Saber更是因为个人喜好。她将Saber的身材记录下来交给法兰克福机场的一家裁缝店,并为她准备了深蓝色衬衫和法国本土的西服。Saber喜欢这种能让她行动自由的衣服,而且因为她在她的时代身为国王,所以打扮成男人并无问题。然而将身高在155cm一下的一个年轻女性打扮成这样会很怪异,这或许是对Saber的不尊重。这种想法缺少将一个漂亮女人装扮成男人的“性反常美”,但是这更适合Saber冷酷无情,没有女人肤色的面容。她的这种变装给人一种美丽年轻男人的感觉,而且与她瘦小的身材相衬,Saber迷人的浅色肤色会被人认为是有女人味的年轻男人。

Saber Lily:作为Saber的替代人物在Fate/unlimited codes中出现,是武内崇设计的“突出女性化”的另一个版本的骑士王。与黑化的Saber相比,携带Caliburn而不是Excalibur的她被称为纯洁优雅的“骑士姬”。她的设计灵感来自于[[Caster在Unlimited Blade Works中将Saber抓获后的打扮。这个设计充满了Saber所缺少的女性特质,同时名字中的“Lily”来自于她如百合花的花瓣般的裙子。Saber Lily在unlimited codes和其他作品中并没有背景信息,但是奈须蘑菇和虚渊玄在一次讨论中开玩笑说她作为一名Saber却被Caster驯服。

Master Artoria:Saber的Master版本。

Heroine X:Saber在五月小巷(Back Alley Satsuki)中的“隐藏”身份。

King Saber:作为国王而穿着披风,带着王冠的Saber。这在扭蛋从者(Capsule Servant)中作为可选人物出现。

Galactica Saber:扭蛋从者中Saber的替代版本。

由于不同版本的Saber特性相似,她们经常被叫做蓝Saber,Saber Alter叫黑Saber,Saber Lily叫白Saber,其他类似的包括红Saber,樱Saber,及狮子Saber来区分。亚瑟王的模型是由包括罗马将军[[阿托利斯(Artorius)在内的两个人结合而成的,因此红Saber,即尼禄(Nero Germanicus),与亚瑟王还是存在一定联系的。圣女[[贞德(Joan of Arc)也被认为与Saber相似,而[[莫德雷德(Mordred)是为了凸显她的外貌而存在的。

性格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PerSaber1.jpg

Saber是一位说话坚决,意志坚强的年轻女人。她勇敢,果断,决心赢得圣杯战争。她坚持认为她应该首先被当做一名骑士,而不是注意她的性别。她坚持自己的原则,尽管其他策略更加可行,在她看来都是卑劣的。这导致了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与切嗣在战略上的冲突。虽然获得圣杯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即使是在劣势中,违背骑士精神的事情她决不妥协。

她不喜欢被人当做女人,甚至是人类来对待,因为她是一位可以作为Servant的骑士。她最先想到的始终是自己仅仅是一个Servant,是Master的工具,因此在[[士郎无意间看见她的裸体时并不反对。在他们的关系发展后,她渐渐意识到了自己,最终在相同的情境发生时变得慌张了起来。她不愿意流露出自己的感情,因为她经常抑制感情,并把自己是王放在第一位。尽管她试图隐藏它们,她的不安表现的愈发明显,后来变开始轻易地对别人敞开心扉,尤其是对[[士郎。

Saber忠诚,独立,并且缄默寡言。她表现的很冷淡,但实际上是在抑制自己的情感以便实现理想。她被[[士郎的“保护”思想所困扰,并认为他古怪且鲁莽的行为会妨碍到她赢得圣杯战争。

尽管她一度认为自己与龙有关,在她人生某段时间照看了一只狮子后变开始喜欢狮子了。她坚称自己不是“喜欢”他们,而是喜欢自己与他共同度过的那段愉快的经历。他精力充沛,经常抓咬,但她仍然希望能与他始终呆在一起。从那时起她便对他们抱有感情,即使抱着狮子布娃娃也会回忆起与他们的愉快经历。[[士郎看见了在她还是个女孩时抚摸狮子脸颊的记忆。她有着极大的食量,能在一分钟内吃完一份大碗的米饭。尽管她可以吃下几乎任何东西,[[士郎的饮食教育唤醒了她的美食精神。

她基本上不欣赏现代食物,因为她作为一个Servant并不需要进食,并且她认为所有食物都与鱼和烤土豆类似。在她的时代她对食物有着不好的经历,因为被限制进食大份的土豆,醋,面包,酒,有时甚至只允许食用蔬菜。

她在自己的时代对食物并不太在意,允许厨师们做自己想做的菜。她认为这是粗俗的,尽管自己并不反感。在她与[[士郎的烹饪比较后对自己之前的看法不寒而栗。之前她一直认为这些食物是公认好吃的,所以一定迎合骑士们的口味,其实碍于颜面他们很难说出真相。高文(Gawain)是一个例外,他很喜欢这些食物,并不在意别人的想法。

她喜欢公正直接的,符合骑士精神的对抗,因此在得到圣杯的方法和意识上与[[切嗣存在异议。因此,Saber反而与代理Master[[爱丽丝菲尔(Irisviel)达成共识。Saber享受与[[爱丽丝菲尔共度的时光,而[[爱丽丝菲尔也尊重作为骑士王的她,把她当做同伴,不像[[切嗣那样把她完全当成一个工具。当[[爱丽丝菲尔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时Saber带着她四处观光。尽管[[伊利雅是[[爱丽丝菲尔的女儿,Saber在Fate/stay night中对待她十分冷酷无情。这是因为Saber从未向[[爱丽丝菲尔问起有关她女儿的事情,而当在战争中Saber看到[[伊利雅时从未想过二者是同一个人。Saber相信十年前那个骑在别人背上的小女孩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会像她妈妈那样成熟。她解释道[[伊利雅从外表来看只是一个与[[爱丽丝菲尔毫无关系的人造人,因为[[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在创造出来之后长相相似。在有了与她互相接触的机会后,Saber起初并不信任[[伊利雅,但是后来表现得关系融洽,她能够与[[伊利雅毫无顾忌的一起玩耍。

她喜欢一项与高尔夫相似但更古老的运动,在生前用剑在宽阔的场地上比拼。这项运动被称为“类似于高尔夫但比高尔夫要早的运动”。

在她的时代曾作为一名伪男子,因此从她的人生经历中得出“我懂得如何去取悦一个男人”。

角色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Fate/Zero

Saber为了参加第四次圣杯战争而被[[卫宫切嗣召唤出来,代表着[[尤布斯塔库哈依德·冯·爱因兹贝伦(Jubstacheit von Einzbern)和[[爱因兹贝伦家族参战。[[切嗣被[[尤布斯塔库哈依德招募而来,并被授予挖掘自康沃尔(Cornwall)的Avalon来召唤传说中的骑士王。当看到她是一名年轻女性而感到惊奇的同时丝毫没有改变他的计划。他将Saber作为自己妻子的同伴,而[[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Irisviel von Einzbern)表面上充当Saber的Master,实际上他在用自己的方式行动以获得胜利。Saber并不知道Avalon的事情,而Avalon也在未被Saber知晓的状态下由[[爱丽丝菲尔保管。

Saber与[[爱丽丝菲尔从位于北欧的爱因斯贝伦城堡坐飞机共同抵达冬木市,因为Saber独特的状态并不能灵体化。而[[切嗣单独出发并与他的助手,[[久宇舞弥相见。通过注意其他Servant的挑战,他们在那一晚遇见了他们的第一个对手。Saber与[[Lancer的战斗不分伯仲,然而她的左手被必灭的黄蔷薇(Gae Buidhe)击伤,这使她不能用出全力及Excalibur。他们的战斗被[[Rider打断。[[Rider声明了自己至高无上的王权,并向他们发出了加入自己的邀请。然而Saber阐明了自己的王位并表示不能向其他君王臣服。接着[[Archer到来,坚称他的规则高于一切。而后[[Berserker在与[[Archer打斗后对Saber产生了兴趣,使局势更加扑朔迷离。在[[Lancer迫于令咒要与[[Berserker共同消灭Saber时,[[Rider阻止了他们,使得她与[[Lancer的战斗要延期进行。然后所有的Servant都撤退了,并没有继续争斗下去。Saber与[[爱丽丝菲尔在去冬木市的爱因兹贝伦城堡时遇到了癫狂的[[Caster,而[[Caster把Saber当成了有轻微相似之处的[[圣女贞德(Joan of Arc)。当她试图赶走[[Caster时并没有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保证要将她的灵魂从神的诅咒中拯救出来。

在[[切嗣试图杀死Lancer的Master后,[[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Kayneth Archibald El-Melloi)为了移除[[Lancer所留下的伤痕,他和[[Caster准备分别进攻爱因兹贝伦城。Saber当时正在与[[切嗣和[[爱丽丝菲尔商量策略,开始厌恶[[切嗣对于圣杯战争的态度,例如在她已经计划与[[Lancer对决时去袭击肯尼斯,以及避开Caster等待其他Servant去消灭他。随后Caster出现,屠杀了几名儿童来嘲讽她。[[

Saber随后很快在战斗中与Caster见面,并且她发现在失去了一只手的情况下不能击败他的宝具螺湮城教本(Prelati's Spellbook)。在她击杀了部分怪物后就坚持不住了。最终她遇见了[[Lancer,[[肯尼斯派遣[[Lancer消灭Saber的同时在对付切嗣。而他基于他们的承诺决定帮助Saber。代替她的“左手”,他们使用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为Lancer创造了一个滑流来给予Caster致命一击将其击退。在Caster逃跑后,Lancer发现肯尼斯在与[[切嗣交手中失败而处于危险,于是Saber基于他们的骑士精神而让他离开了。

那场战斗过后,Saber不经意间用[[Avalon向[[爱丽丝菲尔提供能量,拯救了受到言峰绮礼致命伤的[[爱丽丝菲尔。当所有事情安置妥当之后,[[切嗣留下Saber和[[爱丽丝菲尔在城堡中,独自一人出去了。短暂的宁静再一次被骑着神威车轮(Gordius Wheel)的[[Rider打破。与打斗相比,[[Rider更倾向于“不流血的战争”,通过王之间的对话来确定谁更有资格获得圣杯。他们与[[Rider来城堡的路上遇到的[[Archer在酒席上争斗,讨论他们的统治方法及王权。

在王的盛宴上,Saber表明她想要圣杯来重写她们国家毁灭的历史。

在圣杯战争的最后一天,Saber遇到了[[Berserker并与之战斗。当Berserker在[[Excalibur不可见的情况下抓住它后,Saber意识到[[Berserker在过去的时代一定知晓她的身份。Saber要求[[Berserker亮出自己的身份,而[[Berserker解除了自己的黑雾并亮出了无毁的湖光(Arondight)。Saber在知晓[[Berserker其实是自己的挚友[[兰斯洛特(Lancelot)爵士时十分震惊。 在[[Berserker袭击Saber时[[Rider的话语让她明白,正是[[兰斯洛特对她的仇恨使他癫狂。在[[雁夜耗尽能量后,[[Berserker停止了他的攻击,Saber利用这个机会刺穿了他。Saber道歉说,她期望得到圣杯来改变包括兰斯洛特部分在内的过去。Berserker在与雁夜的连接中断后恢复了理智,因为无法原谅自己与皇后的恋情而要Saber惩罚自己。在他消失时,Saber想说他是一位忠诚的骑士,然而却无法说出口。在所有服侍过她的人中兰斯洛特认为Saber是最伟大的国王。在[[Berserker战败后,她下定决心赢得圣杯来拯救她的人民和[[兰斯洛特。Saber在找到圣杯的同时也遇见了等候已久的[[吉尔伽美什(Gilgamesh)。他想要曲Saber为妻,这使Saber感到反感。此时圣杯近在咫尺,Saber断然拒绝了。

此时[[切嗣赶到,Saber向[[切嗣索要令咒的力量打败[[吉尔伽美什来得到圣杯。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切嗣用最后两枚令咒命令Saber摧毁圣杯。Excalibur摧毁了圣杯的容器,但是它的内容物喷洒到了地面上,污染了大地并杀死了所有陷入它污泥内的人。随着圣杯不能维持它的形态而消失,Saber被送回了剑栏之战(the battlefield of Camlann),同时她回忆起了[[兰斯洛特和Rider所说的话。她是第六个,也是最后一个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死亡的Servant。

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重来此生,来摆脱自己王的命运。

Fate/stay night

AppSaber7.jpg

Saber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作为卫宫士郎的Servant召唤出来,此时士郎正在遭到Lancer的第二次追杀,在此之前士郎死后远坂凛用坠子救活了他。圣杯决定召唤Saber,因此在士郎做了关于Excalibur的梦后得到了令咒,这导致了圣杯战争的开始。Avalon与士郎的魔术回路相关联,导致在他潜意识里出现了“剑”的图像。在试图逃离Lancer的追击时,他错误地逃到了有着过去的战争中爱丽丝菲尔刻下的魔法阵的储物间。在士郎体内的Avalon以及魔法阵的作用下召唤仪式完成了。

在Saber快速地完成了与[[士郎确定契约的礼节后便与Lancer交战。在他用出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之前Saber一直利用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占据上风。尽管受了重伤,她从致命一击中存活下来并弄清了他的身份。随后[[Lancer遵从[[Master的指令撤离,而Saber也在用自己的力量治疗从矛之诅咒中受到的重伤。在感知到了更多的敌人后,凛和Archer迅速赶来增援。在此处根据不同选择,游戏分为三条线路。

Fate

AppSaber8.jpg

在Fate线中,Saber是女主角,并对[[士郎抱有爱意。通过他们之间的联系,二者共享了过去的场景。Saber通过这些了解到[[士郎是[[切嗣的养子,并发现在为[[士郎战斗后她的性格发生了改变。最终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的结尾,她一心想要摧毁圣杯的物质形态。Saber始终认为[[切嗣是一个冷酷自私,不顾一切的人,并且在他没有事先说明的情况下强迫Saber摧毁圣杯后更加恶化。然而,在意识到那场大火后[[切嗣救了[[士郎并传授自己的理想与追求后,Saber对[[切嗣的态度发生了改变。

[[士郎说服Saber比起祈求改变自己的人生,更应该接受现在的人生。Saber意识到比起在死亡线上仍能勇敢前行的[[士郎,自己想要改变命运的想法懦弱至极。她决心接受过去并在[[士郎的帮助下向前行进,为毁掉圣杯而战斗。她用Excalibur毁掉了圣杯及其内容物。在此之后,Saber向[[士郎表达了她的爱并互相告别。Saber回到了她的时代,最终接受了过去而不是试图改变它,此后告别了世界。她微笑着对[[贝德维尔(Bedivere)爵士说:

“我觉得这一次我可能要睡得久一些了...”

Saber死后去了Avalon,而不是像其他英灵一样回到英灵殿的轮回。在Realta Nua里,如果玩家完成了所有的三条线路,会开启最后的情节。在最后士郎在[[Avalon中与Saber相遇,表明这个情节是Fate线的true end。

Unlimited Blade Works

AppSaber9.jpg

在UBW线中,Saber是配角。[[Caster抓到[[大河作为人质,并利用她的破戒万法之符(Rule Breaker)偷走了[[士郎与Saber间的契约。起初Saber对[[Caster的折磨还有所反抗,但最后还是屈服了。

在[[Archer杀死了[[Caster和[[葛木宗一郎之后,[[Archer声称他计划了这一切以便杀死[[士郎。这促使凛与Saber形成契约来保护[[士郎受到Archer的袭击。在[[凛救出[[慎二后Saber用Excalibur摧毁了被污染的圣杯。在[[凛的true end里,Saber在圣杯被摧毁后逐渐消失了。

在凛的good end里,Saber在与凛订下契约后活了下来并成为了[[凛的朋友,住在[[士郎的家里。

Heaven's Feel

AppSaber10.jpg

在HF线中,起始的三天与Fate线相同,但是在Saber受到来自Berserker的重伤后[[士郎并没有放在心上。在Saber向他解释了圣杯战争的机理后,开始讨论[[伊利雅和[[爱因兹贝伦的话题。由于[[士郎对[[伊利雅的敌意存在困惑,Saber提议向[[言峰绮礼寻求帮助,尽管她不希望与那个神父扯上关系。这次谈话使她想起了从前的战争中的[[切嗣,以及她讨厌从前的敌对[[Master绮礼的原因。尽管她讨厌绮礼,Saber还是坚信[[绮礼会详尽回答他的任何问题。在去教堂的路上,她提醒[[士郎不要说出同一个Servant可以召唤两次的事情。了解问题后回去的路上,[[士郎发现Saber的担心十分好笑,同时使他希望能够重新订下盟约。

[[士郎与Saber决定在晚上共同巡逻,同时为Saber住在[[卫宫家向[[大河和[[樱编一个理由。在那个晚上他们开始巡逻,而后Saber发现有人已经被[[Servant杀死。随后他们遇到了[[间桐慎二及[[Rider在吸取一个女人的能量。Saber迅速地击败了[[Rider,但是[[间桐脏砚在他们解决[[慎二前出现了。[[士郎最终认同[[脏砚将[[慎二带走,尽管Saber不同意[[士郎接近那个毫无人性的男人。虽然她想要继续战斗,但却去救了那个女人一命,随后将她带到教堂治疗。在讨论解决办法的时候,[[士郎提出了结束战争的策略,随后Saber表示永远不会违背信用。

第二天早上,Saber和[[士郎争论该睡在哪里,以及是否应该在Saber不能维持灵体化的情况下不顾潜在危险继续上学。[[士郎回家后看到了Saber和[[大河,以及关于他们睡眠问题产生的误会的争吵。当天晚上他们继续巡逻,计划调查从[[远坂凛那里得知的在柳洞寺的Master和Servant信息。Saber提议直接攻击,而在到达山上后Saber注意到了被杀死的Assassin还未消失的日本刀。当他们进入寺庙后发现了站在[[葛木宗一郎尸体旁的Caster。在坚信[[Caster杀死了自己的Master后,Saber不顾[[士郎感受到的破戒万法之符(Rule Breaker)的不祥预感冲了上去。随后Caster镇定下来并对抗Saber,却被Saber无效化法术并轻易击杀。他们打算联络[[绮礼来帮助寺庙的住民恢复,并当晚回到了住所。

[[樱的Servant,Rider对士郎使用了暗黑神殿(Breaker Gorgon)来吸取他的能量,导[[致士郎第二天生病了。

Fate/hollow ataraxia

AppSaber11.jpg

在Fate/hollow ataraxia中,Saber继续保护[[士郎,而他们的关系更像是Saber持有主导权。

Avenger是导致无尽循环的主要原因。循环建立在第三次圣杯战争的基础上,因此他利用第五次圣杯战争来重现场景。在第三次圣杯战争中Saber有两种形态,因此他用Saber和Saber Alter当做Saber的模板。在一次循环中她杀死了攻击[[士郎的Archer。

在另一个循环中,当Saber试图对[[巴泽特(Bazett)使用Excalibur时被其逆光剑(Fragarach)杀死。在Fate/hollow ataraxia的最后一个循环中,Saber帮助[[士郎/Avenger击退迷之怪物(实际上是Avenger希望继续循环的残留物)后与其他英灵到达了圣杯。

Fate/unlimited codes

AppSaber12.jpg

Saber在Fate/unlimited codes中有包括Saber Alter和Saber Lily在内的三种不同形态。她的普通形态为经典的孤高的骑士王。这个角色与Fate线士郎故事中的相似,Saber与[[士郎共同商议对策。[[士郎在了解自己成为Saber的Master后解释道自己并不想要圣杯,只是希望能够让无辜的人远离这场战争。Saber认同了他崇高的理想,从此遵从他的意愿。在[[士郎结局中,Saber摧毁了圣杯然后消失了。在[[吉尔伽美什结局中,当[[吉尔伽美什强迫Saber服从于他时Saber被圣杯逐渐侵蚀黑化。

Saber的故事遵从Fate/stay night中Fate线的主要部分。Saber由[[士郎召唤,并向他解释了圣杯战争的原理。[[士郎并没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只是希望阻止其他Master。

Saber对此很困惑,但并不反对他的理想。她简要说明了自己的愿望是选出一个新的国王来代替她,而不关心自己今后的命运。[[士郎不能认同这样的理想是正确的,然而Saber认为只有圣杯才能决定一个理想是否有价值。

AppSaber13.jpg
AppSaber14.jpg

最终Saber遭遇了Berserker和[[伊利雅,他们在了解了Saber的愿望后认为坚守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没有错误,然而她的愿望或许并不合理。伊利雅指责Saber的理想实际上十分自私,正是那个时代她所保护的公正让世界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 就像[[士郎说过很多次的那样,[[伊利雅告诫Saber对过去没有什么可羞耻的,只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活下去就好了。然而Saber打断了她并引起战斗。[[伊利雅对[[士郎有着一个没有理解圣杯战争的Servant感到十分遗憾。Saber在胜利后思索[[伊利雅与士郎所说的,怀疑自己所寻找的是不是真正的公正。不久她遇到了[[吉尔伽美什,他声称只要Saber成为他的王后,便给予Saber圣杯和她想要的奇迹。然而此时她不在渴望圣杯,她的理想也与圣杯无关。拒绝了他的要求后Saber只有选择击败他。她想起了[[士郎拼死告诫自己要好好活下去,他还告诫Saber要摧毁圣杯,因为人们不需要魔术来实现愿望。吉尔伽美什只是以粗浅的想法试图净化她,最终二人交战了。在摧毁圣杯后Saber也不再是一位英灵了。坚信自己起初没有想要如此做的理由 ,她反复思索着自己守护着她的国家,然而她的同胞不再支持她这一事实。在没有圣杯的祝福下Saber渐渐褪色,最终回到了那个山丘。她告诉[[士郎自己十分感激,并且深深地思念着他。尽管她的国家与理想国相差甚远而不能拯救所有人,[[士郎告诉她要为自己的成就感到骄傲。在将这些话语铭记于心后,Saber打算离开山丘,向[[士郎告别并希望他的理想终有一天会实现。

其他场景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是TYPE-MOON的主要吉祥物之一。她采用不同的形态与Fate/Extra中的红Saber一同在各式宣传中出现。

幻想嘉年华(Carnival Phantasm):因为Saber是Fate的女主角,所以在幻想嘉年华中有很大戏份,出现在圣杯战争及其他能与士郎有关的恶搞片段中。部分笑点来自她食量大的特性,同时也有 Saber Alter及狮Saber的特写片段。

Lord El-Melloi II Case Files:Saber在贵族·[[埃尔梅罗二世(Lord El-Melloi II)谈到与[[Gray,以及她的祖先的相似之处时被提及。[[格雷(Gray)是一位与Saber长相十分相似的后裔。她也被提到是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杀死[[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Kayneth El-Melloi Archibald)的人。

Fate/Apocrypha:由于发生了许多小的战斗导致可用的召唤媒介耗尽,因此在第三次圣杯战争及月圣杯战争期间Saber因缺少媒介而无法召唤。

魔法少女[[伊利雅(Fate/kaleid liner PRISMA☆ILLYA):为利用她的能力而使用Saber 职阶卡片。

Fate/Extra (CCC):Saber被Archer和高文(Gawain)提及多次。

非Type-Moon作品:在其他系列中充当各种配角。

能力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职阶由于其各项非凡属性而被称为最杰出的职阶,而Saber也没有辜负期望。

在第五次圣杯战争的大部分时间里,由于[[士郎的糟糕天资及魔术回路堵塞导致无法提供魔力,Saber被召唤出后十分乏力。她获得达到生前的能力,因此这种状态下不能认为她具有Servant中的最强能力。在[[切嗣阵营下Saber更加强大,然而由于切嗣不能提供充足的魔力及受Master的行为准则影响幸运值降低。在她与[[凛签订契约后恢复了原本的能力,并未受到Master影响。在虚弱时她勉强能与Berserker对抗,但是[[士郎认为自己用全力也不能与她对抗。在Caster阵营下Saber同样被加强,但由于令咒而丧失能力,所以不能体现出来。

与其他能够胜任多种职阶的英灵不同,她坚称自己只适合Saber职阶。当[[莫德雷德在没有知晓特性的情况下被告知[[Lancer和[[Rider是十分优秀的英灵时,考虑过她作为这些职阶被召唤的可能性。她有取得Caster职阶的能力,但是“魔术不是王的手段”,并且她缺少认真学习魔术的耐心。如果她在西欧被召集,她会像其他欧洲英灵一样得到总体的增强,而且在英格兰被召唤的话能力会有很大提升。

战斗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她对剑术极其精通。即便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自称是无与伦比的剑术专家的[[大河奇袭,她仍能在不动的状态下解除[[大河的武装。她教授士郎的剑术仅注重于实战经验,因为她没有教授他人的天资。虽然身为剑士,但她大量的魔力才是真正强大的地方。她相信Servant的近身格斗中自己无人能敌,并且确认自己能够在任何不利条件下从战场上设计撤退路线。

她的第一个宝具通常是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能够隐藏自己的身份及主武器Excalibur,同样利用不可见的剑迷惑对手。她也能够释放大量的空气而将其他物体覆盖在上。在必要时会解放Excalibur,使她发出能够夷平一切的巨大光束。她生前丢失了Avalon,然而实物仍然存在于现世。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避免被她知晓,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的Fate线被归还,赋予了她更多的能力使她能够防御战斗中的任何攻击。在过去她还丢失了Caliburn,当她不能继续使用它时利用了[[士郎的保护来击杀Berserker。

Saber利用魔术装甲武装自己,这可以称为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因此它能够在战斗时武装而在平时解除。这套厚重坚硬的银白色及天蓝色铠甲包括手套,护胫套,护胸甲以及像是裙子的腿甲,作为由魔力生成的坚固防御压制他人。她需要手动脱掉铠甲,而在她无意识时铠甲并不消失,因此凛能够像普通铠甲那样从她身上脱下。通常她穿着便装,在她战斗时的铠甲下是一件蓝色女式裙。由于由自己的魔力制造,这套铠甲在断绝魔力的能力面前十分无力,比如破魔的红蔷薇(Gae Dearg)。

这套铠甲无论如何损毁破裂都不能被完全摧毁,因为她能够立即用自己的能力修复它。形成,维持及修复这套铠甲花费巨大,因此她可能放弃治疗身体而去修复铠甲。

修复铠甲与治愈身体等价,因此她尽量避免去消耗力量。在战斗中这样做等于寻死,然而这样带给她的增益仍比失去她而产生不利要好。她能够通过切断魔力供给而轻易解除武装,使其变成金属粉尘消失。她能够通过意志力操纵铠甲从而使它附在其他物体上,比如Yamaha V-Max。

她有着能够自动治愈身体的治愈魔术,因此有着强力的治愈能力。这会消耗她自身的能量来治疗伤口,因此她尽可能地从Master处获取补给。[[Berserker造成的第一个伤口在一小时就愈合了,然而受诅咒影响,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造成的伤口在[[Lancer死亡之前只治愈了外表层面。[[Avalon的本身治疗能力极大提高了她的治疗能力,能让她在不消耗自身魔力的情况下治疗自己。这个治疗并非无限,因此在受到Ea的反击后恢复了几分钟。

她有着稀有的高级别领导力,而她的等级反映了在她的时代作为王的领导能力。她的影响力还不足以在全球范围内称王,因此等级为B,足以统治一个国家的领导力。在她是大不列颠岛的守护者时,即使是她的领导力也不足以阻止她的王国走向破灭。统领军队作为一项基本能力,使她在团战中能够提升自己军队的能力。Saber能够轻易适应与他人并肩作战,即使她和Lancer曾经对决过,她仍能忘记Lancer的秘密武器而与他共同作战。他们间无需解释便能理解对方,允许Lancer了解她的能力及战术以完成需要二人完全同步的临时计划。她在索敌方面完全算不上Servant,反而在外游荡时容易被敌人发现。作为一个超乎常理的Servant,她能够在大楼表面直接行走。她不能在天上飞,但是能够通过大楼蓄力而获得冲力。这与自由落体没有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在失去速度前她是在上升而不是直线下落。起跳后,在到达目标屋顶前她不能停下。如果在上升过程中遭到任何袭击,她会落向地面。这样的战斗对她而言十分生疏,因为作为在地上飞驰的骑士要在空中战斗。缺乏经验导致本应在近距离战斗中有着压倒性优势的她与[[Rider打成了平手。由于受到了湖中妖精的祝福,她不会被水限制行动。祝福的效果使她能够在水面上全速行走。尽管溅出水花,她仍然觉得是在坚硬的地面上行走。令咒能够暂时增强Servant,填满Saber庞大的回路,能够让她重新像传说时代那样统治战场。违抗令咒会降低Servant的能力,而遵从令咒会使双方增强效力,允许他们控制Servant的行动,并能够超乎常理地支援及增强Servant。这能使空间移动这种接近魔法等级的魔术成为可能,并允许Saber执行物理上不可能的事情。士郎用令咒让她飞行,并能让她直接飞向4千米外Archer所在的房顶。这与在垂直的大楼上起跳是同一原理,但要耗费更多的能量。将令咒的所有能量用在一个行动上能够增加她跳的距离,能够迅速地到达目的地。她能够匹敌赤原猎犬(Hrunting)的速度,能够在箭射到[[士郎的同时杀死Archer。她从圣杯中获取现代知识,而其他英灵的信息从英灵座中获得。她能够认出类似[[库丘林的英雄,但并不知晓[[吉尔斯·德·莱斯(Gilles de Rais)或[[圣女贞德(Joan of Arc)的传说。

魔术回路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如名字“Pendragon”所示,Saber龙的能力与生俱来,因为尤瑟(Uther)命令梅林(Merlin)授予他的继承者龙之因子。她继承了红龙的血脉及在人体中幻想的强力魔术,给予了她胜过任何普通人类及魔术师的独一无二的心脏和魔术回路。Saber的回路被称作魔力炉心(Magic Core),与普通魔术师的回路有本质区别。一个魔术师的身体可以理解为能够创造魔力的机器,而她被当成是创造魔力的工厂。庞大魔力的来源并不是从她体内产生,而是像龙之吐息一样作为巨大的力量核心而生成。这样就允许她在用光能量后没有“启动钥匙”仍能获得额外能量。由于存在龙的特性,难以应对类似齐格弗里德(Siegfried)那样与屠龙有关的人,以及有灭龙属性的武器,比如无悔的湖光(Arondight)。

错误地召唤方式导致她与Master间的连线中断,因此她不能从士郎那里获取能量。召唤时她的能量被限制在大约1250个单位左右,这意味着很糟糕的状态。由于毫无精神连结,她从士郎处得不到任何帮助,仅仅在召唤的第一天便用出了大量的魔力。

在随后的所有战斗中她需要限制自己能量的使用,假设可以承受十个单位的能量消耗,然而这仍然对Excalibur的使用存在限制。

她不得不尽量抑制魔力使用以防止自己消失。她可以通过定期进食,充足睡眠及解除武装来减少魔力使用,但是不能在精神层面上像其他Servant一样减轻Master的负担。她每天能够产生八个单位的能量,而一天中无所事事的情况下会消耗六个单位,因此她能够余下两个单位能量用于接下来的战斗。然而这个数量是微不足道的,因为第一次与Lancer和Berserker的战斗中消耗了250个单位能量用于保护自己及修复铠甲。让她获得能量的一个可行方法便是使用令咒来让她吸取人类的灵魂,或者采用其他方法也要强于通过不顺畅的精神连接供给能量。

在这种情况下使用一次Excalibur就会使她更加虚弱。她会失去知觉,并且为阻止自己的消失而时常疼痛。这种状态下当她清醒时可以勉强奔跑,体力上等同于虚弱的[[士郎。Saber与[[士郎通过身体层面上的性交来补充魔力是可行的,因为魔术师的精液等同于大量能量。在Realta Nua中,他们反而使用了Saber炉心内余下的大量未使用能量。没有足够的能量来启动它是毫无意义的,因此需要“火把”来点燃炉心。无论火把有多渺小,只要发出能量的路径被连接便可以被激活。[[士郎使用了自己的部分回路来触发Saber的回路。

[[士郎在无意识的精神形态下来到了理想乡并遇到了以Saber无意识形态出现的一条龙,[[士郎称之为“一个适合最棒的Servant的荒谬‘本性’。”这条龙攻击了士郎来获得必要的激活能量。而一旦炉心被再度激活,它便会发出如同彩虹般的炫目色彩,并燃起金黄色的火焰。两种效果都足够防止她消失并允许她继续战斗,但不允许使用Excalibur。尝试使用Excalibur会降低它的功效,并且在使用完后她会立即消失。后来她获得了足够使用Excalibur而不会消失的能量,并且Avalon的支持下,在一场战斗中使用四次她才会完全消失。

对魔力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从龙血中获得的巨大魔力给予了她Servant中最高的对魔力,而且在成为Servant后能力会提升。能够无效化包括魔法阵及瞬间契约魔术在内的任何A等级以下魔术,无论是来自高等级的现代魔术师还是诸神时代的魔术。她自称神代的神秘要强于自己,比如魔法(True Magic)和神级的幻想种都能够压制它。与“屠龙法术”对抗时可能无法发挥最大实力。无论是士郎还是凛作为Master,对魔力仍保持在A等级而足够使用,与他们力量和特性的不同无关。然而在樱作为Master时由于黑化造成的影响使其降到了B等级,成为了只能无效化三节以下魔术的等级。然而还是能抵御大魔术及仪式魔术,仅有极小几率对她造成伤害。

她极强的对魔力能够使她抵抗一次针对她的令咒,这足以撼动Servant体系的基石,虽然只是微乎其微。由于抵抗切嗣令咒而产生了身体上的疼痛,但是她能够用尽全力来抵抗。在Caster的命令下她没有自由意志,并且能力降低到只要没有遵从命令Caster便可用魔术折磨她。Caster相信在一天之内便能侵入她的思想,使她强制服从。她不能立即处理两个令咒的使用,因此在双重令咒命令下会破坏并摧毁Saber的反抗,使她强制遵守第二个令咒。

她不能被魔术直接伤害,因此她会毫无顾忌地冲锋,并且在挥砍后迅速做出判断。这在面对Caster职阶时使她处于压倒性优势,意味着想要从他们正面获胜是十分困难的。这在对抗Caster的螺湮城教本(Prelati's Spellbook)时并不奏效,因为对魔力仅在有人对她使用魔术时生效。与魔术产生的威胁不同,生物是实体化的。她能够在凛的宝石魔术下冲锋,足以在没有对魔力的情况下立即击伤并杀死Servant,因为在接触到她后他们会立即消失。即使是Caster诸神时代的魔术对能力低下时的Saber仍然无效。在“Missing Ariadine”中,因为自身不受影响导致[[士郎被Caster的强制转移抓住后,保护士郎时对魔力成为了障碍。她减弱了自身的对魔力来让士郎能够增强她自己。

魔力放出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的所有战斗方式及力量都建立在她魔力放出(Prana Burst)能力的基础上。通过向武器及身体中灌输和积累能量来立即释放能量,使自己能力得到极度增强。在近距离战斗中可以通过这种叫做能量冲击的方式提升她的行动力并利用魔力放出进行大规模的身体增强,只有这样才能与她巨大的能量相匹配。她的能量等级足以令一根木棍变成强力武器,然而没有强大的神之祝福力量的话难以抵抗魔术攻击,第一击后就会被摧毁。她的可用能量会增强她的能力,因此能够获得六倍的能力和速度加成,并且利用她的盔甲将能量消耗转换为魔力放出。她用这些能量来进攻,防守,及移动。她的身体天生便很虚弱,甚至比士郎和凛更加弱小,因此她本不应该使用这些能力。正是这个秘密使她能够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战意十足地挥舞着剑,用巨大的能量来增强自己的能力,并且以一个弱小女子的身体正面迎战怪物般的敌人,比如Berserker。她的每个强而有力的一击都包含着可见的巨大能量。如果把Lancer的攻击比作精确的狙击步枪,那么她可被认为是强力的霰弹枪。

击打敌人的武器能够造成能量渗入,并在击打处发出强光。 她能将其聚集在自身周围并突出重围,撕裂敌人并立即驱散他们。在被Gae Buidhe击伤后单手使用Excalibur时她会用魔力放出来补偿力量的不足,但是这会消耗更多的能量并且无法达到双手使用时的效果。当她在训练士郎时能够轻易地调整力量来配合士郎的剑法程度,并且在他提高时她也能提升自身能量强度。

直感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凭借着极强的本能身经百战,在战斗中被称作有着“极强个人行动能力”。这种极强的第六感与能够通过后天努力获得的有本质区别,比如心眼(真)(Eye of the Mind (True))。由于被Saber职阶的特性所增强,这个能力基本上属于通过直感预测未来的范畴。她能够预测轨道来躲过火器的攻击,并且因为能够听到切割空气的声音,可以说她对所有的抛射武器都有着防护作用。她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忽视对视觉和听觉的阻碍。然而她不能完全跟上葛木的蛇形进攻,仅仅凭借着直感躲避进攻,因为奇袭对她无效。即使缺少良好的逻辑及证据,直感可被当成一种指示,比如让她知道惹怒[[Berserker没有好下场。这能让她知道一个敌人的潜在可能性,比如从身为魔术师的[[Caster处感受到威胁,或是仅从Berserker的杀人意图而感受到他的存在。

她的直觉预警被[[Caster在自己脆弱的触手怪物被杀后反常的自信触发,并且能够准确判定来自Berserker的F-15的威胁度。尽管认为[[Assassin没有危害性,她的直感告诉自己他有着无需宝具便能造成致命一击的方法,而且不要因为他放弃了有利地形放松警惕,因为他的言语警告了她雁返(Tsubame Gaeshi)的杀伤力。直感不仅能够识别类似于Lancer的Gae Bolg的使用技巧,同时还能极大地提升她的能力。她能够通过转身或跳跃来躲避可能的攻击,好像她已经知道将要发生一样。她能够感知某些“神赐的机会”来创造特定条件取得胜利。在第二次对抗雁返时,她能够看到由弯曲的剑产生的盲点。她的直感让她看见了破绽,令她仅凭意识便冲向了[[Assassin,在不知道是否会成功的情况下战胜了对手的技能。

虽然理论上它能够超越在战斗中凭天赋做出的决定,并且这项能力使她从多场战争的磨砺中活了下来,但是这并不是一个绝对可靠的能力。[[Lancer使用宝具让她落入圈套,使她不能预知自己的错误;虽然她通过纯直感躲过了[[葛木的多次进攻,最终她还是被击败了。即使她能够选择最佳方案并照做下去,在与[[吉尔伽美什的对抗中察觉不到一丝胜利,就好像是胜利的可能性极其微小且反败为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骑士精神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在一场光荣的一对一正面对决中Saber的能力能够被最大限度释放。这是一场充满骑士荣耀的战斗,并且也符合她的美学。她并不是讨厌制定策略,而是不喜欢在没有具体依据的情况下虚构策略,因为她作为有才能的军事指挥官有着丰富的经验。她能够细致地调整策略,更好地适应她的行为以便应对瞬息万变的战斗。她天生厌恶懦弱的行为,无论这是否涉及策略。她与沉着冷静,不惜一切达到目的的Master卫宫切嗣十分合不来,因为他的许多策略把她当成了一个工具来使用。

她讨厌时常奔跑及撤退的战斗,而且对手的这种行为只能被认为是对她骑士荣耀的侮辱,只有用尽全力大打出手的人才配得到战斗的胜利。当她坚信Assassin是在侮辱自己时,他解释道双方剑的差异导致自己不能毫无损伤地正面冲突。她崇尚光明正大地抵挡一次突袭,通过形势逆转击杀对方,让对手知道Saber职阶不是有勇无谋的。

由于她的本性,她倾向于遵从骑士礼节而与对手互相报上姓名。尽管这在未来的战斗中会产生潜在的毁灭性后果,她认为自己不能玷污了骑士的信念。不论受到何种折磨她都不会报上自己的真名,但这仅仅因为自己的自尊心要高于胜利的利益。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第二次对抗Lancer时,她在Gae Buidhe在她手上留下的伤痕痊愈后依然复制了它。她通过将大拇指弯向掌心而故意不用左手,因此她战斗时有些迟缓,因为在攻击时手的力量没有完全发挥。她实际上不能握紧剑,因此余下四指只是轻微地包裹住剑来取得控制。她在接受了Lancer毁坏自己的矛的让步后不能满足自尊心,因此试着通过一种真正的骑士精神举动来与其相配。

由于[[Lancer担心他们在这些条件下不能进行一场真正的对决,她告诉他自己在这种状况下使用左手会感到羞耻而放慢她的剑。虽然在这样的状态下面对他可能是致命错误,但她觉得为了让自己用尽全力来击败Lancer,这是最好的策略。在战斗中她的手受伤程度是次要的,而决定Saber能力使她获得胜利的最重要的是她对战斗的热情及十足的斗志。她心中的自尊可以被称为是她最好的武器,因此她宁愿放弃左手来排除内心的顾虑。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最终战斗中,她并不排斥为了得到圣杯而获得[[切嗣的帮助。在那个时候她能够信任那个男人的任何事情,因为这是扭转与[[吉尔伽美什对抗的形势的唯一办法。她努力让自己去实施他的战术策略,无论有多么奇怪。只要能够报复吉尔伽美什怎样都好,不论是使用令咒来屏蔽痛感还是会击垮身体的全力一击,或是瞬间移动到圣杯一侧来避开不利位置并用Excalibur攻击他。

骑乘能力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有着很高等级的骑乘能力,因为骑士善于在马上作战。战车和普通的马匹能够轻松驾驭,但她不能操控飞马,狮鹫,龙及其他魔兽和神兽等级的幻想种。她不能处理如此高等级的存在因为她不是Rider职阶,并且由于她是人类时代的一个国王,她不能享有“骑乘幻想种的传说”的运气。她能够类似于骑马一样驾驭现代机器,比如摩托车和汽车。骑乘能力是通用的,因为它们被当做是“现代的坐骑”,但不清楚是否适用于飞行器。在[[士郎和[[凛作为Master时等级为B,而[[切嗣作为Master时上升为A。

这项能力能让她完全理解所有骑乘设备的控制方式,不论自己是否了解。即使从没开过车,她也能够在第一次开车时快速做出反应来让她易于操控。即使她不知道纽扣的实际功能,在使用过一次后便能理解它的作用。她有信心通过坐上马鞍,抓住缰绳,之后凭着本能来驾驶客机或其他运载工具。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她没有机会使用骑乘能力,但是如果她能够使用适当的骑乘工具的话战况可能会有变化。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她驾驶过[[爱丽丝菲尔的梅塞德斯-奔驰300 sl双门跑车(Mercedes-Benz 300SL Coupe)及切嗣准备的雅马哈V-Max(Yamaha V-Max)。 虽然她为[[爱丽丝菲尔驾驶梅塞德斯,然而这对其他Servant来说并不适合战斗。四轮的交通工具虽然能够操控,但驾驶者在座位上受到安全带的限制而感到约束。只有真正驾驶过的工具她才能得到自然驾驶的感觉。为了最大化Saber的骑乘能力并加强Servant的能力,两轮交通工具是必需品。如果驾驶者能够成为交通工具的一部分以便控制平衡,使他们感觉自己的身体便是它的一部分的话,驾驶起来会变得容易得多。如果一个Servant的敏捷远高于驾驶工具的最大加速度和最大速度的话,他们能够在有燃料的情况下始终保持他们的速度,因此她能够在漫长的追逐中避免浪费能量。

雅马哈V-Max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切嗣让[[舞弥准备了一款机械性能比汽车更适合游击战的雅马哈V-Max,一辆被比作“钢铁之狮”的强力摩托车。这款摩托已经是现代社会最强力的摩托车了,而且将其原本已经可以使它达到极限运作的V4 1200cc 140马力发动机进一步加强,改造成了V4 1400cc发动机。它的加速系统被极大增强,使其能够达到250马力的输出。V型号马达的构造以及四汽缸的设计使其能够像双气缸一样立即启动,当发动机转动达到极限时能够增加空气的吸入量来进一步提升加速度。

这辆摩托超越了机器的基本规则,“机器是人类的工具”这一限制。这可以被当做是外星人根据先进的现代技术创造出来的,只有在与毫无人性的Rider职阶作比较后才能展示这句话的真实性。它是不能被当做使用双气缸机械的设计品,也是超越了摩托限制的一只“野兽”。由于各处的最大程度加固,它不能仅仅被当做一个两轮设计品。车轮处有着大量扭矩,使得驾驶时在与地面没有大量摩擦的情况下持续滚动。在刹车时前轮会跃起,产生足够的力量使驾驶者立即脱离。这辆摩托最大的秘密及最强力的王牌在于握把的一个按钮。它能触发处于发动机内部的一个阀门来切换成自动模式并填满氧化物燃料。这些含氮氧化物在300摄氏度的高温下扩散并达到极限来双重大幅增加V-Max的加速度。

Saber作为一个超越人类存在的Servant,能够轻松掌控这些。作为她的“战马”,它的速度使她想起了骑马而不是那辆梅塞德斯。尽管她驾驶着现代科技的创造物,这让她想起了从前的战场以及握着长矛冲向敌军时的骑士精神。她已经能够根据气流的变化轻易躲避路上的障碍物,甚至是闭上眼睛。她脱掉了会阻碍驾驶的铠甲,并且由于身材矮小,她只能以十分危险的驾驶方式来控制这辆被极度加强的摩托车使车速超过300公里。她几乎是平躺在由塑料涡轮泵覆盖的引擎上,被迫忍受着巨大引擎的强力振动,像一个小孩拼命抓住一只野兽的后背一样紧握着转向器。

凭借着她引以为傲的战斗技能以及魔力放出能力,她能够以那种姿态毫无难度地驾驭那匹难以控制的战马。她将加速度视为那辆摩托的马力,并通过魔力放出产生的巨大能量来控制而不是破坏它。即使它被改装以达到极限加速度,在高速且短小笔直的路线上的敏捷度不如改装车。她优秀的技能使她打破了“交通工具不能高速转弯”这一传统物理规律,让她能够打开节流阀使所有多余的扭矩倾泻到后轮。强大的加速度可能导致交通工具侧翻,因为在前轮开始漂移的时候,她爆发性的力量使其强行倾斜来完成转弯。比起技能,这更像是用更强劲的力量来强制操控交通工具的方向。

尽管这个装置十分先进,它在Saber的驾驶下不能维持很久。在她极快的速度下这辆摩托能够轻易达到6000转每分钟,并且达到超过3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不论她使用多少能量,它的材料成分及构造所能产生的力量还是受到初始设计的限制。起初这个机器能够完全证明自己的所有能力,甚至能与神威车轮(Gordius Wheel)相媲美。之后它的发动机和加速系统便显露出毁坏的迹象。这种如同宝具般超越常态的能力需要她的铠甲及风王结界共同作用来增强并减少它的负担。这种模式被称作Saber Motored Cuirassier。通过强大的意志力,她能够将自己的铠甲与车子融合在一起。类似于在战场上用铠甲保护心爱的战马,她将摩托车变成了一只适合它强大马力,有着硬质结构的“魔兽”。由于包裹着柔韧且牢固的银色铠甲,整辆车子的性能被增强,而且她不断释放能量来加强,覆盖并保护它的重要部分来确保最大速度。将其真正变成她自己的一部分也能增强她骑乘的一致性。高速产生的空气摩擦力类似于水的压力,因此她以箭头的形式在身体周围释放风王结界来完全覆盖车子的主体。她能够压缩气动保护伞来将空气阻力降为零,使其从空气阻力中解放出来。这使它能够轻易达到400公里每小时,而且由于释放魔力产生的压力,即使是在转弯时打开全部节流阀,后轮仍能牢固地压在地面上。在这种速度下她仍能够完全操控,因此能够在仅有一个轮的情况下轻松地在众多障碍物间穿梭。

契约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英灵是从时间轴中移除并被放入英灵座的人,但Saber可被认为是仍然活着的。英雄亚瑟王准确来说不能算作一位英灵,因此她不能完全称作Servant。在剑栏之战后的将死之际她与世界订下契约,在死后成为一名守护者(Counter Guardian),一位服务于世界的英灵。通常那些需要超乎常人的力量来成为英雄的人在生前就会订下契约,然而她的愿望在将死之际才到来,因为亚瑟王不需要帮助便能成为一位英雄。

由于她生前不能获得圣杯,因此她不能忍受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想要实现愿望却没有圣杯。她已经不能再继续寻找下去了,因此她请求世界允许她在仍活着的时候获得圣杯。亚瑟王在得到圣杯之前不会死去,这也意味着亚瑟王不能死。遵从时间线的话她应该死掉,然而这违背了契约,在她死亡的那一刻时间为她停止,因此可以说是她停止了时间而不是时间本身停止了。而时间的流逝与她的停止无关,因此时间毫无疑问地流向现在。

不是真正英灵的她仍可被作为英灵召唤,因为只要她继续寻找圣杯,终有一天会成为一位完全的英灵。得到圣杯及履行契约的结局早已决定,因此她有极大几率去赢得圣杯。这也使她能够被召唤到任何时代,甚至是在当前的时代或成为英灵前的时期,因为她成为英灵的条件已经确定。即使她已经履行或取消了契约,在Unlimited Blade Works的good ending里她能够待在世界上一段时间。

除非有圣杯这种东西的存在,如果她没有寻求圣杯的话就不能召唤她,因此她的存在便是圣杯存在的证明。所有时代都能去尝试获得圣杯,因此她只要挑战每一个,终有一天会得到圣杯。只要她想的话,可以作为一名Servant持续寻找冬木市的圣杯或是在其他任何战场上寻找圣杯。由于仍然存在于时间轴之上,她不能一次参加两场圣杯战争,而且不能重新尝试已经失败的机会。不论尝试多少次她都无法得到圣杯,因为她不能改变已经实现的结果。

作为Servant召唤出来的英灵都是英灵殿“真身”的复制品,但她还没有到达这种级别。她以被称作是“濒死”的形式召唤出来。这使她的形态在Servant中独一无二,因为她是从时间轴内召唤出来而不是时间观念以外复制的。她在她死掉的那一刻之前或之后的时间穿梭,并在得到或未获得圣杯后回到那一刻。如果她坚持要求,她的时间会再一次继续,而她会像历史所记录的那样死去。如果她失败了,她的所有记忆会回到她体内,而她能选择继续寻找圣杯或是找到理由解除契约。

起初她认为由于[[士郎缺少作为魔术师的经验导致自己无法灵体化,但最终发现这与她自身有关。由于没有真正死去,她被当做是生命体而不是不同形态的Servant。这也使她能够持有她寻找圣杯的所有记忆,不像其他英灵那样不允许记忆中存在任何矛盾。根据学到的新知识,本体所学到的将在任务完成后消失。除了Archer作为守护者用自己的行动“读取”外界记录的能力外,参加过两次不同圣杯战争的Servant通常不会有任何记忆,而Saber完全记得第四次圣杯战争所发生的事情。

如果她的愿望达成了,在亚瑟王的位置会有另一个王被选出。即使她已不再是王,她仍需表现得像英雄亚瑟王而不是守护者,即使她并没有传说。出于自我意识而摧毁圣杯意味着破坏契约和作为Servant而召唤出来的能力。Fate线中,在放弃获得圣杯并终结与世界的契约后她到达了Avalon,而不是像其他英灵一样回到英灵座。当时的她仍被英格兰人当作是“过去和将来的王”。Unlimited Blade Works线中她也以自己的意志摧毁了圣杯,然而契约只是完成了一半而不是完全毁坏,因为那是一个伪圣杯而且自己还在摇摆不定。由于她重新考虑了人生并找到了自己的路,使她能够凭借自己成为英灵。

发展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创作与设想

奈须蘑菇原版的Fate故事中,Saber与[[士郎的性别与现在是相反的。[[武内崇说服[[奈须改变了Saber的性别,但是核心主题没有改变,讲述的是有关传说的英雄及“男孩遇见女孩”的故事。

反响

虚渊玄认为Saber与士郎的关系与现实男女间的关系不同,而是一个男孩变成女孩的复杂关系。他进一步解释道这不是男女间由本能构建的联系,而是两个人从内心需要彼此的浪漫逻辑。他认为Fate线能够从古希腊人爱的角度讲述成一个故事。她经常接近官方人气投票榜首,TYPE-MOON社十周年调查中她在女性角色中排名第一。

你喜欢Saber哪一点?
请在下面投票。当你投票后,结果将会显示。
自2016年10月24日 (一) 16:55创建以来共有200 人投票。
poll-id 87C391D6062D0654BEC3FCF59FB4EABA

阿尔托莉雅是Fate/Zero的主角和Fate/Stay Night的三大女主角之一。她是卫宫切嗣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卫宫士郎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以剑士(Saber)召唤出来的从者(Servant)。

身份

(该部分由小黑翻译)

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Arturia Pendragon,亦有其他译名如Artoria Pendragon和Altria Pendragon),即不列颠传说中的亚瑟王。历史上被认为是男性。她是缔造英国传奇的英雄,被称为骑士王。因为在违反骑士之道的情况下使用了石中剑导致石中剑被折断,幸而湖中女妖赐予王者之剑(excalibur),才得以恢复以往的神勇。

亚瑟王是一位众所周知的骑士之王。但是她的身份在历史上一直存在争议。有人认为亚瑟王只是神话,是凯尔特神话中神灵的人格化;但是,据民众所知,这些神是被欧洲大陆的塞尔特人所崇拜,而非大不列颠人。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她是真实存在的,是生活在公元5世纪末至六世纪初,抵抗盎格鲁撒克逊侵略者的罗马-不列颠领袖。两个独立的传说融合在一起,成为了目前广为流传的亚瑟王的传说。

童年

(该部分由小黑翻译)

阿尔托莉雅出生于一个罗马帝国即将灭亡的、战火纷飞的年代。尽管它被认为是坚不可摧的,但它覆灭在蛮族之手也只在朝夕。在对野蛮人的战争中罗马被剥夺了对不列颠的控制权,不列颠帝国失去了保护,尽管最终独立成一个国家,但在实质上还是一个分裂的政权。这个时候,外有蛮族入侵,内有自灭一般的宗教战争,这段混乱的年代,在后世被称为“黑暗时代”。阿尔托莉雅就是出生在这个时期,本就是尤瑟王的正统的王位继承人。国王相信梅林的预言,渴望他的继任者的诞生,但是女儿的出生不是他想要的。

根据梅林传奇中所说,阿尔托莉雅自从离开了国王的身边,她真正的价值才得以体现。因为梅林能够正确的引导一个孩子,一个缔造者,一个肩负着伟大使命的国王,一个能够保护皇室、解决危机的国王。但现实是阿尔托莉雅是女孩子。王位是不可能让一个女性来继承的,即使她是注定要成为国王的女性。阿尔托莉雅被委托给国王的附庸一位忠诚的骑士。国王陷入了绝望,但是梅林却很高兴,因为性别对于一个国王来说并不重要。他相信女孩必定会成为国王,直到预言被证明成立的那天。

梅林让阿尔托莉雅寄宿在一位忠诚淳朴的老骑士家里。这位老骑士对阿尔托莉雅视如己出。虽然老骑士不相信梅林的预言,但是他从阿尔托莉雅身上感受到国王身上相同的气场。老骑士认为他必须让阿尔托莉雅以一个骑士的身份成长起来。至于其他的事就不是他能考虑的了。老骑士每日训练阿尔托莉雅使他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强。在此期间,阿尔托莉雅和她的兄弟凯,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老骑士的教导,与兄弟姐妹的相处,让她有了骑士道的理念。阿尔托莉雅扮演着凯护卫的角色,陪他接受训练,同时帮凯做随从做的事情比如拉他的马。阿尔托莉雅的剑术远远的比凯的强大,但是在每次的比剑中,她没有一次伤害过凯,她坚信着剑法要用在真正需要的地方。
阿尔托莉雅拔出石中剑
预言的日子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骑士和领主聚集在一起开始挑选国王的仪式。只有最优质的人选才能成为国王,而唯一的选择的方法就是拔出铭刻着黄金铭文的石中剑,拔出石中剑的人就是新的国王。虽然很多骑士尝试拔出石中剑,但是没有一个成功的。只有作为骑士候补才能来尝试拔石中剑,而阿尔托莉雅只是作为学徒没办法参加竞争。可是当阿尔托莉雅接近石头的时候,石中剑做出了选择,毫不犹豫的飞到阿尔托莉雅的手中。

抓住它的瞬间,阿尔托莉雅想起梅林告诉她的话,当她拔出了石中剑,意味着她将不再仅仅是个普通人。但阿尔托莉雅只是简单点头回应这句诅咒。因为她从出生就知道成为一个国王就意味着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知道一个国王杀死的每个人都是为了保护其他的每一个人。每天夜里阿尔托莉雅都会在焦虑和战栗中度过,直到早晨的到来。虽然害怕不是一天就能过去的,但是她终将结束这一天。剑飞出的那一刻只能用自然来形容,还有无限的光芒。在那一瞬间她已经不再是一般人类了。国王的性别不重要,没人会关心国王的外在甚至注意到她只要国王像一个国王。即使有人注意到她是王的女儿,那也不是问题,如果她是一个好的国王。此时开始,一个传奇的国王就此诞生。

Artoria与贝德维尔(右)高文(远右)和兰斯洛特3(左)

王权

(该部分也是由小黑翻译)

个人事迹

阿尔托莉雅在他父亲之后带领着英国成为了封建的王国。她手下聚集了很多的骑士,其中也包括圆桌骑士团。与此同时,她的身体也停止了成长,因为那把神奇的石中剑,所以很多骑士把它当作不祥之物。对于阿尔托莉雅的赞扬,不是尊敬的国王,而是不朽的神。她战斗的行为堪称战斗之神的行为。她总是身先士卒,没有一个敌人能够站在她的面前。她只知道十年中是十二场战役的胜利。她从来没有灰头土脸,也没有后退过。她仅仅是在为“王”的道路上努力完成自己的义务罢了。

由于王储的问题(阿尔托莉雅本是女儿身,但是“亚瑟王”是“男性”,所以无法与王妃通过正常渠道生育),梅林使用魔术(严格意义上讲,在型月体系下他并不是魔法使,只是可以再现很多魔法现象)使她暂时性地获得了男性的生育机能(能够产生精子),而在这期间,她被她的姐姐摩根引诱,并让摩根怀了她的孩子,以类似于克隆的方式生下了人造人(homunculus)——莫德雷德,并且莫德雷德在亚瑟王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生育并被抚养长大。由于是人造人,莫德雷德的生长速度快于常人数倍。莫德雷德被告知必须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在摩根的推荐下,凭借着她自身的努力,她得以加入圆桌骑士团。她对亚瑟王有着几近疯狂的个人崇拜,甚至说当她得知自己其实正是亚瑟王的后代(不论方式如何,但是有血缘关系这个是事实)时,她甚至无法掩饰自己的狂喜。

当莫德雷德向亚瑟王表明身份,并且要求与王子的身份相应的权力与地位时,阿尔托莉雅十分干脆地拒绝了她。甚至拒绝承认莫德雷德与自己的血缘关系。莫德雷德相信,她不被亚瑟王承认的原因,可能是来自亚瑟王对他姐姐摩根的恨,不论莫德雷德付出了相比于旁人多少倍的努力,她都只会被亚瑟王当作为王生涯的污点来看待。然而由于她对亚瑟王的偏执的爱如此强烈,以至于她被拒绝的事实让她对自己的出身感到憎恶。

后来,阿尔托莉雅与桂尼薇尔结婚,然而这段婚姻对阿尔托莉雅来说也只是出于“一个王必须有一个王妃”的义务。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兰斯洛特]]这个人,他即使是在卧虎藏龙的圆桌骑士团中也是出类拔萃,更是亚瑟王和桂尼薇尔的好友,而桂尼薇尔对亚瑟王和兰斯洛特都是怀有爱意的。由于阿尔托莉雅必须要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对于桂尼薇尔来说,这份罪孽只能由她自己默默承担。但是在发觉到兰斯洛特对她的爱之后,桂尼薇尔找到了救赎。兰斯洛特,一个在传说中与亚瑟王齐名的骑士,他忠诚地守护着王和王妃之间的秘密,帮助王将不列颠从灭国的危险中拯救出来,并且在王与王妃的这段不能见光的爱情中给予了足够的支持。

王国

阿尔托莉雅所作所为必须要力求表现的像一个男性的王位继承人,治理那广大的领土,指挥麾下的骑士们,这些都必须以一个男性的身份来实现,尽管有些人渐渐对她的身份起了猜疑,但是确切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人,只有她的父亲(尤瑟 潘德拉贡),梅林,她的姐姐(摩根),还有她的义弟(凯爵士)。她坚决想要把有关她身份的事实彻底地,永远地尘封,终其一生不会使其公诸于世。并且由于她得到了湖之妖精的加护,她的永恒生命使她一直看上去,无论身段还是相貌都像少女一般,尽管人们从不曾对此提出怀疑。那些英勇无畏的骑士们,也对她怀有着无上的尊敬。

在那个年代,在不列颠,无论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不列颠人民,还是骑士大人们都在迫切地寻求着一个强有力的,正确的领导者。而阿尔托莉雅的种种,都符合了整个人民,整个时代的期望,论治国,她公正无私,论征伐,她在阵前身先士卒,一往无前,尽管在战场上,打败敌人的代价经常会牺牲无辜的平民,但是王的选择从来都是正确的,自始至终都不曾有人怀疑。

character
阿尔托莉雅
Saber轮播图.jpg
Saber轮播图1.jpg
Saber轮播图2.jpg

Saber个人信息
日文名 セイバー
中文名 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
精神 亚瑟王
Master 卫宫士郎
性别
身高 154cm
体重 42公斤
国籍 英国
出场作品

FateAll Around Type-Moon

Capsule Servant

Carnival Phantasm

Chibichuki!

Fate/Ace Royal

Fate/Grand Order

Fate/hollow ataraxia

Fate/school life

Fate/stay night

Fate/tiger colosseum

Fate/Unlimited Codes

Fate/Zero

Koha-Ace

你喜欢Saber哪一点?
请在下面投票。当你投票后,结果将会显示。
自2016年10月24日 (一) 16:55创建以来共有200 人投票。
poll-id 87C391D6062D0654BEC3FCF59FB4EABA

最新更改
2015/6/18
添加藤村大河柳洞一成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7
添加索非亚莉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6
添加迪卢木多·奥迪那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5
添加阿其波卢德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2
添加吉尔斯·德·莱斯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点击查看完整历程>

在没有任何残存实力的情况下,阿尔托莉雅总是能突然召集一支骑兵部队,带领他们横扫战场,攻城掠地,而一旦当她亲自加入战场,敌军就绝无胜算,但是,代价却是有很多平民要为她的战争牺牲:压榨一整座村庄,来获得打赢一场战争的军备已习以为常,从这个角度讲,她杀的人要远比麾下的骑士们多得多。

她总是告诫自己,王不能被当作普通的人类看待,如果怀着人类的感情,她也无法保护她的臣民。为王的生涯中,眼中从未流露出悲伤的神色。在处理国家大事时,她每个问题都不会放过。她规划着她的国家走上正轨,惩治臣民时也不带丝毫错误。由于她这种绝对的冷酷,她的胜利,她的治理,她的惩处,让一些骑士们畏惧。直到某位骑士,最终确定了 “亚瑟王不懂人类的心”。

或许每个人都是这么想只不过没说出来罢了,他们的王越是完美,他们越是对这位统治者的“完美”产生了疑问。“一个没有感情的王是不能领到她的人民的”,在这种思想的驱使下,一些有名气的骑士领主们离开了卡莫洛城。然而让人意外的是,亚瑟王轻易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她把这件事当成了普通的公务来对待,尽管如此,她依旧公平、公正地对待每一个骑士。在一开始,她就舍弃了人的情感,尽管她被疏远,被孤立,被畏惧,甚至被背叛。在某人看来,这其间没有对错,甚至本就微不足道。

她为她的国家最后一次远征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爆发,最终这场在巴顿山打响的战斗依旧以她的胜利告终,蛮族由于她取得的压倒性的胜利,不得已签下合约;而她的国家也由此获得了短暂的和平时间,她的国家终于实现了她梦寐以求的和平。

陨落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兰斯洛特(Lancelot)与格尼维尔(Guinevere)间的关系最终还是因为卡米洛特(Camelot)仇视者的计划而曝光,导致他们成为对立关系。阿尔托莉雅(Artoria)并没有将这一罪孽深重的行为视为一种背叛,反而认为格尼维尔的背叛是为了隐匿她的性别。然而她为了巩固王的地位,决定处决格尼维尔。兰斯洛特]]不能对她的将死视而不见,从而带来了一场无法分清孰是孰非的悲剧。 当她在防守边境的一场入侵的时候,圣剑Excalibur的剑鞘被盗;当她退回国境内时,她发现不列颠已因国内动乱而变得四分五裂。尽管她拼尽全力去平息动乱,还是与叛变的骑士莫德雷德(Mordred)在后世称为剑栏之战(the Battle of Camlann)的战役中受了致命伤。她将死的躯体被贝德威尔(Sir Bedivere)护送到了一个圣岛。阿尔托莉雅命令悲伤的贝德威尔将圣剑Excalibur归还给薇薇安(Vivian);在贝德威尔不在的时候,她思索了个人的败北,悔恨她作为王的一生。将死之际,她与世界定下契约,成为英灵并被准许一次寻找圣杯来拯救她的国家的机会。

外貌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在她的青少年时期是有着苗条的身材和柔软白皙皮肤的年轻女性。她有着金色秀发,“就像撒上了金粉一样”。她的脸庞展现着几分天真和典雅。她比远坂凛|凛]]更加强健,导致远坂凛|凛]]认为她没有吸引力,然而士郎却认为她很有女人味。Saber通常穿着旧式风格的闪闪发光的铠甲,下面是老式的蓝色布料服。实际上她比外表所看到的年龄要大,因为从她拔出石中剑到临死前都没有发育。卫宫士郎把她视作比自己年轻,而且她的身体年龄或许真的比卫宫士郎|士郎]]小一岁。虽然她的大部分人生都被当做一个男人,卫宫士郎远坂凛看到她时就认为她是个美人。尽管她的铠甲未经加工且缺乏美感,卫宫士郎|士郎]]把Saber描述成美丽到让铠甲的叮当响变成了铃铛的旋律。 因为无法灵体化,她需要在公共场合穿上现代的衣服。即使她可以在非战争时期穿自己的衣服,但她仍然需要现代服饰来避免招来目光。有着实体化铠甲的能力,因此能够随时准备战斗及变回日常状态,并不需要破坏衣服。在第四次圣杯战争期间,爱丽丝菲尔(Irisviel)曾要通过Saber的外表来打扮她,使她看起来像一个男人。在第五次圣杯战争时,远坂凛为Saber准备了言峰绮礼曾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的衬衣和裙子。

Saber Alter:黑Saber。 Zero Saber:在外表及性格上与普通的Saber有所区别。第四次圣杯战争中Saber的穿着与其他的有所不同。比起需求,爱丽丝菲尔(Irisviel)打扮Saber更是因为个人喜好。她将Saber的身材记录下来交给法兰克福机场的一家裁缝店,并为她准备了深蓝色衬衫和法国本土的西服。Saber喜欢这种能让她行动自由的衣服,而且因为她在她的时代身为国王,所以打扮成男人并无问题。然而将身高在155cm一下的一个年轻女性打扮成这样会很怪异,这或许是对Saber的不尊重。这种想法缺少将一个漂亮女人装扮成男人的“性反常美”,但是这更适合Saber冷酷无情,没有女人肤色的面容。她的这种变装给人一种美丽年轻男人的感觉,而且与她瘦小的身材相衬,Saber迷人的浅色肤色会被人认为是有女人味的年轻男人。

Saber Lily:作为Saber的替代人物在Fate/unlimited codes中出现,是武内崇设计的“突出女性化”的另一个版本的骑士王。与黑化的Saber相比,携带Caliburn而不是Excalibur的她被称为纯洁优雅的“骑士姬”。她的设计灵感来自于Caster在Unlimited Blade Works中将Saber抓获后的打扮。这个设计充满了Saber所缺少的女性特质,同时名字中的“Lily”来自于她如百合花的花瓣般的裙子。Saber Lily在unlimited codes和其他作品中并没有背景信息,但是奈须蘑菇和虚渊玄在一次讨论中开玩笑说她作为一名Saber却被Caster驯服。

Master Artoria:Saber的Master版本。

Heroine X:Saber在五月小巷(Back Alley Satsuki)中的“隐藏”身份。

King Saber:作为国王而穿着披风,带着王冠的Saber。这在扭蛋从者(Capsule Servant)中作为可选人物出现。

Galactica Saber:扭蛋从者中Saber的替代版本。

由于不同版本的Saber特性相似,她们经常被叫做蓝Saber,Saber Alter叫黑Saber,Saber Lily叫白Saber,其他类似的包括红Saber,Saber,及狮子Saber来区分。亚瑟王的模型是由包括罗马将军阿托利斯(Artorius)在内的两个人结合而成的,因此红Saber,即尼禄(Nero Germanicus),与亚瑟王还是存在一定联系的。圣女贞德(Joan of Arc)也被认为与Saber相似,而莫德雷德(Mordred)是为了凸显她的外貌而存在的。

性格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PerSaber1.jpg

Saber是一位说话坚决,意志坚强的年轻女人。她勇敢,果断,决心赢得圣杯战争。她坚持认为她应该首先被当做一名骑士,而不是注意她的性别。她坚持自己的原则,尽管其他策略更加可行,在她看来都是卑劣的。这导致了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与切嗣在战略上的冲突。虽然获得圣杯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即使是在劣势中,违背骑士精神的事情她决不妥协。

她不喜欢被人当做女人,甚至是人类来对待,因为她是一位可以作为Servant的骑士。她最先想到的始终是自己仅仅是一个Servant,是Master的工具,因此在士郎无意间看见她的裸体时并不反对。在他们的关系发展后,她渐渐意识到了自己,最终在相同的情境发生时变得慌张了起来。她不愿意流露出自己的感情,因为她经常抑制感情,并把自己是王放在第一位。尽管她试图隐藏它们,她的不安表现的愈发明显,后来变开始轻易地对别人敞开心扉,尤其是对士郎。

Saber忠诚,独立,并且缄默寡言。她表现的很冷淡,但实际上是在抑制自己的情感以便实现理想。她被士郎的“保护”思想所困扰,并认为他古怪且鲁莽的行为会妨碍到她赢得圣杯战争。

尽管她一度认为自己与龙有关,在她人生某段时间照看了一只狮子后变开始喜欢狮子了。她坚称自己不是“喜欢”他们,而是喜欢自己与他共同度过的那段愉快的经历。他精力充沛,经常抓咬,但她仍然希望能与他始终呆在一起。从那时起她便对他们抱有感情,即使抱着狮子布娃娃也会回忆起与他们的愉快经历。士郎看见了在她还是个女孩时抚摸狮子脸颊的记忆。她有着极大的食量,能在一分钟内吃完一份大碗的米饭。尽管她可以吃下几乎任何东西,士郎的饮食教育唤醒了她的美食精神。

她基本上不欣赏现代食物,因为她作为一个Servant并不需要进食,并且她认为所有食物都与鱼和烤土豆类似。在她的时代她对食物有着不好的经历,因为被限制进食大份的土豆,醋,面包,酒,有时甚至只允许食用蔬菜。

她在自己的时代对食物并不太在意,允许厨师们做自己想做的菜。她认为这是粗俗的,尽管自己并不反感。在她与士郎的烹饪比较后对自己之前的看法不寒而栗。之前她一直认为这些食物是公认好吃的,所以一定迎合骑士们的口味,其实碍于颜面他们很难说出真相。高文(Gawain)是一个例外,他很喜欢这些食物,并不在意别人的想法。

她喜欢公正直接的,符合骑士精神的对抗,因此在得到圣杯的方法和意识上与切嗣存在异议。因此,Saber反而与代理Master爱丽丝菲尔(Irisviel)达成共识。Saber享受与爱丽丝菲尔共度的时光,而爱丽丝菲尔也尊重作为骑士王的她,把她当做同伴,不像切嗣那样把她完全当成一个工具。当爱丽丝菲尔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时Saber带着她四处观光。尽管伊利雅是爱丽丝菲尔的女儿,Saber在Fate/stay night中对待她十分冷酷无情。这是因为Saber从未向爱丽丝菲尔问起有关她女儿的事情,而当在战争中Saber看到伊利雅时从未想过二者是同一个人。Saber相信十年前那个骑在别人背上的小女孩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会像她妈妈那样成熟。她解释道伊利雅从外表来看只是一个与爱丽丝菲尔毫无关系的人造人,因为爱因兹贝伦家的人造人在创造出来之后长相相似。在有了与她互相接触的机会后,Saber起初并不信任伊利雅,但是后来表现得关系融洽,她能够与伊利雅毫无顾忌的一起玩耍。

她喜欢一项与高尔夫相似但更古老的运动,在生前用剑在宽阔的场地上比拼。这项运动被称为“类似于高尔夫但比高尔夫要早的运动”。

在她的时代曾作为一名伪男子,因此从她的人生经历中得出“我懂得如何去取悦一个男人”。

角色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Fate/Zero

Saber为了参加第四次圣杯战争而被卫宫切嗣召唤出来,代表着尤布斯塔库哈依德·冯·爱因兹贝伦(Jubstacheit von Einzbern)和爱因兹贝伦家族参战。切嗣被尤布斯塔库哈依德招募而来,并被授予挖掘自康沃尔(Cornwall)的Avalon来召唤传说中的骑士王。当看到她是一名年轻女性而感到惊奇的同时丝毫没有改变他的计划。他将Saber作为自己妻子的同伴,而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Irisviel von Einzbern)表面上充当Saber的Master,实际上他在用自己的方式行动以获得胜利。Saber并不知道Avalon的事情,而Avalon也在未被Saber知晓的状态下由爱丽丝菲尔保管。

Saber与爱丽丝菲尔从位于北欧的爱因斯贝伦城堡坐飞机共同抵达冬木市,因为Saber独特的状态并不能灵体化。而切嗣单独出发并与他的助手,久宇舞弥相见。通过注意其他Servant的挑战,他们在那一晚遇见了他们的第一个对手。Saber与Lancer的战斗不分伯仲,然而她的左手被必灭的黄蔷薇(Gae Buidhe)击伤,这使她不能用出全力及Excalibur。他们的战斗被Rider打断。Rider声明了自己至高无上的王权,并向他们发出了加入自己的邀请。然而Saber阐明了自己的王位并表示不能向其他君王臣服。接着Archer到来,坚称他的规则高于一切。而后Berserker在与Archer打斗后对Saber产生了兴趣,使局势更加扑朔迷离。在Lancer迫于令咒要与Berserker共同消灭Saber时,Rider阻止了他们,使得她与Lancer的战斗要延期进行。然后所有的Servant都撤退了,并没有继续争斗下去。Saber与爱丽丝菲尔在去冬木市的爱因兹贝伦城堡时遇到了癫狂的Caster,而Caster把Saber当成了有轻微相似之处的圣女贞德(Joan of Arc)。当她试图赶走Caster时并没有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保证要将她的灵魂从神的诅咒中拯救出来。

在切嗣试图杀死Lancer的Master后,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Kayneth Archibald El-Melloi)为了移除Lancer所留下的伤痕,他和Caster准备分别进攻爱因兹贝伦城。Saber当时正在与切嗣和爱丽丝菲尔商量策略,开始厌恶切嗣对于圣杯战争的态度,例如在她已经计划与Lancer对决时去袭击肯尼斯,以及避开Caster等待其他Servant去消灭他。随后Caster出现,屠杀了几名儿童来嘲讽她。

Saber随后很快在战斗中与Caster见面,并且她发现在失去了一只手的情况下不能击败他的宝具螺湮城教本(Prelati's Spellbook)。在她击杀了部分怪物后就坚持不住了。最终她遇见了Lancer,肯尼斯派遣Lancer消灭Saber的同时在对付切嗣。而他基于他们的承诺决定帮助Saber。代替她的“左手”,他们使用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为Lancer创造了一个滑流来给予Caster致命一击将其击退。在Caster逃跑后,Lancer发现肯尼斯在与切嗣交手中失败而处于危险,于是Saber基于他们的骑士精神而让他离开了。

那场战斗过后,Saber不经意间用Avalon向爱丽丝菲尔提供能量,拯救了受到言峰绮礼致命伤的爱丽丝菲尔。当所有事情安置妥当之后,切嗣留下Saber和爱丽丝菲尔在城堡中,独自一人出去了。短暂的宁静再一次被骑着神威车轮(Gordius Wheel)的Rider打破。与打斗相比,Rider更倾向于“不流血的战争”,通过王之间的对话来确定谁更有资格获得圣杯。他们与Rider来城堡的路上遇到的Archer在酒席上争斗,讨论他们的统治方法及王权。

在王的盛宴上,Saber表明她想要圣杯来重写她们国家毁灭的历史。

在圣杯战争的最后一天,Saber遇到了Berserker并与之战斗。当Berserker在Excalibur不可见的情况下抓住它后,Saber意识到Berserker在过去的时代一定知晓她的身份。Saber要求Berserker亮出自己的身份,而Berserker解除了自己的黑雾并亮出了无毁的湖光(Arondight)。Saber在知晓Berserker其实是自己的挚友兰斯洛特(Lancelot)爵士时十分震惊。 在Berserker袭击Saber时Rider的话语让她明白,正是兰斯洛特对她的仇恨使他癫狂。在雁夜耗尽能量后,Berserker停止了他的攻击,Saber利用这个机会刺穿了他。Saber道歉说,她期望得到圣杯来改变包括兰斯洛特部分在内的过去。Berserker在与雁夜的连接中断后恢复了理智,因为无法原谅自己与皇后的恋情而要Saber惩罚自己。在他消失时,Saber想说他是一位忠诚的骑士,然而却无法说出口。在所有服侍过她的人中兰斯洛特认为Saber是最伟大的国王。在Berserker战败后,她下定决心赢得圣杯来拯救她的人民和兰斯洛特。Saber在找到圣杯的同时也遇见了等候已久的吉尔伽美什(Gilgamesh)。他想要曲Saber为妻,这使Saber感到反感。此时圣杯近在咫尺,Saber断然拒绝了。

此时切嗣赶到,Saber向切嗣索要令咒的力量打败吉尔伽美什来得到圣杯。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切嗣用最后两枚令咒命令Saber摧毁圣杯。Excalibur摧毁了圣杯的容器,但是它的内容物喷洒到了地面上,污染了大地并杀死了所有陷入它污泥内的人。随着圣杯不能维持它的形态而消失,Saber被送回了剑栏之战(the battlefield of Camlann),同时她回忆起了兰斯洛特和Rider所说的话。她是第六个,也是最后一个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死亡的Servant。

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重来此生,来摆脱自己王的命运。

Fate/stay night

AppSaber7.jpg
Saber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作为卫宫士郎的Servant召唤出来,此时士郎正在遭到Lancer的第二次追杀,在此之前士郎死后远坂凛用坠子救活了他。圣杯决定召唤Saber,因此在士郎做了关于Excalibur的梦后得到了令咒,这导致了圣杯战争的开始。Avalon与士郎的魔术回路相关联,导致在他潜意识里出现了“剑”的图像。在试图逃离Lancer的追击时,他错误地逃到了有着过去的战争中爱丽丝菲尔刻下的魔法阵的储物间。在士郎体内的Avalon以及魔法阵的作用下召唤仪式完成了。

在Saber快速地完成了与士郎确定契约的礼节后便与Lancer交战。在他用出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之前Saber一直利用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占据上风。尽管受了重伤,她从致命一击中存活下来并弄清了他的身份。随后Lancer遵从Master的指令撤离,而Saber也在用自己的力量治疗从矛之诅咒中受到的重伤。在感知到了更多的敌人后,凛和Archer迅速赶来增援。在此处根据不同选择,游戏分为三条线路。

Fate

AppSaber8.jpg
在Fate线中,Saber是女主角,并对士郎抱有爱意。通过他们之间的联系,二者共享了过去的场景。Saber通过这些了解到士郎是切嗣的养子,并发现在为士郎战斗后她的性格发生了改变。最终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的结尾,她一心想要摧毁圣杯的物质形态。Saber始终认为切嗣是一个冷酷自私,不顾一切的人,并且在他没有事先说明的情况下强迫Saber摧毁圣杯后更加恶化。然而,在意识到那场大火后切嗣救了士郎并传授自己的理想与追求后,Saber对切嗣的态度发生了改变。

士郎说服Saber比起祈求改变自己的人生,更应该接受现在的人生。Saber意识到比起在死亡线上仍能勇敢前行的士郎,自己想要改变命运的想法懦弱至极。她决心接受过去并在士郎的帮助下向前行进,为毁掉圣杯而战斗。她用Excalibur毁掉了圣杯及其内容物。在此之后,Saber向士郎表达了她的爱并互相告别。Saber回到了她的时代,最终接受了过去而不是试图改变它,此后告别了世界。她微笑着对贝德维尔(Bedivere)爵士说:

“我觉得这一次我可能要睡得久一些了...”

Saber死后去了Avalon,而不是像其他英灵一样回到英灵殿的轮回。在Realta Nua里,如果玩家完成了所有的三条线路,会开启最后的情节。在最后士郎在Avalon中与Saber相遇,表明这个情节是Fate线的true end。

Unlimited Blade Works

AppSaber9.jpg
在UBW线中,Saber是配角。Caster抓到大河作为人质,并利用她的破戒万法之符(Rule Breaker)偷走了士郎与Saber间的契约。起初Saber对Caster的折磨还有所反抗,但最后还是屈服了。

在Archer杀死了Caster和葛木宗一郎之后,Archer声称他计划了这一切以便杀死士郎。这促使凛与Saber形成契约来保护士郎受到Archer的袭击。在凛救出慎二后Saber用Excalibur摧毁了被污染的圣杯。在凛的true end里,Saber在圣杯被摧毁后逐渐消失了。

在凛的good end里,Saber在与凛订下契约后活了下来并成为了凛的朋友,住在士郎的家里。

Heaven's Feel

AppSaber10.jpg
在HF线中,起始的三天与Fate线相同,但是在Saber受到来自Berserker的重伤后士郎并没有放在心上。在Saber向他解释了圣杯战争的机理后,开始讨论伊利雅和爱因兹贝伦的话题。由于士郎对伊利雅的敌意存在困惑,Saber提议向言峰绮礼寻求帮助,尽管她不希望与那个神父扯上关系。这次谈话使她想起了从前的战争中的切嗣,以及她讨厌从前的敌对Master绮礼的原因。尽管她讨厌绮礼,Saber还是坚信绮礼会详尽回答他的任何问题。在去教堂的路上,她提醒士郎不要说出同一个Servant可以召唤两次的事情。了解问题后回去的路上,士郎发现Saber的担心十分好笑,同时使他希望能够重新订下盟约。

士郎与Saber决定在晚上共同巡逻,同时为Saber住在卫宫家向大河和编一个理由。在那个晚上他们开始巡逻,而后Saber发现有人已经被Servant杀死。随后他们遇到了间桐慎二及Rider在吸取一个女人的能量。Saber迅速地击败了Rider,但是间桐脏砚在他们解决慎二前出现了。士郎最终认同脏砚将慎二带走,尽管Saber不同意士郎接近那个毫无人性的男人。虽然她想要继续战斗,但却去救了那个女人一命,随后将她带到教堂治疗。在讨论解决办法的时候,士郎提出了结束战争的策略,随后Saber表示永远不会违背信用。

第二天早上,Saber和士郎争论该睡在哪里,以及是否应该在Saber不能维持灵体化的情况下不顾潜在危险继续上学。士郎回家后看到了Saber和大河,以及关于他们睡眠问题产生的误会的争吵。当天晚上他们继续巡逻,计划调查从远坂凛那里得知的在柳洞寺的Master和Servant信息。Saber提议直接攻击,而在到达山上后Saber注意到了被杀死的Assassin还未消失的日本刀。当他们进入寺庙后发现了站在葛木宗一郎尸体旁的Caster。在坚信Caster杀死了自己的Master后,Saber不顾士郎感受到的破戒万法之符(Rule Breaker)的不祥预感冲了上去。随后Caster镇定下来并对抗Saber,却被Saber无效化法术并轻易击杀。他们打算联络绮礼来帮助寺庙的住民恢复,并当晚回到了住所。

的Servant,Rider对士郎使用了暗黑神殿(Breaker Gorgon)来吸取他的能量,导致士郎第二天生病了。

Fate/hollow ataraxia

AppSaber11.jpg
在Fate/hollow ataraxia中,Saber继续保护士郎,而他们的关系更像是Saber持有主导权。

Avenger是导致无尽循环的主要原因。循环建立在第三次圣杯战争的基础上,因此他利用第五次圣杯战争来重现场景。在第三次圣杯战争中Saber有两种形态,因此他用Saber和Saber Alter当做Saber的模板。在一次循环中她杀死了攻击士郎的Archer。

在另一个循环中,当Saber试图对巴泽特(Bazett)使用Excalibur时被其逆光剑(Fragarach)杀死。在Fate/hollow ataraxia的最后一个循环中,Saber帮助士郎/Avenger击退迷之怪物(实际上是Avenger希望继续循环的残留物)后与其他英灵到达了圣杯。

Fate/unlimited codes

AppSaber12.jpg
Saber在Fate/unlimited codes中有包括Saber Alter和Saber Lily在内的三种不同形态。她的普通形态为经典的孤高的骑士王。这个角色与Fate线士郎故事中的相似,Saber与士郎共同商议对策。士郎在了解自己成为Saber的Master后解释道自己并不想要圣杯,只是希望能够让无辜的人远离这场战争。Saber认同了他崇高的理想,从此遵从他的意愿。在士郎结局中,Saber摧毁了圣杯然后消失了。在吉尔伽美什结局中,当吉尔伽美什强迫Saber服从于他时Saber被圣杯逐渐侵蚀黑化。

Saber的故事遵从Fate/stay night中Fate线的主要部分。Saber由士郎召唤,并向他解释了圣杯战争的原理。士郎并没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只是希望阻止其他Master。

Saber对此很困惑,但并不反对他的理想。她简要说明了自己的愿望是选出一个新的国王来代替她,而不关心自己今后的命运。士郎不能认同这样的理想是正确的,然而Saber认为只有圣杯才能决定一个理想是否有价值。
AppSaber13.jpg
AppSaber14.jpg
最终Saber遭遇了Berserker和伊利雅,他们在了解了Saber的愿望后认为坚守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没有错误,然而她的愿望或许并不合理。伊利雅指责Saber的理想实际上十分自私,正是那个时代她所保护的公正让世界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 就像士郎说过很多次的那样,伊利雅告诫Saber对过去没有什么可羞耻的,只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活下去就好了。然而Saber打断了她并引起战斗。伊利雅对士郎有着一个没有理解圣杯战争的Servant感到十分遗憾。Saber在胜利后思索伊利雅与士郎所说的,怀疑自己所寻找的是不是真正的公正。不久她遇到了吉尔伽美什,他声称只要Saber成为他的王后,便给予Saber圣杯和她想要的奇迹。然而此时她不在渴望圣杯,她的理想也与圣杯无关。拒绝了他的要求后Saber只有选择击败他。她想起了士郎拼死告诫自己要好好活下去,他还告诫Saber要摧毁圣杯,因为人们不需要魔术来实现愿望。吉尔伽美什只是以粗浅的想法试图净化她,最终二人交战了。在摧毁圣杯后Saber也不再是一位英灵了。坚信自己起初没有想要如此做的理由 ,她反复思索着自己守护着她的国家,然而她的同胞不再支持她这一事实。在没有圣杯的祝福下Saber渐渐褪色,最终回到了那个山丘。她告诉士郎自己十分感激,并且深深地思念着他。尽管她的国家与理想国相差甚远而不能拯救所有人,士郎告诉她要为自己的成就感到骄傲。在将这些话语铭记于心后,Saber打算离开山丘,向士郎告别并希望他的理想终有一天会实现。

其他场景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是TYPE-MOON的主要吉祥物之一。她采用不同的形态与Fate/Extra中的红Saber一同在各式宣传中出现。

幻想嘉年华(Carnival Phantasm):因为Saber是Fate的女主角,所以在幻想嘉年华中有很大戏份,出现在圣杯战争及其他能与士郎有关的恶搞片段中。部分笑点来自她食量大的特性,同时也有 Saber Alter及狮Saber的特写片段。

Lord El-Melloi II Case Files:Saber在贵族·埃尔梅罗二世(Lord El-Melloi II)谈到与Gray,以及她的祖先的相似之处时被提及。格雷(Gray)是一位与Saber长相十分相似的后裔。她也被提到是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杀死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Kayneth El-Melloi Archibald)的人。

Fate/Apocrypha:由于发生了许多小的战斗导致可用的召唤媒介耗尽,因此在第三次圣杯战争及月圣杯战争期间Saber因缺少媒介而无法召唤。

魔法少女伊利雅(Fate/kaleid liner PRISMA☆ILLYA):为利用她的能力而使用Saber 职阶卡片。

Fate/Extra (CCC):Saber被Archer和高文(Gawain)提及多次。

非Type-Moon作品:在其他系列中充当各种配角。

能力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职阶由于其各项非凡属性而被称为最杰出的职阶,而Saber也没有辜负期望。

在第五次圣杯战争的大部分时间里,由于士郎的糟糕天资及魔术回路堵塞导致无法提供魔力,Saber被召唤出后十分乏力。她获得达到生前的能力,因此这种状态下不能认为她具有Servant中的最强能力。在切嗣阵营下Saber更加强大,然而由于切嗣不能提供充足的魔力及受Master的行为准则影响幸运值降低。在她与凛签订契约后恢复了原本的能力,并未受到Master影响。在虚弱时她勉强能与Berserker对抗,但是士郎认为自己用全力也不能与她对抗。在Caster阵营下Saber同样被加强,但由于令咒而丧失能力,所以不能体现出来。

与其他能够胜任多种职阶的英灵不同,她坚称自己只适合Saber职阶。当莫德雷德在没有知晓特性的情况下被告知Lancer和Rider是十分优秀的英灵时,考虑过她作为这些职阶被召唤的可能性。她有取得Caster职阶的能力,但是“魔术不是王的手段”,并且她缺少认真学习魔术的耐心。如果她在西欧被召集,她会像其他欧洲英灵一样得到总体的增强,而且在英格兰被召唤的话能力会有很大提升。

战斗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她对剑术极其精通。即便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自称是无与伦比的剑术专家的大河奇袭,她仍能在不动的状态下解除大河的武装。她教授士郎的剑术仅注重于实战经验,因为她没有教授他人的天资。虽然身为剑士,但她大量的魔力才是真正强大的地方。她相信Servant的近身格斗中自己无人能敌,并且确认自己能够在任何不利条件下从战场上设计撤退路线。

她的第一个宝具通常是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能够隐藏自己的身份及主武器Excalibur,同样利用不可见的剑迷惑对手。她也能够释放大量的空气而将其他物体覆盖在上。在必要时会解放Excalibur,使她发出能够夷平一切的巨大光束。她生前丢失了Avalon,然而实物仍然存在于现世。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避免被她知晓,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的Fate线被归还,赋予了她更多的能力使她能够防御战斗中的任何攻击。在过去她还丢失了Caliburn,当她不能继续使用它时利用了士郎的保护来击杀Berserker。

Saber利用魔术装甲武装自己,这可以称为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因此它能够在战斗时武装而在平时解除。这套厚重坚硬的银白色及天蓝色铠甲包括手套,护胫套,护胸甲以及像是裙子的腿甲,作为由魔力生成的坚固防御压制他人。她需要手动脱掉铠甲,而在她无意识时铠甲并不消失,因此凛能够像普通铠甲那样从她身上脱下。通常她穿着便装,在她战斗时的铠甲下是一件蓝色女式裙。由于由自己的魔力制造,这套铠甲在断绝魔力的能力面前十分无力,比如破魔的红蔷薇(Gae Dearg)。

这套铠甲无论如何损毁破裂都不能被完全摧毁,因为她能够立即用自己的能力修复它。形成,维持及修复这套铠甲花费巨大,因此她可能放弃治疗身体而去修复铠甲。

修复铠甲与治愈身体等价,因此她尽量避免去消耗力量。在战斗中这样做等于寻死,然而这样带给她的增益仍比失去她而产生不利要好。她能够通过切断魔力供给而轻易解除武装,使其变成金属粉尘消失。她能够通过意志力操纵铠甲从而使它附在其他物体上,比如Yamaha V-Max。

她有着能够自动治愈身体的治愈魔术,因此有着强力的治愈能力。这会消耗她自身的能量来治疗伤口,因此她尽可能地从Master处获取补给。Berserker造成的第一个伤口在一小时就愈合了,然而受诅咒影响,刺穿死棘之枪(Gae Bolg)造成的伤口在Lancer死亡之前只治愈了外表层面。Avalon的本身治疗能力极大提高了她的治疗能力,能让她在不消耗自身魔力的情况下治疗自己。这个治疗并非无限,因此在受到Ea的反击后恢复了几分钟。

她有着稀有的高级别领导力,而她的等级反映了在她的时代作为王的领导能力。她的影响力还不足以在全球范围内称王,因此等级为B,足以统治一个国家的领导力。在她是大不列颠岛的守护者时,即使是她的领导力也不足以阻止她的王国走向破灭。统领军队作为一项基本能力,使她在团战中能够提升自己军队的能力。Saber能够轻易适应与他人并肩作战,即使她和Lancer曾经对决过,她仍能忘记Lancer的秘密武器而与他共同作战。他们间无需解释便能理解对方,允许Lancer了解她的能力及战术以完成需要二人完全同步的临时计划。她在索敌方面完全算不上Servant,反而在外游荡时容易被敌人发现。作为一个超乎常理的Servant,她能够在大楼表面直接行走。她不能在天上飞,但是能够通过大楼蓄力而获得冲力。这与自由落体没有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在失去速度前她是在上升而不是直线下落。起跳后,在到达目标屋顶前她不能停下。如果在上升过程中遭到任何袭击,她会落向地面。这样的战斗对她而言十分生疏,因为作为在地上飞驰的骑士要在空中战斗。缺乏经验导致本应在近距离战斗中有着压倒性优势的她与Rider打成了平手。由于受到了湖中妖精的祝福,她不会被水限制行动。祝福的效果使她能够在水面上全速行走。尽管溅出水花,她仍然觉得是在坚硬的地面上行走。令咒能够暂时增强Servant,填满Saber庞大的回路,能够让她重新像传说时代那样统治战场。违抗令咒会降低Servant的能力,而遵从令咒会使双方增强效力,允许他们控制Servant的行动,并能够超乎常理地支援及增强Servant。这能使空间移动这种接近魔法等级的魔术成为可能,并允许Saber执行物理上不可能的事情。士郎用令咒让她飞行,并能让她直接飞向4千米外Archer所在的房顶。这与在垂直的大楼上起跳是同一原理,但要耗费更多的能量。将令咒的所有能量用在一个行动上能够增加她跳的距离,能够迅速地到达目的地。她能够匹敌赤原猎犬(Hrunting)的速度,能够在箭射到士郎的同时杀死Archer。她从圣杯中获取现代知识,而其他英灵的信息从英灵座中获得。她能够认出类似库丘林的英雄,但并不知晓吉尔斯·德·莱斯(Gilles de Rais)或圣女贞德(Joan of Arc)的传说。

魔术回路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如名字“Pendragon”所示,Saber龙的能力与生俱来,因为尤瑟(Uther)命令梅林(Merlin)授予他的继承者龙之因子。她继承了红龙的血脉及在人体中幻想的强力魔术,给予了她胜过任何普通人类及魔术师的独一无二的心脏和魔术回路。Saber的回路被称作魔力炉心(Magic Core),与普通魔术师的回路有本质区别。一个魔术师的身体可以理解为能够创造魔力的机器,而她被当成是创造魔力的工厂。庞大魔力的来源并不是从她体内产生,而是像龙之吐息一样作为巨大的力量核心而生成。这样就允许她在用光能量后没有“启动钥匙”仍能获得额外能量。由于存在龙的特性,难以应对类似齐格弗里德(Siegfried)那样与屠龙有关的人,以及有灭龙属性的武器,比如无悔的湖光(Arondight)。

错误地召唤方式导致她与Master间的连线中断,因此她不能从士郎那里获取能量。召唤时她的能量被限制在大约1250个单位左右,这意味着很糟糕的状态。由于毫无精神连结,她从士郎处得不到任何帮助,仅仅在召唤的第一天便用出了大量的魔力。

在随后的所有战斗中她需要限制自己能量的使用,假设可以承受十个单位的能量消耗,然而这仍然对Excalibur的使用存在限制。

她不得不尽量抑制魔力使用以防止自己消失。她可以通过定期进食,充足睡眠及解除武装来减少魔力使用,但是不能在精神层面上像其他Servant一样减轻Master的负担。她每天能够产生八个单位的能量,而一天中无所事事的情况下会消耗六个单位,因此她能够余下两个单位能量用于接下来的战斗。然而这个数量是微不足道的,因为第一次与Lancer和Berserker的战斗中消耗了250个单位能量用于保护自己及修复铠甲。让她获得能量的一个可行方法便是使用令咒来让她吸取人类的灵魂,或者采用其他方法也要强于通过不顺畅的精神连接供给能量。

在这种情况下使用一次Excalibur就会使她更加虚弱。她会失去知觉,并且为阻止自己的消失而时常疼痛。这种状态下当她清醒时可以勉强奔跑,体力上等同于虚弱的士郎。Saber与士郎通过身体层面上的性交来补充魔力是可行的,因为魔术师的精液等同于大量能量。在Realta Nua中,他们反而使用了Saber炉心内余下的大量未使用能量。没有足够的能量来启动它是毫无意义的,因此需要“火把”来点燃炉心。无论火把有多渺小,只要发出能量的路径被连接便可以被激活。士郎使用了自己的部分回路来触发Saber的回路。

士郎在无意识的精神形态下来到了理想乡并遇到了以Saber无意识形态出现的一条龙,士郎称之为“一个适合最棒的Servant的荒谬‘本性’。”这条龙攻击了士郎来获得必要的激活能量。而一旦炉心被再度激活,它便会发出如同彩虹般的炫目色彩,并燃起金黄色的火焰。两种效果都足够防止她消失并允许她继续战斗,但不允许使用Excalibur。尝试使用Excalibur会降低它的功效,并且在使用完后她会立即消失。后来她获得了足够使用Excalibur而不会消失的能量,并且Avalon的支持下,在一场战斗中使用四次她才会完全消失。

对魔力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从龙血中获得的巨大魔力给予了她Servant中最高的对魔力,而且在成为Servant后能力会提升。能够无效化包括魔法阵及瞬间契约魔术在内的任何A等级以下魔术,无论是来自高等级的现代魔术师还是诸神时代的魔术。她自称神代的神秘要强于自己,比如魔法(True Magic)和神级的幻想种都能够压制它。与“屠龙法术”对抗时可能无法发挥最大实力。无论是士郎还是凛作为Master,对魔力仍保持在A等级而足够使用,与他们力量和特性的不同无关。然而在作为Master时由于黑化造成的影响使其降到了B等级,成为了只能无效化三节以下魔术的等级。然而还是能抵御大魔术及仪式魔术,仅有极小几率对她造成伤害。

她极强的对魔力能够使她抵抗一次针对她的令咒,这足以撼动Servant体系的基石,虽然只是微乎其微。由于抵抗切嗣令咒而产生了身体上的疼痛,但是她能够用尽全力来抵抗。在Caster的命令下她没有自由意志,并且能力降低到只要没有遵从命令Caster便可用魔术折磨她。Caster相信在一天之内便能侵入她的思想,使她强制服从。她不能立即处理两个令咒的使用,因此在双重令咒命令下会破坏并摧毁Saber的反抗,使她强制遵守第二个令咒。

她不能被魔术直接伤害,因此她会毫无顾忌地冲锋,并且在挥砍后迅速做出判断。这在面对Caster职阶时使她处于压倒性优势,意味着想要从他们正面获胜是十分困难的。这在对抗Caster的螺湮城教本(Prelati's Spellbook)时并不奏效,因为对魔力仅在有人对她使用魔术时生效。与魔术产生的威胁不同,生物是实体化的。她能够在凛的宝石魔术下冲锋,足以在没有对魔力的情况下立即击伤并杀死Servant,因为在接触到她后他们会立即消失。即使是Caster诸神时代的魔术对能力低下时的Saber仍然无效。在“Missing Ariadine”中,因为自身不受影响导致士郎被Caster的强制转移抓住后,保护士郎时对魔力成为了障碍。她减弱了自身的对魔力来让士郎能够增强她自己。

魔力放出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的所有战斗方式及力量都建立在她魔力放出(Prana Burst)能力的基础上。通过向武器及身体中灌输和积累能量来立即释放能量,使自己能力得到极度增强。在近距离战斗中可以通过这种叫做能量冲击的方式提升她的行动力并利用魔力放出进行大规模的身体增强,只有这样才能与她巨大的能量相匹配。她的能量等级足以令一根木棍变成强力武器,然而没有强大的神之祝福力量的话难以抵抗魔术攻击,第一击后就会被摧毁。她的可用能量会增强她的能力,因此能够获得六倍的能力和速度加成,并且利用她的盔甲将能量消耗转换为魔力放出。她用这些能量来进攻,防守,及移动。她的身体天生便很虚弱,甚至比士郎和凛更加弱小,因此她本不应该使用这些能力。正是这个秘密使她能够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战意十足地挥舞着剑,用巨大的能量来增强自己的能力,并且以一个弱小女子的身体正面迎战怪物般的敌人,比如Berserker。她的每个强而有力的一击都包含着可见的巨大能量。如果把Lancer的攻击比作精确的狙击步枪,那么她可被认为是强力的霰弹枪。

击打敌人的武器能够造成能量渗入,并在击打处发出强光。 她能将其聚集在自身周围并突出重围,撕裂敌人并立即驱散他们。在被Gae Buidhe击伤后单手使用Excalibur时她会用魔力放出来补偿力量的不足,但是这会消耗更多的能量并且无法达到双手使用时的效果。当她在训练士郎时能够轻易地调整力量来配合士郎的剑法程度,并且在他提高时她也能提升自身能量强度。

直感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凭借着极强的本能身经百战,在战斗中被称作有着“极强个人行动能力”。这种极强的第六感与能够通过后天努力获得的有本质区别,比如心眼(真)(Eye of the Mind (True))。由于被Saber职阶的特性所增强,这个能力基本上属于通过直感预测未来的范畴。她能够预测轨道来躲过火器的攻击,并且因为能够听到切割空气的声音,可以说她对所有的抛射武器都有着防护作用。她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忽视对视觉和听觉的阻碍。然而她不能完全跟上葛木的蛇形进攻,仅仅凭借着直感躲避进攻,因为奇袭对她无效。即使缺少良好的逻辑及证据,直感可被当成一种指示,比如让她知道惹怒Berserker没有好下场。这能让她知道一个敌人的潜在可能性,比如从身为魔术师的Caster处感受到威胁,或是仅从Berserker的杀人意图而感受到他的存在。

她的直觉预警被Caster在自己脆弱的触手怪物被杀后反常的自信触发,并且能够准确判定来自Berserker的F-15的威胁度。尽管认为Assassin没有危害性,她的直感告诉自己他有着无需宝具便能造成致命一击的方法,而且不要因为他放弃了有利地形放松警惕,因为他的言语警告了她雁返(Tsubame Gaeshi)的杀伤力。直感不仅能够识别类似于Lancer的Gae Bolg的使用技巧,同时还能极大地提升她的能力。她能够通过转身或跳跃来躲避可能的攻击,好像她已经知道将要发生一样。她能够感知某些“神赐的机会”来创造特定条件取得胜利。在第二次对抗雁返时,她能够看到由弯曲的剑产生的盲点。她的直感让她看见了破绽,令她仅凭意识便冲向了Assassin,在不知道是否会成功的情况下战胜了对手的技能。

虽然理论上它能够超越在战斗中凭天赋做出的决定,并且这项能力使她从多场战争的磨砺中活了下来,但是这并不是一个绝对可靠的能力。Lancer使用宝具让她落入圈套,使她不能预知自己的错误;虽然她通过纯直感躲过了葛木的多次进攻,最终她还是被击败了。即使她能够选择最佳方案并照做下去,在与吉尔伽美什的对抗中察觉不到一丝胜利,就好像是胜利的可能性极其微小且反败为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骑士精神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在一场光荣的一对一正面对决中Saber的能力能够被最大限度释放。这是一场充满骑士荣耀的战斗,并且也符合她的美学。她并不是讨厌制定策略,而是不喜欢在没有具体依据的情况下虚构策略,因为她作为有才能的军事指挥官有着丰富的经验。她能够细致地调整策略,更好地适应她的行为以便应对瞬息万变的战斗。她天生厌恶懦弱的行为,无论这是否涉及策略。她与沉着冷静,不惜一切达到目的的Master卫宫切嗣十分合不来,因为他的许多策略把她当成了一个工具来使用。

她讨厌时常奔跑及撤退的战斗,而且对手的这种行为只能被认为是对她骑士荣耀的侮辱,只有用尽全力大打出手的人才配得到战斗的胜利。当她坚信Assassin是在侮辱自己时,他解释道双方剑的差异导致自己不能毫无损伤地正面冲突。她崇尚光明正大地抵挡一次突袭,通过形势逆转击杀对方,让对手知道Saber职阶不是有勇无谋的。

由于她的本性,她倾向于遵从骑士礼节而与对手互相报上姓名。尽管这在未来的战斗中会产生潜在的毁灭性后果,她认为自己不能玷污了骑士的信念。不论受到何种折磨她都不会报上自己的真名,但这仅仅因为自己的自尊心要高于胜利的利益。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第二次对抗Lancer时,她在Gae Buidhe在她手上留下的伤痕痊愈后依然复制了它。她通过将大拇指弯向掌心而故意不用左手,因此她战斗时有些迟缓,因为在攻击时手的力量没有完全发挥。她实际上不能握紧剑,因此余下四指只是轻微地包裹住剑来取得控制。她在接受了Lancer毁坏自己的矛的让步后不能满足自尊心,因此试着通过一种真正的骑士精神举动来与其相配。

由于Lancer担心他们在这些条件下不能进行一场真正的对决,她告诉他自己在这种状况下使用左手会感到羞耻而放慢她的剑。虽然在这样的状态下面对他可能是致命错误,但她觉得为了让自己用尽全力来击败Lancer,这是最好的策略。在战斗中她的手受伤程度是次要的,而决定Saber能力使她获得胜利的最重要的是她对战斗的热情及十足的斗志。她心中的自尊可以被称为是她最好的武器,因此她宁愿放弃左手来排除内心的顾虑。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最终战斗中,她并不排斥为了得到圣杯而获得切嗣的帮助。在那个时候她能够信任那个男人的任何事情,因为这是扭转与吉尔伽美什对抗的形势的唯一办法。她努力让自己去实施他的战术策略,无论有多么奇怪。只要能够报复吉尔伽美什怎样都好,不论是使用令咒来屏蔽痛感还是会击垮身体的全力一击,或是瞬间移动到圣杯一侧来避开不利位置并用Excalibur攻击他。

骑乘能力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Saber有着很高等级的骑乘能力,因为骑士善于在马上作战。战车和普通的马匹能够轻松驾驭,但她不能操控飞马,狮鹫,龙及其他魔兽和神兽等级的幻想种。她不能处理如此高等级的存在因为她不是Rider职阶,并且由于她是人类时代的一个国王,她不能享有“骑乘幻想种的传说”的运气。她能够类似于骑马一样驾驭现代机器,比如摩托车和汽车。骑乘能力是通用的,因为它们被当做是“现代的坐骑”,但不清楚是否适用于飞行器。在士郎和凛作为Master时等级为B,而切嗣作为Master时上升为A。

这项能力能让她完全理解所有骑乘设备的控制方式,不论自己是否了解。即使从没开过车,她也能够在第一次开车时快速做出反应来让她易于操控。即使她不知道纽扣的实际功能,在使用过一次后便能理解它的作用。她有信心通过坐上马鞍,抓住缰绳,之后凭着本能来驾驶客机或其他运载工具。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她没有机会使用骑乘能力,但是如果她能够使用适当的骑乘工具的话战况可能会有变化。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她驾驶过爱丽丝菲尔的梅塞德斯-奔驰300 sl双门跑车(Mercedes-Benz 300SL Coupe)及切嗣准备的雅马哈V-Max(Yamaha V-Max)。 虽然她为爱丽丝菲尔驾驶梅塞德斯,然而这对其他Servant来说并不适合战斗。四轮的交通工具虽然能够操控,但驾驶者在座位上受到安全带的限制而感到约束。只有真正驾驶过的工具她才能得到自然驾驶的感觉。为了最大化Saber的骑乘能力并加强Servant的能力,两轮交通工具是必需品。如果驾驶者能够成为交通工具的一部分以便控制平衡,使他们感觉自己的身体便是它的一部分的话,驾驶起来会变得容易得多。如果一个Servant的敏捷远高于驾驶工具的最大加速度和最大速度的话,他们能够在有燃料的情况下始终保持他们的速度,因此她能够在漫长的追逐中避免浪费能量。

雅马哈V-Max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切嗣让舞弥准备了一款机械性能比汽车更适合游击战的雅马哈V-Max,一辆被比作“钢铁之狮”的强力摩托车。这款摩托已经是现代社会最强力的摩托车了,而且将其原本已经可以使它达到极限运作的V4 1200cc 140马力发动机进一步加强,改造成了V4 1400cc发动机。它的加速系统被极大增强,使其能够达到250马力的输出。V型号马达的构造以及四汽缸的设计使其能够像双气缸一样立即启动,当发动机转动达到极限时能够增加空气的吸入量来进一步提升加速度。

这辆摩托超越了机器的基本规则,“机器是人类的工具”这一限制。这可以被当做是外星人根据先进的现代技术创造出来的,只有在与毫无人性的Rider职阶作比较后才能展示这句话的真实性。它是不能被当做使用双气缸机械的设计品,也是超越了摩托限制的一只“野兽”。由于各处的最大程度加固,它不能仅仅被当做一个两轮设计品。车轮处有着大量扭矩,使得驾驶时在与地面没有大量摩擦的情况下持续滚动。在刹车时前轮会跃起,产生足够的力量使驾驶者立即脱离。这辆摩托最大的秘密及最强力的王牌在于握把的一个按钮。它能触发处于发动机内部的一个阀门来切换成自动模式并填满氧化物燃料。这些含氮氧化物在300摄氏度的高温下扩散并达到极限来双重大幅增加V-Max的加速度。

Saber作为一个超越人类存在的Servant,能够轻松掌控这些。作为她的“战马”,它的速度使她想起了骑马而不是那辆梅塞德斯。尽管她驾驶着现代科技的创造物,这让她想起了从前的战场以及握着长矛冲向敌军时的骑士精神。她已经能够根据气流的变化轻易躲避路上的障碍物,甚至是闭上眼睛。她脱掉了会阻碍驾驶的铠甲,并且由于身材矮小,她只能以十分危险的驾驶方式来控制这辆被极度加强的摩托车使车速超过300公里。她几乎是平躺在由塑料涡轮泵覆盖的引擎上,被迫忍受着巨大引擎的强力振动,像一个小孩拼命抓住一只野兽的后背一样紧握着转向器。

凭借着她引以为傲的战斗技能以及魔力放出能力,她能够以那种姿态毫无难度地驾驭那匹难以控制的战马。她将加速度视为那辆摩托的马力,并通过魔力放出产生的巨大能量来控制而不是破坏它。即使它被改装以达到极限加速度,在高速且短小笔直的路线上的敏捷度不如改装车。她优秀的技能使她打破了“交通工具不能高速转弯”这一传统物理规律,让她能够打开节流阀使所有多余的扭矩倾泻到后轮。强大的加速度可能导致交通工具侧翻,因为在前轮开始漂移的时候,她爆发性的力量使其强行倾斜来完成转弯。比起技能,这更像是用更强劲的力量来强制操控交通工具的方向。

尽管这个装置十分先进,它在Saber的驾驶下不能维持很久。在她极快的速度下这辆摩托能够轻易达到6000转每分钟,并且达到超过3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不论她使用多少能量,它的材料成分及构造所能产生的力量还是受到初始设计的限制。起初这个机器能够完全证明自己的所有能力,甚至能与神威车轮(Gordius Wheel)相媲美。之后它的发动机和加速系统便显露出毁坏的迹象。这种如同宝具般超越常态的能力需要她的铠甲及风王结界共同作用来增强并减少它的负担。这种模式被称作Saber Motored Cuirassier。通过强大的意志力,她能够将自己的铠甲与车子融合在一起。类似于在战场上用铠甲保护心爱的战马,她将摩托车变成了一只适合它强大马力,有着硬质结构的“魔兽”。由于包裹着柔韧且牢固的银色铠甲,整辆车子的性能被增强,而且她不断释放能量来加强,覆盖并保护它的重要部分来确保最大速度。将其真正变成她自己的一部分也能增强她骑乘的一致性。高速产生的空气摩擦力类似于水的压力,因此她以箭头的形式在身体周围释放风王结界来完全覆盖车子的主体。她能够压缩气动保护伞来将空气阻力降为零,使其从空气阻力中解放出来。这使它能够轻易达到400公里每小时,而且由于释放魔力产生的压力,即使是在转弯时打开全部节流阀,后轮仍能牢固地压在地面上。在这种速度下她仍能够完全操控,因此能够在仅有一个轮的情况下轻松地在众多障碍物间穿梭。

契约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英灵是从时间轴中移除并被放入英灵座的人,但Saber可被认为是仍然活着的。英雄亚瑟王准确来说不能算作一位英灵,因此她不能完全称作Servant。在剑栏之战后的将死之际她与世界订下契约,在死后成为一名守护者(Counter Guardian),一位服务于世界的英灵。通常那些需要超乎常人的力量来成为英雄的人在生前就会订下契约,然而她的愿望在将死之际才到来,因为亚瑟王不需要帮助便能成为一位英雄。

由于她生前不能获得圣杯,因此她不能忍受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想要实现愿望却没有圣杯。她已经不能再继续寻找下去了,因此她请求世界允许她在仍活着的时候获得圣杯。亚瑟王在得到圣杯之前不会死去,这也意味着亚瑟王不能死。遵从时间线的话她应该死掉,然而这违背了契约,在她死亡的那一刻时间为她停止,因此可以说是她停止了时间而不是时间本身停止了。而时间的流逝与她的停止无关,因此时间毫无疑问地流向现在。

不是真正英灵的她仍可被作为英灵召唤,因为只要她继续寻找圣杯,终有一天会成为一位完全的英灵。得到圣杯及履行契约的结局早已决定,因此她有极大几率去赢得圣杯。这也使她能够被召唤到任何时代,甚至是在当前的时代或成为英灵前的时期,因为她成为英灵的条件已经确定。即使她已经履行或取消了契约,在Unlimited Blade Works的good ending里她能够待在世界上一段时间。

除非有圣杯这种东西的存在,如果她没有寻求圣杯的话就不能召唤她,因此她的存在便是圣杯存在的证明。所有时代都能去尝试获得圣杯,因此她只要挑战每一个,终有一天会得到圣杯。只要她想的话,可以作为一名Servant持续寻找冬木市的圣杯或是在其他任何战场上寻找圣杯。由于仍然存在于时间轴之上,她不能一次参加两场圣杯战争,而且不能重新尝试已经失败的机会。不论尝试多少次她都无法得到圣杯,因为她不能改变已经实现的结果。

作为Servant召唤出来的英灵都是英灵殿“真身”的复制品,但她还没有到达这种级别。她以被称作是“濒死”的形式召唤出来。这使她的形态在Servant中独一无二,因为她是从时间轴内召唤出来而不是时间观念以外复制的。她在她死掉的那一刻之前或之后的时间穿梭,并在得到或未获得圣杯后回到那一刻。如果她坚持要求,她的时间会再一次继续,而她会像历史所记录的那样死去。如果她失败了,她的所有记忆会回到她体内,而她能选择继续寻找圣杯或是找到理由解除契约。

起初她认为由于士郎缺少作为魔术师的经验导致自己无法灵体化,但最终发现这与她自身有关。由于没有真正死去,她被当做是生命体而不是不同形态的Servant。这也使她能够持有她寻找圣杯的所有记忆,不像其他英灵那样不允许记忆中存在任何矛盾。根据学到的新知识,本体所学到的将在任务完成后消失。除了Archer作为守护者用自己的行动“读取”外界记录的能力外,参加过两次不同圣杯战争的Servant通常不会有任何记忆,而Saber完全记得第四次圣杯战争所发生的事情。

如果她的愿望达成了,在亚瑟王的位置会有另一个王被选出。即使她已不再是王,她仍需表现得像英雄亚瑟王而不是守护者,即使她并没有传说。出于自我意识而摧毁圣杯意味着破坏契约和作为Servant而召唤出来的能力。Fate线中,在放弃获得圣杯并终结与世界的契约后她到达了Avalon,而不是像其他英灵一样回到英灵座。当时的她仍被英格兰人当作是“过去和将来的王”。Unlimited Blade Works线中她也以自己的意志摧毁了圣杯,然而契约只是完成了一半而不是完全毁坏,因为那是一个伪圣杯而且自己还在摇摆不定。由于她重新考虑了人生并找到了自己的路,使她能够凭借自己成为英灵。

发展

(该部分由せイバー翻译)

创作与设想

奈须蘑菇原版的Fate故事中,Saber与士郎的性别与现在是相反的。武内崇说服奈须改变了Saber的性别,但是核心主题没有改变,讲述的是有关传说的英雄及“男孩遇见女孩”的故事。

反响

虚渊玄认为Saber与士郎的关系与现实男女间的关系不同,而是一个男孩变成女孩的复杂关系。他进一步解释道这不是男女间由本能构建的联系,而是两个人从内心需要彼此的浪漫逻辑。他认为Fate线能够从古希腊人爱的角度讲述成一个故事。她经常接近官方人气投票榜首,TYPE-MOON社十周年调查中她在女性角色中排名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