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FateWIKI_Fate动画漫画最新最全资料库

Fate WIKI > 人物 > 言峰绮礼

言峰绮礼轮播图1.jpg
言峰绮礼个人信息
日文名 ことみね きれい
中文名 言峰绮礼
Servant 吉尔伽美什/库·丘林
性别
身高 193cm
体重 82公斤
国籍 日本
出场作品

All Around Type-Moon

Capsule Servant

Carnival Phantasm

Chibichuki!

Fate/hollow ataraxia

Fate/kaleid liner PRISMA☆ILLYA 3rei!!

Fate/stay night

Fate/tiger colosseum

Fate/unlimited codes

Fate/Zero

言峰绮礼(Kotomine Kirei)是第四次和四五次圣杯战争中主要的对立者。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前期以Assassin的Master参与,后期再Assassin死亡后,与吉尔加美什缔结契约。这份契约一直延续到了第五次圣杯战争。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他除了担任圣杯战争的监督者外,同时也是Lancer的Master。(言峰绮礼干掉了Lancer原来的Master)

身份

背景

言峰绮礼,出生于1967年,在其父亲言峰绮礼在进行巡礼时出生的。取名为【绮礼】,有祈祷之意。青年时期就表现出了不同一般人的成熟和远见卓识。但却是一个一般人认为美丽的东西他就讨厌、一般人讨厌的东西他却认为很美的特异者。虽然不能理解周遭的人们,但还是有着和一般人相同的常识。而从青年时代开始就彷徨与这种矛盾中。青年时期就一直积极的参与到教会的活动中,也经常跟随他的父亲接受神圣的洗礼。从小就接受代行者方面的训练,并且十岁就被选为了代行者。

言峰绮礼自己明白他并非按照父亲的期望成长了。他的内心十分的纠结,因为对事物的看法跟自己的父亲不一样,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仅仅是身体健康成长了,但是内心却并不尽然。当自己明白了自己的内心和别人不同的时候,他试图去纠正自己的不同,试图让自己对事物的感官变得和其他人一样。珍格格少年时期,再发现了自己的缺陷后就一直为了纠正做着努力。这个过程让他感到十分的痛苦,他从没想过现实是如此的痛苦、苦恼。因为苦恼自己的本质,于是想以背离自然的名义惩罚自己(苦肉分离、撕开血肉等等行为)。

绮礼并没有放弃过要找寻自己和其他人的不同,也没有放弃改变自己的这种矛盾。只是精神的痛苦让他深深的感到无力,相比较身体的疼痛来的更加的痛彻。十多年的努力依旧没能改变现状。依旧没能做到顿悟。也始终没能明白简单即是幸福的结论。

一九八一年,子曼雷沙的圣伊那裘神学院跳级两年,以首席生的资格毕业。以绮礼的背景,本是可以成为红衣主教部长的,但是他只关心教堂内部。在22岁那年如神学院接受了第二次洗礼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代行者。在此期间,他被先后调到了三个不同的部门,最后待在他的父亲身边。

由于绮礼扭曲的本性,他希望组建一个家庭来试图让自己找到正常人的感觉。他相信每个人都希望有个可以爱的异性,有家人,死的安详,他自己也不例外。绮礼的妻子跟他过了两年婚姻生活,育有一女。但在自知患有不治之症后,其妻在绮礼面前自尽。她的死成为绮礼学习治疗魔术的契机。妻子的死也成为了绮礼最后的挣扎,即使妻子的死,也无法让他感受到普通人的苦痛。

在妻子死后几天后,绮礼被远坂时臣找上门,通过解释圣杯战争,告知他被选上成为Master。尽管不明白自己的为什么会被选上,但是当他看到了卫宫切嗣,他决心参加圣杯战争。

外貌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穿着简单的法衣带着金色的十字架。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穿着简单的法衣。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绮礼身高约185,到了第五次圣杯战争中身高因为莫名的原因长了8厘米,接近193厘米。

角色

Fate Zero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始的三年前,言峰被圣杯挑选成为Master并获得令咒。但他本人不明白为什麽他会被选为Master,因为他没有任何所要的愿望。

因为父亲言峰璃正和远坂时臣是至交好友,而指示他加入魔术师协会,拜时臣为师。在圣杯战争中全力协助时臣。

在圣杯战争中,言峰的Servant为Assassin,而时臣的Servant为Archer。言峰故意派遣一个Assassin去袭击Archer,然后任由Archer杀死他,以此引起言峰已经战败的错觉。

实际上言峰一直隐藏在教堂中,并派出剩馀的Assassin侦查和搜寻情报帮助时臣。

其间言峰曾主动计划袭击卫宫切嗣,但只打伤了他的妻子艾莉丝菲尔和助手舞弥,未能和切嗣交手。

后来为试探Rider,言峰动用了所有的Assassin,但Assassin们全被王之军势所杀。

Archer因不满时臣而对言峰感兴趣,而劝言峰仔细观查其他Master参战的动机。

言峰因为间桐雁夜的不幸而对他同样感兴趣,在雁夜被时臣重伤后暗中将他救下。

回到教堂后发现父亲被杀,并在遗言中留给他所有剩馀的令咒。

而言峰内心和妻子死时有同样的感觉:遗憾自己没能亲手杀了父亲。

事后言峰告知Archer时臣计划在圣杯战争结束后,用令咒杀死Archer来到达根源。因此Archer决定和言峰合作。

在切嗣一方谈判的要求下,时臣决定将言峰派出国退出战争。临行时送了言峰一把Azoth短剑为礼物。但在他离去时,言峰在他背后用剑肛刺死了时臣。

为玩弄雁夜,言峰告诉他如果和他合作,就可以帮助雁夜得到圣杯。

但在雁夜用Berserker捉到艾莉丝菲尔后,言峰故意布置了一个局,将时臣的死嫁祸于雁夜,并让时臣之妻见到这一切,使雁夜崩坏。

在圣杯战争最后和切嗣交战,但因为切嗣内置了外挂Avalon而被他所伤,最后发现圣杯本质的切嗣将言峰枪杀。

因为切嗣拒绝了圣杯,圣杯接触了濒死的言峰,并满足了他内心毁灭性的愿望。在Saber摧毁圣杯后,圣杯的黑泥流入Gilgamesh和言峰并给了他新的心脏。

目睹圣杯引起的毁灭后,言峰高兴自己终于找到了自己所要的愉悦。

为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言峰在时臣的丧礼将Azoth送给凛,告诉她是时臣在自己学成时送给他的。


Fate

言峰早期主要行為是利用Lancer仔細觀查所有Master的行動,自己並沒有直接出現在台面上。

故事中段,士郎得知Saber是以活人的身分成为英灵后,曾來拜访过言峰。言峰听说Saber还活着时,也难得的露出惊讶的表情。

但之後言峰又恢復平常淡然的模樣,建議士郎贏取聖杯,並說只要讓Saber喝下圣杯內容物,就可以拯救Saber。

在Gilgamesh現身後,因Saber提出他是上次聖杯戰爭的Servant之一,士郎決定去教堂詢問同為上次聖杯戰爭的參加者的言峰。

言峰對Gilgamesh的出現感到意外,但這其实是因為言峰曾要求Gilgamesh待命,而Gilgamesh沒有遵守的原因。

士郎发现教堂下藏了一群活死人,而被言峰活捉。言峰告訴士郎其实自己就是Gilgamesh和Lancer的Master。而這些人都和士郎一樣是十年前火災的生還者,被他拿來作為Gilgamesh的魔力源。

Saber趕到後,言峰绮礼在Saber面前质问士郎他是否需要圣杯,尤其是他是否想改變十年前的那次火災,但被士郎拒絕了。

Saber聽到士郎的回答後終於明白已發生的事实並不能抹殺。言峰叫Saber殺死士郎來換取圣杯时,已与士郎心意相通的Saber也同樣拒絕了。

失望的言峰命令Gilgamesh和Lancer收拾兩人,但Lancer這時卻反戈,挑戰Gilgamesh讓兩人逃離,後死在Gilgamesh手上。

之後言峰去到衛宮家,搶走作為聖杯容器的伊利亞。

士郎回家後發現被言峰重伤的凛,凛把Azoth劍交給了士郎,要求他击败言峰和Gilgamesh。

言峰在柳洞寺用伊利亞開啟小聖杯,釋放出黑泥,等待士郎等人的到來。

Gilgamesh守在柳洞寺前方,再士郎與Saber到來後,直接放士郎過去,然後才和Saber展開對決。

士郎在柳洞寺後方與言峰對峙,並展開這最後的一戰。

此戰中,言峰並沒有使用武術或黑鍵,只使用從聖杯流出的黑泥攻击士郎,而士郎也一度敗給了黑泥的詛咒。

但士郎在关键時刻投影出Avalon,遮斷聖杯污泥,並在脫困後趁言峰反應不及,解放身藏的Azoth殺死言峰。

言峰临死時认出這把剑是他多年前送給凛的,感慨當年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會死在此剑下。

UBW

Rider战败后,间桐慎二便逃去教堂寻求教会譬护,并抱怨自己的Rider太没用,于是言峰便将Gilgamesh借给他使用。

因为教堂是一个大圣杯可能存在的地点,所以Caster决定袭击教堂,将此占为据点,而言峰则在Caster的袭击后下落不明。

为帮助凛与士郎,言峰暗中命令Lancer去帮助他们打败Caster阵营。

Lancer跟随士郎营救被Archer抓住的凛,但此时言峰却突然出现,责难Lancer已经自作主张过多的帮助他们。

言峰亦告诉凛,其实上次圣杯战争中,她的父亲也是被自己所杀。而现在凛已经没有什麽价值,所以便命令Lancer杀死她。

Lancer鄙视言峰,表示如果他不用令咒就不会遵从这个命令。

言峰虽然使用了令咒,但下达的命令却是要Lancer自杀。在Lancer以长枪贯穿自己后,言峰表示由自己亲手杀掉凛也没有差别。

不过Lancer虽然自己刺穿心脏,但没有立即死去(技能:战斗续行)。

就在言峰要杀害凛的时候,Lancer趁其不备从言峰身后一枪将他刺死。

魔术

少年时为教会的代行者。言峰实力不及埋葬机关的第七号,但也是一流的杀手。但最盛期(和切嗣对战那瞬间)能打倒シエ儿。 和士郎一样,偏重于「製作」这方面的魔术师。擅长处理灵体、精神的技术。

虽然喜欢欣赏他人的痛苦,但讽刺的是言峰的专长是治疗相关的魔术。在这方面不但是教会中的佼佼者,也在师父远坂时臣之上。

在Fate/stay night中曾多次用魔术治疗主角群,如切除樱体内的印虫和将Archer的断手接合在士郎身上。

虽然内心已经被邪恶扭曲,但对上帝的信仰从未动摇,因此可以用教会的圣言魔术。

在HF线以洗礼咏唱击败了作为灵体存在的间桐臓砚(见名台词)。

作为圣杯战争的监督,而拥有切除、保留和转移令咒的能力。

从父亲言峰璃正那裡保存了历代失败Master的未用令咒。

可以用令咒作为魔力源,代替自己的魔术回路。

成功破解了切嗣的起源弹,因为以此使用的攻击即使被起源弹击中,使用掉的令咒本身已经消失,所以不会产生枪伤以外的作用。

魔术礼装

黑鍵 Black Keys
黑键.jpg
教会人员所使用的长剑,但其实也是魔术礼装。

根据卫宫士郎的分析,此剑大约一公斤重,外型和刺剑类似,但奇怪的是剑身的重力主要集中在剑尖,类似Assassin的投掷短刀。此剑本身不是用来斩击,而是和士郎分析的一样为投掷武器。投出后如果击中,会将目标的身体定身。

虽能伤到英灵,但对他们的效果有限。对幽灵和死徒却很有效。

教会的杀手可以同时扔出很多把剑。高手甚至可以只携带剑柄,而在需要时再将剑身投影,如此即可将剑隐藏于衣中来突击敌人。

你认为绮礼最想和谁愉悦?
请在下面投票。当你投票后,结果将会显示。
自2016年10月24日 (一) 17:34创建以来共有63 人投票。
poll-id FEFDCB3C0BB28CD08B3018448C97B0E3

言峰绮礼(Kotomine Kirei)是第四次和四五次圣杯战争中主要的对立者。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前期以Assassin的Master参与,后期再Assassin死亡后,与吉尔加美什缔结契约。这份契约一直延续到了第五次圣杯战争。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他除了担任圣杯战争的监督者外,同时也是Lancer的Master。(言峰绮礼干掉了Lancer原来的Master)

身份

背景

言峰绮礼,出生于1967年,在其父亲言峰绮礼在进行巡礼时出生的。取名为【绮礼】,有祈祷之意。青年时期就表现出了不同一般人的成熟和远见卓识。但却是一个一般人认为美丽的东西他就讨厌、一般人讨厌的东西他却认为很美的特异者。虽然不能理解周遭的人们,但还是有着和一般人相同的常识。而从青年时代开始就彷徨与这种矛盾中。青年时期就一直积极的参与到教会的活动中,也经常跟随他的父亲接受神圣的洗礼。从小就接受代行者方面的训练,并且十岁就被选为了代行者。

言峰绮礼自己明白他并非按照父亲的期望成长了。他的内心十分的纠结,因为对事物的看法跟自己的父亲不一样,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仅仅是身体健康成长了,但是内心却并不尽然。当自己明白了自己的内心和别人不同的时候,他试图去纠正自己的不同,试图让自己对事物的感官变得和其他人一样。珍格格少年时期,再发现了自己的缺陷后就一直为了纠正做着努力。这个过程让他感到十分的痛苦,他从没想过现实是如此的痛苦、苦恼。因为苦恼自己的本质,于是想以背离自然的名义惩罚自己(苦肉分离、撕开血肉等等行为)。

绮礼并没有放弃过要找寻自己和其他人的不同,也没有放弃改变自己的这种矛盾。只是精神的痛苦让他深深的感到无力,相比较身体的疼痛来的更加的痛彻。十多年的努力依旧没能改变现状。依旧没能做到顿悟。也始终没能明白简单即是幸福的结论。

一九八一年,子曼雷沙的圣伊那裘神学院跳级两年,以首席生的资格毕业。以绮礼的背景,本是可以成为红衣主教部长的,但是他只关心教堂内部。在22岁那年如神学院接受了第二次洗礼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代行者。在此期间,他被先后调到了三个不同的部门,最后待在他的父亲身边。

由于绮礼扭曲的本性,他希望组建一个家庭来试图让自己找到正常人的感觉。他相信每个人都希望有个可以爱的异性,有家人,死的安详,他自己也不例外。绮礼的妻子跟他过了两年婚姻生活,育有一女。但在自知患有不治之症后,其妻在绮礼面前自尽。她的死成为绮礼学习治疗魔术的契机。妻子的死也成为了绮礼最后的挣扎,即使妻子的死,也无法让他感受到普通人的苦痛。

在妻子死后几天后,绮礼被远坂时臣找上门,通过解释圣杯战争,告知他被选上成为Master。尽管不明白自己的为什么会被选上,但是当他看到了卫宫切嗣,他决心参加圣杯战争。

外貌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穿着简单的法衣带着金色的十字架。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穿着简单的法衣。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绮礼身高约185,到了第五次圣杯战争中身高因为莫名的原因长了8厘米,接近193厘米。

角色

Fate Zero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开始的三年前,言峰被圣杯挑选成为Master并获得令咒。但他本人不明白为什麽他会被选为Master,因为他没有任何所要的愿望。

因为父亲言峰璃正和远坂时臣是至交好友,而指示他加入魔术师协会,拜时臣为师。在圣杯战争中全力协助时臣。

在圣杯战争中,言峰的Servant为Assassin,而时臣的Servant为Archer。言峰故意派遣一个Assassin去袭击Archer,然后任由Archer杀死他,以此引起言峰已经战败的错觉。

实际上言峰一直隐藏在教堂中,并派出剩馀的Assassin侦查和搜寻情报帮助时臣。

其间言峰曾主动计划袭击卫宫切嗣,但只打伤了他的妻子艾莉丝菲尔和助手舞弥,未能和切嗣交手。

后来为试探Rider,言峰动用了所有的Assassin,但Assassin们全被王之军势所杀。

Archer因不满时臣而对言峰感兴趣,而劝言峰仔细观查其他Master参战的动机。

言峰因为间桐雁夜的不幸而对他同样感兴趣,在雁夜被时臣重伤后暗中将他救下。

回到教堂后发现父亲被杀,并在遗言中留给他所有剩馀的令咒。

而言峰内心和妻子死时有同样的感觉:遗憾自己没能亲手杀了父亲。

事后言峰告知Archer时臣计划在圣杯战争结束后,用令咒杀死Archer来到达根源。因此Archer决定和言峰合作。

在切嗣一方谈判的要求下,时臣决定将言峰派出国退出战争。临行时送了言峰一把Azoth短剑为礼物。但在他离去时,言峰在他背后用剑肛刺死了时臣。

为玩弄雁夜,言峰告诉他如果和他合作,就可以帮助雁夜得到圣杯。

但在雁夜用Berserker捉到艾莉丝菲尔后,言峰故意布置了一个局,将时臣的死嫁祸于雁夜,并让时臣之妻见到这一切,使雁夜崩坏。

在圣杯战争最后和切嗣交战,但因为切嗣内置了外挂Avalon而被他所伤,最后发现圣杯本质的切嗣将言峰枪杀。

因为切嗣拒绝了圣杯,圣杯接触了濒死的言峰,并满足了他内心毁灭性的愿望。在Saber摧毁圣杯后,圣杯的黑泥流入Gilgamesh和言峰并给了他新的心脏。

目睹圣杯引起的毁灭后,言峰高兴自己终于找到了自己所要的愉悦。

为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言峰在时臣的丧礼将Azoth送给凛,告诉她是时臣在自己学成时送给他的。

Fate

言峰早期主要行為是利用Lancer仔细观察所有Master的行动,自己並沒有直接出现在台面上。

故事中段,士郎得知Saber是以活人的身分成为英灵后,曾來拜访过言峰。言峰听说Saber还活着时,也难得的露出惊讶的表情。

但之後言峰又恢復平常淡然的模樣,建议士郎贏取圣杯,並說只要让Saber喝下聖杯內容物,就可以拯救Saber。

在Gilgamesh现身后,因Saber提出他是上次圣杯战争的Servant之一,士郎決定去教堂询问同为上次圣杯战争的參加者的言峰。

言峰對Gilgamesh的出現感到意外,但這其实是因為言峰曾要求Gilgamesh待命,而Gilgamesh沒有遵守的原因。

士郎发现教堂下藏了一群活死人,而被言峰活捉。言峰告訴士郎其实自己就是Gilgamesh和Lancer的Master。而這些人都和士郎一樣是十年前火災的生还者,被他拿來作為Gilgamesh的魔力源。

Saber赶到后,言峰绮礼在Saber面前质问士郎他是否需要圣杯,尤其是他是否想改变十年前的那次火灾,但被士郎拒绝了。

Saber听到士郎的回答后终于明白已发生的事实並不能抹殺。言峰叫Saber殺死士郎來換取圣杯时,已与士郎心意相通的Saber也同样拒绝了。

失望的言峰命令Gilgamesh和Lancer收拾两人,但Lancer这时却反戈,挑战Gilgamesh让两人逃离,后死在Gilgamesh手上。

之后言峰去到卫宫家,抢走作为圣杯容器的伊利亚。

character
言峰绮礼
言峰绮礼轮播图.jpg
言峰绮礼轮播图1.jpg
言峰绮礼轮播图2.jpg

言峰绮礼个人信息
日文名 ことみね きれい
中文名 言峰绮礼
Servant 吉尔伽美什/库·丘林
性别
身高 193cm
体重 82公斤
国籍 日本
出场作品

All Around Type-Moon

Capsule Servant

Carnival Phantasm

Chibichuki!

Fate/hollow ataraxia

Fate/kaleid liner PRISMA☆ILLYA 3rei!!

Fate/stay night

Fate/tiger colosseum

Fate/unlimited codes

Fate/Zero

你认为绮礼最想和谁愉悦?
请在下面投票。当你投票后,结果将会显示。
自2016年10月24日 (一) 17:34创建以来共有63 人投票。
poll-id FEFDCB3C0BB28CD08B3018448C97B0E3

最新更改
2015/6/18
添加藤村大河柳洞一成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7
添加索非亚莉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6
添加迪卢木多·奥迪那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5
添加阿其波卢德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2
添加吉尔斯·德·莱斯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点击查看完整历程>

士郎回家后发现被言峰重伤的凛,凛把Azoth剑交给了士郎,要求他击败言峰和Gilgamesh。

言峰在柳洞寺用伊利亚开启小圣杯,释放出黑泥,等待士郎等人的到来。

Gilgamesh守在柳洞寺前方,再士郎与Saber到来后,直接放士郎过去,然后才和Saber展开对决。

士郎在柳洞寺后方与言峰对峙,并展开这最后的一战。

此战中,言峰并没有使用武术或黑键,只使用从圣杯流出的黑泥攻击士郎,而士郎也一度败给了黑泥的诅咒。

但士郎在关键时刻投影出Avalon,遮断圣杯污泥,并在脱困后趁言峰反应不及,解放身藏的Azoth杀死言峰。

言峰临死时认出这把剑是他多年前送给凛的,感慨当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死在此剑下。

UBW

Rider战败后,间桐慎二便逃去教堂寻求教会譬护,并抱怨自己的Rider太没用,于是言峰便将Gilgamesh借给他使用。

因为教堂是一个大圣杯可能存在的地点,所以Caster决定袭击教堂,将此占为据点,而言峰则在Caster的袭击后下落不明。

为帮助凛与士郎,言峰暗中命令Lancer去帮助他们打败Caster阵营。

Lancer跟随士郎营救被Archer抓住的凛,但此时言峰却突然出现,责难Lancer已经自作主张过多的帮助他们。

言峰亦告诉凛,其实上次圣杯战争中,她的父亲也是被自己所杀。而现在凛已经没有什麽价值,所以便命令Lancer杀死她。

Lancer鄙视言峰,表示如果他不用令咒就不会遵从这个命令。

言峰虽然使用了令咒,但下达的命令却是要Lancer自杀。在Lancer以长枪贯穿自己后,言峰表示由自己亲手杀掉凛也没有差别。

不过Lancer虽然自己刺穿心脏,但没有立即死去(技能:战斗续行)。

就在言峰要杀害凛的时候,Lancer趁其不备从言峰身后一枪将他刺死。

魔术

少年时为教会的代行者。言峰实力不及埋葬机关的第七号,但也是一流的杀手。但最盛期(和切嗣对战那瞬间)能打倒シエ儿。 和士郎一样,偏重于「製作」这方面的魔术师。擅长处理灵体、精神的技术。

虽然喜欢欣赏他人的痛苦,但讽刺的是言峰的专长是治疗相关的魔术。在这方面不但是教会中的佼佼者,也在师父远坂时臣之上。

在Fate/stay night中曾多次用魔术治疗主角群,如切除樱体内的印虫和将Archer的断手接合在士郎身上。

虽然内心已经被邪恶扭曲,但对上帝的信仰从未动摇,因此可以用教会的圣言魔术。

在HF线以洗礼咏唱击败了作为灵体存在的间桐臓砚(见名台词)。

作为圣杯战争的监督,而拥有切除、保留和转移令咒的能力。

从父亲言峰璃正那裡保存了历代失败Master的未用令咒。

可以用令咒作为魔力源,代替自己的魔术回路。

成功破解了切嗣的起源弹,因为以此使用的攻击即使被起源弹击中,使用掉的令咒本身已经消失,所以不会产生枪伤以外的作用。

魔术礼装

黑鍵 Black Keys
黑键.jpg
教会人员所使用的长剑,但其实也是魔术礼装。

根据卫宫士郎的分析,此剑大约一公斤重,外型和刺剑类似,但奇怪的是剑身的重力主要集中在剑尖,类似Assassin的投掷短刀。此剑本身不是用来斩击,而是和士郎分析的一样为投掷武器。投出后如果击中,会将目标的身体定身。

虽能伤到英灵,但对他们的效果有限。对幽灵和死徒却很有效。

教会的杀手可以同时扔出很多把剑。高手甚至可以只携带剑柄,而在需要时再将剑身投影,如此即可将剑隐藏于衣中来突击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