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FateWIKI_Fate动画漫画最新最全资料库


简介

圣杯战争是一种决定圣杯所有权的互相厮杀的竞争。虽然过去了鼬很多关于圣杯战争的冲突发生,那是指寻找,争夺传说中装有耶稣之血的神话中的圣杯。而此处的圣杯战争是指那些精通魔术的魔术师,通过召唤带有英雄精神的从者,彼此厮杀直到剩下最后一组,最终获得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圣杯。

冬木市圣杯战争

圣杯战争也成为“天堂的感觉”(Heaven's Feel),是已经延续了两百多年的仪式。由远坂家族、间桐家族和爱因兹贝伦家族共同创立的,以此来追求达到【根源】的手段。目前被认为是为了得到实现愿望的圣杯的争斗。七位被圣杯选择成为的魔术师在圣杯的支持下召唤从者参与争斗。获胜的一组应该是能够利用圣杯许下一个愿望。实际的目的是利用七个从者回到【根源】,以此获得去到【根源】的指引。

这个系统有一个严重的缺陷,由于圣杯的开启和为了达到【根源】需要七个从者的力量才能够实现,那也就意味着所有的从者包括赢得胜利的从者都得死。但是问题来了,圣杯最终的开启是需要一个从者来维持,那就没办法到达【根源】,这一缺陷也导致圣杯只能用来给御主和从者实现愿望。

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真正的赢家赢得圣杯。第三次圣杯战争由于聚集了世界之恶的Avenger,使圣杯被腐蚀,将原有的中性的魔力污染成了邪恶的魔力,圣杯从此只能通过破坏来进行来实现愿望。虽然这件事只有艾因兹贝伦知道,不过对魔术世界来说依旧只是一件小事件。到了第二次圣杯战争,魔术师开始介入到争斗当中,协会以“圣杯”之名做了很多事情,同时圣堂教会也不甘寂寞,派人来到冬木市密谋夺取圣杯。

圣杯战争过程

(该部分由Knight搜集)

圣杯战争经历了五次,但是其过程如何呢?

1:从地脉吸收魔力

大圣杯从冬木市的地脉中汲取出魔力。若是剧烈地夺取庞大份量的魔力,将会导致地脉的枯竭。因此,必须 花费时间慢慢前进。聚集1次圣杯战争所需要的魔力,大约要60年的时间。

2:选定Master

在贮藏了足以召唤七名Servant的魔力后,大圣杯会选出适合成为Master的魔术师,授予“预兆”之痣。候补者们必须迅速开始为召唤Servant的仪式而准备。

3:召唤仪式

召唤Servant需要复杂的魔术仪式。作为原型的英灵和召唤者在精神、肉体上的相性自不言说,但最重要的是和英灵具有深切渊缘的触媒。召唤Servant是人力所不能及的仪式,但大圣杯的辅助让其化为可能。

4:大圣杯的接触

当举行召唤仪式时,大圣杯会连接到位于通常时间轴之外的被称为“英灵之座”的场所、探寻出与仪式中所使用到的触媒相对应的英灵。没有触媒的情况下,会随机选出英灵,但召唤者的性格与境遇等也会造成影响。召唤之时,作为与现界的交换,英灵会被强迫“对令咒绝对服从”。

5:为Master刻上令咒

Master之座先到先得,在七名Servant被召唤的那一刻起,剩余的候补者将失去参加资格。并且,召唤成功者将被授予对应于该Servant的令咒。这令咒的力量来源,同样是大圣杯。

6:召唤Servant

召唤成功后,英灵就以Servant的形式现界。此时,会被分配到7个职阶的某个。原则上1个职阶1名Servant。被分配到哪个职阶,则根据作为原型的英灵的特性来决定。

7:Master与Servant契约

作为Servant留存于现世的“凭依”,Master是必要不可缺的。借助主从契约,双方成为圣杯战争的参战搭档。

8:战争的开始

当集齐7组Master和Servant时,圣杯战争就会开幕。直到只剩最后1组之前战争不会结束,还有只要还遵守最低限度的规则“神秘的隐匿”,这场战争中没有禁止使用的手段。暴力、智略、卑劣的陷阱全都被允许。

9:回收Servant的灵魂

被打倒或者失去Master后无法维持存在的Servant的灵魂,会被小圣杯回收、被扣留直到战争终结之时。收集到的Servant的灵魂,将在大圣杯所执行的仪式的最终阶段中完成重要任务。

10:通往“根源”的路

“根源”,那是所有魔术师的目的地,被认为是存在于世界外侧的“万物之开始与终结、记录这世上的一切、作成这世上的一切的神之座”。冬木市的圣杯战争中,将死去的六名Servant的灵魂注入小圣杯,利用他们回归位于世界外侧的“英灵之座”的力量将世界穿孔,并以大圣杯中积累的庞大魔力来固定这个孔,从而制造出前往世界之外的门。

这就是圣杯战争的真正目的,从系统层面来看,被圣杯是愿望机这种鱼饵钓过来的Master们,只不过是Servant所需的凭依,在Servant召唤阶段过去后他们就没有用了。

历史

(该部分由Knight搜集)

持续了二百年,历经五届的圣杯战争与人类近代史并驾齐驱。

距今约200年前,欧洲的艾因兹贝伦与玛奇里来到未被魔术协会势力触及的日本,在冬木这片理想的灵地上与远坂接触,并由此揭开了圣杯战争的历史。这个直至现代也仍然在不断重复,却始终无法确实完成的大型魔术仪式的历史与各时代所发生的代表性事件并列,追寻着时代的变迁。

圣杯战争的准备

约1790年,艾因兹贝伦与玛奇里到达日本之后,花费了10年进行第一次圣杯战争的准备。

第一次圣杯战争

约1800年进行。这是最初的圣杯战争。事先并没有订下详细正式的规则,役者作为“参加者”的意识也很稀薄,更因还没有现在这样的令咒系统,导致从者不服从命令等情况出现,尚未构造出仪式大体就失败了。圣杯降临地是柳洞寺。

第二次圣杯战争

约1860年进行。基于第一次圣杯战争的失败,这一次具体制订了详细的规划才开始举行。虽然令咒系统已经完成,役者大体能够称心如意地驱使从者,但仪式最终仍然失败了。圣杯降临地是远坂宅。

第三次圣杯战争

约1930年进行。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展开的这一届仪式,帝国陆军与纳粹也围绕着小圣杯参与进来,以帝都为舞台扩大了争夺战,最终因小圣杯被破坏而失败。圣杯降临地是冬木教会,大圣杯吸收了安哥拉曼纽而被污染。

第四次圣杯战争

约1990年进行。这是已被小说、动画化的“Zero”的时代,言峰绮礼、卫宫切嗣、远坂时臣参战。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小圣杯从无机物(单纯只具备形状、机能的器具)变成了有机物(艾因兹贝伦制作的人造人),圣杯降临地是市内的住宅区。最终决战之际,作为降临地的住宅区发生了大火灾,酿造出死者数百人的惨案。卫宫切嗣是这一届的胜利者,但由于他破坏了圣杯所以仪式仍以失败告终。

第五次圣杯战争(宛若天堂最后的对决)

约2000年进行。由《Fate/stay night》故事所描述的,展开了足以称为至今为止的圣杯战争的终局之激战,是最新也是最后的圣杯战争。发生了诸如担任监督者的言峰绮礼杀害参战者巴捷特,取而代之成为Lancer的役者等等许多预计之外事态的一届。

圣杯战争的解体

约2010年,发生于第五次圣杯战争的十年后。埃尔梅洛二世阁下(本名韦伯·贝尔维特,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的役者之一)驾临冬木市。由于魔术协会意图复兴大圣杯,两方站在了完全针对的立场,引发了堪比圣杯战争的大骚动。最终由埃尔梅洛二世与远坂家当主协力将大圣杯完全解体,冬木市的圣杯战争自此迎来了完全的终结。

圣杯战争bug

(该部分由Knight搜集)

在规则之外想钻圣杯系统的漏洞,往往导致不可测的情况发生,导致BUG的结果。

圣杯战争是由从者系统干涉而自动运行的,但时常会有参战者为求胜利而进行规则外的行动,这样就会导致系统出现BUG。其中之一的的结果就是有与通常职阶相异的从者加入进来。

比如佐佐木小次郎,被同样身为从者的Caster强行召唤,其存在本身就是例外。而Avenger则是艾因兹贝伦家所召唤出的,基本七职阶以外的第八职阶的从者,并在那次骚乱中使得圣杯战争及从者系统发生扭曲,是此后各种惨剧的根本原因。

虽然被赋予Assassin的职阶,但并非哈桑·萨巴赫的一员,甚至不能说是暗杀者。本来只是无名的英灵,在“佐佐木小次郎”这个架空英灵被召唤之时,与其总体相似的存在就只有掌握剑技·燕返的他,因此被冠以佐佐木小次郎之名而召唤了。

职阶能力:气息遮断

第三次圣杯战争中,由艾因兹贝伦家所召唤的Avenger之从者。真名安哥拉曼纽的他没有役者预想中那样强大,是圣杯战争最初的反英雄。并非传说中与其同名的神灵本身,仅仅只是某个小村里被当成万恶之源对待的普通青年。

职阶能力:不明

圣杯的污染

(该部分由Knight搜集)

第三次圣杯战争中,圣杯因为吸收了安哥拉曼纽而被污染。“此世全部之恶”所导致的圣杯的扭。

第三次圣杯战争之后,这个仪式发生了决定性、本质上的变异。那并非“规则更改”这么轻巧简单,而是大圣杯本体由于受污染而彻底歪曲了。弱小并在战争初期就被打倒的第八类职阶——Avenger的从者安哥拉曼纽——其灵魂按规则被吸入圣杯,结果造成了污染。第三次圣杯战争由于小圣杯(外形是“杯子”状)被战斗波及而遭破坏的缘故,在没有决出胜利者的情况下便结束了,被视为“无效的竞赛”。但惟独大圣杯的污染这一结果为之后两届圣杯战争带来了严重的影响。被当做会实现胜利者愿望的万能之器的圣杯,其机能即使被污染也仍然存在,但实现方式却被附上了无穷的“恶意”。虽说恣意曲解、自主诠释愿望是幻想小说中恶魔的常见手段,不过讽刺的是让圣杯变成这个样子的,正是产生出“作为污染源的安哥拉曼纽”的人类的恶意。经由“此世全部之恶”而实现了的愿望。

安哥拉曼纽,诞生于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犹如一个小世界的村落。他是为了证明人类的善性,而被强加背负起此世全部罪恶的一名普通青年。被人们期盼成为“恶之象征”的他作为从者响应召唤,并战败后被吸收进圣杯时,引发了负面的奇迹。圣杯作为愿望机的力量,受理了托付于安哥拉曼纽的人们的愿望,授予仅剩灵魂的他拥有跟“恶之象征”所匹配的力量并赋予其肉身。安哥拉曼纽以大圣杯为子宫,欲作为第三魔法的实例诞生于现世。

圣杯歪曲后对圣杯战争系统产生的影响

被安哥拉曼纽寄生、污染之后,圣杯实现胜利者愿望的机能仍然继续运作。它的力量巨大,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改变,但确实内里已经完全不同了。

首先第一点,是实现愿望的方式。许愿者的愿望往往被朝着恶意的方向解释,只会以带来破坏和灾厄的形式得到实现。其代表案例,正是10年前发生在冬木市住宅区的大火灾。 然后第二点,是不可控性。一旦被解放,大圣杯就开始满溢出“此世全部之恶”。那是引发灾厄的灾厄,直到将理应受诅咒的人类全部被毁灭为止,持续散布着恶意。

此外,圣杯内蕴含着的黑泥,会将从者的灵格颠覆,并陷入被称为“黑化”的恶念状态。

反英雄的诞生

因为圣杯吸收了Avenger,圣杯战争由此发生了多个“BUG”。其中之一就是“反英雄”的出现。

本应无色的圣杯内里被黑色所污染,而使从世间看来是恶但也被定义为英雄者——也就是反英雄的存在被认同,自此他们也可以作为英雄而被召唤。

吉尔伽美什的现界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最后,吉尔伽美修犹如“捷克弗里德身沐龙血而脱胎换骨”般,因为全身被黑泥所浸染而得到了能留存现界的肉体。通常情况下,接触到了黑泥就会疯狂至死或是被当场吸收。然而他身为独一无二的英雄王,连那种恶念也能视若无物。并经由此变,可以不耗费魔力地持续现界。

间桐樱的污染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最后,圣杯被Saber的宝具破坏。碎裂的圣杯的一部分被间桐脏砚获得,并移植入间桐樱的肉体。但此时,圣杯已经被“此世全部之恶”所污染。那么宿有圣杯碎片的樱呢?理所当然,她同样也被污染了。所以,宛若天堂路线的间桐樱陷入了被称为“黑化”的状态。


简介

圣杯战争是一种决定圣杯所有权的互相厮杀的竞争。虽然过去了鼬很多关于圣杯战争的冲突发生,那是指寻找,争夺传说中装有耶稣之血的神话中的圣杯。而此处的圣杯战争是指那些精通魔术的魔术师,通过召唤带有英雄精神的从者,彼此厮杀直到剩下最后一组,最终获得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圣杯。

冬木市圣杯战争

圣杯战争也成为“天堂的感觉”(Heaven's Feel),是已经延续了两百多年的仪式。由远坂家族、间桐家族和爱因兹贝伦家族共同创立的,以此来追求达到【根源】的手段。目前被认为是为了得到实现愿望的圣杯的争斗。七位被圣杯选择成为的魔术师在圣杯的支持下召唤从者参与争斗。获胜的一组应该是能够利用圣杯许下一个愿望。实际的目的是利用七个从者回到【根源】,以此获得去到【根源】的指引。

这个系统有一个严重的缺陷,由于圣杯的开启和为了达到【根源】需要七个从者的力量才能够实现,那也就意味着所有的从者包括赢得胜利的从者都得死。但是问题来了,圣杯最终的开启是需要一个从者来维持,那就没办法到达【根源】,这一缺陷也导致圣杯只能用来给御主和从者实现愿望。

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真正的赢家赢得圣杯。第三次圣杯战争由于聚集了世界之恶的Avenger,使圣杯被腐蚀,将原有的中性的魔力污染成了邪恶的魔力,圣杯从此只能通过破坏来进行来实现愿望。虽然这件事只有艾因兹贝伦知道,不过对魔术世界来说依旧只是一件小事件。到了第二次圣杯战争,魔术师开始介入到争斗当中,协会以“圣杯”之名做了很多事情,同时圣堂教会也不甘寂寞,派人来到冬木市密谋夺取圣杯。

圣杯战争过程

(该部分由Knight搜集)

圣杯战争经历了五次,但是其过程如何呢?

1:从地脉吸收魔力

大圣杯从冬木市的地脉中汲取出魔力。若是剧烈地夺取庞大份量的魔力,将会导致地脉的枯竭。因此,必须 花费时间慢慢前进。聚集1次圣杯战争所需要的魔力,大约要60年的时间。

2:选定Master

在贮藏了足以召唤七名Servant的魔力后,大圣杯会选出适合成为Master的魔术师,授予“预兆”之痣。候补者们必须迅速开始为召唤Servant的仪式而准备。

3:召唤仪式

召唤Servant需要复杂的魔术仪式。作为原型的英灵和召唤者在精神、肉体上的相性自不言说,但最重要的是和英灵具有深切渊缘的触媒。召唤Servant是人力所不能及的仪式,但大圣杯的辅助让其化为可能。

4:大圣杯的接触

当举行召唤仪式时,大圣杯会连接到位于通常时间轴之外的被称为“英灵之座”的场所、探寻出与仪式中所使用到的触媒相对应的英灵。没有触媒的情况下,会随机选出英灵,但召唤者的性格与境遇等也会造成影响。召唤之时,作为与现界的交换,英灵会被强迫“对令咒绝对服从”。

5:为Master刻上令咒

Master之座先到先得,在七名Servant被召唤的那一刻起,剩余的候补者将失去参加资格。并且,召唤成功者将被授予对应于该Servant的令咒。这令咒的力量来源,同样是大圣杯。

6:召唤Servant

召唤成功后,英灵就以Servant的形式现界。此时,会被分配到7个职阶的某个。原则上1个职阶1名Servant。被分配到哪个职阶,则根据作为原型的英灵的特性来决定。

7:Master与Servant契约

作为Servant留存于现世的“凭依”,Master是必要不可缺的。借助主从契约,双方成为圣杯战争的参战搭档。

8:战争的开始

当集齐7组Master和Servant时,圣杯战争就会开幕。直到只剩最后1组之前战争不会结束,还有只要还遵守最低限度的规则“神秘的隐匿”,这场战争中没有禁止使用的手段。暴力、智略、卑劣的陷阱全都被允许。

9:回收Servant的灵魂

被打倒或者失去Master后无法维持存在的Servant的灵魂,会被小圣杯回收、被扣留直到战争终结之时。收集到的Servant的灵魂,将在大圣杯所执行的仪式的最终阶段中完成重要任务。

10:通往“根源”的路

“根源”,那是所有魔术师的目的地,被认为是存在于世界外侧的“万物之开始与终结、记录这世上的一切、作成这世上的一切的神之座”。冬木市的圣杯战争中,将死去的六名Servant的灵魂注入小圣杯,利用他们回归位于世界外侧的“英灵之座”的力量将世界穿孔,并以大圣杯中积累的庞大魔力来固定这个孔,从而制造出前往世界之外的门。

这就是圣杯战争的真正目的,从系统层面来看,被圣杯是愿望机这种鱼饵钓过来的Master们,只不过是Servant所需的凭依,在Servant召唤阶段过去后他们就没有用了。

历史

(该部分由Knight搜集)

持续了二百年,历经五届的圣杯战争与人类近代史并驾齐驱。

距今约200年前,欧洲的艾因兹贝伦与玛奇里来到未被魔术协会势力触及的日本,在冬木这片理想的灵地上与远坂接触,并由此揭开了圣杯战争的历史。这个直至现代也仍然在不断重复,却始终无法确实完成的大型魔术仪式的历史与各时代所发生的代表性事件并列,追寻着时代的变迁。

圣杯战争的准备

约1790年,艾因兹贝伦与玛奇里到达日本之后,花费了10年进行第一次圣杯战争的准备。

第一次圣杯战争

约1800年进行。这是最初的圣杯战争。事先并没有订下详细正式的规则,役者作为“参加者”的意识也很稀薄,更因还没有现在这样的令咒系统,导致从者不服从命令等情况出现,尚未构造出仪式大体就失败了。圣杯降临地是柳洞寺。

第二次圣杯战争

约1860年进行。基于第一次圣杯战争的失败,这一次具体制订了详细的规划才开始举行。虽然令咒系统已经完成,役者大体能够称心如意地驱使从者,但仪式最终仍然失败了。圣杯降临地是远坂宅。

第三次圣杯战争

约1930年进行。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展开的这一届仪式,帝国陆军与纳粹也围绕着小圣杯参与进来,以帝都为舞台扩大了争夺战,最终因小圣杯被破坏而失败。圣杯降临地是冬木教会,大圣杯吸收了安哥拉曼纽而被污染。

第四次圣杯战争

约1990年进行。这是已被小说、动画化的“Zero”的时代,言峰绮礼、卫宫切嗣、远坂时臣参战。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小圣杯从无机物(单纯只具备形状、机能的器具)变成了有机物(艾因兹贝伦制作的人造人),圣杯降临地是市内的住宅区。最终决战之际,作为降临地的住宅区发生了大火灾,酿造出死者数百人的惨案。卫宫切嗣是这一届的胜利者,但由于他破坏了圣杯所以仪式仍以失败告终。

第五次圣杯战争(宛若天堂最后的对决)

约2000年进行。由《Fate/stay night》故事所描述的,展开了足以称为至今为止的圣杯战争的终局之激战,是最新也是最后的圣杯战争。发生了诸如担任监督者的言峰绮礼杀害参战者巴捷特,取而代之成为Lancer的役者等等许多预计之外事态的一届。

圣杯战争的解体

约2010年,发生于第五次圣杯战争的十年后。埃尔梅洛二世阁下(本名韦伯·贝尔维特,第四次圣杯战争中的役者之一)驾临冬木市。由于魔术协会意图复兴大圣杯,两方站在了完全针对的立场,引发了堪比圣杯战争的大骚动。最终由埃尔梅洛二世与远坂家当主协力将大圣杯完全解体,冬木市的圣杯战争自此迎来了完全的终结。

圣杯战争bug

(该部分由Knight搜集)

在规则之外想钻圣杯系统的漏洞,往往导致不可测的情况发生,导致BUG的结果。

圣杯战争是由从者系统干涉而自动运行的,但时常会有参战者为求胜利而进行规则外的行动,这样就会导致系统出现BUG。其中之一的的结果就是有与通常职阶相异的从者加入进来。

比如佐佐木小次郎,被同样身为从者的Caster强行召唤,其存在本身就是例外。而Avenger则是艾因兹贝伦家所召唤出的,基本七职阶以外的第八职阶的从者,并在那次骚乱中使得圣杯战争及从者系统发生扭曲,是此后各种惨剧的根本原因。

虽然被赋予Assassin的职阶,但并非哈桑·萨巴赫的一员,甚至不能说是暗杀者。本来只是无名的英灵,在“佐佐木小次郎”这个架空英灵被召唤之时,与其总体相似的存在就只有掌握剑技·燕返的他,因此被冠以佐佐木小次郎之名而召唤了。

职阶能力:气息遮断

第三次圣杯战争中,由艾因兹贝伦家所召唤的Avenger之从者。真名安哥拉曼纽的他没有役者预想中那样强大,是圣杯战争最初的反英雄。并非传说中与其同名的神灵本身,仅仅只是某个小村里被当成万恶之源对待的普通青年。

职阶能力:不明

圣杯的污染

(该部分由Knight搜集)

第三次圣杯战争中,圣杯因为吸收了安哥拉曼纽而被污染。“此世全部之恶”所导致的圣杯的扭。

第三次圣杯战争之后,这个仪式发生了决定性、本质上的变异。那并非“规则更改”这么轻巧简单,而是大圣杯本体由于受污染而彻底歪曲了。弱小并在战争初期就被打倒的第八类职阶——Avenger的从者安哥拉曼纽——其灵魂按规则被吸入圣杯,结果造成了污染。第三次圣杯战争由于小圣杯(外形是“杯子”状)被战斗波及而遭破坏的缘故,在没有决出胜利者的情况下便结束了,被视为“无效的竞赛”。但惟独大圣杯的污染这一结果为之后两届圣杯战争带来了严重的影响。被当做会实现胜利者愿望的万能之器的圣杯,其机能即使被污染也仍然存在,但实现方式却被附上了无穷的“恶意”。虽说恣意曲解、自主诠释愿望是幻想小说中恶魔的常见手段,不过讽刺的是让圣杯变成这个样子的,正是产生出“作为污染源的安哥拉曼纽”的人类的恶意。经由“此世全部之恶”而实现了的愿望。

安哥拉曼纽,诞生于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犹如一个小世界的村落。他是为了证明人类的善性,而被强加背负起此世全部罪恶的一名普通青年。被人们期盼成为“恶之象征”的他作为从者响应召唤,并战败后被吸收进圣杯时,引发了负面的奇迹。圣杯作为愿望机的力量,受理了托付于安哥拉曼纽的人们的愿望,授予仅剩灵魂的他拥有跟“恶之象征”所匹配的力量并赋予其肉身。安哥拉曼纽以大圣杯为子宫,欲作为第三魔法的实例诞生于现世。

圣杯歪曲后对圣杯战争系统产生的影响

被安哥拉曼纽寄生、污染之后,圣杯实现胜利者愿望的机能仍然继续运作。它的力量巨大,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改变,但确实内里已经完全不同了。

首先第一点,是实现愿望的方式。许愿者的愿望往往被朝着恶意的方向解释,只会以带来破坏和灾厄的形式得到实现。其代表案例,正是10年前发生在冬木市住宅区的大火灾。 然后第二点,是不可控性。一旦被解放,大圣杯就开始满溢出“此世全部之恶”。那是引发灾厄的灾厄,直到将理应受诅咒的人类全部被毁灭为止,持续散布着恶意。

此外,圣杯内蕴含着的黑泥,会将从者的灵格颠覆,并陷入被称为“黑化”的恶念状态。

反英雄的诞生

因为圣杯吸收了Avenger,圣杯战争由此发生了多个“BUG”。其中之一就是“反英雄”的出现。

本应无色的圣杯内里被黑色所污染,而使从世间看来是恶但也被定义为英雄者——也就是反英雄的存在被认同,自此他们也可以作为英雄而被召唤。

吉尔伽美什的现界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最后,吉尔伽美修犹如“捷克弗里德身沐龙血而脱胎换骨”般,因为全身被黑泥所浸染而得到了能留存现界的肉体。通常情况下,接触到了黑泥就会疯狂至死或是被当场吸收。然而他身为独一无二的英雄王,连那种恶念也能视若无物。并经由此变,可以不耗费魔力地持续现界。

间桐樱的污染

在第四次圣杯战争最后,圣杯被Saber的宝具破坏。碎裂的圣杯的一部分被间桐脏砚获得,并移植入间桐樱的肉体。但此时,圣杯已经被“此世全部之恶”所污染。那么宿有圣杯碎片的樱呢?理所当然,她同样也被污染了。所以,宛若天堂路线的间桐樱陷入了被称为“黑化”的状态。

最新更改
2015/3/15
2015/3/14
2015/3/13
<点击查看完整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