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FateWIKI_Fate动画漫画最新最全资料库

Fate WIKI > 人物 > 伊斯坎达尔

伊斯坎达尔(ライダー)是第四次圣杯中韦伯·维尔维特的Rider级别的从者。

概况

身份

伊斯坎达尔外貌.jpg

Rider的身份是亚历山大帝(伊斯坎达尔)因为其差点统治了整个世界,故此被称为“征服王”。

亚历山大大帝,其名字亚历山大意为“人类的守护者”;公元前356年7月22日-前323年6月10日)即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三世(。公元前336年夏,亚历山大之父、古代马其顿国王肺力二世在女儿的婚礼上突然遇刺身亡,刚满20岁的亚历山大继承了王位。被肺力二世所征服的希腊各城邦国和色雷斯、伊利里亚等地的一些部落纷纷乘机叛乱或宣布独立。年轻统帅亚历山大首先率军进至巴尔干半岛北部,征服了背叛自己的伊利里亚诸部落,把色雷斯人击退至多瑙河滨。此时,过去曾与马其顿作对的底比斯人谣传亚历山大阵亡,乘机掀起了反马其顿的轩然大波。亚历山大知道,底比斯是希腊诸城邦中有名的大城邦,如不把这次暴乱平息下去,其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他决定杀一儆百,当机立断,火速挥师南下,以闪电般的速度出敌意外的出现在底比斯城下。底比斯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不惊慌失措。底比斯城被攻陷,变成了一堆瓦砾,全部居民都被变卖为奴,只有过去和肺力二世或亚历山大友好或赞助过马其顿的少数人除外。

亚历山大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底比斯的毁灭,确实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希腊诸城邦望风归顺,纷纷表示臣服。随后雅典也表示臣服,并恳求宽恕。没过多久,各邦国又统一在亚历山大的领导之下,承认亚历山大为最高统帅。于是,亚历山大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大展宏图,组织对东方的远征了。

亚历山大远征东方波斯的借口是波斯人曾蹂躏过希腊圣地,又参与过对肺力二世的谋杀。据说,临出征前,亚历山大把自己所有的地产收入、奴隶和畜群全部分赠他人。当时有位将领迷惑不解的问道:“陛下,您把所有的东西分光,把什么留给自己呢?”“希望!”亚历山大干脆利落的答道,“我把希望留给自己!它将给我带来无穷的财富!”随后,亚历山大怀著征服世界的渴望,离开故土,踏上了千里迢迢的征程。

公元前334年春,亚历山大渡过赫勒斯滂海峡(即达达尼尔海峡),开始了长达10年的东征之战。他用以开始远征波斯帝国的军队,由步兵3万名、骑兵5千名和战舰160艘组成。波斯帝国却拥有数十万大军,战舰400艘。而且,波斯帝国面积比马其顿王国约大50倍,更何况远东古老而富足的埃及、巴比伦、肺尼基等诸多国家均已被波斯征服,并入波斯版图。尽管力量悬殊,但亚历山大善于从本质上看问题。他深知,波斯帝国虽国土辽阔,军队庞大,威名犹在,但其势已衰,内部四分五裂,皇帝大流士三世是个意志薄弱、缺智乏谋的平庸昏君。而马其顿王国气势正盛,锐不可当。亚历山大借助一举渡过赫勒斯滂海峡之余威,利用己方高昂的士气,一鼓作气,突破敌防线,首战告捷,彻底摧毁了波斯人的士气和抵抗的决心,开辟了向亚洲扩张的道路。不少城邦不战而降,甚至把亚历山大视为将他们从波斯人统治下解放出来的救星。

公元前333年秋,亚历山大又在伊苏斯城附近以其著名的“马其顿方阵”击败了不甘心初战失败的大流士三世。

公元前331年春,亚历山大率步兵4万和骑兵7千向美索不达米亚进军,在尼尼微附近的高加米拉展开了与波斯的最后一场大规模的决定性战斗。大流士三世经过精心准备,拥有骑兵4万、步兵20万、刀轮战车200辆和来自印度的战象15头,与亚历山大军队相比,具有绝对优势。但亚历山大与大流士三世斗智用谋,再次奇迹般的战胜了这位波斯皇帝。特别有趣的是,当仅有不到5万军队的亚历山大命令他的士兵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安卧休息、养精蓄锐之时,手握大军的大流士三世却因害怕夜袭令士兵彻夜不眠。波斯士兵全副武装,胆战心惊的整整站了一夜,个个无精打采,毫无斗志。次日,即公元前331年10月1日清晨,亚历山大率精神饱满、士气高昂之军进入战场,熟练的运用其机动灵活的“马其顿方阵”,最终战胜了强劲的对手。亚历山大乘胜东进,占领了东方最大的城市、古代东方的文化中心巴比伦,并为自己加了一个称号--“巴比伦及世界四方之王”。此后,亚历山大又率兵从巴比伦出发,势如破竹地占领了波斯帝国的首都苏撤、波斯波利斯和矣克巴塔那等三座都城。大流士三世逃至北方的大夏,被大夏的总督比索斯杀死,弃尸于路旁。最终还是亚历山大在追赶途中发现了他的尸体,并将其送回波斯波利斯,厚葬于波斯皇陵墓。至此古波斯帝国及阿契美尼德王朝遂亡。马其顿军队征服了波斯的全部领土,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亚历山大帝国建立起来。

公元前327年,亚历山大率军由里海以南地区继续东进,经安息(帕提亚)、阿里亚、德兰古亚那,北上翻越兴都库什山脉,到达巴克特里亚(大夏)和粟特。前325年侵入印度波拉伐斯王国,波拉伐斯王国虽不及波斯庞大,但在当地也算得上一个强国。国王波拉斯能征善战,手下有步兵30,000,骑兵4,000人,战车300辆,此外尚有一支独特兵种--战象200头。论数量,与亚历山大部队不相上下。当时正值夏季,大雨滂沱,河水较深,有真纳河天险可凭,因而波拉斯对于阻止亚历山大进攻信心十足。他听说亚历山大率兵向他的国家开来,就沿河布下军队,严加防守。而在每个徒涉场,除布置哨兵之外,还派大象“把守”。大象那样笨拙,为什么还派它们“把守”?原来马其顿的战马都来自北方,没有同南方这种庞然大物打过交道。它们一见大象就会因为惊惧而从船上跳进水中,这样马其顿的骑兵自然就无法过河了。

亚历山大深知渡河不易,也作了充分准备。他让一个军官去印度河。指挥士兵将准备渡河时乘的船只拆开,小船拆为两段,大船拆为3段,用大车运到真纳河西岸隐蔽起来。他本人经过对河面和西岸地形的侦察,拟定了一个类似我国汉代韩信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划。这个计划共分为3个步骤。第一步,白天佯渡,疲惫敌人。亚历山大命令船只、皮筏在营地附近下水,顺河来回航行。岸上的士兵也随船来回平行运动,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时机和地点,准备抢渡。波拉斯不敢怠慢,在彼岸也随敌舰航行方向,来回奔波,这样一连数日,天天如此。马其顿人还未过河,波拉斯的军队却被搞得精疲力竭了。第二步,夜间佯渡,迷惑敌人。白天佯渡一停止,马其顿人又开始夜间行动。亚历山大亲率部分骑兵,沿岸来回奔跑,边跑边呼冲锋的口号,似乎要趁夜幕掩护,偷渡过河。于是波拉斯又带著他的军队在对岸来回奔跑起来。这样一连数日,马其顿人又未过河。波拉斯由此得出结论,敌人并不敢真的渡河,不过虚张声势而已。于是不管敌人怎样行动,怎样叫喊,都只让哨兵沿岸防守。大部队不再随之运动。亚历山大看到波拉斯巳经疲惫不堪,并且麻痹起来,于是开始下一步行动,夜间偷渡。在表面上,他们仍然虚张声势,故伎重演,以麻痹对方。喻在暗地里,却把大部分人马、船只和皮筏偷偷调往河流上游距原来营地约50里的地方。这里是真纳河转弯的地方,形成一个押角,押角上树木茂密。押角对面的河中有一个岛屿,也长满了树木,人迹罕至。这就形成了一个自然屏障,马其顿人在这里进行紧张而认真的渡河准备工作。公元前326年6月底的一天夜里,黑云滚滚,电闪雷鸣,大雨滂沱,河水咆哮,马其顿人借老天的掩护把步兵、骑兵都集中到岸边。正巧破晓之前雨过天晴,风平浪静,亚历山大马上命令15,000名骑兵分别登上战船和皮筏,直向河中岛屿驶去。他们刚绕过这个岛,就被对岸波拉斯的哨兵发现。亚历山大估计波拉斯尚未在这里集中兵力,于是命令船只急速驶向对岸,并在上岸以后马上列成战斗队形,准备交战。哪知这里并不是真纳河的东岸,而是另外一个小岛。马其顿人眼看前功尽弃,叫苦不迭。幸好对岸守敌不多,又找到一个渡河地点,河水只有齐脖深,勉强可以徒涉。亚历山大不敢耽搁,指挥大军冒险抢渡过去。

波拉斯得知马其顿人在押角一带渡河,闹不清马其顿的主力究竟在哪里,不率大部队前去阻击吧,敌人可能从那里全部渡过河来,率大军前去迎敌吧,又怕对岸敌人乘机抢渡,思来想去,犹豫不决,结果只派儿子小波拉斯带领2000名步兵和120辆战车前去阻击。当小波拉斯到达押角对岸时,马其顿的大部分军队已经渡过河来。他的人马太少,一击即溃,自己也送了性命。

波拉斯听说亚历山大带领大军渡过河来,井且打死了自己的儿子,异常悲愤。他只留少数部队看守当地河岸,亲自带步兵30,000人。骑兵4,000人,战车180辆,战象200头,去迎击亚历山大。当他来到一块平坦而又坚硬的沙土地带时,就在那里摆开阵势。他把200头战象放在前面,每头相隔数丈,构成第一条战线,使敌人战马望而生畏,步兵不敢穿过。他又让步兵站在大象的后面,构成第二条战线,把住大象之间的每个空隙。骑兵布在步兵两边,以便机动策应。而180辆战车就分别放在左右两翼骑兵的前边。这些战车看来很是威风,但在实际战斗中并没有起什么作用。

亚历山大在进军中碰上了波拉斯的军队,立刻将部队调成作战队形,准备还击。同过去一样,他让方阵步兵占据当中位置,与波拉斯的战象相对,并且命令他们不要首先投入战斗,待马其顿骑兵把对方骑兵和步兵打乱时才出击。同时,他又命令科那斯率两队骑兵偷偷开向敌人右翼,待敌人骑兵与自己的右翼骑兵厮杀时,绕到后面袭击敌人。而亚历山大则带领大部分骑兵占据右翼,准备首先从这里发起进攻。

当波拉斯发现敌人的大批骑兵集中在自己的左前方时,就把右翼骑兵也调到左翼,并让全部骑兵一齐向敌人骑兵发起进攻。亚历山大一见敌人骑兵出动,便命1000名马弓手同时放箭,波拉斯的骑兵顿时大乱。趁这机会,亚历山大带领骑兵飞驰而上.两支骑兵战作一团。这时,科那斯的骑兵依令在波拉斯骑兵背后出现,使其两面受敌。波拉斯的骑兵为形势所迫,抽出部分兵力掉头对付科那斯。亚历山大看到波拉斯的部分骑兵后转,乘机掩杀,迫使敌人骑兵退到战象那里。波拉斯的象倌一见敌人骑兵冲来,就赶著大象前去阻拦,因而自己乱了队形。马其顿方阵步兵一直观战,等待时机,现在看到时机已到,便一涌而上,围攻大象,从四面八方投枪放箭。那些象倌毫无惧色,又驱赶大象向敌人方阵冲去,把马其顿方阵冲了个乱七八糟。波拉斯的骑兵勇敢顽强,乘势再战敌人骑兵,但因经验太少,训练不够,结果又败下阵来,再次退到大象附近。马其顿的骑兵、步兵步步进逼,向敌方的骑兵、战象拼命投枪放箭,波拉斯的骑兵伤亡惨重。特别是那些战象,因受重伤,疼痛难忍,就狂怒起来。它们东奔西跑,横冲直撞,不分敌我,无情践踏。而和大象挤在一起的波拉斯的步兵和骑兵又受敌所迫,无处躲避,很多人受伤,很多人死在象蹄之下。这时,亚历山大让骑兵在对方后面截击,而让步兵把盾牌靠拢,步步进逼。很多波拉斯的战士无法脱身,惨死沙场。这时留在西岸的马其顿的8,000名步兵和3,000名骑兵直接渡河,同亚历山大亲自率领的部队一起结束了这场战斗。

波拉斯虽然遭到失败,但并没有象大流士三世那样临阵脱逃,而一直勇敢地带领部队在战场拼杀。后来看到自己的战士大部分伤亡而无胜利希望时,才带领军队向后撤退。亚历山大一见此人如此英勇,觉得日后要巩固对这里的统治。是个难得的人才。因而命令不准伤害他,并且一再派人请他来相见。当波拉斯到来时,亚历山大亲自迎接,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你要象对待一个国王那样对待我。”亚历山大满足了他的要求,让他仍然管理他的国家,并给了他一块比原来国土还大的士地。于是,波拉斯归顺了亚历山大。经过8个年头,行程5万余里的远征,很多士兵已经伤、残、病、亡。幸存者也不愿再打仗了,他们都想活著回去,看看自己的父老、妻子和儿女,因而牢骚满腹,甚至公开拒绝打仗。亚历山大无可奈何,只好收兵。

公元前325年7月从印度撤兵。

公元前324年,其陆军回到波斯利斯和苏萨,舰队在底格里斯河口靠岸,随后返抵巴比伦,东征即告结束。

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在巴比伦发高烧身亡。亚历山大去世前深明人生的虚空,自己奋战十余年,战无不胜,但却胜不了死亡,并命部下在其死后将自己的棺材两侧留上孔将其两只手伸出,以示后人,他虽一生奋战终仍两手空空离去。

外貌

身高超过两米的巨汉,有着坚实的肌肉。棱角分明的面庞,火烧云斑的头发和胡须,给人一种震慑灵魂的感觉(大概韦伯第一次见到征服是这种感觉!)穿着无袖的青铜盔甲,露出充满肌肉的臂膀,另外穿有一件厚厚的豪华靓丽的红色斗篷。

休息时的伊斯坎达尔喜欢穿着印有《大战略》字样的白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由于激斗发达,T恤完全被撑起来,肌肉一览无余。

角色

伊斯坎达尔外貌1.jpg
为了到达世界的终端,生前不断侵略其他国家。

作为第四次圣杯战争的Servant被维瓦以其圣遗物一块碎布(从古代亚历山大穿过的披风上掉落的)为媒介召唤出来。

虽然愿望为得到肉体,不过对于夺取圣杯这点并不是十分在意,来到现世后都在看现代的新闻报导等关心世界大势,并将柯林顿视为征服世界的假想敌。

虽然是做为Servant被维瓦召唤出来,但反而比维瓦更像Master,而维瓦更常被他耍的团团转。

其实原先是要由维瓦的教授肯尼斯召唤出来,但后因维瓦在课堂上被肯尼斯羞辱而在心生不满的情况下将召唤Rider的圣物给偷走并使其召唤。

不过从剧中的表现来看,多数岛民的看法一致是:若真的给肯尼斯召唤出来的话,大概第一天肯尼斯就会把三个令咒都用光,然后就被欢乐王干掉了(一秒)。

在Saber和Lancer的第一次对决中乱入,虽然试著说服两名从者加入自己的军队,但被两人否决,在见识到Archer和Berserker的能力后,由于看不惯Lancer的Master的举动因而再度乱入肇事逃逸,拯救了陷于二打一危机中的Saber。

之后自己学著邮购商品,买了一件大战略T恤和大战略的游戏。

由于维瓦想调查冬木市中央河流,因此以一条裤子为代价叫Rider出去河川取水。

随后确定Caster工房位置的维瓦便被Rider一起拖去Caster的工房。

在Caster工房中见到虚渊式尸体放置场令人不忍卒睹的景象,同时也遭遇到了应该已经死去的Assassin,在解决掉一名Assassin后,以神威的车轮带有的雷霆摧毁Caster的工房。

在三王酒宴中远坂时臣为了逼出Rider的王牌指示言峰绮礼用令咒将剩下的全部Assassin袭击Rider,原本靠人数占优势的Assassin却反而被Rider的对军宝具—固有结界「王之军势」的扫荡之下而全灭,其中一名女Assassin在看到王之军势后丧失战意,呆站在原地被Rider给斩首。

在圣杯战争最后阶段,因Berserker装成Rider捉走爱丽丝菲尔,而使Saber追错目标与其对决。虽然与Master维瓦避开被约定的胜利之剑的攻击,但亦失去了神威之车轮。

Master维瓦一连使用3个令咒使Rider魔力量大幅增强,其后Rider便与Archer展开最终决战。

决战前夕双方互相敬酒,并提出与Archer结盟,共同征服星宿。但被拒绝。

但所展开的王之军势被Archer的对界宝具Ea所击破。

将维瓦收为妻臣子,在命令维瓦「活下去,见证征服王的雄姿」后便骑着爱马衝上去挑战Archer。当剑快斩到Archer时被其宝具天之锁锁住,后被Ea贯穿胸膛。

其后Archer认同了Rider,而Rider亦带着遗憾但满足的心情而消失。

能力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运 宝具
韦伯·维尔维特 B A D C A+ A++


阶级固有技能

对魔力:D — 可将咏唱是一节以下的魔术无效化。和一个护身符的效果差不多。

骑乘:A+ — 所有兽类,包括幻兽、神兽均可灵活驾御,但不适用于龙种。

保有技能

统率力:A — 指挥、统率大军团的才能,领导力是稀少的才能。达到这种等级已经到达一个凡人所能达到的最高声望的极限了。

军事策略:B — 对动员了大人数的战场而非一对一的战斗的了解和分析能力。自己如果使用对军宝具,会对敌人的对军宝具的防御的能力方面具有附加效果。

神性:C — 虽然没有充分而实际的证据,但在许多传说中被传为希腊诸神之父宙斯的儿子。

宝具

名称 读音 等级 种类 范围 最大捕捉
神威的车轮 Gordius Wheel A+ 对军宝具 2~50 100
神威之车轮.jpg

Rider持有的,由两头牛牵引的战车。这战车的大小比一辆卡车大一些,两侧放置了刀刃可切断左右方的障碍。因为拉车的神牛为宙斯所赐,所以两头牛可以踏上空中的雷电而使战车在天上飞行,牛蹄的践踏也会引起雷电。

在希腊神话有一个传说:小亚细亚的北部城市弗里吉亚人没有国王,他们向神请示谁将成为他们的国王;神谕说「他们遇到的第一个坐牛车的人就是国王」。而第一个驾车进城的人是一个叫戈耳狄斯的农民,他也因此成为弗里吉亚之王。国王去世后他的牛车被列于宙斯神殿中,在它的车轭和车辕之间,用山茱萸绳结成了一个绳扣,绳扣上看不出绳头和绳尾,要想解开它,简直是难如登天。而新的预言为「能解开这个绳结的人将成为亚细亚之王」。这便是有名的戈尔迪乌姆之结(Gordian knot)。几百年过去了,但没有人能解开这个绳结,直到公元前334年的有一天伊斯坎达尔率领大军来到了这个城市,伊斯坎达尔对这个传说很感兴趣,于是命人带他去看这个神秘之结。他也试图解开这个绳结但未能成功。他明白若按正常途径,是解不开这个结的。于是他拔剑出来将绳结斩断。在场的人惊呆了,继而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齐声赞誉伊斯坎达尔是超凡的神人。而宙斯宣佈伊斯坎达尔成功的「解开」了这个传说,并将牛车和两头神牛赐予他。伊斯坎达尔最终也成为「千古一帝」。

Rider使用战车的攻击称为蹂躏征服直达远方(遥かなる蹂躙制霸/Via Expugnatio),目标被撞击后会分别被牛蹄和车轮双重碾压,ST判定失败时附加雷电伤害。牛车最高速度可达每小时700公里,破坏力和轰炸机类似,理论上使用全力的话约一小时便可将冬木市的新都区域化作焦土,但前提是Master拥有足够的魔力供应他不断解放宝具。

王之军势 Ionioi Hetairoi EX 对军宝具 1~99 1000
王之军势.png

固有结界宝具,为伊斯坎达尔生前统率的军队,人数轻易地破万。王之军势中的将士为无主的英灵,甚至少数人的武力比伊斯坎达尔更威猛。全员拥有E-等级的单独行动,最大极限可维持30回合。这个固有结界的力量并非来自Rider一人,而是全军的力量一起而能维持,不过由于这份能力存在著极限,无法将众将士生前的宝具一同重现。

虽然伊斯坎达尔在古代的士兵已死去,但他们生前全力与伊斯坎达尔共历百战,死后与Rider同样成为英灵并仍然全心效忠他,以国王征服世界的梦想同样作为自己的梦想Rider内心中投影的景象为烈日下的沙漠,如他生前无数次纵横过的战场一样。以此「军团」加上伊斯坎达尔的军略技能来冲锋陷阵的话,就没有打不赢的战役。据征服王所言,这就是他的​​至宝、他的王者之道、他最强的宝具。

其他装备

飞蹄雷牛(God Bull)
飞蹄雷牛.jpg

神牛为宙斯赐予Rider驾车的,同样具有神性。

公牛为宙斯的象徵动物之一,Rider称它们为宙斯所生。

塞普路特之剑
塞普路特之剑.jpg

伊斯坎达尔持有的长剑,他就是以此剑解开了戈耳狄斯绳结。

剑种为凯尔特长剑(Spatha),是塞普路特族国王的进贡品,故被称为“塞普路特(Cypriot)之剑”,虽然不是“宝具”但却十分坚韧牢固,其轻便与其外观相反,使用者可以随心所欲的操纵。

因为传说的来源,Rider召唤战车也需要空中虚划一剑。

布赛法拉斯 Bucephalus
Bucephalus.jpg

伊斯坎达尔的爱马,在死后也随著升格为英灵,能够被伊斯坎达尔通过王之军队召唤成为坐骑。

历史上确实存在过这匹名马。据历史记载,牠是一匹大黑马,蓝眼,额上有一大白点,是色萨利出产的马中拥有最优良血统的。因为牠的头如公牛般大,因此被命名Bucephalus,为「牛头」之意。

在亚历山大十三岁时,一名叫Philonicus的马商想以13塔兰同(价钱同60磅的黄金)把布赛法拉斯卖给国王肺力二世,但因为没人能驯服这匹马,肺力二世不太感兴趣。亚历山大却兴致勃勃,答应如果驯服不成便会亲自买下来。他在一旁观察时发现布赛法拉斯饱受人们的影子惊吓,于是把牠面向阳光令牠看不见影子,同时除下了随风飘动的披风,轻易地便成功驯服了这匹马,可说是最早顺应马的天性以温和手段驯服马匹的人。肺力二世因感动说出了一句名言:「吾儿去找一个配得上你的王国吧,因为马其顿对你来说实在是太小了!」(后来查证显示这句话和戈耳狄斯绳结的预言一样,是后人创作的)

根据史实资料:当时的人不用马镫或马鞍,亚历山大骑在只有一块布披著的马背上便征服了大片土地。布赛法拉斯作为亚历山大的坐骑,与他征战一生。关于牠的死有两种说法:一是自然老死,一是于印度波罗斯(今天的巴基斯坦旁遮普)的希达斯皮斯河战役中战死,享年29,以马来说算是享尽天年。亚历山大为牠举行了国葬之后为纪念牠而建造了一座城市,命名为布赛法拉斯。

对战记录

VS兰斯洛特(Berserker)胜,为拯救陷入窘境的Saber,用“神威车轮”碾压Berserker。

VS哈桑·萨巴赫(Assassin)胜,将Assassin带入结界,用“王之军势”将其剿灭。

VS 吉尔斯·德·莱斯(Caster)无果,Caster最终由Saber消灭。

VS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Saber)无果,为保护韦伯放弃战斗,宝具“神威车轮”被Saber摧毁。

VS吉尔伽美什(Archer)败,宝具“王之军势”被击溃,被“天之锁”缠住无法行动,最终被“天地开辟乖离之星”刺穿心脏。

你认为韦伯和大帝是什么关系?
请在下面投票。当你投票后,结果将会显示。
自2016年10月24日 (一) 17:41创建以来共有89 人投票。
poll-id 7DA177159FC23A28A202994BCB545539

character
伊斯坎达尔
伊斯坎达尔轮播图.jpg
伊斯坎达尔轮播图1.jpg
伊斯坎达尔轮播图2.jpg

伊斯坎达尔个人信息
中文名 伊斯坎达尔
称号 征服王、大帝
身高 212cm
体重 130kg
Master 韦伯·维尔维特
伊斯坎达尔(ライダー)是第四次圣杯中韦伯·维尔维特的Rider级别的从者。

概况

身份

伊斯坎达尔外貌.jpg

Rider的身份是亚历山大帝(伊斯坎达尔)因为其差点统治了整个世界,故此被称为“征服王”。

亚历山大大帝,其名字亚历山大意为“人类的守护者”;公元前356年7月22日-前323年6月10日)即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三世(。公元前336年夏,亚历山大之父、古代马其顿国王肺力二世在女儿的婚礼上突然遇刺身亡,刚满20岁的亚历山大继承了王位。被肺力二世所征服的希腊各城邦国和色雷斯、伊利里亚等地的一些部落纷纷乘机叛乱或宣布独立。年轻统帅亚历山大首先率军进至巴尔干半岛北部,征服了背叛自己的伊利里亚诸部落,把色雷斯人击退至多瑙河滨。此时,过去曾与马其顿作对的底比斯人谣传亚历山大阵亡,乘机掀起了反马其顿的轩然大波。亚历山大知道,底比斯是希腊诸城邦中有名的大城邦,如不把这次暴乱平息下去,其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他决定杀一儆百,当机立断,火速挥师南下,以闪电般的速度出敌意外的出现在底比斯城下。底比斯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不惊慌失措。底比斯城被攻陷,变成了一堆瓦砾,全部居民都被变卖为奴,只有过去和肺力二世或亚历山大友好或赞助过马其顿的少数人除外。

亚历山大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底比斯的毁灭,确实起到了杀一儆百的作用。希腊诸城邦望风归顺,纷纷表示臣服。随后雅典也表示臣服,并恳求宽恕。没过多久,各邦国又统一在亚历山大的领导之下,承认亚历山大为最高统帅。于是,亚历山大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大展宏图,组织对东方的远征了。

亚历山大远征东方波斯的借口是波斯人曾蹂躏过希腊圣地,又参与过对肺力二世的谋杀。据说,临出征前,亚历山大把自己所有的地产收入、奴隶和畜群全部分赠他人。当时有位将领迷惑不解的问道:“陛下,您把所有的东西分光,把什么留给自己呢?”“希望!”亚历山大干脆利落的答道,“我把希望留给自己!它将给我带来无穷的财富!”随后,亚历山大怀著征服世界的渴望,离开故土,踏上了千里迢迢的征程。

公元前334年春,亚历山大渡过赫勒斯滂海峡(即达达尼尔海峡),开始了长达10年的东征之战。他用以开始远征波斯帝国的军队,由步兵3万名、骑兵5千名和战舰160艘组成。波斯帝国却拥有数十万大军,战舰400艘。而且,波斯帝国面积比马其顿王国约大50倍,更何况远东古老而富足的埃及、巴比伦、肺尼基等诸多国家均已被波斯征服,并入波斯版图。尽管力量悬殊,但亚历山大善于从本质上看问题。他深知,波斯帝国虽国土辽阔,军队庞大,威名犹在,但其势已衰,内部四分五裂,皇帝大流士三世是个意志薄弱、缺智乏谋的平庸昏君。而马其顿王国气势正盛,锐不可当。亚历山大借助一举渡过赫勒斯滂海峡之余威,利用己方高昂的士气,一鼓作气,突破敌防线,首战告捷,彻底摧毁了波斯人的士气和抵抗的决心,开辟了向亚洲扩张的道路。不少城邦不战而降,甚至把亚历山大视为将他们从波斯人统治下解放出来的救星。

公元前333年秋,亚历山大又在伊苏斯城附近以其著名的“马其顿方阵”击败了不甘心初战失败的大流士三世。

公元前331年春,亚历山大率步兵4万和骑兵7千向美索不达米亚进军,在尼尼微附近的高加米拉展开了与波斯的最后一场大规模的决定性战斗。大流士三世经过精心准备,拥有骑兵4万、步兵20万、刀轮战车200辆和来自印度的战象15头,与亚历山大军队相比,具有绝对优势。但亚历山大与大流士三世斗智用谋,再次奇迹般的战胜了这位波斯皇帝。特别有趣的是,当仅有不到5万军队的亚历山大命令他的士兵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安卧休息、养精蓄锐之时,手握大军的大流士三世却因害怕夜袭令士兵彻夜不眠。波斯士兵全副武装,胆战心惊的整整站了一夜,个个无精打采,毫无斗志。次日,即公元前331年10月1日清晨,亚历山大率精神饱满、士气高昂之军进入战场,熟练的运用其机动灵活的“马其顿方阵”,最终战胜了强劲的对手。亚历山大乘胜东进,占领了东方最大的城市、古代东方的文化中心巴比伦,并为自己加了一个称号--“巴比伦及世界四方之王”。此后,亚历山大又率兵从巴比伦出发,势如破竹地占领了波斯帝国的首都苏撤、波斯波利斯和矣克巴塔那等三座都城。大流士三世逃至北方的大夏,被大夏的总督比索斯杀死,弃尸于路旁。最终还是亚历山大在追赶途中发现了他的尸体,并将其送回波斯波利斯,厚葬于波斯皇陵墓。至此古波斯帝国及阿契美尼德王朝遂亡。马其顿军队征服了波斯的全部领土,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亚历山大帝国建立起来。

公元前327年,亚历山大率军由里海以南地区继续东进,经安息(帕提亚)、阿里亚、德兰古亚那,北上翻越兴都库什山脉,到达巴克特里亚(大夏)和粟特。前325年侵入印度波拉伐斯王国,波拉伐斯王国虽不及波斯庞大,但在当地也算得上一个强国。国王波拉斯能征善战,手下有步兵30,000,骑兵4,000人,战车300辆,此外尚有一支独特兵种--战象200头。论数量,与亚历山大部队不相上下。当时正值夏季,大雨滂沱,河水较深,有真纳河天险可凭,因而波拉斯对于阻止亚历山大进攻信心十足。他听说亚历山大率兵向他的国家开来,就沿河布下军队,严加防守。而在每个徒涉场,除布置哨兵之外,还派大象“把守”。大象那样笨拙,为什么还派它们“把守”?原来马其顿的战马都来自北方,没有同南方这种庞然大物打过交道。它们一见大象就会因为惊惧而从船上跳进水中,这样马其顿的骑兵自然就无法过河了。

亚历山大深知渡河不易,也作了充分准备。他让一个军官去印度河。指挥士兵将准备渡河时乘的船只拆开,小船拆为两段,大船拆为3段,用大车运到真纳河西岸隐蔽起来。他本人经过对河面和西岸地形的侦察,拟定了一个类似我国汉代韩信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计划。这个计划共分为3个步骤。第一步,白天佯渡,疲惫敌人。亚历山大命令船只、皮筏在营地附近下水,顺河来回航行。岸上的士兵也随船来回平行运动,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时机和地点,准备抢渡。波拉斯不敢怠慢,在彼岸也随敌舰航行方向,来回奔波,这样一连数日,天天如此。马其顿人还未过河,波拉斯的军队却被搞得精疲力竭了。第二步,夜间佯渡,迷惑敌人。白天佯渡一停止,马其顿人又开始夜间行动。亚历山大亲率部分骑兵,沿岸来回奔跑,边跑边呼冲锋的口号,似乎要趁夜幕掩护,偷渡过河。于是波拉斯又带著他的军队在对岸来回奔跑起来。这样一连数日,马其顿人又未过河。波拉斯由此得出结论,敌人并不敢真的渡河,不过虚张声势而已。于是不管敌人怎样行动,怎样叫喊,都只让哨兵沿岸防守。大部队不再随之运动。亚历山大看到波拉斯巳经疲惫不堪,并且麻痹起来,于是开始下一步行动,夜间偷渡。在表面上,他们仍然虚张声势,故伎重演,以麻痹对方。喻在暗地里,却把大部分人马、船只和皮筏偷偷调往河流上游距原来营地约50里的地方。这里是真纳河转弯的地方,形成一个押角,押角上树木茂密。押角对面的河中有一个岛屿,也长满了树木,人迹罕至。这就形成了一个自然屏障,马其顿人在这里进行紧张而认真的渡河准备工作。公元前326年6月底的一天夜里,黑云滚滚,电闪雷鸣,大雨滂沱,河水咆哮,马其顿人借老天的掩护把步兵、骑兵都集中到岸边。正巧破晓之前雨过天晴,风平浪静,亚历山大马上命令15,000名骑兵分别登上战船和皮筏,直向河中岛屿驶去。他们刚绕过这个岛,就被对岸波拉斯的哨兵发现。亚历山大估计波拉斯尚未在这里集中兵力,于是命令船只急速驶向对岸,并在上岸以后马上列成战斗队形,准备交战。哪知这里并不是真纳河的东岸,而是另外一个小岛。马其顿人眼看前功尽弃,叫苦不迭。幸好对岸守敌不多,又找到一个渡河地点,河水只有齐脖深,勉强可以徒涉。亚历山大不敢耽搁,指挥大军冒险抢渡过去。

你认为韦伯和大帝是什么关系?
请在下面投票。当你投票后,结果将会显示。
自2016年10月24日 (一) 17:41创建以来共有89 人投票。
poll-id 7DA177159FC23A28A202994BCB545539

最新更改
2015/6/18
添加藤村大河柳洞一成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7
添加索非亚莉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6
添加迪卢木多·奥迪那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5
添加阿其波卢德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2015/6/12
添加吉尔斯·德·莱斯的资料(来源:英文型月WIKI和K岛)
<点击查看完整历程>

波拉斯得知马其顿人在押角一带渡河,闹不清马其顿的主力究竟在哪里,不率大部队前去阻击吧,敌人可能从那里全部渡过河来,率大军前去迎敌吧,又怕对岸敌人乘机抢渡,思来想去,犹豫不决,结果只派儿子小波拉斯带领2000名步兵和120辆战车前去阻击。当小波拉斯到达押角对岸时,马其顿的大部分军队已经渡过河来。他的人马太少,一击即溃,自己也送了性命。

波拉斯听说亚历山大带领大军渡过河来,井且打死了自己的儿子,异常悲愤。他只留少数部队看守当地河岸,亲自带步兵30,000人。骑兵4,000人,战车180辆,战象200头,去迎击亚历山大。当他来到一块平坦而又坚硬的沙土地带时,就在那里摆开阵势。他把200头战象放在前面,每头相隔数丈,构成第一条战线,使敌人战马望而生畏,步兵不敢穿过。他又让步兵站在大象的后面,构成第二条战线,把住大象之间的每个空隙。骑兵布在步兵两边,以便机动策应。而180辆战车就分别放在左右两翼骑兵的前边。这些战车看来很是威风,但在实际战斗中并没有起什么作用。

亚历山大在进军中碰上了波拉斯的军队,立刻将部队调成作战队形,准备还击。同过去一样,他让方阵步兵占据当中位置,与波拉斯的战象相对,并且命令他们不要首先投入战斗,待马其顿骑兵把对方骑兵和步兵打乱时才出击。同时,他又命令科那斯率两队骑兵偷偷开向敌人右翼,待敌人骑兵与自己的右翼骑兵厮杀时,绕到后面袭击敌人。而亚历山大则带领大部分骑兵占据右翼,准备首先从这里发起进攻。

当波拉斯发现敌人的大批骑兵集中在自己的左前方时,就把右翼骑兵也调到左翼,并让全部骑兵一齐向敌人骑兵发起进攻。亚历山大一见敌人骑兵出动,便命1000名马弓手同时放箭,波拉斯的骑兵顿时大乱。趁这机会,亚历山大带领骑兵飞驰而上.两支骑兵战作一团。这时,科那斯的骑兵依令在波拉斯骑兵背后出现,使其两面受敌。波拉斯的骑兵为形势所迫,抽出部分兵力掉头对付科那斯。亚历山大看到波拉斯的部分骑兵后转,乘机掩杀,迫使敌人骑兵退到战象那里。波拉斯的象倌一见敌人骑兵冲来,就赶著大象前去阻拦,因而自己乱了队形。马其顿方阵步兵一直观战,等待时机,现在看到时机已到,便一涌而上,围攻大象,从四面八方投枪放箭。那些象倌毫无惧色,又驱赶大象向敌人方阵冲去,把马其顿方阵冲了个乱七八糟。波拉斯的骑兵勇敢顽强,乘势再战敌人骑兵,但因经验太少,训练不够,结果又败下阵来,再次退到大象附近。马其顿的骑兵、步兵步步进逼,向敌方的骑兵、战象拼命投枪放箭,波拉斯的骑兵伤亡惨重。特别是那些战象,因受重伤,疼痛难忍,就狂怒起来。它们东奔西跑,横冲直撞,不分敌我,无情践踏。而和大象挤在一起的波拉斯的步兵和骑兵又受敌所迫,无处躲避,很多人受伤,很多人死在象蹄之下。这时,亚历山大让骑兵在对方后面截击,而让步兵把盾牌靠拢,步步进逼。很多波拉斯的战士无法脱身,惨死沙场。这时留在西岸的马其顿的8,000名步兵和3,000名骑兵直接渡河,同亚历山大亲自率领的部队一起结束了这场战斗。

波拉斯虽然遭到失败,但并没有象大流士三世那样临阵脱逃,而一直勇敢地带领部队在战场拼杀。后来看到自己的战士大部分伤亡而无胜利希望时,才带领军队向后撤退。亚历山大一见此人如此英勇,觉得日后要巩固对这里的统治。是个难得的人才。因而命令不准伤害他,并且一再派人请他来相见。当波拉斯到来时,亚历山大亲自迎接,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你要象对待一个国王那样对待我。”亚历山大满足了他的要求,让他仍然管理他的国家,并给了他一块比原来国土还大的士地。于是,波拉斯归顺了亚历山大。经过8个年头,行程5万余里的远征,很多士兵已经伤、残、病、亡。幸存者也不愿再打仗了,他们都想活著回去,看看自己的父老、妻子和儿女,因而牢骚满腹,甚至公开拒绝打仗。亚历山大无可奈何,只好收兵。

公元前325年7月从印度撤兵。

公元前324年,其陆军回到波斯利斯和苏萨,舰队在底格里斯河口靠岸,随后返抵巴比伦,东征即告结束。

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在巴比伦发高烧身亡。亚历山大去世前深明人生的虚空,自己奋战十余年,战无不胜,但却胜不了死亡,并命部下在其死后将自己的棺材两侧留上孔将其两只手伸出,以示后人,他虽一生奋战终仍两手空空离去。

外貌

身高超过两米的巨汉,有着坚实的肌肉。棱角分明的面庞,火烧云斑的头发和胡须,给人一种震慑灵魂的感觉(大概韦伯第一次见到征服是这种感觉!)穿着无袖的青铜盔甲,露出充满肌肉的臂膀,另外穿有一件厚厚的豪华靓丽的红色斗篷。

休息时的伊斯坎达尔喜欢穿着印有《大战略》字样的白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由于激斗发达,T恤完全被撑起来,肌肉一览无余。

角色

伊斯坎达尔外貌1.jpg
为了到达世界的终端,生前不断侵略其他国家。

作为第四次圣杯战争的Servant被维瓦以其圣遗物一块碎布(从古代亚历山大穿过的披风上掉落的)为媒介召唤出来。

虽然愿望为得到肉体,不过对于夺取圣杯这点并不是十分在意,来到现世后都在看现代的新闻报导等关心世界大势,并将柯林顿视为征服世界的假想敌。

虽然是做为Servant被维瓦召唤出来,但反而比维瓦更像Master,而维瓦更常被他耍的团团转。

其实原先是要由维瓦的教授肯尼斯召唤出来,但后因维瓦在课堂上被肯尼斯羞辱而在心生不满的情况下将召唤Rider的圣物给偷走并使其召唤。

不过从剧中的表现来看,多数岛民的看法一致是:若真的给肯尼斯召唤出来的话,大概第一天肯尼斯就会把三个令咒都用光,然后就被欢乐王干掉了(一秒)。

在Saber和Lancer的第一次对决中乱入,虽然试著说服两名从者加入自己的军队,但被两人否决,在见识到Archer和Berserker的能力后,由于看不惯Lancer的Master的举动因而再度乱入肇事逃逸,拯救了陷于二打一危机中的Saber。

之后自己学著邮购商品,买了一件大战略T恤和大战略的游戏。

由于维瓦想调查冬木市中央河流,因此以一条裤子为代价叫Rider出去河川取水。

随后确定Caster工房位置的维瓦便被Rider一起拖去Caster的工房。

在Caster工房中见到虚渊式尸体放置场令人不忍卒睹的景象,同时也遭遇到了应该已经死去的Assassin,在解决掉一名Assassin后,以神威的车轮带有的雷霆摧毁Caster的工房。

在三王酒宴中远坂时臣为了逼出Rider的王牌指示言峰绮礼用令咒将剩下的全部Assassin袭击Rider,原本靠人数占优势的Assassin却反而被Rider的对军宝具—固有结界「王之军势」的扫荡之下而全灭,其中一名女Assassin在看到王之军势后丧失战意,呆站在原地被Rider给斩首。

在圣杯战争最后阶段,因Berserker装成Rider捉走爱丽丝菲尔,而使Saber追错目标与其对决。虽然与Master维瓦避开被约定的胜利之剑的攻击,但亦失去了神威之车轮。

Master维瓦一连使用3个令咒使Rider魔力量大幅增强,其后Rider便与Archer展开最终决战。

决战前夕双方互相敬酒,并提出与Archer结盟,共同征服星宿。但被拒绝。

但所展开的王之军势被Archer的对界宝具Ea所击破。

将维瓦收为妻臣子,在命令维瓦「活下去,见证征服王的雄姿」后便骑着爱马衝上去挑战Archer。当剑快斩到Archer时被其宝具天之锁锁住,后被Ea贯穿胸膛。

其后Archer认同了Rider,而Rider亦带着遗憾但满足的心情而消失。

能力

Master 筋力 耐久 敏捷 魔力 幸运 宝具
韦伯·维尔维特 B A D C A+ A++


阶级固有技能

对魔力:D — 可将咏唱是一节以下的魔术无效化。和一个护身符的效果差不多。

骑乘:A+ — 所有兽类,包括幻兽、神兽均可灵活驾御,但不适用于龙种。

保有技能

统率力:A — 指挥、统率大军团的才能,领导力是稀少的才能。达到这种等级已经到达一个凡人所能达到的最高声望的极限了。

军事策略:B — 对动员了大人数的战场而非一对一的战斗的了解和分析能力。自己如果使用对军宝具,会对敌人的对军宝具的防御的能力方面具有附加效果。

神性:C — 虽然没有充分而实际的证据,但在许多传说中被传为希腊诸神之父宙斯的儿子。

宝具

名称 读音 等级 种类 范围 最大捕捉
神威的车轮 Gordius Wheel A+ 对军宝具 2~50 100
神威之车轮.jpg

Rider持有的,由两头牛牵引的战车。这战车的大小比一辆卡车大一些,两侧放置了刀刃可切断左右方的障碍。因为拉车的神牛为宙斯所赐,所以两头牛可以踏上空中的雷电而使战车在天上飞行,牛蹄的践踏也会引起雷电。

在希腊神话有一个传说:小亚细亚的北部城市弗里吉亚人没有国王,他们向神请示谁将成为他们的国王;神谕说「他们遇到的第一个坐牛车的人就是国王」。而第一个驾车进城的人是一个叫戈耳狄斯的农民,他也因此成为弗里吉亚之王。国王去世后他的牛车被列于宙斯神殿中,在它的车轭和车辕之间,用山茱萸绳结成了一个绳扣,绳扣上看不出绳头和绳尾,要想解开它,简直是难如登天。而新的预言为「能解开这个绳结的人将成为亚细亚之王」。这便是有名的戈尔迪乌姆之结(Gordian knot)。几百年过去了,但没有人能解开这个绳结,直到公元前334年的有一天伊斯坎达尔率领大军来到了这个城市,伊斯坎达尔对这个传说很感兴趣,于是命人带他去看这个神秘之结。他也试图解开这个绳结但未能成功。他明白若按正常途径,是解不开这个结的。于是他拔剑出来将绳结斩断。在场的人惊呆了,继而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齐声赞誉伊斯坎达尔是超凡的神人。而宙斯宣佈伊斯坎达尔成功的「解开」了这个传说,并将牛车和两头神牛赐予他。伊斯坎达尔最终也成为「千古一帝」。

Rider使用战车的攻击称为蹂躏征服直达远方(遥かなる蹂躙制霸/Via Expugnatio),目标被撞击后会分别被牛蹄和车轮双重碾压,ST判定失败时附加雷电伤害。牛车最高速度可达每小时700公里,破坏力和轰炸机类似,理论上使用全力的话约一小时便可将冬木市的新都区域化作焦土,但前提是Master拥有足够的魔力供应他不断解放宝具。

王之军势 Ionioi Hetairoi EX 对军宝具 1~99 1000
王之军势.png

固有结界宝具,为伊斯坎达尔生前统率的军队,人数轻易地破万。王之军势中的将士为无主的英灵,甚至少数人的武力比伊斯坎达尔更威猛。全员拥有E-等级的单独行动,最大极限可维持30回合。这个固有结界的力量并非来自Rider一人,而是全军的力量一起而能维持,不过由于这份能力存在著极限,无法将众将士生前的宝具一同重现。

虽然伊斯坎达尔在古代的士兵已死去,但他们生前全力与伊斯坎达尔共历百战,死后与Rider同样成为英灵并仍然全心效忠他,以国王征服世界的梦想同样作为自己的梦想Rider内心中投影的景象为烈日下的沙漠,如他生前无数次纵横过的战场一样。以此「军团」加上伊斯坎达尔的军略技能来冲锋陷阵的话,就没有打不赢的战役。据征服王所言,这就是他的​​至宝、他的王者之道、他最强的宝具。

其他装备

飞蹄雷牛(God Bull)
飞蹄雷牛.jpg

神牛为宙斯赐予Rider驾车的,同样具有神性。

公牛为宙斯的象徵动物之一,Rider称它们为宙斯所生。

塞普路特之剑
塞普路特之剑.jpg

伊斯坎达尔持有的长剑,他就是以此剑解开了戈耳狄斯绳结。

剑种为凯尔特长剑(Spatha),是塞普路特族国王的进贡品,故被称为“塞普路特(Cypriot)之剑”,虽然不是“宝具”但却十分坚韧牢固,其轻便与其外观相反,使用者可以随心所欲的操纵。

因为传说的来源,Rider召唤战车也需要空中虚划一剑。

布赛法拉斯 Bucephalus
Bucephalus.jpg

伊斯坎达尔的爱马,在死后也随著升格为英灵,能够被伊斯坎达尔通过王之军队召唤成为坐骑。

历史上确实存在过这匹名马。据历史记载,牠是一匹大黑马,蓝眼,额上有一大白点,是色萨利出产的马中拥有最优良血统的。因为牠的头如公牛般大,因此被命名Bucephalus,为「牛头」之意。

在亚历山大十三岁时,一名叫Philonicus的马商想以13塔兰同(价钱同60磅的黄金)把布赛法拉斯卖给国王肺力二世,但因为没人能驯服这匹马,肺力二世不太感兴趣。亚历山大却兴致勃勃,答应如果驯服不成便会亲自买下来。他在一旁观察时发现布赛法拉斯饱受人们的影子惊吓,于是把牠面向阳光令牠看不见影子,同时除下了随风飘动的披风,轻易地便成功驯服了这匹马,可说是最早顺应马的天性以温和手段驯服马匹的人。肺力二世因感动说出了一句名言:「吾儿去找一个配得上你的王国吧,因为马其顿对你来说实在是太小了!」(后来查证显示这句话和戈耳狄斯绳结的预言一样,是后人创作的)

根据史实资料:当时的人不用马镫或马鞍,亚历山大骑在只有一块布披著的马背上便征服了大片土地。布赛法拉斯作为亚历山大的坐骑,与他征战一生。关于牠的死有两种说法:一是自然老死,一是于印度波罗斯(今天的巴基斯坦旁遮普)的希达斯皮斯河战役中战死,享年29,以马来说算是享尽天年。亚历山大为牠举行了国葬之后为纪念牠而建造了一座城市,命名为布赛法拉斯。

对战记录

VS兰斯洛特(Berserker)胜,为拯救陷入窘境的Saber,用“神威车轮”碾压Berserker。

VS哈桑·萨巴赫(Assassin)胜,将Assassin带入结界,用“王之军势”将其剿灭。

VS 吉尔斯·德·莱斯(Caster)无果,Caster最终由Saber消灭。

VS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Saber)无果,为保护韦伯放弃战斗,宝具“神威车轮”被Saber摧毁。

VS吉尔伽美什(Archer)败,宝具“王之军势”被击溃,被“天之锁”缠住无法行动,最终被“天地开辟乖离之星”刺穿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