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碧蓝航线海事局


本文由碧蓝海事局 请叫我天火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可在下方留言反馈。
70400588 p0 master1200.jpg

  B站专栏链接:cv1624359

  本文所用图片和资料均来自游戏、P站、碧蓝航线wiki、萌娘百科和维基百科等。

  感谢 文案协助:胡德的弹药库,白骑士。

  封面头图P站id:70400588。


零、序言

  Ob's stuermt oder schneit(无论是狂风暴雪)

  Ob die Sonne uns lacht(或者烈日炎炎)

  Der Tag gluehend heiss(无论是炎热的白昼)

  Oder eiskalt die Nacht.(还是冰冷的黑夜)

  Bestaubt sind die Gesichter,(即使沙尘扑面)

  Doch froh ist unser Sinn(我们心情依然愉快)

  Ist unser Sinn; (依然愉快)

  Es braust unser Panzer(我们的坦克疾驰)

  Im Sturmwind dahin. (向着风暴的方向!)

  …………

  这首歌就是著名的《装甲兵之歌》(Panzerlied)(作为一个德黑啊呸,是德棍!德棍!我可是光靠空耳把这首歌学会了,自豪ing),这首BGM一出大家应该都知道今天的主角是谁了吧!没错,就是被古德里安一脚油门弹射起步上天的,作为联合国五大流氓之一,拥有地球online史诗级任务铁塔仍在的faaaaaaaaaaa!国!

  (这时候无数枚380炮弹和330炮弹呼啸而过)


一、角色信息

默认立绘
  • 实装:2018年07月26日
  • 声优:原田彩枫(97年12月出生(是个比我还小的小姐姐,我真的老了.jpg),主要角色:三船美优《偶像大师 灰姑娘女孩》、千矢《乌菈菈迷路帖》、隅野沙耶香《笨女孩》、小爱《星期一的丰满》,游戏配音《碧蓝航线》榛名、敦刻尔克)
  • 画师:小日子(微博:麻痹的小日子)
  • 身份:甜点师、圣骑士(假副职)
  • 性格:热情
  • 关键词:甜点、分享
  • 持有物:迅捷剑(Rapier)
  • 发色:银白
  • 瞳色:朱红
  • 萌点:甜党、蝴蝶发饰、巨乳、绝对领域、膝上袜(黑丝)
  • 舰装:(左右)两座 四联装 330mm/50 Modèle 1931主炮;(侧面)两座 四联装130mm 高平两用炮(左侧炮塔顶上是测距仪,历史上在1940年安装);(左正)一座 双联装37mm 高射火炮;单烟囱(航速29.5节)
  • 人设:
委托完成:诶呀,委托组回来了吗,正好请她们尝尝我刚做的点心吧
Q版立绘

  敦刻尔克,曾经是法国最著名海盗英雄让·巴尔的根据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她们一同为法国海军效力。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法国人,法式甜点是敦刻尔克最钟爱的美食。

  作为一枚吃货,敦刻尔克还会自己动手,制作美食,所以她是港区的甜点制作大师。

  康克德、拉德福特,还有隔壁的幼儿园都馋哭了。


触摸台词:指挥官,一起来做甜点吗?我们国家的甜点可是世界闻名的哦

  法国一直以浪漫热情而闻名于世,满眼紫色的普罗旺斯,静静流淌的塞纳河,诉说着一个又一个浪漫动人的故事,其中的一个代表符号就是法式甜品。

  甜品代表着甜美和爱情,这和法国人天性中的浪漫不谋而合,因此法国人对甜品有着一种特殊的偏爱,他们醉心于研究各种甜品,并在其中加入浪漫动人的元素,琳琅满目的法式甜品闪耀着精致诱人的光彩,让人不禁心向往之。


查看详情——马卡龙还是蒙布朗呢,真难选啊......啊,指挥官,你来的正好,来帮我挑今天做什么点心吧

  马卡龙(Macaron),又称玛卡龙、法式小圆饼,是一种用蛋白、杏仁粉、白砂糖和糖霜制作,并夹有水果酱或奶油的法式甜点。口感丰富,外脆内柔,外观五彩缤纷,精致小巧。

  蒙布朗(Mont-Blanc),名字源于欧洲阿尔卑斯山的一座山峰“白朗峰”。蒙布朗的外型就是照着白朗峰的样子去做的,因为白朗峰山顶常年积雪,秋冬时因树木枯萎常呈现褐色;而且正统的法式蒙布朗,外面的栗子奶油是褐色的,另外~~蒙布朗一开始就是用栗子做的,因为栗子的产季是秋天,而白朗峰也正好在秋天变成褐色。现在看到其它口味的蒙布朗,只是后来延伸出来的。

  值得一提的是,敦刻尔克的默认小人会拿出马卡龙和蒙布朗,泳装小人则会拿出冰淇淋。


二、历史原型

1)原型简介

敦刻尔克

  敦刻尔克号(Dunkerque)是法国海军的敦刻尔克级战列舰1号舰,舰名取自于法国城市敦刻尔克。本舰于1932年12月24日在布雷斯特兵工厂放置龙骨,1935年10月2日时下水,1937年5月1日正式在法国海军服役。

  刚服役不久的敦刻尔克号,立刻代表法国出席英王乔治六世和伊丽莎白王后加冕仪式。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敦刻尔克号与姐妹舰斯特拉斯堡号共同组成法国海军第一线总队(1st Division of the Line),战争初期时执行搜寻德国商船袭击舰队,以及商船护航任务。当法国投降后,英国皇家海军发动凯比尔港海战,导致敦刻尔克号受到重创,战后经过临时维修才得以回到土伦。然而当德军策划在1942年11月抢夺法国舰艇时,敦刻尔克号随驻锚在土伦港的法国舰艇一同凿沉,其残骸随后被轴心国人员接管并拆解。

  战后,敦刻尔克号剩余的残骸到1955年前一直保留在土伦,并且在1958年时才卖给拆船商报废。


2)技能来源

技能

  历史上的敦刻尔克号,采用前置两座主炮的布局,(only)正面火力强大,仅有三座后置副炮提供近程防御。


三、舰娘故事

1)第一次背叛,未战先降

News.jpg

  说到二战,简直可以说是高卢鸡十几个世纪以来最大的黑历史。从高卢蛮子到百年战争,从拿破仑时代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一路高唱着viva la France的法兰西人何曾被人如此吊锤过?

  (俾斯麦:哟,你小子很棒棒哦,拿破仑三世在色当怎么了你心里没个赫拉克勒斯?)

  咳咳,总之,在一战中靠着堑壕战硬生生顶住了德二四年,留下了诸如凡尔登这样的佳话的法兰西,被德三一个多月直接车得投降,导致被我们黑到今天。

  (我可是专业解说,180个师打德国120个师,索玛B2骑脸怎么输吗!德国人根本打不穿B2这样的怪物好不好!直接在马奇诺等着骑脸就赢了。哎,德三你别冲山区啊你!装甲部队进山你是弱智吗你!突得快有什么用吗!分割的好有什么用吗!德国……哎打赢了?这二战没法解说下去了……)

  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吧。德国人趾高气昂的进了巴黎,拉出了法国人收藏的曾经自己签署了一战投降协议的那一节车厢,让法国人在上面签署了投降协议。

  (都说一报还一报,元首筒子后来把这节车厢又给炸了还是有眼光的啊,要不然法国人再玩这一出的话,嘿嘿嘿)

  不过,貌似德国人还是没逃过这一茬……(马卡龙你算计我.jpg)

  咳咳,关于陆军马鹿的问题扯了太多了,我们还是说回海军吧。

  法国投降之后,庞大的法国舰队的未来成为了所有人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德国人怕英国人得到,英国人怕德国人得到。要知道,法国舰队当时的规模可不像是现在被英国人嘲笑全部送在特拉法尔加那样,在海军假日期间,虽然国会各种反对建造新的主力舰,但法国可不是完全在挂机的。

  敦刻尔克就是日后加入法国海军的新成员之一。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敦刻尔克就曾经加入过搜索舰队对抗德国人的破交战术。结果谁能想到,出师未捷,家先没。

  1940年6月25日零时30分,法国同德国、意大利之间的停战协定生效。1940年6月底,“敦刻尔克” 号和“斯特拉斯堡”号及“普罗旺斯”号和1艘水上飞机供应船汇合。根据停战协定的有关规定,法国舰船开始遣散其舰员,并准备解除武装。

  刀剑尚未出鞘,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Z46与齐柏林未建武勋,终究是因为未能完成。

  长门再怎么是个吉祥物,终究还是等到了莱特湾一战。

  而鸢尾的圣骑士们,刀剑出鞘,未逢一战,束手而降。

  对于一名战士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耻辱了吧

  然而战争还在继续,无论是战胜者还是战败者的命运还在书写。


2)第二次背叛,盟友插肋

  虽然已经战败,但是海军上将达尔朗仍然发誓法国舰队不会被德国所利用。在贡比涅的谈判桌上,不交出法国舰队也被作为谈判的底线被提出。因为法国还保存着相当数量的舰队,1940年法国海军拥有2艘战列巡洋舰,7艘战列舰,7艘装备8英寸口径舰炮的巡洋舰和11艘装备6英寸口径舰炮的巡洋舰,外加27艘轻型巡洋舰,26艘驱逐舰,27艘潜艇和一艘航母以及大量小型舰只。所以他也理所当然的拒绝了把法国舰队开进英国港口提议。

  没有人会放任一支无法掌握的庞大力量游离在卧榻之侧。第一海务大臣达德利·庞德海军上将、汉基勋爵和卡多根爵士专门开会研究这一问题。他们一致认为,“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让法国舰队沉在海底而不是投降。他们甚至提出:“如果法国人不愿意沉没自己的舰队,作为最后一招,我们可以替他们做。”——哪怕达尔朗发誓舰队不会被德国人所用。

  这就是战争,他既不浪漫也不热血,就算是父与子在战场上相见也只能举枪相击,苏联与德国在波兰的土地上相互拥抱的时候,背后又何尝不是磨刀霍霍。白纸黑字的互不侵犯条约都不能说坚如钢铁,更何况是一句誓言?

  英国人害怕德国人得到法国舰队,法国人却也怕英国人趁机落井下石。

  弩炮计划,最终出炉。

  双方在一句句交谈中相互猜疑,最终,一个火星引爆了怀疑的火药桶,曾经的盟友拔剑相向。

  1940年7月3日,凯比尔港——

  皇家的信使登上了旗舰敦刻尔克号,向法军舰队司令提交了最后通牒。港外,大军横列。可想而知,这种根本不可能答应的通牒根本和宣战无异。然后,炮火呼啸。

  前来的皇家舰队一共有三艘主力舰以及一艘航空母舰——勇士,决心,胡德,皇家方舟。而港内的法国舰队则拥有四艘主力舰——普罗旺斯,敦刻尔克,斯特拉斯堡,布列塔尼。

  看似法国舰队加上港区的防御设施还能有一战之力,但是浪漫的法国人也许真没想过英国人会痛下杀手。舰尾朝向皇家海军的情况下,炮塔前置的两艘战列巡洋舰根本无炮可用。

  法国人下令出港准备迎战,英国人直接下令攻击。

  自从拿破仑时代以后,双方再也没有刀剑相对。

  敦刻尔克——这是一个地名,也是一个奇迹的名字。法国的战士们把自己钉在阵地上换来了33万人逃出生天的奇迹,我们将在城市与乡村间战斗的宣言还没有从英伦四岛的上空散去,这个名字,就暴露在皇家海军的炮火之下。

  背叛的痛苦化为怒火,虽然处于下风,虽然位置不利,但是每一个人都竭尽全力发起了反击。无法发动炮击的敦刻尔克和普罗旺斯甚至放飞出了自己的水上飞机,这些战斗力微乎其微的小玩意对着皇家舰队喷射出了复仇的怒火,并带来了这场海战皇家海军唯一的损失——两人受伤。

  被堵在港口中近乎打靶一样射击,本就是困兽一般的必死之局啊。

  敦刻尔克大破搁浅,普罗旺斯重创,布列塔尼沉没,斯特拉斯堡侥幸逃出生天。

主界面2:虽然呆在船坞里的感觉并不好受,不过代替我率领舰队的斯特拉斯堡一定更难受吧...要是陆军的孩子们再多坚持一下...唉


3)第三次背叛,赶尽杀绝

  已经撕破了脸皮,也许这已经算不上是背叛了。

  7月4日,北非地区法国海军部队司令埃斯特瓦上将在一份新闻公报中声称:“敦刻尔克”号损伤轻微,很快将得到修复。

  也许这只是一个安抚人心的手段,但是它再次触动了英国人脆弱的神经。5日傍晚,H舰队再次出动,这次他们决定动用皇家方舟号的舰载机攻击敦刻尔克,让其彻底不能够出航或者干脆直接把敦刻尔克击沉。

  皇家方舟的运气好的让人觉得离奇,她的舰载机确实没有命中敦刻尔克,但是却击中了敦刻尔克附近的一艘巡逻艇,并造成了严重的深水炸弹殉爆,爆炸直接在敦刻尔克本已搁浅的舰身上撕开了长达四十米的巨大裂口。

  次年二月,敦刻尔克和普罗旺斯灰溜溜的溜出浸透了她们战友鲜血的港口,前往土伦进行维修。皇家海军默许了这样的行为,是因为她们已经再无作战之力,还是出于怜悯?就算是出于怜悯的话,敦刻尔克也不会感激她们的吧?

  但是,如果你不听从上主你天主的话,不谨守遵行我今天吩咐你的上主的一切诫命和法令,下面这些咒骂必要临于你,来到你身上····

  上主必使你在你仇敌面前奔溃;你由一路出击他们,却分七路由他们面前逃去;你要成为普世万国惊骇的对象

  
  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   《申命纪》28:15-25

  自亚当夏娃悖逆造物主耶和华神后,成为罪人,远离了神。亚当夏娃的后裔——我们人类也都犯了罪,所以背叛神乃成为人的天性。

  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所有逆命者,都将被灼热的矛,贯穿在地狱的最深处!

  1941年5月24日,胡德,皇家海军的荣耀,亡于丹麦海峡。

  1941年11月13日,皇家方舟,终于用完了自己最后的幸运,被U81埋葬。


4)第四次背叛,一纸空文

  有人说,和德法相比,英法才是世仇。

  在维希一派看来,远在伦敦的自由鸢尾或许才是叛徒。在姐妹遭受屠戮的时候,他们在祖国最需要他们的时候远走高飞,夸夸其谈自己才是正统。

  于是当火炬行动展开,白鹰的舰队自以为身为解放者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海平面上时,迎接她们的不是维希教廷的箪食壶浆,而是斩钉截铁的反击。尤其是在奥兰,心怀弩炮行动之恨的法国人的反击最为激烈。回荡在海滩上的,是巴顿将军被马萨诸塞的炮声震的够呛的叫骂。

  曾经以为正义仅仅只会迟到,如今,他似乎彻底缺席了。

  阿尔及尔的达尔朗将军决定倒向盟军,下令投降——投降,又一次。

  火炬行动的胜利敲响了隆美尔的丧钟,狩猎沙漠之狐让每个人欢欣鼓舞。但是死去的三千法国名士兵,沉没的一艘巡洋舰,三艘驱逐舰和其他的战舰呢?无人问津。

  11月11日下午,达尔朗在盟国的要求下,打电报到法国本土说,土伦舰队在遭到有立即被德军俘获的危险时应即驶往海上。他要求土伦舰队到阿尔及尔来同他一起加入盟军解放法国的战斗,但遭到对英国恨之入骨的舰队司令拉博德海军上将的拒绝。拒绝的话很简单,一个单词——Merde!(你可以理解为,滚你妈的!)

  然而皇家是不可信任的小人,铁血就是一诺千金的君子了吗?

  11月15日,希特勒下令突袭土伦的法军舰队,夺取对舰队的控制权。这项行动的代号为“利拉”。在那之前,属于维希教廷的那一半土地,已经被铁血吞并。

  和1940年一样,他们再一次,被世界抛弃。

  要走,简单的很。虽然没有命令,但是燃油充足。在土伦之外的海面上就是盟军的接应舰队,他强大的足以毁灭整个铁血海军。但是,她们的桅杆上悬挂着的,却是皇家海军的旗帜。

  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投降的命令已经送到了手上,留下,还是离开,两条都是活路。

  回头向陆上望去,这里是故乡,但是那飘扬的旗帜却是黑与红的十字。站在那里的人,不是百年前初出茅庐意气风发的拿破仑,而且铁血的利齿獠牙。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年陆军,十年空军,百年海军。百年所锻造的是什么?是军人的精神和骨气!和驰骋大洋几百年未逢一败的皇家海军相比,鸢尾海军如此年轻,铁血海军如此稚嫩。但是他们一样不缺乏军人的骨气!已经卑躬屈膝过一次了,还想再来一次吗!

  时间的指针仿佛拨回到了几十年前,虽然这里不是斯卡帕湾而是土伦,但是命令却是如出一辙!

全舰队,自沉!

  远在天边的达尔朗将军,您可还记得鸢尾舰队不会被轴心所用的誓言?

  3艘主力舰,8艘巡洋舰,17艘驱逐舰,16艘鱼雷艇,16艘潜水艇,7艘通讯舰,3艘侦察舰,以及60多艘运输舰、油船、挖泥船和拖船——比接应他们的皇家海军还要庞大的维希教廷舰队,就此烟消云散。

  敦刻尔克,就此长眠。

四、让一切随风而去

  其实一开始看到敦刻尔克的经历的时候,我很惊讶。被指挥官背叛,被朋友背叛,被敌人背叛,你比齐柏林更有资格憎恨这个世界。让巴尔的画风还算对头,你也太傻白甜了吧?在糕点里放点瞬毙丸直接药翻整个皇家海军以及跟她们天天混在一起的铁血海军才是正常的剧情吧?要黑化也是你先吧,怎么可能是皇家方舟那货?铁骨铮铮皇镜泽一艘驱逐能叛国的玩意好意思黑化?

  不过,翻开《圣经》,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天主,我的祭献就是这痛悔的精神,天主,你不轻看痛悔和谦卑的赤心。

  上主,求你以慈爱恩待熙雍,求你重修耶路撒冷城

  那时,你必悦纳合法之祭,牺牲和全燔祭献;那时,人们也必要把牛犊奉献于你的祭坛。

  《圣咏集》 51:19-21

  以父及子及圣神之名,让一切随风而去。

标准结局

  若是喜欢此类文章,不妨点个关注,专栏不定期更新相关科普文章

  最后,记得硬币收藏点赞素质三连哦(゜-゜)つロ 干杯~-bilibili

  咕咕咕交流群:691093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