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碧蓝航线海事局


本文由碧蓝海事局 请叫我天火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可在下方留言反馈。
73375487 p0 master1414.png


  本文所用图片和资料均来自游戏、P站、碧蓝航线wiki、萌娘百科和维基百科等。

  感谢 文案协助:胡德的弹药库

  封面头图P站id:73375487,作者:マシャルK。


零、序言

如果我不能回到你的身旁


长眠在那海洋


不要为我哭泣,我的女郎


为祖国流血牺牲,才是荣光!


让我再握住你的手


握你那白皙的手


再会,我的心上人


再会,我的心上人


再会,多多珍重


我们要出征


我们要出征


我们要出征英格兰


英格兰 - 啊嗨!


  ——德意志海军军歌《我们要出征英格兰》节选


  在敦刻尔克篇我们提到,与德法相比,英法才是世仇。只是把镜头拉回到德国人身上我又好奇一件事,那英德算什么?


  英王乔治五世与德皇威廉二世,是亲戚。(废话全欧洲的皇帝有几个不是亲戚……)


  公海舰队和皇家海军,战争海军和皇家海军,是见面就开片的死敌。


  港区里的皇家海军和铁血海军……emmmmm,大概的一家人吧……


  常言道,东边日出西边雨,床头打架床尾和,也许说的就是这群谐星了吧。铁血的姐们,你们的戏能跟你们的t0一样少一点吗喂!

一、角色信息

1)沙恩霍斯特

默认立绘
  • 实装:2017年08月02日
  • 声优:福原 绫香(代表角色:涩谷凛《偶像大师 灰姑娘女孩》,五十岚清华《狂赌之渊》;游戏角色:G11RO635《少女前线》,俾斯麦飞鹰《战舰少女R》(偷偷实装波斯猫的cv))
  • 画师:NS(微博:@高速扭动型NS)
  • 身份:武沙恩海盗
  • 性格:嗜战、冲动
  • 关键词:讨厌航母、绝不退后
  • 持有物:
  • 发色:银粉
  • 瞳色:蓝
  • 萌点:姐姐、船形帽、独眼、巨乳(南半球)、长筒靴
  • 舰装:(上左右各一座)三联283mmSKC34主炮;(右边两座)双联装TbtsKC36式150mm副炮;(右)鲨鱼头前半部(塞壬黑科技)
  • 官方人设:
Q版立绘


  与极高的武力所匹配的英勇的身姿与决不后退的誓言,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是能够大大提高我方士气的存在。


  会将指挥官视为“战斗的必须品”而加以保护。缺点同样在于决不后退,同时战斗中很容易上头,不会去区分战斗的目的与手段。


  非常信赖妹妹,对于妹妹的判断无论何时都会加以相信并执行。比起制动器,或许有一个令她牵挂的人会起到更好的效果。


2)格奈森瑙

默认立绘
  • 实装:2017年08月02日
  • 声优:篠田 南(代表角色:木幡真琴《飞翔的魔女》,町京子《亚人酱有话要说》;游戏角色:列克星敦格奈森瑙《碧蓝航线》)(姐妹两人的声优来自同一个事务所VIMS,她们唯一的一次合作经历是《雷顿神秘侦探社~卡特莉的解谜事件簿~》。)
  • 画师:NS(微博:@高速扭动型NS)
  • 身份:文格奈、姐姐专属制动器
  • 性格:理性
  • 关键词:力量至上
  • 持有物:棒棒糖
  • 发色:银粉
  • 瞳色:蓝
  • 萌点:妹妹、船形帽、眼镜、巨乳、过膝袜(黑丝)
  • 舰装:(左右下各一座)三联283mmSKC34主炮;(后)鲨鱼头后半部(默认立绘舰体上甲板上没有标识,而Q版立绘后半部有铁十字标识)
  • 官方人设:
Q版立绘

  和姐姐完全相反的理性派,凡事首先追求合理。不过虽然这么说,战斗力并不逊色于姐姐,也不是排斥战争的那一类,某种意义上是比姐姐要更加恐怖的类型。


  在铁血舰娘中算是最容易交流的一类。虽说如此,也还是有不可触碰的禁忌雷区。


  本质上依然信奉力量至上,只是在“如何发挥力量”上和其他铁血舰娘有所分歧。在战斗中,与其说是辅佐姐姐,不如说是姐姐的大脑。


  摘下眼镜性格会大变……很可惜并没有这种设定。对于指挥官的态度可能是铁血中最正常的,在关系加深后态度也会有相应正常的转变。


二、历史原型

1)技能来源

 沙恩霍斯特-技能名称——狙击手


沙恩霍斯特技能截图.png


  1940年6月8日,在威瑟演习作战中,沙恩霍斯特号24,000米之外的距离齐射命中了光荣号,创造了当时最长的射击命中距离纪录之一(另一个纪录创造者是神射手厌战),而格奈森瑙号也跟着齐射,击中了光荣号的舰桥(然而第二个击中的没有专属技能)。


 格奈森瑙-技能名称——破交作战


格奈森瑙技能截图.png


  破交作战,即破坏敌方海上交通线的作战,是海上进攻战的方式之一(铁血海军还有一招绝活存在舰队)。


  1941年1月到3月内,在柏林行动中,格奈森瑙号击沉了14艘船,而沙恩霍斯特号击沉了8艘(排名第二的没有专属技能),大多是来自英国北极运输船队


 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技能名称——鱼雷发射


鱼雷发射技能截图.png


  1941年3月,沙恩霍斯特号格奈森瑙号从大西洋返回海军基地时,指挥这次作战的吕特晏斯海军上将在他的报告中建议给这两艘舰装上鱼雷武器。后来,沙恩霍斯特级在法国布勒期特期间,均装上了2座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技能图标亦是三枚鱼雷)。


2)台词彩蛋

格奈森瑙头像.jpg

格奈森瑙-旗舰开战: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范围内…

  出自1862年9月俾斯麦上台后,在普鲁士下院的第一次演讲——《铁与血》(“铁”是指武器,“血”是指鲜血,铁血即是战争之意,俾斯麦因此被称为“铁血宰相”,他所奉行的外交军事政策也叫做“铁血政策”),演讲原文开头如下:


  失败是坚忍的最后考验。


  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


  对于不屈不挠的人来说,没有失败这回事。


沙恩霍斯特头像.jpg

沙恩霍斯特-技能台词:安东,布鲁诺,凯萨,全炮门就绪!
格奈森瑙-特殊触摸:指挥官,安东已经锁定你了,你逃不了的哦


  德国海军习惯使用语音字母(Phonetic alphabets)作为线电呼号代称战列舰主炮塔。这样拼写字母时直接使用对应单词,而不是单一字母发音,可以减少无线电通讯中由于发音导致的听写错误问题。比如A炮塔:安东(Anton),B炮塔:布鲁诺(Bruno),C炮塔:凯萨(Caesar),以此类推。(德国语音字母大多使用德国著名人物之名,F对应的单词Friedrich,即为腓特烈大帝


二战时期德国语音字母


三、舰娘故事

1)姐妹新生,师徒重聚

  1936年10月3日,全新的沙恩霍斯特级战列巡洋舰下水,并于次年开始服役。虽然说是叫沙恩霍斯特级,但是其妹妹格奈森瑙却先一步服役,因此有的资料上也称之为格奈森瑙级。不过这种事情世界各国屡见不鲜,也不大惊小怪了。


  铁血新船的加入对于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任何的影响,这只是两艘看起来已经落后于时代的战列巡洋舰而已。皇家轻而易举的放开了限制铁血的英德海军条约,自然有其自信的本钱。失去了公海舰队的铁血海军,没有任何资本与皇家海军正面叫板。虽然我们在威尔士亲王篇已经提到堂堂皇家其实已经走在下坡路上,但是瘦死的光辉,终究还是比萨拉托加大


  (数据删除,号已经没了)

  …………

  …………

  …………


  咳咳,沙恩霍斯特级两艘战列巡洋舰的命名来自普鲁士时期的陆军改革者沙恩霍斯特及其“弟子”格奈森瑙(他自称是沙恩霍斯特的彼得,而彼得是耶稣最得力的门徒,但事实上他只比沙恩霍斯特小五岁)。他们对铁血陆军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一起组建了普鲁士总参谋部,也是二战时期威名赫赫的德军总参谋部的前身。可以这么说,若是没有他们与同僚的努力,普鲁士及日后的铁血陆军很难成为陆地上的巅峰力量。


  除此之外,以沙恩霍斯特与格奈森瑙命名,也是为了纪念伴随指挥官施佩伯爵身死大洋的两位前辈。但也许不仅仅如此,其中还可能包含着对于前尘往事的遗恨——施里芬计划功败垂成,那无穷无尽的堑壕战,在法国大地上把帝国拖向了毁灭。


  孤狼,默默舔舐着旧日的伤痕,整个铁血都回响着复仇的呼唤;最终,复仇星火,煌煌燎原。如福煦元帅所说,二十年停战后,硝烟再起。


2)威悉演习行动,铁血海军梦醒

  峡湾间的北极星,纳尔维克的绝唱。


  虽然只是一次小小的sp活动,却向我们揭开了威悉演习行动血腥的冰山一角。没有准备完全的铁血战争海军想要与皇家海军正面硬碰根本是螳臂当车,雷德尔元帅在开战之际直言铁血海军现在能做的就是表现他们是如何英勇赴死。现在是他们实现诺言的时候了,今日,即是赴死之日。


  十艘z驱战死纳尔维克,布吕歇尔折戟峡湾,卡尔斯鲁厄与柯尼斯堡葬身大洋。


  除此之外,在这次行动中的小插曲,却总被人津津乐道,那就是沙恩姐妹与声望的偶遇


  “29节的纳尔逊”吓退两艘战列巡洋舰,这应该是当时大部分人认为的情况吧?飞雪连天,错认固然不可避免。但是还原历史,也许真相并非如此不堪。


  虽然声望自称“速度就是最好的防御”,但是皇家战巡防御薄弱的缺点依然无法无视。只是时间已经到了1940年,声望早已经脱胎换骨。与一排283小水管对垒的,是声望全新换装的381舰炮。


  这还不算,北海的海况本就极差,沙恩霍斯特又因为其设计缺陷,海水时常漫过甲板(所以沙恩霍斯特级有的时候也被人戏称做潜水艇,而且还会发射鱼雷),这一次海水涌入前炮塔直接导致沙恩霍斯特火力大打折扣,更加上雷达损坏,此消彼长,虽然不光彩,但是撤退才是正确的选择。(撤退时,声望还顶着巨浪以29节航速追击沙恩姐妹,直到因为鱼雷隔舱损坏才停止追击)


  如果沙恩霍斯特真的拼一时之气与声望硬钢,也许沙恩姐妹的故事,可能在1940年就结束了。但就是这次撤退,也让声望一战封神,成就了“29节纳尔逊”的美名。


  (以沙恩霍斯特那个驴脾气,估计还是格奈森瑙拼死拼活才拉住的。就姐姐上头要靠妹妹拉着这一点而言,沙恩霍斯特估计跟赤城有的一拼→_→)


沙恩霍斯特-主界面2:麻烦你告诉一下同僚们,尽量不要在我面前用29节航行,我会忍不住轰她们的……

格奈森瑙-主界面3:从现在的角度看,会把那位骄傲的小姐认错成古板的骑士确实是不可理喻的事呢(说啥子,姐姐独眼龙,妹妹近视眼,确定真的看得清楚吗?)


  虽是并不光荣的开局,却有一个光荣的结局;一个名为光荣的猎物,书写一段光荣的传奇。


3)光荣一战,载入史册

  1940年,北海,光荣陨落。


  详细的故事已经写在了光荣篇内,沙恩霍斯特以不亚于厌战的一记天谴一雪前耻。283小水管对于声望的381炮来说逊色许多,但是对于航母与驱逐来说,可就真的是根本难以匹敌的强敌了。


  24公里距离,与厌战百步穿杨一射旗鼓相当的距离上,沙恩霍斯特一举击穿光荣的飞行甲板,呼啸的283炮弹一路直下,前机库着火,两座锅炉受损。不仅仅是击中,而是和厌战一样,在命中的同时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这也使得这“光荣的一战”的名字显得有些名不副实,光荣未战,无力而战,虽说是光荣的一战,却又何来“光荣的一战”?


  沙恩霍斯特创造了海军史上的战列舰最远的射击命中距离纪录之一,光荣则创造了二战中唯一被战列舰击沉的正规航空母舰的纪录。


  只是皇家海军到底是皇家海军,热心阿卡斯塔虽然是以卵击石,但是沙恩霍斯特的大意仍然是让他为自己的轻敌买下了一份承受不起的单,一发鱼雷让沙恩霍斯特回到船坞里足足躺了半年之久。


沙恩霍斯特·主界面:我可不会承认航母那些轻飘飘的家伙有和我们一样甚至比我们高的战斗力!


4)破交作战,丑陋姐妹

  兵者,国之大事也。生死之际,存亡之秋。殊死相搏,自当无所不用其极。


  破交作战,这一手是当年大英帝国射落上一个日不落帝国西班牙的杀手锏,一战时期,他们也曾因为这种战术狼狈不堪,现在铁血再玩起这一招,自然是轻车熟路。


  1940年末,原本冰冷孤寂的大西洋,因为沙恩霍斯特与格奈森瑙的突入而天翻地覆。战列巡洋舰走上战列线上对轰是什么结果日德兰海战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但是在茫茫大海之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战列巡洋舰却让所有人为之头疼,追的上的打不过,打得过的追不上,打不过的跑不了


  数以万吨级的,担负着为大英帝国输血重任的运输船在沙恩姐妹手中沉入大海,皇家海军将这两艘无法无天的独狼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只能以辱骂的方式称呼这两个形影不离的敌人为“丑陋的姐妹”


沙恩霍斯特-主界面:“丑陋的姐妹”?哼,真是个好名字,就像战争本身一样……
格奈森瑙-好感度(友好):“丑陋的姐妹”……虽然算是对我们成果的赞美,不过果然还是有点伤人,指挥官,我丑吗?


  1941年3月,当丑陋的姐妹终于结束了大西洋上的杀戮回到位于法国的港口布列斯特之后,皇家空军无处发泄的怒火终于在这一刻找到了释放的目标。这边她们的指挥官吕特晏斯还在建议着给沙恩霍斯特与格奈森瑙装上鱼雷的时候,那边船坞里的沙恩姐妹就已经让皇家空军炸的晕头转向,在七月的一次轰炸中,被命中五枚炸弹的沙恩霍斯特乖乖再躺进船坞维修了四个月。


  这一趟,彻底让沙恩霍斯特姐妹与大西洋驰骋的日子告别了。元首同志对于偷袭珍珠港一事到底怎么看我们不去管他,反正轴心国对美帝宣战是不争的事实,思前想后,觉得大西洋上不再适合大舰破交作战之后,海军司令部决定把欧根亲王,沙恩霍斯特等大舰撤回本土。


  这一次撤退行动代号为科尔帕洛斯行动,又译为地狱三头犬行动。但是这一次撤退的结果我们在欧根亲王那边也说的明明白白。欧根亲王祥瑞加身未伤分毫,沙恩霍斯特和格奈森瑙则是因为一个需要维修一个踩雷又双叒叕躺进了船坞,这也为日后莱茵演习行动之中,只有欧根亲王伴随俾斯麦出战埋下了伏笔。


  引用我在铁血往事里所说的一句话,铁血海军展翅飞翔的时候,也正是坠落的倒计时,现在,指针该走到刻度的尽头了。


5)将军死病榻,壮志世难酬

  历史上的那位沙恩霍斯特将军没能等到胜利的那一天,就因伤退场,病死于奔波之中。


  跟随着指挥官施佩伯爵征战大洋的沙恩霍斯特虽然最后折戟大洋,也没能为自己的祖国带回胜利。百战身死,血染黄沙的结局虽然遗憾,但是也能勉强称作无悔。


  不过沙恩霍斯特将军的结局,却最后戏剧性的落到了妹妹格奈森瑙身上。曾经那位格奈森瑙将军,在浴血拼搏终于把如日中天的拿破仑轰下云端之后,因为受到排挤解甲归田,最后病死于镇压一场叛乱的军阵之间。将军亡于床榻而非沙场,不谋而合的结果,一样糟糕的结局。


  莱茵演习行动失败,元首对于水面舰艇的表现失望透顶,本在进行维修工作的格奈森瑙的维修计划一再拖延,最后完全放弃。伴随着之后邓尼茨的弃置命令,格奈森瑙被解除武装挪为他用,直到最后被凿沉作为障碍。地狱三头犬行动,成了姐妹二人最后一次并肩作战的绝唱。


  那一对德意志双壁之名,总参谋部之父的名字,如今只剩一半。


6)北角海战,马革裹尸

  忽然想起在《火凤燎原》里看到的一句话:兵败如山倒,残存亦末路。


  随着战况的一步步恶化,沙恩霍斯特依然还活跃在北方的冰海之上,履行着她最后坚持而又无望的使命,直到最后的时刻向她走来。


  1943年的末尾,北海,北角——


  海战中每一发炮弹都带着不确定的随机性,给战局带来不可预想的变化,就如同对马海战,就如同丹麦海峡海战。


  这一天命运的走向,真的只能说沙恩霍斯特走到了命运的尽头。


  12月26日,北海,风高浪急。在这样的天气出海只能用苦不堪言四个字来形容,四艘伴随着沙恩霍斯特出击的Z驱被命令前去搜寻盟军船队(也有失去灯光联系信号失散的说法,不一而足)


  沙恩霍斯特这只在海上狩猎已久的头狼一如既往地搜索到了盟军的踪迹,随后,战斗爆发。看似依然是一场酣畅的狩猎,但是对于已经破译了德军密码的皇家来说,大网已经撒下。


  英王乔治五世级战列舰约克公爵正在赶来,先前已经抵达苏联现在正在返航的JW—55A船队的护航编队也已经被编入战斗序列。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上午九点半,沙恩霍斯特与皇家护航舰队大打出手,虽然口径处于劣势,但是见敌必战的皇家海军依然给沙恩霍斯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我们经常因为皇家海军重巡糟糕的设计而嘲笑说有个笑话叫皇家的重巡,但是这一次她们立功了。


  妹妹多塞特郡结束了俾斯麦短暂的传说,姐姐诺福克则给沙恩霍斯特的命运重重钉下了一颗钉子——诺福克打坏了沙恩霍斯特的雷达。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一份电报从司令部发来,警告沙恩霍斯特正有一艘皇家战列舰向她赶来,但是命运再一次脱离了轨迹,这至关重要的一句话,在电报转发过程中被忽视了。


  负责追击沙恩霍斯特的几艘巡洋舰因为动力问题落在了后面,贝尔法斯特女仆长孤身一人出现在了沙恩霍斯特的面前。下午四时五十四分,一发贝尔法斯特发出的照明弹将沙恩霍斯特完全照亮,沙恩霍斯特因为雷达损坏大祸临头而不自知,姗姗来迟的约克公爵立刻炮火齐鸣!


  
沙恩霍斯特-获取台词:在我沙恩霍斯特的字典里,没有逃跑二字!


  十门356舰炮与九门283舰炮,众人与一人,沙恩霍斯特的劣势可想而知。虽然说着字典里没有后退二字,但是沙恩霍斯特到底还是记住了已经不在身边的妹妹的教导暂且避战,炮火如潮,约克公爵打坏了沙恩霍斯特的首炮塔安东,击毁了水上飞机机库,约克公爵的桅杆和雷达也在沙恩霍斯特狠辣的反击之中灰飞烟灭。


  然后,是最后的命运时分到来。正当沙恩霍斯特即将逃出生天的时刻,一发来自约克公爵的356炮弹击穿侧舷,一发弹片划破了蒸汽管道,沙恩霍斯特的航速骤然下降。


  (约克公爵·血雾之奏鸣:每40(20)秒,发射一组跨射炮弹,命中敌人造成减速40%,持续6秒)


  一个接一个巧合,命运终于脱离了轨迹。


  损管紧急修补好了蒸汽管道,但是机会已失,四艘驱逐舰逼近发动了雷击,两根推进轴被炸断,沙恩霍斯特再无逃生的机会。


沙恩霍斯特-血量告急:我们决心战到最后一弹!


  和与约克公爵的姐姐狭路相逢,与知晓结局已定的俾斯麦一样,一封宛如遗言的电报发到了指挥部的手里。


  俾斯麦的指挥官,曾经是沙恩霍斯特的指挥官吕特晏斯如此发报:舰已不堪操纵,将战至最后一颗炮弹。


  沙恩霍斯特的指挥官埃里希·拜也给出了一样的回答:我们决心战到最后一弹。


沙恩霍斯特-自我介绍:我是沙恩霍斯特,无论什么战役我都会坚持到最后一刻的,这是我的坚持,也是我的骄傲。


  邓尼茨尽管立刻派遣周围所有飞机与潜艇前往援救,但是鞭长莫及,沙恩霍斯特与俾斯麦一样,在敌众我寡的舞台上,献出了自己最后的绝唱。


  主炮损坏,副炮哑火,上层建筑倒塌,鱼雷接连命中,就连炮手都几乎死伤殆尽的沙恩霍斯特依然还在用船上的20MM机炮冲着远处模糊的影子开火,沙恩霍斯特战斗到了流干最后一滴献鲜血。


  直到船员们按照命令走上了甲板,指挥官埃里希·拜下令弃舰。


  兵败如山倒,残存亦末路,沙恩霍斯特,沉入大洋。


  约克公爵看着沙恩霍斯特沉没的地方沉没不语,只有36个人被营救了上来,其中没有一位军官,沙恩霍斯特的舰长欣茨与指挥官埃里希自然不在其中。


  出于对于沙恩霍斯特的英勇的尊敬,一个花圈被投入海中,为沙恩霍斯特最后的结局画上了句号。


  先生们,与沙恩霍斯特号的战斗已经以我们的胜利而告终。我希望你们当中的任何人指挥一艘战舰面对强大数倍的对手时,会像今天沙恩霍斯特号的指挥官一样勇敢。——约克公爵指挥官-弗雷泽


  应该没有什么比来自对手的赞誉更可贵的承认了,就像萤火虫与希佩尔海军上将,就像沙恩霍斯特与约克公爵。


  虽然终究难逃血染大洋的结局,但至少对于沙恩霍斯特而言,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是一名战士最崇高的荣耀。至少,对于提尔比茨,对于格奈森瑙,在瓦尔哈拉相见之际,沙恩霍斯特足以嘲笑她们直到诸神黄昏到来的那一天。


  吾力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


  最后,借用我在一首歌里的填词为沙恩霍斯特的诗章做一个结束吧。


  血染群洋,操戈兮鸣金鼓。


  北地冰海,矢交坠威灵震怒。


  成败转头,沙场争兵收傲骨。


  身死国殇,英名流芳垂千古。


标准结局

  b站专栏链接:cv2462666

  若是喜欢此类文章,不妨点个关注,专栏不定期更新相关科普文章~~

  大家看完记得点赞、硬币、收藏,素质三连哦(゜-゜)つロ 干杯~-bilibili

  咕咕咕交流群:691093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