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碧蓝航线海事局


本文由碧蓝海事局 请叫我天火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可在下方留言反馈。


66945087 p0 master1200.jpg

  b站专栏链接:cv843045

  本文所用图片和资料均来自游戏、P站、碧蓝航线wiki、萌娘百科和维基百科等。

  感谢 文案协助:白骑士、胡德的弹药库。

  舰娘关键词:北方孤独的女王、儒将、北宅。

  封面头图P站ID:66945087。

一、角色设定

1)声优

  田中 敦子(たなか あつこ,Tanaka Atsuko)是日本的女性声优、解说,本名为佐藤 敦子。代表角色:小南《火影忍者》、卡露拉《传颂之物》、草薙素子《攻壳机动队》、Caster《Fate/stay night》。


2)立绘

默认立绘

  提尔比茨的军服改造自德意志第三帝国海军白色军服(夏季用,士官服),未佩戴识别标志;军帽也是士官用的式样,帽舌无饰边,可以看见德国海军军徽和魔改后的鹰徽。

  至于舰装部分,主炮塔是历史上的四座 双联380mmSKC主炮(38 cm SK C/34),并基于提尔比茨1942年9月到1943年7月的迷彩涂装,炮塔顶被漆成了醒目的船底红(历史涂装为橘红色);船头的防空识别标志也区别于历史,涂装尺寸扩大,十分明显。


宅在港口的北宅,主炮顶部的深色涂装依稀可见

  提尔比茨在改造后,增加的两座 四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 也被还原了出来,并在游戏中拥有技能【磁性鱼雷】(假-改造技能,金改彩-1);而提尔比茨手中的杖节,原型为仪仗队及军乐队使用的指挥棒,同时也融入了桅杆的元素,可以在上面可以清楚地看见瞭望台,背后也可以隐隐看出FuMo雷达(附魔雷达)的天线阵列。

​咕咕咕的泳装

  肥宅快乐水!


3)官方人设

Q版立绘

  在北方孤独眺望着的“北方女王”。并非天性冷淡,而是北方寒冷且孤单的生活让她变成了这样。


  性格中保留了天性的成分,相对于其他铁血成员,行事虽然坚定果决但总是充满人情味和说服力,可说是“儒将”


  平时会说些深奥的话,有时眼光会飘到不知何处,除此之外为人处世滴水不漏,无懈可击。


  但这份完美正是其坚冰所在,并非伪装,而是连自己也许都忘了坚冰背后的样子,唯有凿开它,才能见到真正的她。


4)民间人设

1.北方的孤独宅女

节选自偷菜佬的同人漫画85期
获得台词——我曾被困在北方许久,还不得返回自己的故乡,现在你竟敢要我跟你走?!——好啊,我就跟你去看看这个世界吧

  1942年11月13日,德国海军元帅埃里希·雷德尔提出将提尔比茨部署至挪威北部水域。使其能够袭击前往苏联的护航船队,也可以作为存在舰队牵制英国海军力量,并防止盟军入侵挪威。提尔比茨抵达挪威后在那里度过了二战中的大部分时光,由于存在舰队的理论,她鲜少出击,甚至仅有一次开火机会。

  因此,挪威人给她取了一个称号——“北方的孤独女王”(The Lonely Queen),而在隔壁舰R中,提尔比茨的人设形象是个宅女,所以又名“北方的孤独宅女”,简称“北宅”。

  PS:碧蓝航线中北宅的技能【北方的孤独女王】,技能生效条件是“主力舰队中战列、战巡只存在自己一艘”,其实不是北宅不想和其他战舰组队,而是铁血当时能用的战列、战巡仅剩北宅这一个独苗,北方的孤独女王从某种意义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讽刺。


自我介绍:稍微有点热……啊,抱歉,我是提尔比茨,一直一个人待在北方无所事事,所以有许多人叫我“北方的孤独女王”——如果你认为这是一个好听的绰号,那你也许没有听得仔细……这几个字中,唯有虚无


2.提尔比茨 x 胜利

67569950
胜利-主界面台词:提尔比茨,如果你还不出来陪我玩,我只好再炸一遍你的家啰
提尔比茨-胜利台词:这就是……胜利的滋味

  提尔比茨和胜利本是属于两个不同阵营的敌人,因为凛冬王冠活动中的一段剧情,结下不解之缘;更是因为北宅的一句台词,而成为了一对新CP。


贴吧大神的灵魂P图


二、舰娘故事

1)日耳曼尼亚的女儿们——其名为提尔比茨

  提尔比茨,这个传奇的名字,来自于德国近代海军第一位元帅——阿尔弗雷德·冯·提尔比茨。她从出生就备受期待,她和家姐俾斯麦作为一战后德国第一级自主设计建造的正规战列舰,名字都来自于富有变革精神的伟人,改变了德国的铁血首相俾斯麦,改变了德国海军的传奇元帅提尔比茨。

  她们是日耳曼尼亚女神骄傲的女儿,生来就是为了驰骋于大洋,用钢铁的意志碾碎德意志所有的敌人。

  然而世界早已不是过去的样子,日德兰的硝烟早已被人遗忘,对马的神迹也不再闪耀,现在的世界,只有掌握天空的人才能掌握一切。

  自她出生之日起,便已经领教过来自不列颠的天降正义。

  钢铁的巨兽,如今是猎手,还是猎物呢?

  大西洋上的厮杀,已经拉开了序幕......


2)我们出征大西洋——全面侵略

  纳粹德国海军(Kriegsmarine),一支从一战的残骸和厮杀中幸存下来的部队,一支充满杀意和仇恨的部队。像一头饥饿而睿智的狼,藏起了爪牙,静静地蛰伏于黑暗之中。

  他们需要的,只是时机和机会。

  而希特勒给了他们最美好的许诺,将来铁十字会再次闪耀在整个欧洲地图之上。

  现在的德国宛若一位全速奔驰的骑士,陆地上,天空中,黑影遮蔽了整个欧洲,而海军正是骑士的一杆长矛,直逼大洋。

  1939年8月19日,时任海军元帅雷德尔宣布海军进入战备状态,9月1日,德军袭击波兰,欧洲战场的漫长战斗开始了。

  随着陆军势如破竹一路高歌猛进,海军以饿狼之势扑向了海上的一条条生命线,然而,他们的对手并非初出茅庐,而是自大航海时代以来就称霸海上的日不落帝国,曾经在日德兰与他们的前辈厮杀并取得胜利,如今仍旧是世界第二大海军的英国皇家海军。

  而从提尔比茨诞生之日起,皇家海军便意识到了这个强大的猎物,一波又一波的轰炸机被派往前线干扰舾装的进度,在一日又一日的防空警报声中,提尔比茨的工程进度渐渐推进。

  然而,德国海军自开战以来依旧未能有突破性的战略进展,来自大本营的催促和不满之声日渐增多了。

  “我们需要一场决定性的战略行动”,德国的水面舰队将发动一场夺取北大西洋制海权的作战,阻断商船队的护航路线。

  这将是德国自战争开始以来,第一次为了夺取战略主动而发动的作战,这也是为了让希特勒继续支持庞大而未取得战略突破的海军。

  这是没有退路的战斗,胜利或者消亡。

  计划是,利用最新锐的战列舰吸引护航用的战舰,使其他舰船可以趁此机会攻击商船队,夺取海域控制权。

  当时的战略部署和情况已经不允许调集更多的战斗力,提尔比茨尚在舾装中,丑陋姐妹被雷区和之前的损伤困在布雷斯特港动弹不得,装甲舰和重巡各有任务分配,能够使用的舰船只剩下了欧根亲王号,还有俾斯麦。

  而这场战略行动,德军给它的代号是——莱茵演习(Rheinübung)

3)睥睨于玉座之巅——现实的破碎

主界面台词:姐姐……这么说来,我好像确实有个姐姐,呵,我都要忘了

  1941年3月20日,完成了舾装和初步训练的提尔比茨转移到哥滕哈芬,而姐姐俾斯麦当时正以此处为母港驻扎,于是两姐妹度过了一段不长,但仍尚属平静的时光。

  与尚未谋面的姐姐第一次见面,然后一起生活。不了解彼此的两姐妹慢慢接触,互相理解,互相扶持。如果她们生活在和平年代的话,这一定是个很好的温情故事。

  5月5日,希特勒到访哥滕哈芬,这个颠覆了欧洲的恶魔,虽然名曰检阅,但看向两姐妹的眼神中,只有怀疑和不信任。

  提尔比茨此时并未意识到,身边的姐姐将要奔赴的未来,也不会想到,命运的女神将她们两姐妹的未来导向了如何一个戏剧性的结末。

  5月19日,子夜,波兰的夜晚吹着凌冽的风,俾斯麦在凌晨的冷风中离开了港口,航向她命运中的最后一程。

  无能为力的提尔比茨只能默默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期盼着命运女神会向长姐投来胜利的微笑。

  然而真正的命运就像一粒骰子,有人投出了六,而有人投出了一,而桌上的赌注,就是生命。

  5月27日,莱茵演习行动宣告失败......

  在英国本土舰队半数以上舰船倾巢而出的围攻之下,俾斯麦在身受足以致死的伤害后打开通海阀自我了断,与德国海军的梦一起沉没到了大洋的深处。

  战争是物量和体量的比拼,仅有一面之缘的姐姐,用生命给提尔比茨和德国海军上了宝贵的一课。

  希特勒失去了他对水面舰队最后的信心,雷德尔最后引咎辞职。

  但是对于尚存的战列舰部队而言,已经无法再进行水面行动的战舰也不能白白的浪费人力和物力进行维护,更不用谈毫无益处的拆解。于是在11月,雷德尔在任中提出了水面舰队最后的战略计划:将现有的战列舰,战列巡洋舰转入关键的重要港口,作为存在舰队使用。


提尔比茨-主界面台词:战略意图吗……不过装上了炮管却不是用来装填弹药的,还真是有些讽刺啊

  提尔比茨将部署至挪威,牵制并扼守前往苏联的支援物资运输路线。

  如果这一行动成功,以后的每个白日,每个夜晚,皇家海军和红海海军都会宛若如鲠在喉,谨慎的英国人当然不会允许这种危险的事发生。凭借恩格尼玛密码机,情报机关成功识别了假情报,并获知了提尔比茨的出航时间和位置。一支皇家空军的轰炸机部队随时准备出发。

  而对于这位未来的女王来说万幸的是,转移行动当日突降暴雨,天候恶劣,轰炸机无法起飞。

  经过长途的跋涉,女王终于来到了属于她的王座前,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会成为这极北之地的海之女王,为她的敌人带来无形的恐惧。


4)孤独女王——名为存在舰队的梦魇

  当提尔比茨通过极夜行动(Polarnacht)进入挪威费滕峡湾时,德国海军已经开始面临大规模的油料不足问题,提尔比茨在港湾内闭门不出,出击次数日渐减少。

  但狼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猎物的,同年,突破英吉利海峡的另一次尝试(地狱犬行动)失败后,原本担任牵制职责的提尔比茨再次加入了对北极航线的袭击计划中——

  女王如今已安坐于王座之上,她的权柄照耀之地,便是日耳曼尼亚的国土。

  北地的海面之上,无论是红色还是蓝色,如今都生活在黑色的阴影下。

  英国人无时无刻不想除去这个眼中钉,然而北地恶劣的环境和潜艇的重重封锁阻拦住了盟军的脚步,将冰之女王牢牢地保护在港湾之内。

  但根据租借法案,盟军依旧要靠并不安全的北极航线为水深火热的苏联军民输送支援物资,好在有惊无险,虽有损失,但北极航线发挥了该有的作用。

  ——直到提尔比茨的来临为止

  第一次袭击并不成功,先行侦查的失误导致提尔比茨未能发现护航的两艘战舰:约克公爵和声望,不止如此,本次袭击的PQ-12护航队还拥有包括战列舰KGV号,重巡贝里克号,以及北方女王的宿命之敌——胜利号在内的远程支援火力,恩格尼码密码机破译了提尔比茨的出港信息,改变了船队航线,护航队主力转而追击提尔比茨,狩猎场变成了死亡陷阱。但德国分舰队指挥官在无斩获的情况下选择提前一天回港,拯救了整个分舰队的命运,而英国舰队,错失了将这个威胁扼杀的最佳机会。

  没有成功的袭击行动并未使德舰队挫败,在花费了三个月调集燃料后,驻扎在挪威的德国舰队发动马跳行动,意在拦截从冰岛出发的PQ17。

  (注:PQ+序号是从英国开往苏联的运输船队,反方向则是QP+序号。)

  提尔比茨协同希佩尔海军上将号和六艘驱逐舰,加上德意志号,舍尔海军上将号若干组成的的舰队分别从三地的港口中出击。

  然而情报上的差距太过巨大,瑞典的情报机关和苏联潜艇几乎同时发现了提尔比茨的出港痕迹,发动了先制攻击。

  被发现的舰队已经不可能在小损失情况下取得战果,德国舰队再次选择撤退,这也成为了提尔比茨的最后一次破交作战,虽然行踪已经败露,可是为了规避提尔比茨,PQ17采取了分散的策略,巡航的U艇群乘虚而入,击沉了大多数没有护航舰保护的商船,34艘孤立的运输船,21艘被击沉,北极航线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地狱般的景象在冰海之上再次重演,袭击舰队甚至未能接触护航队就间接造成了如此巨大的破坏。

  已经无法无视这位冰之女王带来的危险了,无论代价和方法,务必要在她造成更大伤亡之前——

  击沉她!

5)胜利啊,你的歌喉为谁而动——猎杀提尔比茨

  提尔比茨虽然蜗居在那重重山间,不曾搏杀,亦无武勋,但是存在舰队终究是存在舰队,女王之座未曾移步,女王之名响彻北海。

  除去空军的攻击之外,英国人想尽了办法想要弑杀王座上的女王。

  1942年10月,载人鱼雷攻击提尔比茨的计划失败,英国人开始着手研发新的不归匕首般的武器——x级迷你潜艇,一种能够避开北方的孤独女王的重重护卫,图穷匕见一击必杀的武器。

  1943年9月20日,水源计划展开,刺王杀驾的刺客们开出了斯卡帕湾,最后三艘潜艇成功穿越重重障碍来到了提尔比茨面前。白虹贯日,苍鹰击于殿上,轰然巨响中,北方的孤独女王被布下的爆炸物炸的几乎抬出水面,被这一把不归匕首在自己王座上重创的女王被迫前往维修。

  1944年4月3日,刚刚于前一日结束了自己的维修的提尔比茨再一次迎来了想要收取她项上人头的敌人。只是提尔比茨也该习以为常了吧,皇家似乎习惯了在她的身上来彰显自身的实力。航母——铁血不曾完成的武器在此一口气出现了六艘之多。两个航母编队,大型航母胜利,暴怒,护航航母皇帝,击剑者,追赶者,搜索者。

  女王再一次倒在了自己的王座上,连战舰的舰长都在空袭中倒下,提尔比茨已经可以说是失去了灵魂。荆轲刺秦,那一刻嬴政纵然失魂落魄,但是终究手握天下。可是一次又一次在自己的王座上面对刺客的提尔比茨呢?这里不像是咸阳,反倒像是君士坦丁堡的终末。


胜利-胜利台词:真是的,看到了这么凄惨的败相,胜利的我也高兴不起来呀…

  和活动的剧情不一样,提尔比茨和胜利的相见不止一次,并不和睦温馨,唯有刀光剑影。

  4月24日,行星行动展开,目标提尔比茨。

  5月15日,膂力行动展开,目标提尔比茨。

  5月28日,虎爪行动展开,目标提尔比茨。

  7月17日,福神行动展开,目标提尔比茨。

  8月22日,古德伍德行动,目标提尔比茨。

  王座成为了最危险的地方,女王摇摇欲坠,威严被一次次践踏,却似乎总有什么东西支撑着她不能倒下。

  然而王权没有永恒,落魄的王权也是如此。舰队航空兵屡屡劳而无功,最后使得战略空军出场。

  1944年9月15日,扫雷器行动展开,借由苏联雅阁德尼克前沿基地起飞的兰开斯特轰炸机送来了名为高脚柜的礼物,女王再次染血,孤独走下王座的她走完了自己生涯中最后一段航程。

  此时的她再也不是威震北海的孤独女王,她被命令按照仅以浮动炮台的标准修复。

  10月29日,空中的追杀者再度袭来,但是因为恶劣天气影响,提尔比茨仅仅遭遇一发近失弹,这也是她最后的好运。

  11月12日,教义问答行动展开,目标,提尔比茨。

  爆炸轰鸣,君士坦丁堡的城墙崩塌,王权终落。

  Checkmate

  一场名为“北方的孤独女王”的悲哀歌剧,此刻落下尾声。

三、不曾征战,亦无武勋。

提尔比茨纪念石

  这是在Z46对自己的评价,何尝不是更多人的缩影。

  长门曾傲视世界的410重炮经历霜雪,最后的辉煌却是来自远方的海面。

  大和的460重炮终于等到在萨马岛咆哮的时候,也敲响了自己的晚钟。

  提尔比茨亦是如此,一道海峡仿佛隔离了世界,仿佛世界都忘记了她,只有敌人还对她念念不忘。等到开炮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炮根本不能伤到那些近在咫尺的刺客。

  如果这是命令,如果这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的话。

  如果可以选择,就算似姐姐那般凋落如樱,但是能在一场酣畅淋漓的炮击战中死去,也算是身为战舰的荣幸吧。

  与胜利相对,自知死期将近的提尔比茨,终于松开了自己冰冷的面具——

  对不起,比起投降,作为战舰战斗到最后一刻可能才是我们的夙愿……

  这一次,请让我们战斗到底,哪怕是最后一次。

66790872


标准结局

  如果哪里有错误,也希望大家能帮忙斧正一下,感谢大家支持~~

  若觉得不错,不妨点个关注,专栏不定期更新《碧蓝舰娘志》和《舰B小科普》等文章,还有......那个......点赞、硬币、收藏素质三连emmm

  福利交流群-燎原之火:691093437

  碧蓝航线wiki(从萌新到大佬,再到咸鱼):/blh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