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碧蓝航线海事局


本文由碧蓝海事局 请叫我天火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擅自修改,转载。可在下方留言反馈。


70085086 p0 master1200.jpg

  本文所用图片和资料均来自游戏、P站、碧蓝航线wiki、萌娘百科和维基百科等。

  感谢 文案协助:胡德的弹药库。

  舰娘关键词:热情的热心、嗜睡的三无、怠惰的航母。

  封面头图P站id:70085086。


一、角色设定

1)热心

热心Q版立绘
  • 实装:2017年10月26日
  • 声优:上仓 万实(代表角色:莎夏·尼尔森《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 身份:初中英梨梨
  • 性格:热心
  • 关键词:热情的内心
  • 持有物:120mm单装炮
  • 发色:金
  • 瞳色: 蓝
  • 萌点:金发碧眼、水手帽、双马尾、虎牙、学生制服、隐藏巨乳、过膝袜(白丝)、制服鞋
默认立绘
热心-好感度(陌生):指挥官有没有和我一见如故呀,嗯~我觉得指挥官就像个老朋友呢

  似李,英梨梨!   金发碧眼双马尾美少女,穿着学生制服(白丝prpr),大概是小学生或初中生,实际上她的地位在皇家驱逐中是老前辈(重樱驱逐老前辈们还是幼儿园呢);水手帽的飘带上写着舰名HMS Ardent,但Q版立绘好像名字写反了(镜像模式);角色方面根据名字“热心”被设定成拥有热情的内心的人,名字梗+1;唯一想吐槽的就是热心的声优有点迷之违和。

改造立绘

  改造后明显某部位成长了(皇家丰胸术并不逊色于重樱),小恶魔帽子显得更加俏皮,黑丝绝赞好评~~


2)阿卡司塔

阿卡司塔Q版立绘
  • 实装:2017年10月26日
  • 声优:奥野 香耶(代表角色:菊间夏夜《Wake Up,Girls!》、笹目夜弥《花舞少女》)
  • 身份:zzz
  • 性格:懒散
  • 关键词:嗜睡
  • 持有物:120mm单装炮
  • 发色:黑
  • 瞳色: 蓝
  • 萌点:水手帽、学生制服、过膝袜(白丝)、制服鞋
默认立绘

  阿卡司塔虽然也穿着学生制服,但和热心的样式有所差异,水手帽的飘带上写着舰名HMS Acasta;角色设定上是一个嗜睡的角色(尼古拉斯、拉菲、夕张等纷纷点赞),因此面无表情,语气懒散,三无娘一枚。

改造立绘

  又见皇家丰胸术,虽说其实原来也不算小;遮住半边脸,是因为打哈欠害怕被指挥官看到;比起原来的三无立绘,我更喜欢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你们觉得呢?(妹妹独角兽也有这种感觉)

校园立绘

  看看这个和改造立绘,再看看默认立绘,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吗?doge.jpg


3)光荣

光荣Q版立绘
  • 实装:2017年10月28日
  • 声优:下屋 则子(代表角色:来栖川姬子《神无月的巫女》、间桐樱《Fate/stay night》、九条姬香《小女神花铃》中、艾薇儿·布莱德利《GOSICK》等)
  • 身份:怠惰的航母、皇家之耻
  • 性格:马虎、谨慎
  • 关键词:你的荣光、休息、历史教训
  • 持有物:无
  • 发色:金
  • 瞳色:蓝
  • 萌点:御姐、金发碧眼、大波浪、机械耳发饰、虎牙、巨乳、过膝袜(白丝)
默认立绘
光荣-获得台词:我是皇家的大型巡——咳咳,航空母舰光荣号。指挥官,请挺起你的胸膛,这可是你的荣光!
光荣-主界面3:指挥官,光荣与勇敢同在,但勇敢可不是鲁莽

  光荣原为勇敢级大型巡洋舰,拥有高于一战时战列巡洋舰的火力,装甲和航速,后改装为航空母舰;右边舰装是其历史上的双层甲板,甲板上搭载的舰载机是海斗士(就是那次活动赠送的蓝色小飞机)。她也是“光荣的一战”活动中的女主角(背景板),若是大家看过活动剧情,就知道这一战对她来说一点都不“光荣”,甚至可以说是皇家之耻;她是英国在二战早期损失的主力舰之一,也是二战中唯一被战列舰击沉的航空母舰。历史上由于大意和疏忽导致沉没,在游戏中她的性格则是十分谨慎。此外,光荣和fate里间桐樱的声优是同一人,然而听不出来啊QAQ。   PS:光荣是我唯一一次活动没有捞到的角色,捞到怀疑人生都没有,幸好复刻活动捞到了,活动全毕业成就get~~

校园立绘

  仙~~


4)彩蛋台词

活动剧情
光荣:(对皇家方舟)这一次,一同战斗吧!

  1940年6月初,英法联军在法兰西战役中的失败已成定局。为了保卫岌岌可危的英国本土,丘吉尔首相被迫做出了从挪威北部撤回其全部武装力量的决定。

  原本光荣和皇家方舟应编入2号护航队,随航速较慢的运输船一起回国。但由于燃料极度缺乏,光荣号获得批准,允许其独自先行返回斯卡帕湾的本土舰队基地。这个决定也导致皇家方舟号错过了后面的战斗,若是她们能一起返航,结局肯定不会是如此悲惨。


二、舰娘故事

序章——天后的狩猎

  1940年6月,靠近北极圈的冰冷海水之间,传来了渲染着铁十字之名的信号。

  几个月之前,纳尔维克海战的惨败还历历在目,海面下沉没的十艘驱逐舰还和她们的敌人皇家海军的尸骸相依。被输送到纳尔维克的铁血陆军陷入了重重包围,不成熟的铁血海军与皇家海军的第一次全面战斗就以自己的鲜血交出了一份惨痛的答卷。

  虽然敌人孤立无援,但是盟军那北极圈的冰雪都无法冲淡的喜悦却在陆地上被砸了个粉碎,那困守在冰天雪地之中的铁血山地兵用子弹和刺刀狠狠给所有人上了一课。从来到这里,到外交上的争夺,再直到鸢尾凋零,从英国陆军到法国外籍兵团,盟军竟然都没能吃掉这一只困兽。皇家海军的厌战在此挥剑打下的赫赫战功,因为陆军的乏力而画下了一个不那么完整的句号。

  随着欧洲大陆上越演越烈的战火的逼近,纳尔维克的围攻部队意识到再战无益。五月末,正当敦刻尔克的奇迹上演之际,纳尔维克的盟军部队也开始撤离。

  这是不是战败而撤离,每个人都很轻松。但是平静的海面下,暗潮汹涌。

  行动代号,朱诺。

  朱诺,这个与赫拉相对之名。它本象征婚姻,象征母性,但如今一场浩大的猎杀行动,也将以她为名。

  沙恩霍斯特与格奈森瑙,丑陋的姐妹。威塞演习中寸功未见之人在基尔港拔锚启航,誓要以敌人的鲜血洗刷耻辱。

  顺带一提,Z20卡尔·加尔斯特号此时是这支舰队中的四艘驱逐舰的一员,她原本属于Z17型驱逐舰,该级驱逐舰一共六艘,除她以外的其他五位姐妹(其中就包括已经实装的Z18,Z19,Z21)全部战死在纳尔维克。

  复仇之心,在涌动!


剧中章——海拉的陷阱

  时间来到了6月8日,一切都还那么平静,但是舞台上的演员们已经来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

  清晨时分,铁血的刀锋已经贴上了撤离船队的动脉,希佩尔海军上将号和格奈森瑙号在此击沉了“石油先锋”号油轮、“杜松”号武装拖网渔船和“奥拉马”号大型运兵船,却唯独放过了亚特兰蒂斯号医院船。而很快,新的猎物又将到达狩猎场。

  下午一时三十分,希佩尔与四艘驱逐舰离队加油。平静的海面视界极佳,独自行动的沙恩霍斯特发现了右侧远处的海面上升起的青烟。

  这里是沙恩霍斯特,右舷60度,发现不明目标!

  那就是光荣号航空母舰和她的两艘护卫驱逐舰,热心和阿卡斯塔。

  确认不明目标是英国军舰!

  全舰,准备战斗!


光荣-好感度(友好):看到天上的孩子们很辛苦,所以想让它们休息一会……指挥官,在战争中,真的没有温柔存在的余裕吗?
光荣-回港台词:指挥官,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注意警备哟

  此时,皇家海军的小姐们完全没有准备,为了节省剩余不多的燃料和让疲惫不堪的船员们休息,光荣号航空母舰只有三分之二的锅炉在工作,战备等级降为最低的四级战斗准备,并且没有任何飞机被放飞进行侦查,甚至连瞭望哨上都无人值守。当发现了两艘可疑船只时,光荣下达的命令是让热心上前打出识别信号。

  回答她的,是铁血战斗海军旗帜下扬起的283MM主炮。

  装药,关栓,规定仰角,锁定,击发机保险解除!

  平静的海面下并非毫无风险,你怎知道远离了危险的漩涡的时候,旁边是不是潜伏着海拉那样的怪物呢?你们所说的丑陋的姐妹,已经不知不觉的把刀刃架在了你的脖子上。

  光荣第一时间急转,阿卡斯塔也第一时间拉起了烟雾掩护光荣(发动技能,烟雾弹),被格奈森瑙一发炮弹击中一号锅炉的热心也慌忙逃进了烟雾之中。而远处,沙恩霍斯特的两座炮塔已经向着光荣喷吐出了死亡的火光。

  近弹,快!表尺加600!

  打出战斗警报和求救信号,赶紧起飞飞机!

  光荣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了代价,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光荣当时搭载着10架“海斗士”舰载战斗机和6架“剑鱼”(其中1架不能使用)鱼雷机,另外还有皇家空军10架“飓风”和10架“斗士”战斗机。如果他们全部起飞,倒也算得上能够一看的力量了。但是时间上来不及,光荣只来得及竭尽全力拖着海上巡航数月的疲劳身躯,勉强把两架剑鱼推上了甲板。

  这也是她全部和最后的努力。

  一发有如神眷在光荣看来却不亚于丧钟的炮弹从天而降,在足足24公里的距离上,一举击穿了光荣的甲板,前机库起火,两座锅炉进气道受损。甲板损坏的航空母舰已经再无起降飞机的可能,皇家海军的光荣,在此战力全失。

  一切都只能看热心和阿卡斯塔的了。


终章——赫克托尔的最后一战

  两艘老式驱逐舰对抗两艘新锐的战列巡洋舰,其结果就像是阿喀琉斯和赫克托尔的对决,一方是半神,一方是凡人,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没有悬念。

  热心朝着沙恩霍斯特发起了悍不畏死的冲锋,发射了一组又一组鱼雷,虽然无一例外都被沙恩霍斯特躲过,但也多次迫使其转向规避。严重干扰了沙恩霍斯特,使其无法对光荣进行持续的效力射击(发动技能,火力干扰)。在战斗中,沙恩霍斯特的锅炉发生故障,导致不得不转而对付更近的热心,格奈森瑙则昂首向前,在光荣即将消失在烟雾中之前,精准的一炮命中了光荣的剑桥——包括舰长奥尔斯之内的大多数军官被当场炸死。


光荣-血量告急:烟、烟雾弹!

  而热心依然死缠着沙恩霍斯特不放,随着距离越来越接近,攻击她的除了150mm副炮,105mm防空炮也加入了进来。热心虽然有心杀贼,但是终究无力回天。在第七次鱼雷攻击被完美闪过之后,热心终于支撑不住,她被沙恩霍斯特主炮击中,并引起大火,最终倾覆沉没。就算主桅已经倒下,但是那门120MM驱逐炮却还在不依不挠的冲着沙恩霍斯特开火。 热心-旗舰开战:敌人来了!各位小心不要着火哟~


热心-战斗失败:好烫!不快点撤退降温的话我会中暑的!

  热心沉没了,现在能挡在光荣面前的只剩下了阿卡斯塔。上帝似乎抛弃了他们,明明这天只有二到四级西北风的海上,却突然吹来了一阵大风吹散了阿卡斯塔的烟雾。

  格奈森瑙又是极其精准的一炮摧毁了光荣的轮机舱,她开始失去速度。

  阿卡斯塔终于意识到已经不可能靠着烟雾掩护光荣了,她开始脱离光荣做最后的鱼雷突击(决死突袭,战斗减员导致自身成为先锋仅存的角色)。7000米的距离上,阿卡斯塔如同走出特洛伊城的赫克托尔,向着注定不能战胜的敌人阿喀琉斯投出了自己的长矛。

  光荣因为自己的大意而付出了代价,沙恩霍斯特也将为自己的漫不经心买单。面对着躲入了自己的烟雾中的阿卡斯塔,沙恩霍斯特乐观的以为这么远的距离上根本不可能有鱼雷能够命中。可是就如她先前在24公里上的那一发神奇命中一样,360公斤高爆炸药的爆裂像北冰洋的海水彻底把她浇醒。

  彻底醒悟过来的两姐妹再也不接近阿卡斯塔的鱼雷射程,而只能主动攻击的阿卡斯塔所面对的,是比热心还要密集一倍的两艘战列巡洋舰的火力。

  当光荣最后陨落在283MM主炮下之后,阿卡斯塔也终于停止了抵抗。她并非竖起了白旗,而是让战舰,让桅杆随着自己,随着一身累累伤痕一同沉入了大海,连同自己最后的努力——一发120炮弹终于命中了沙恩霍斯特的B炮塔。


光荣-主界面1:热心与阿卡司塔都做到了她们的极限,只有我…
阿卡司塔-自我介绍:英勇的话,多少有点过誉了,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而已......

  面对着已经沉没却英勇的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敌人,铁血舰队指挥官马沙尔将军命令军舰将主桅上的战旗降下一半,全体舰员立正向其致敬。

  光荣的一战,至此结束!


三、光荣,热心和阿卡司塔

69417131

  历史的魅力不在于那一个个书写历史的人,也在于那一个个构成历史的人。也许正是那一份从祖先手中接过的挑战不可逾越之物的勇气,让她们在这地狱之中,战场之上,迸发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勇猛和悲壮。

  从北海,到铁底湾,再到萨马岛,历史的光辉不仅仅限于那一串串战功勋章结成的结晶,也在于命运那一刹的绽放。

  If they ever tell my story,

  如果世人传颂我的故事

  let them say…

  让他们说

  I walked with giants.

  我曾与英雄同在

  Men rise and fall like the winter wheat,

  人的生命犹如冬麦般脆弱

  but these names will never die.

  但这些名字将永垂不朽        ——节选自电影《特洛伊》


标准结局

  如果哪里有错误,也希望大家能帮忙斧正一下,感谢大家支持~~

  若觉得不错,不妨点个关注,专栏不定期更新《碧蓝舰娘志》和《舰B小科普》等文章,还有......那个......点赞、硬币、收藏素质三连emmm

  福利交流群-燎原之火:691093437

  碧蓝航线wiki(从萌新到大佬,再到咸鱼):/blh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