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碧蓝航线海事局

须知

  本篇考究补充游戏第三章之后的历史和剧情,属于民间自制内容,非官方剧情,实际剧情以官方为准(指望官方更新是不可能的)
  自制剧情作者:海事局成员 胡德的弹药库,B站链接:胡德的弹药库


第四章 所罗门的噩梦上

4-1~4-2 大吉大利,今晚吃昆西——萨沃岛海战

  游戏中从第四章开始,太平洋战场上至关重要的一战拉开了序幕,前后持续了好几章的瓜岛战役。游戏中4-1到4-2所对应的正是瓜岛战役之中最大的六场海战中的第一战——萨沃岛海战。

  1942年8月7日,美军登陆瓜岛。第八舰队长官三川军一对美军登陆一事深感事态严重,决定出动舰队发起反击,尽管海军司令部不同意,但是山本五十六却给了三川军一自由定夺权力。

  8月7日,美军登陆的当天,三川军一立刻集结了自己分散的舰队,5艘重巡洋舰(“鸟海”、“青叶”、“衣笠”、“加古”、“古鹰”号)、2艘轻巡洋舰(“天龙”、“夕张”号)、1艘驱逐舰(“夕凪”号),离开拉包尔的基地向着瓜岛进发。

4-1剧情1.jpg

  第八舰队虽然拥有7艘巡洋舰,但是大多都是二战之前下水的老型号战舰,很多人都认为这一战是有去无回之战,所以士气低落。当时舰队先任参谋神重德大佐鼓励士气说:“喂喂喂,怎么人人都哭丧着脸?告诉你们,这一仗只赢不输,输不了。你们想一想今天什么日子,八月八日,咱们是第几舰队?第八舰队。第八舰队在八月八日出击,大吉大利。”也是鸟海这句话的由来。

  也许上天要成就三川。三川舰队刚刚出港就被巡逻的美军潜艇发现,在前进过程中也曾被美军侦察机发现。但是第一次报告没有引起美军重视,而第二次飞行员又不以为然导致报告滞后六个小时,等到美军获得消息,已经来不及核实了。

  8月9日凌晨一时,第八舰队抵达萨沃岛西北,并且依靠瞭望兵(也就是所谓的鹰眼雷达)避开了两艘巡逻的美军驱逐舰进入南区。直到三川下达作战命令,到一时四十三分,美军帕特森号驱逐舰才发现情况不对,但是为时已晚。

4-1剧情2.jpg
4-1剧情3.png

  因为芝加哥号没能通报战况,加之电闪雷鸣,其他各区美军舰队并没有察觉南区已经被击溃。于是三艘巡洋舰文森斯,阿斯托里亚和昆西号也前后被重创或击沉。昆西曾一度击中鸟海舰桥,险些将三川等人一网打尽,但是因为舰长认为是误击友军而下令停火(星际玩家),结果被集火击沉。一共就只建造了七艘的新奥尔良级巡洋舰仅此一战便沉没一半,这也是整个大战当中新奥尔良级的全部损失。(大吉大利,今晚吃新奥尔良烤鸡……)

4-1剧情4.jpg

  正如这一场袭击阴差阳错的顺利,美军的航母也因为阴差阳错而逃过一劫。舰队司令弗莱彻因为借口舰载机和油料不足在前一天黄昏时分私自将航母编队撤走,结果躲过了被卷入夜战的劫难(企业的强运是开玩笑的?)。这也成为了三川的顾虑,于是在获得极大战果之后,三川下令返航,而对近在咫尺的运输船队选择了无视。倘若三川选择了摧毁运输船队,固然免不了遭到空袭,不过岛上的美军的日子恐怕也不会像历史上那么好过了。

4-1剧情5.jpg

  鸟海所提到的永野指挥官战前的叮嘱,来自于在战后的回忆中,三川军一中将解释第八舰队的奇怪举动的真正直接原因:“在被任命为第八舰队司令长官前往赴任之前,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大将给了这样的训示:‘(对你们)可能是困难无理的要求,但是日本的工业能力很少,希望尽可能不要搞坏军舰’”。

4-1剧情6.png

  此战又被称作第一次所罗门海战,美军被击沉四艘巡洋舰,另有一艘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重创,如果不是因为潜艇在路上击沉了返航的“加古”号,这一战可就成了完完全全的零封局。但是无论是这一战也好,日后的空袭也罢,日军居然都“不约而同”的对美军补给选择无视,这为日后瓜岛上的困境埋下了伏笔。毕竟三川只是取得了战术上的胜利,而一场小的胜利是不足以直接奠定胜局的。而在日后,双方这样的乱战还会有许多。

4-3~4-4 萨拉托加的复仇之战——第二次所罗门海战

  三川军一的冒险大获成功,第一次所罗门海战以第八舰队的完胜告终,但是更大的战斗还将到来。为了输送陆军马鹿上岛夺回瓜岛,第二次所罗门海战,即东所罗门海战爆发了。

  8月21日,拉包尔的指挥部得知了先期上岛的一木清直的部队全军覆灭的消息,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美军输送到岛上的并不是什么小部队。为了掩护陆军部队上岛,并寻找美军航母编队决战,山本五十六调集了几乎全部的在南太平洋的战舰前往瓜岛,山本本人也亲自乘坐大和(旅馆)前往战场督战。

  其部署为:

4-3剧情1.png

  第一部分先遣群,旗舰“爱宕”号重巡洋舰,编有主力战列舰1艘(陆奥),水上飞机母舰1艘(千岁),载有水上飞机22架,巡洋舰6艘,驱逐舰8艘,负责侦察敌舰队的动向,并将其引向主力所在方向,当主力与敌交战时积极给予支援掩护。

4-3剧情2.png

  第二部分是牵制群,编有轻型航母1艘(龙骧),重巡洋舰1艘(利根),驱逐舰2艘(天津风、时津风),负责设法吸引美军航母的舰载机,为主力的攻击创造条件。

4-3剧情3.png

  第三部分是主力群,由南云忠一中将,指挥编有航母2艘(翔鹤号和瑞鹤号),战巡2艘(比叡、雾岛),重巡洋舰3艘(筑摩、铃谷、熊野),轻巡洋舰1艘(长良),驱逐舰11艘(野分、舞风、秋云、夕云、卷云、风云、初风、浦波、敷波、绫波、秋风),担负主攻任务,当美军舰载机被牵制群吸引时,乘机攻击美军航母。

4-3剧情4.png

  第四部分是对岸射击群,编有巡洋舰4艘,以舰炮火力轰击瓜岛美军机场和阵地,为增援群的行动提供火力准备和支援。

(第二水雷战队以其训练严格,战力强悍,称华之二水战。)

  第五部分是增援群,由田中赖三少将指挥以1艘辅助巡洋舰和4艘旧驱逐舰改装的快速运输舰运送1500人的地面部队,由第二水雷战队护航:旗舰(不存在的)“神通”号轻巡洋舰,驱逐舰7艘(凉风、江风、海风、睦月、弥生、卯月、望月),负责将地面部队送上瓜岛。

  8月23日十时许,美军侦察机发现了作为支援群的第二水雷战队,但是因为对方立刻向西北撤走离开了美军空中打击范围,后面根据消息赶来的美军飞机无功而返。

4-3剧情6.png

  因为弗莱彻收到情报称日军航母编队仍在特鲁克环礁,所以做出了近期不会有大规模战斗的判断,大黄蜂所在编队被撤回南方加油。后来事实证明这个假情报造成了企业和萨拉托加二对三的尴尬局面。

  8月24日11时,美军的侦查机发现了龙骧号所在的编队,但是美军指挥官弗莱彻并没有轻举妄动。

4-3剧情7.png

  13时许,龙骧发动了对瓜岛上的亨德森机场的攻击,但是遭到了美军驻扎在那里的仙人掌航空队的有力反击。尽管损失惨重,但是龙骧到底是完成了自己的诱敌任务,萨拉托加号在弗莱彻的命令之下发动了对龙骧号的攻击。

  14时30分,企业的侦察机发现了双鹤所在的主力编队,感到情况不对的弗莱彻当即下令萨拉托加放飞的航空队转攻双鹤,但是因为通讯问题,这一命令未能实现。但是机群最后还是成功攻击了龙骧,龙骧号在准备放飞第二批飞机的时候遭遇围攻,被命中一发鱼雷及十几枚炸弹,抢救无效,沉没。

4-3剧情8.png

  而负责指挥主力舰队的南云忠一得知龙骧遭到攻击后判断诱敌战术已经成功,立刻命令双鹤发动攻击。

  16时40分,双鹤的攻击编队飞抵距离相对较近的企业所在的16大队上空。尽管之前企业的巡逻战机已经发现了来袭的机群但是因为通讯混乱截击命令无法发出,但是空中警戒的战斗机主动出击前往拦截。

  尽管已经展开防御阵型,但是混战之中企业仍然被命中三发炸弹,但是所幸伤势不重。仅仅一个小时后,大火被扑灭,船体恢复平衡,可以正常收放飞机。(美帝损管天下无敌……)

4-3剧情9.png

  而双鹤放出的第二波攻击和之前企业放飞的攻击机群都没有发现敌军所在的位置,各自返回,萨拉托加放飞的几架飞机则意外发现了爱宕所在的先遣舰队,并成功击伤水上飞机母舰千岁号。

  随后双方各自撤军,第二次所罗门海战就此画上了句号。萨拉托加击沉了龙骧成为了其为数不多的可圈可点的战绩之一,总算是报了珊瑚海列克星敦亡于五航战之手的一箭之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4-4的标题才是复仇之战吧。

  尾声:
  由于相信2艘美国航空母舰遭受严重破坏,田中的增援舰队再次开往瓜达尔卡纳尔。(你相信,你多少次打输了都是因为你相信→_→)结果遭到来自亨德森机场的战机的攻击,神通号遭到重创,睦月号驱逐舰在营救运输船锦龙丸的落水船员的时候遭到美军B17轰炸机攻击,当场沉没。一度昏迷的田中赖三少将只得将旗舰转移到阳炎号驱逐舰上,下令舰队返航。


第五章 所罗门的噩梦中

5-1 星际玩家的内战——埃斯帕恩斯角海战

  为了争夺瓜达尔卡纳尔岛,美日双方于1942年8月发生两次规模较大的海战(即第四章的萨沃岛海战与所罗门以东海战)后,一时都不想正面交锋,在向岛上输送增援部队和作战物资时都力图避开对方舰队,由于美军掌握了战场上的制空权,日军于昼间不敢轻易进入瓜达尔卡纳尔岛附近水域,主要是利用夜间以偷渡方式,以驱逐舰进行运输增援,这也就是所谓的“东京快车”。

  而另一方面,美军海上兵力在8、9两月中也受到较大损失,8月的所罗门以东海战之后,萨拉托加在返航途中被鱼雷击伤。9月15日,赶来支援的胡蜂号航空母舰也被潜艇击沉。为了缓解瓜岛上的运输困难问题,美军一共派出了三支编队加强了海上支援与巡逻,其中一支就是今天的主角——以巡洋舰为主的第64特混编队。

埃斯帕恩斯角海战图示.png

  说句题外话,海军马鹿和陆军马鹿们,看看人家看看你,这对于后勤运输的重视程度,不怪你们在岛上饿成孙子。

  据日军指挥部估计(又是你以为……),增援编队在海上航渡时,不会遇到美舰艇部队的截击,但对其航空部队的空袭颇为担心。因此决定:在增援编队进入美机作战半径之内的11日,昼间由岸基航空部队负责压制瓜岛机场,夜间则由第6巡洋舰战队继续执行这项任务。

  日岸基飞机11日昼间对瓜岛机场的轰炸,的确起了作用,日增援编队沿“槽海”南进时虽被美方发现,但因其飞机忙于保护机场,无法脱身,只好派正在瓜岛以南巡航的第64特混编队前去截击。而收到瓜达尔卡纳尔岛守备部队发出的“天气将晴”的电报后,第6战队司令官五藤存知海军少将决定乘机对岛上机场实施炮击,并准备经由萨沃岛南水道进入“铁底湾”。

  此次五藤存知海军少将可是有备而来,不仅精心研究了炮击的时间、地点和该使用什么炮弹、引信,还专门找了个珊瑚岛做了演习。当他的舰队高速南下时,整个日军部队都对此次行动满怀期待。不过讽刺的是,这位海军少将的表现完全和他所做的精心准备成反比。

  是日21时许,美第64特混编队绕过瓜岛西海岸,向萨沃岛航进,航速减至20节。以单纵阵展开队形,其阵容为驱逐舰5艘:拉菲,邓肯,法伦荷尔特,布坎南和麦克拉;巡洋舰4艘:海伦娜,盐湖城,波伊斯和旧金山。

  同时日军第6巡洋舰队也已经抵达64特混舰队西北50海里处,同样呈单纵阵展开,巡洋舰青叶,古鹰,衣笠;巡洋舰初雪,吹雪。

(之前的萨沃岛海战,衣笠,青叶,古鹰都曾参与其中)
(加古号在萨沃岛海战后返航时,被潜艇击沉于槽海)

  21时30分,斯科特命令4艘巡洋舰派出飞机进行侦察,“旧金山”号和“波伊斯”号遵令执行。但“盐湖城”号的飞机在起飞作业时着火焚毁;“海伦娜”号未接到命令,因怕飞机在炮战中起火而将其抛入海中。盐湖城号水上飞机燃烧的火光被日舰发现,五藤以为是岸上日军或先行增援编队发出的信号,则用闪光信号回答。但因光度较小,能见度不良,美方并未看到。

(盐湖城号放飞水上飞机出现事故,起火)

  22时50分,美舰旧金山号的飞机报告:“发现大舰1艘、小舰2艘,在瓜岛以北,距萨沃岛约16海里。”这是日军城岛海军少将率领的另一支增援编队。

  23时25分,装备SG型新式雷达的海伦娜号报告:“发现目标,方位315度,距离27700码,目标航向东南,航速约20节。”

  23时46分,双方接近至五千码,海伦娜号开始射击。其他军舰也随之开火。日舰本来也已经发现第64舰队,但是五藤少将却以为这是友军增援编队。结果为首的旗舰青叶在遭到猛烈炮火攻击之后还发出“我是青叶”的灯光信号,混乱中一发炮弹击中舰桥,五藤少将嘴里含着一句八嘎一命呜呼。直到死的时候,他还以为朝自己射击的是友军。

4-2剧情4.png

  遭到重创的青叶随后向右转向,古鹰随后跟进,一说是为了掩护青叶插到了青叶与美军舰队之间,然后也遭到了集火。

  相关台词:
  古鹰-自我介绍:古鹰型重型……总之是古鹰就对了!别看我这样,我也在第一次所罗门海战里出了力的,还在后来帮了青叶妹妹!虽然最后冲过头导致自己回不来了就是了……嘿嘿……
  青叶彩蛋-对古鹰:古鹰…那个时候抱歉了啊……

4-2剧情5.png

  但是就在这千载难逢之际,舰队指挥官斯科特却阴差阳错的因为对方没有还击而误以为海伦娜等舰射击的是己方驱逐舰,再三命令停火。在向驱逐舰队确认,并命令对方打开识别灯之后才下令恢复射击。但是这个时候日舰已经完成了转向,其中衣笠和初雪因为没有机械跟从旗舰转向的关系,几乎没有遭到攻击。

4-2剧情6.png

  而夹在中间的古鹰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在被美方邓肯号驱逐舰命中一发鱼雷后又连连遭到命中,不久后沉没。而美方邓肯,法伦霍尔特两艘驱逐舰因为同样身处敌我之间的关系,也遭到友军误击,其中邓肯号遭到重创,于次日沉没。

4-2剧情7.png

  盐湖城-旗舰开战:对面并非友军,全武装准备!

  恢复开火的同时,旧金山号也发现了猎物——日军舰队的最后一舰吹雪。吹雪初时还向旧金山打出识别信号,发现不对后赶忙掉头,结果一样遭到集火,被当场击沉。

4-2剧情8.png

  5分钟后,斯科特再次命令停火并打开识别灯,整编队伍进行追击,并与剩余的衣笠等舰对射数次,双方各有损伤。后斯科特又唯恐后面的友军将自己错认为日舰,第三次通知停火,打开识别灯。但是等到队形重整完毕,日军舰队早已逃之夭夭。

4-2剧情9.png
( 衣笠-好感度-喜欢:姐姐虽然是那个样子,其实心里一直很愧疚呢。)

  最后再多说一句,旧金山,喊不要误伤喊得最凶的是你,打起友军来,打的最狠的还是你……

  青叶:快停火,你打的是友军!

  旧金山:劳资打的就是友军!

  亚特兰大:CNM!听到没有旧金山!CNM!

5-2/3/4 雏鹰的最后一战——圣克鲁斯海战

  东所罗门之战之后,在战斗中被双鹤拼死重创的企业被迫返回珍珠港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大修,留在瓜岛附近的航空母舰就只剩下了萨拉托加,胡蜂以及大黄蜂三艘,因为日军还在此处大量集结潜艇的关系,美军航母特混编队在行动的时候基本少不了遭遇鱼雷的攻击,所以又被称为“鱼雷连接点”。
  这个盗版的狼群战术至少收获了很大的成果,8月31日,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被鱼雷击伤,被迫返厂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大修。9月14日胡蜂号航空母舰在差点和双鹤交火之后被伊-19号潜艇用鱼雷击沉。盟军还留在瓜岛的航空母舰只剩下了大黄蜂号一支独苗。
  尽管如此,盟军还是依靠亨德森机场牢牢掌握着此处的制空权。只是碍于飞机在夜间难以行动,对于日军在晚上的行动难以干涉。于是盟军白天向岛上输送,夜间日军用东京特快向岛上进行补给,双方一时陷入僵局。
  10月11日晚,盟军曾击退了企图想要对亨德森机场进行炮击的日军舰队(即前一战4-1的埃斯佩兰角海战),但是仅仅几天后日军便卷土重来,金刚号与榛名号两艘战列舰(游戏里是战列巡洋舰)成功炮击亨德森机场。10月20日至10月25日,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企图攻占亨德森机场的日本陆军对保卫机场的美军展开大规模攻击。不过,日军于这次攻击在亨德森机场战役中因重大人员伤亡而遭到决定性的失败。(陆军马鹿,你要知耻!知耻!)

5-2剧情1.jpg

  由于错误地认为日本陆军部队已成功地攻占亨德森机场(还是你以为……海军马鹿),一支日本舰队在10月25日上午到达瓜达尔卡纳尔岛附近,以对陆军的进攻提供进一步的支援。由亨德森机场起飞的飞机对该舰队进行了一整天的攻击,击沉了轻巡洋舰由良号及击伤了驱逐舰秋月号。
  日军渴望寻找盟军舰队主力进行决战,并为此调集重兵,飞鹰,隼鹰,瑞凤三艘航空母舰早在10月中旬就已经抵达。但是10月22日,飞鹰号出现意外造成破坏性火灾,被迫回港维修。在得知美军动向后,山本决定挥师南下准备与美军舰队进行决战。

5-2剧情9.jpg

  10月26日早,双方的侦察机互相发现了对方。日军立刻发动了空中打击,但是与此同时两架侦查的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发现了瑞凤号航空母舰,并见了鬼一样在日军的眼皮子底下炸坏了瑞凤的甲板,使其再也无法正常工作。(海军马鹿,你要知耻!知耻!)

5-3剧情3.jpg

  而美军的空中攻击比日军迟了二十分钟,早上8时40分,瑞凤先前放飞的一些飞机与企业号机群遭遇,双方小有损伤。大黄蜂号的机群则成功攻击了翔鹤号航空母舰,使其被3-6枚炸弹击中,随后而来的第二波攻击则重创了重巡洋舰筑摩,使其脱离战场。
  早上9时09分,日军机群对大黄蜂号的攻击展开,大黄蜂号遭到三枚炸弹和两枚鱼雷命中,引擎受损,随后一架日军飞机又撞向了侧面航空燃油仓导致大火。北安普顿试图将无法行动的大黄蜂拖离战场,但是随后而来的空中攻击使得北安普顿的努力最终化为泡影。

5-3剧情19.jpg

  因为相信大黄蜂已经沉没的关系,日军舰队随后转头攻击企业,在第一波攻击中企业被命中一枚炸弹轻微受创。波特号驱逐舰在营救一架坠毁的TBF的时候不慎引爆了TBF上的鱼雷遭受重创,后被友军处分。史密斯号驱逐舰遭遇一架日军轰炸机撞击引发大火,船长下令战舰驶入南达科他号航行扬起的水花中灭火。

5-4剧情10.jpg

  11时35分,舰队司令金凯德下令撤退。而与剧情不同的是,真实的历史中大黄蜂此刻尚未沉没。下午3时20分,正在缓慢拖着大黄蜂离开战场的北安普顿被发现,伤痕累累的大黄蜂号再次被命中一枚鱼雷,电机系统损坏并严重进水,最终被放弃。美军两艘驱逐舰试图处分无法被带走的大黄蜂号,失败。随后而来的日军舰队企图将参与过杜立特空袭的大黄蜂号拖回港口以振士气,但是因为驱逐舰的动力不足以及美军舰队的威胁最后被迫放弃,大黄蜂最后在27日凌晨1时35分被日军发射鱼雷击沉,这位约克城级的小妹终于不甘心的咽下了自己的最后一口气。
  大黄蜂号的沉没使得美军在太平洋上的航母战力只余企业一人,企业被迫在进行了两个星期的短暂修理后带着女灶神号维修舰带伤返回战场。但是终于艰难赢得此战的五航战情况也极为糟糕,参加了珍珠港事件的765名精英飞行员阵亡409人,大大超出了之前战役的阵亡飞行员总和(珊瑚海损失90人,中途岛损失110人,东所罗门海战损失61人),瑞鹤与飞鹰因为损失人员过多返回本土,翔鹤和瑞凤则躺在船坞里进行大修分别直至43年3月和1月才重返战场。所谓“皮洛士般的胜利”,不过如此。这一战后,指挥作战的南云中将被解职。
  在大黄蜂上的最后一个人撤离之时,他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在圣克鲁斯阴暗的天空之下,说出这铿锵有力的字句。这句话将成为复仇的号角,将成为尖锐的长矛,将成为漫天的火雨。
  我们新的大黄蜂上再见
  在无垠的黑夜里,黑暗和冰冷慢慢的将大黄蜂拉入大海深处,她永远地留在了这片海域的水底,慢慢地锈蚀崩坏。然而绝望的时光还很漫长,前方的道路依旧一片未知。
  但绝望之中总是会有希望的。
  一段传奇结束的时候就是另一段传奇的开始。约克城级最小的雏鹰黯然陨落,最后仅存的那只雄鹰却才刚刚到展翅之时。
  圣克鲁斯是日本的胜利,这场胜利却令日本失去了赢得战争的最后希望。——历史学家埃里克·哈梅尔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