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碧蓝航线海事局
碧蓝航线WIKI > 舰娘图鉴 > 明尼阿波利斯
指挥官大人~欢迎来到碧蓝航线WIKI,您可以通过百度搜索“碧蓝航线WIKI 碧蓝海事局”直达本WIKI!如果是第一次来访的话,按“Ctrl+D”可以收藏WIKI随时查看更新哦~现已开放图鉴APP,手机玩家可以通过APP查阅更加方便,下载地址:WIKIAPP如果觉得WIKI好玩的话,记得安利给更多人哟ヾ(o◕∀◕)ノ。
碧蓝航线明尼阿波利斯图鉴数据由碧蓝海事局成员、众热心网友、玩家自游戏中收集整理,考究部分由海事局考究组编写。登陆后可使用自助查询功能查看各阶段属性,可以上传对应立绘、弹幕图,修正数据,补充舰娘配装、评价、备注。我们鼓励大家一起参与到碧蓝航线WIKI的完善中来,但是一些无意义、不妥、恶意的修改则会被回退、乃至封禁。如发现错误,在确认核实后可编辑修改,或留言反馈。感谢您对WIKI的支持!
新奥尔良级重型巡洋舰3号舰 明尼阿波利斯 USS Minneapolis ミネアポリス
明尼阿波利斯头像.jpg 编号 NO.364 类型 重巡重巡
稀有度 ★★★☆☆☆
超稀有
阵营 白鹰白鹰
建造时间 01:56:00(活动已关闭)
普通掉落点
活动掉落点
营养价值 炮击26 雷击0 航空0 装填13
退役收益 金币9 燃油3 勋章10
强化所需经验 炮击 47*20=940
雷击 0*0=0
航空 0*0=0
装填 50*25=1250
舰队科技+
科技点 属性加成
获得
科技点.png + 12
合计
55
重巡/重炮/超巡 耐久+1
满星
科技点.png + 25
-
Lv.120
科技点.png + 18
重巡/重炮/超巡 炮击+1
性能

canvas

耐久耐久 A
防空防空 B
机动机动 C
航空航空 E
雷击雷击 E
炮击炮击 B
初始属性/120级满破满强化 好感度属性
耐久 717→4152 装甲 中型 装填 67→182
炮击 48→258 雷击 0→0 机动 9→57
防空 46→248 航空 0→0 消耗 4→12
反潜 0→0
幸运 76
航速 26
碧蓝海事局 明尼阿波利斯 详细数据
无法改造
等级 100 强化  突破 3 好感度
综合性能:(不含舰队科技)
耐久


装填
炮击 雷击 机动
防空 航空 消耗
反潜
幸运
航速
突破升星效果
一阶 获得全弹发射I/主炮效率提高5%
二阶 主炮底座+1/主炮效率提高10%
三阶 全弹发射弹幕升级/全武器效率提高5%
槽位/装备类型/武器效率初始/满破/武器数满破/预装填数满破
装备类型 效率 武器数 预装填数
1 重巡炮 105%/125% 2 2
2 驱逐炮 65%/70% 1 1
3 防空炮 120%/125% 1 0
4 设备 - - -
5 设备 - - -
水面舰艇鱼雷底座+1与航母机库+1并不增加武器数
初始装备
1 三联装203mm主炮T1
2 双管20mm厄利空高射炮T1
3 -
装备说明
技能炮击、装填、减伤、回复、弹幕;自身增益

Skillicon 湖之都的蛮牛.png
湖之都的蛮牛

自身在战斗中击破敌舰时,自身炮击属性提高5.0%(15.0%)、装填属性提高10.0%(30.0%),持续12秒,每秒最多触发一次,不可叠加,持续时间内触发将刷新时间

Skillicon 杜尔拉汗.png
杜尔拉汗

在战斗中受到伤害,导致血量低于30%后,自身受到的伤害降低5.0%(10.0%),触发后的16秒内,航速降低2,每3秒恢复总耐久度1.0%(4.0%)的耐久,该技能每场战斗只能发动1次

Skillicon 全弹发射-重巡.png
全弹发射I(II)

主炮每进行12(8)次攻击,触发全弹发射-新奥尔良I(II)

Skillicon .png

前排弹幕或后排专属弹幕
明尼阿波利斯弹幕.gif
立绘
  • 通常
  • 换装
  • 改造
  • 誓约
明尼阿波利斯立绘.jpg
明尼阿波利斯换装.jpg
请上传文件『明尼阿波利斯改造.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请上传文件『明尼阿波利斯誓约.jpg』,文件大小不超过2M。
角色信息
实装 2018年10月25日
身份 印第安猎人、小明、无头骑士
性格 沉稳、野性
关键词 狩猎
持有物 猎枪
发色
瞳色
萌点 单马尾、深褐色皮肤小黑皮、战纹、披风
换装:学生妹、耳机、围巾、肥宅快乐三件套、泡泡袜
CV
嶋村侑
画师
雫綺一生+
微博 Mephisto_SHIZUKIHITOMI
推特 めふぃすと/雫綺一生
PIXIV めふぃすと
评价

1.输出:小明的输出整体上还不错但是不够亮眼,其输出波动比较大,在抢到第一个人头后一技能的覆盖率有着不错的表现。值得关注的是其副炮效率,配合高伤害副炮,补刀难度较其他重炮巡低了不少。
2.生存性:小明值得炫耀的就是她的二技能,碧蓝航线中有着众多的血线回血技能,比如菲尼克斯,女灶神,君主等,但是这些技能的实用性和血线百分比关系巨大,小明的30%血线回血实用性会比现有的回血技能上升一个台阶。抛开二技能单看白值其生存性就有点令人担忧了,所以其整体的生存性可以说是充满弹性不适合那种最终决战的boss,但是十分适合较高压力的道中承伤位。可以做到1+1单前排没有奶推图。
3.防空能力:小明是现阶段所有实装重巡里防空能力顶级的,但是放在所有巡洋的整体环境里就没什么亮眼的了。
4.整体评价:综合素质对得起金皮品质,技能设置的比较均衡,其亮点在于充满弹性的生存性,特别适合这次活动入坑的萌新作为开荒船培养,培养难度较低(培养难度从获取难度,练级难度,自身成长性综合考量)。



月下影舞者 讨论:“美系”“金色”“主炮底座重巡”,这三个标签加在一起就仿佛能感受到一股强者的气息,rare度、技能和白值摆在那里,注定了明尼阿波利斯是只需要往上看的的新秀。
输出方面,一技能15%的提升最容易让人想到的就是次级舰威奇塔的一技能15%的提升,但由于白值略逊于威奇塔,所以对冲后仍然是有不及而无过之。但明尼阿波利斯的优势在于额外的30%填装提升,在输出时间轴上可以更快地帮助明尼阿波利斯将炮击转化为输出,且明尼阿波利斯副炮效率优秀,鉴于是击沉任意敌舰,所以平滑度可以期待。
生存方面,二技能作为一个纯粹的蓝色防御类技能,其带来的潜在血量可以帮助明尼畅游相当难度的图而没有性命之忧。单场战斗可能不如欧根或罗恩这类主流肉核,但如果可以多次触发30%死线并回复到50%的血量的话,纵使她的最大血量不高,但其坦度,或者说续航能力不输给多数重巡。
但相对的,鉴于一技能的触发条件,在不刷新杂兵或11、12图这类刷新的杂兵血量很扎实的boss战关底中明尼的表现可预见性的乏善可陈,有可能会直接导致一技能成为白板仅作为肉盾存在,故推荐仅在道中考虑其作为输出位使用,boss战酌情选择。

编辑评价
备注
炮姐:对未来版本的揣测(个人对游戏和版本的理解,可以不看):小明作为一艘美系金皮重炮巡,可以说是策划对金皮重炮巡守门员的定义了,换句话说小明未来可能会是游戏里传统金皮重炮巡垫底的位置,所以技能强度和白值设置都有一定的妥协,如果小明因为是金皮就强度爆炸,这会导致后续的巴尔的摩和得梅因很难设置定位和强度最终导致数据爆炸加快游戏终结的进程。这艘船作为金皮唯一的不可替代性就是其二技能带来的自身回血,这样就可以像菲尼克斯那样单前排不带奶作战,但是这个思路的实用性并不高,因为重巡的低航速窄射角高伏击率等因素导致这一方案可能引发精神污染。但是目前版本练起来没有任何问题。练就对了!!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编辑配装推荐

未填写推荐人将不会展示。配装仅代表推荐人观点,大家查看时请自我斟酌,首页装备分析有许多文章,包括装备的下位替代,可供参考。


推荐配装1 试作型三联装203mmSKC主炮T0.jpg试作型三联装203mmSKC主炮T0138.6mm单装炮Mle1929T3.jpg138.6mm单装炮Mle1929T3高性能舵机T0.jpg高性能舵机T0维修工具T3.jpg维修工具T3火控雷达T3.jpg火控雷达T3 推荐人 火包女且
推荐理由 一技能要求打死船,所以首发考虑最高dps的装备,同时配以高性能舵机和维修增加生存性,目前高难度主线可以使用这套装备。当然,主炮依然可以根据图中敌舰装甲比例选择 试作型三联装203mm舰炮T0.jpg

推荐配装2 试作型三联装203mmSKC主炮T0.jpg试作型三联装203mmSKC主炮T0138.6mm单装炮Mle1929T3.jpg138.6mm单装炮Mle1929T3双联装40mm博福斯STAAGT0.jpg双联装40mm博福斯STAAGT0高性能舵机T0.jpg高性能舵机T0维修工具T3.jpg维修工具T3防鱼雷隔舱T3.jpg防鱼雷隔舱T3火控雷达T3.jpg火控雷达T3链式装弹机T3.jpg链式装弹机T3 推荐人 虽来
推荐理由 作为道中带队重巡,首选穿甲炮,搭配强力副炮是最科学的选择(高爆主炮部分情况下可酌情考虑)。然后依次推荐了不错的生存、输出装以供选择。无以上装备请自行寻找下位替代。
登陆界面
舰船型号

新奥尔良级重型巡洋舰——明尼阿波利斯,舰号CA-36

自我介绍

从珊瑚海到瓜达尔卡纳,太平洋中到处都是我的足迹。虽然因为一些烦人的原因旅途不得不终止了一段时间……不过从结果来说,我可算得上是表现出色了呢!

获取台词

Hey ya!新奥尔良级明尼阿波利斯报道!我擅长狩猎,如果有你有看上的猎物的话,就交给我来解决吧!

登录台词

你的精神不错啊,准备好今天的狩猎了吗?

查看详情

想听我狩猎的故事吗?可以啊!从哪个讲起好呢......

主界面

皮肤的颜色?唔,又不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你就那么在意吗?

鱼雷?啧,那种东西我才不会怕,那次只是运气不好而已......

喂,你也别一直坐在这里了,和我一起出去转转吧!

触摸台词
特殊触摸

呀!……你这家伙,是想成为我的猎物吗?

任务提醒
任务完成
邮件提醒

紧急任务?不是,只是普通的信件吗......

回港台词
好感度-失望
好感度-陌生

比起在港区待着,出去狩猎才更有趣!马上安排一下出击如何?

好感度-友好

其实港区里也有几个我比较在意的地方。现在就出发探索吧!......工作?等下再做也不迟啦!

好感度-喜欢

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该不会是和我一起的时候......喂,不要动,我来帮你舔舔。

好感度-爱

毕竟你也是指挥官,要为整个舰队作考虑,不能每天都陪着我到处跑。但是没有你一起的话,我一个人总有点提不起干劲......

誓约台词

原来指挥官的猎物是我啊,感觉稍微有点不甘心呢......算了,指挥官的话被抓住也无所谓!总、总之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指挥官!

委托完成
强化成功
旗舰开战
胜利台词
失败台词
技能台词
血量告急
彩蛋台词

明尼阿波利斯Q版立绘.png 明尼阿波利斯Q版换装.png




皮肤描述

课本、铅笔、橡皮擦…唔,学生就一定要待在教室认真听课吗…指挥官,能不能多安排一些课外实践的活动啊?

登录台词

早安指挥官,唔,等我吃完这个汉堡再开始今天的任务吧

查看详情
主界面

可乐、汉堡和薯条——嗯,今天的午餐就这样吧

智能机?嗯,昆西送给我的,虽然还是用得不太顺手…

触摸台词
特殊触摸
回港台词
好感度-爱

放学后一起去玩吗,指挥官?嗯……倒不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旗舰开战


舰娘相关

新奥尔良级重巡洋舰

新奥尔良号重巡洋舰

  新奥尔良级重巡洋舰(New Orleans-Class Heavy Cruisers)是美国海军设计建造的一系列条约重巡洋舰,同型舰七艘。
  自《华盛顿海军条约》签订到1929年,是各海军列强之间展开“条约巡洋舰”军备竞赛的时期。财大气粗的美国人不会满足于已有的8艘条约重巡(彭萨科拉级与北安普顿级),因此,美国海军推出了3年建造总计15艘条约巡洋舰的庞大计划,这15艘巡洋舰分为3批,每批5艘为一级,一年一批。具体为:
  1929年度建造CA32-36;1930年度建造CA37-41;1931年度建造CA42-46。(在1930年前,依然使用CL作为条约巡洋舰的编号,实际上此时还没有CA编号,只是为了便于描述)
  其中,1929年建造的CA32-36(新奥尔良级)最初的设计方案是北安普顿级的改进型,基本性能与北安普顿级类似。而1930年将建造的CA37-41(塔斯卡卢萨级)则采用了一种全新的设计。其中,在防护方面,本级首次在巡洋舰里引入了的免疫区概念(zone of immunity),并要求面对自身的8吋炮以60入射角入射的炮弹时,弹药库免疫区为12000-24000码,轮机舱免疫区为15000-24000码。除防护外,本级还将引入新型号的主炮(MK12),并且为了抵消加强防护所用的吨位,设计航速要求降低了1节。
  由于美国海军部对塔斯卡卢萨级的设计非常满意,故要求已开工的新奥尔良级也要修改方案按新设计建造,最终海军部船厂建造的3艘使用新设计方案(CA-32/34/36),而由私营船厂建造的2艘依然沿用旧的方案(波特兰级)。
  1930年《伦敦海军条约》谈判时,美国作为表率,只保留了1930年度的塔斯卡卢萨(CA-37)和旧金山(CA-38),其余全部取消。而最终条约签订后,美国获得了比英国多3艘共计30000吨的8吋巡洋舰建造份额,于是在1933年,美国海军恢复了昆西(CA-39)的建造,1934年又追加了另外2艘8吋巡洋舰:文森斯(CA-44)和威奇塔(CA-45)。昆西和文森斯有一定小改进,主要是舾装更简单,改变了烟囱间的探照灯台,修改了部分舰桥建筑。
  介于上述原因,所谓新奥尔良级一共有三批,各批之间略有不同:
  第一批:新奥尔良、阿斯托利亚、明尼阿波利斯。
  第二批:塔斯卡卢萨、旧金山。
  第三批:昆西、文森斯。
  其中第一批早期都安装了与旧型重巡相同的MK9舰炮,但其294吨炮塔外形与旧型不同,炮盾为弧面造型。后期在战争中更换为MK14 mod.0舰炮(明尼阿波利斯在1944-45年更换了MK15 mod.1舰炮)。第二批与第三批起初就装备了MK12 mod.0舰炮,这些炮塔更轻,炮盾则为平面造型。
  新奥尔良级重巡洋舰三艘阿斯托里亚号、昆西号和文森斯号在1942年的萨沃岛海战中损失。在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后不久,受新电子与雷达技术的进步和防空武器系统种类增多影响,该级其余巡洋舰都接受了改造,以降低舰舰上部结构重量。这样一来,该级巡洋舰具备了新的外形,特别是其舰桥部分,重新被称为新奥尔良级(CA-32/36/37/38)。二战结束后,4艘幸存巡洋舰很快就退役了,并于1959年至1961年被拆解。
  

原型舰简介

明尼阿波利斯号重巡洋舰

  明尼阿波利斯(USS Minneapolis,CA-36)是美国海军的新奥尔良级重巡洋舰的三号舰,也是美国海军中第二艘以明尼苏达州最大的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命名的军舰。
  该舰属于本级的第一批设计(Design #1)——这一设计方案源于中途的设计变更。同批舰还有新奥尔良级的首舰新奥尔良(USS New Orleans,CA-32)与二号舰阿斯托利亚(USS Astoria,CA-34)。在此背景下,明尼阿波利斯在1931年6月27日于费城海军造船厂(Philadelphia Naval Shipyard)开工。先按北安普顿级的后续型设计(后来的波特兰级)开工建设,中途按塔斯卡卢萨(CA-37)的方案变更设计建造,因此导致工期延长了一年,造价也增加约70万美元(总造价约为当时的$11,951,000)。
  她二战期间全程在太平洋舰队方面服役执行任务,共获得17枚战斗之星,是美国海军在二战中获得战斗之星的数目仅次于企业头像.jpg企业圣地亚哥头像.jpg圣地亚哥的战舰
  【战星数目相同者,还有同级重巡洋舰新奥尔良旧金山,以及弗莱彻级驱逐舰的奥班农
  美海军舰员们亲切的称呼她为“Minnie”,与某著名娱乐节目公司的某只老鼠的女朋友同名(律师函警告),所以大家也可以叫她“米妮”或者“小明”

  • 性能数据
    • 排水量:10110 吨(标准)
    • 长:179 米
    • 宽:18.82 米
    • 吃水:5.92 米
    • 动力:107000 匹
    • 装置:8 × 哈布科克与维尔考克斯式燃油型水管锅炉;4 × 威斯汀豪斯齿轮传动蒸汽轮机;4 × 推进器
    • 航速:32.7 节
    • 航程:10000 海里/15 节
    • 编制:919 人
    • 武器:完工:3 × 三联装203mm/55 MK9 ;8 × 127mm/25高平两用炮;2 × 3磅礼炮;8 × 12.7mm防空机枪
      1945年:3 × 三联装203mm/55 MK15 mod.1;8 × 127mm/25高平两用炮;7 × 四联40mm博福斯防空炮;9 × 双联20mm厄利空防空炮;2 × 3磅礼炮;
    • 装甲:装甲带 76-127mm;甲板 32-57mm;炮座 130mm;炮塔 38-203mm;指挥塔 130mm
    • 舰载机:4 × 水上飞机
    • 其它:2 × 水上飞机弹射器
  • (资料来自维基百科)[1]

舰船历史

1929年2月13日
美海军正式订购5艘新型条约重巡(CA-32~37),明尼阿波利斯包含其中。
1929年7月12日
明尼阿波利斯被费城海军造船厂(Philadelphia Navy Yard)拿到订单。
1930年6月2日
明尼阿波利斯进入建设阶段
1931年6月27日
明尼阿波利斯正式铺设龙骨,开工建设——而一直到目前为止,明尼阿波利斯都是按原方案建造。
1931年7月1日
波特兰头像.jpg波特兰印第安纳波利斯头像.jpg印第安纳波利斯此时均已在伯利恒造船公司(Bethlehem Shipbuilding Corporation)主持下动工大半
美国海军发现,原设计方案远远不如塔斯卡卢萨级的设计方案,于是海军部要求已开工的5艘按新方案修改后再建造,但是伯利恒造船公司作为民营船厂负责的2艘(波特兰与印第安纳波利斯)改建成本更高时间更长,最终按原方案建造。海军部造船厂的3艘则延期一年后按新方案续建。
1931年9月3日
新方案首舰塔斯卡卢萨(USS Tuscaloosa,CA-37)正式开工复杂关系的万恶之源——由于该舰完全使用新方案,被称为“第二批设计(Design #2)”(瞬间多了三个姐姐的船……摸摸头)
1933年9月6日
明尼阿波利斯在格蕾丝·L·牛顿小姐(Miss Grace L. Newton)的支持下完成入水
1934年5月19日
明尼阿波利斯正式服役,弦号为CA-36,舰长为戈登·W·海恩斯(Gordon W. Haines)。
1934年7月
明尼阿波利斯在欧洲海域进行试航,预计为期两个月
1934年9月
明尼阿波利斯返回费城海军造船厂停泊。
1935年4月4日
明尼阿波利斯经过巴拿马运河,并于18日抵达圣地亚哥加入第7巡洋舰队(Cruiser Division 7),作为“侦察舰队(Scouting Force)”
在之后的近4年中(一直到1939年),明尼阿波利斯一直在美国西海岸一直至加勒比地区执行巡航任务。
1940年
明尼阿波利斯最终抵达珍珠港
1941年12月7日
【珍珠港事件】
此时,明尼阿波利斯正好在珍珠港外约13公里处进行炮击训练,也因此避开了珍珠港内的惨剧。
但在事件发生后,明尼阿波利斯立刻加入从属于第3特遣舰队(Task Force 3)的第6巡洋舰队(Cruiser Division 6),依旧作为“侦察舰队”( Scouting Force)担任珍珠港乃至整个瓦胡岛之后一个月的巡逻任务。该舰队由“老弗莱彻”的外甥,著名舰长与舰队指挥官弗兰克·杰克·弗莱彻少将(RAdm Frank Jack Fletcher)率领。
该巡洋舰队成员同行的还有她的三艘姊妹舰(新奥尔良,阿斯托利亚头像.jpg阿斯托利亚与旧金山)。
1942年1月11日
明尼阿波利斯数日前被调入第11特遣舰队(Task Force 11),与阿斯托利亚一起护航萨拉托加头像.jpg萨拉托加继续在瓦胡岛附近巡逻
——然而,就在当日,萨拉托加就在瓦胡岛西南约500英里海域被日潜艇伊6一枚鱼雷命中,被迫在2日后返抵珍珠港维修(修理厂女王的日常)
1942年1月23日
明尼阿波利斯与芝加哥头像.jpg芝加哥阿斯托利亚以及另四艘驱逐舰护卫列克星敦头像.jpg列克星敦执行突袭威克岛的任务。
由于航程原因,舰队还需要与老式补油舰内奇斯(USS Neches,AO-5)会合并沿途加油——然而也就在当日凌晨3点左右,内奇斯被日潜艇伊72击沉,导致这次空袭计划彻底落空。列克星敦不得不率领舰队返回珍珠港
1942年1月31日
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企业头像.jpg企业分别率领第17特遣舰队(Task Force 17)与第8特遣舰队(Task Force 8)准备发动对马绍尔与吉尔伯特群岛的报复性突袭
1942年2月1日
明尼阿波利斯与印第安纳波利斯头像.jpg印第安纳波利斯再度从珍珠港启程,护卫列克星敦率领TF 11成功接应两支舰队以最快速度撤退
——在接应过程中,明尼阿波利斯帮助舰队击退日军空袭,并击落3架一式陆上攻击机
1942年2月17日
在掩护两支舰队撤退后,明尼阿波利斯依旧护卫列克星敦(TF 11)从努美阿出发,准备再一次对拉包尔(Rabaul)进行报复性突袭
——此时,TF 11不断与附近舰只合流,包括旧金山,彭萨科拉头像.jpg彭萨科拉芝加哥杜威头像.jpg杜威,和当时已属新西兰海军利安得头像.jpg利安得阿基里斯头像.jpg阿基里斯
1942年2月20日
突袭行动被日军侦察,TF 11也遭到了第四舰队的拦截与追击。明尼阿波利斯保护列克星敦返回努美阿,与约克城率领的TF 17会合后再伺机反扑
1942年3月6日
明尼阿波利斯与波特兰头像.jpg波特兰跟随TF 11与TF 17,在小威尔森·布朗中将(VAdm Wilson Brown Jr.)指挥下从努美阿出发,再度声势浩大地开向拉包尔
1942年3月8日
就在日军对拉包尔严加戒备之时,布朗突然带着舰队出其不意西进,明尼阿波利斯众舰转向莱城(Lae)与萨拉马瓦(Salamaua)
1942年3月10日
列克星敦约克城对莱城与萨拉马瓦实施报复性空袭,明尼阿波利斯再一次贴身保护列克星敦免受日军陆航反击——日方损失惨重,朝凪(Asanagi)和夕凪(Yunagi)受创,甚至一度被截断至拉包尔的补给线
1942年3月16日
空袭结束,明尼阿波利斯在海上补油后跟随TF 11返回珍珠港。
1942年3月26日
明尼阿波利斯抵达珍珠港。
1942年4月16日
明尼阿波利斯随列克星敦头像.jpg列克星敦的TF 11离开珍珠港。
【此时的TF 11:波特兰头像.jpg波特兰芝加哥头像.jpg芝加哥,新奥尔良,第1驱逐队(DesDiv1)-杜威头像.jpg杜威,第3驱逐队(DesDiv3)-哈曼头像.jpg哈曼西姆斯头像.jpg西姆斯
1942年5月1日
明尼阿波利斯与舰队其他成员在圣埃斯皮里图岛以西再度与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的TF 17会合,并开始加油补给。
1942年5月3日
由于前一晚,西姆斯曾在附近海域搜索潜艇(伊24)踪迹但一无所获。于是当日晨,明尼阿波利斯暂时离开TF 11,跟随TF 17,驶向图拉吉(Tulagi)。
1942年5月4日
TF 11与TF 17舰队空袭图拉吉——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击沉菊月(Kikuzuki)与另外三艘扫雷舰,并击伤夕月(Yuzuki)与布雷舰冲岛(Okinoshima)。
空袭后,明尼阿波利斯与新奥尔良上前负责处决受创舰艇,并于当晚返回舰队。
1942年5月5日
【珊瑚海海战】
约克城的4架F4F野猫于早上击落了一架日军的九七式飞行艇。于是双方都意识到了对方舰队的存在。
此时,TF 17指挥弗兰克·杰克·弗莱彻少将接到珍珠港发来的消息:根据截获的无线电,日军计划于5月10日对莫尔兹比(Moresby)港发动进攻,即日方的“も(mo)作战”。于是,弗莱彻当机立断,明尼阿波利斯随舰队立刻掉头,计划于6日与TF 11再次会合并加油,再于7日直奔路易西亚德(Louisiades)群岛拦截日军
1942年5月6日
两支舰队按计划会合加油,并重新整编,TF 11完全合并入TF 17。弗莱彻本人依旧任舰队司令——明尼阿波利斯与其他多数重巡作为“攻击集团(Attack Group)”,集中编入第二分队(TF 17.2),由托马斯·C·金凯德少将(RAdm Thomas C. Kinkaid)直接指挥。
此时,美军驻澳的B-17编队在对莫尔兹比驻港部队提供支援,而莫尔兹比的3架B-17也在阻击港外日军舰队,并发现了一艘敌航母——该日军舰队位于TF 17西北约425海里处,而这也更加坚定了弗莱彻“北上迎击日舰队”的想法。
18时
TF 17全体加完油,西姆斯头像.jpg西姆斯保护补油舰按预定计划前往靠南阵位,明尼阿波利斯与其余舰艇则迅速往路易西亚德的罗塞尔岛(Rossel Island)行进。
20时
其实之前美军侦察到的这艘航母正是祥凤头像.jpg祥凤
而弗莱彻并不知道的是就在此时,日军的另两艘主力航母,五航战的翔鹤头像.jpg翔鹤瑞鹤头像.jpg瑞鹤,距离TF 17只有约70海里。但有意思的是双方正好均不知道对方的具体方位,并且都在不慌不忙地加着油,似乎对危险毫无察觉。
1942年5月7日
明尼阿波利斯随TF 17抵达了罗塞尔岛以南约115海里处,并目送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列克星敦头像.jpg列克星敦派出10架SBD无畏向北方索敌。
因为舰队司令弗莱彻坚持认为,五航战主力就在路易西亚德群岛附近的某处——但实际日主力舰队在TF 17以东约300海里处,所以实际双方均未第一时间发现敌影。
06点25分
明尼阿波利斯告别芝加哥头像.jpg芝加哥所属,作为“支援集团(Support Group)”的第三分队(TF 17.3),前往封锁乔马德海峡(Jomard Passage)
该行动自然伴有一定风险:首先是开战后,第三分队将因主力航母与敌航母交手而无法获得任何航空支援;其次,第三分队的离开也将削弱主力舰队的防空力量。但TF 17必须保证当约克城列克星敦与五航战交手时,不会有任何力量成功入侵莫尔兹比港
08时~10时
明尼阿波利斯得知,约克城的一架SBD无畏与莫尔兹比的陆航3架B-17均在相近位置发现了疑似五航战的敌舰队踪影(实际是祥凤为核心的分舰队)。于是,美军航母上的共93架次飞机(18架F4F野猫,53架SBD无畏与22架TBD蹂躏者)直奔目标地点。
10时35分
明尼阿波利斯在保护航母的警戒过程中得知位于主力舰队南面西姆斯头像.jpg西姆斯大规模空袭而沉没的噩耗。
随后在下午,补油舰也发报汇报自己在漂流中逐渐沉没——TF 17此时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一艘补油舰。
11时前后
列克星敦头像.jpg列克星敦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的机队获得战果——祥凤头像.jpg祥凤身中多弹沉没
14时前后
TF 17回收全部飞机后再次补给完毕,准备继续空袭祥凤身边(第六战队)的剩余巡洋舰——青叶头像.jpg青叶衣笠头像.jpg衣笠加古头像.jpg加古古鹰头像.jpg古鹰
但因为各种原因,弗莱彻决定按兵不动,等次日清晨再出击——明尼阿波利斯与其他巡洋舰护卫两艘航母开始向西南航向移动
15时26分
封锁乔马德海峡的“支援集团(Support Group)”,第三分队电告主力舰队:他们遭到了12架一式陆攻与19架九六陆攻的猛烈空袭,但实际损害轻微,只有芝加哥的舰员有7人伤亡,还反击击落了4架一式陆攻。
接下来,分队全体计划往莫尔兹比港西南220海里处靠拢——因为他们燃油存量已经逐渐见底,且没有任何航空掩护,该分队认为继续在当前位置执行任务将十分危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放弃封锁乔马德海峡的任务。相反,第三分队选择的位置恰好可兼顾乔马德海峡,但同时也尽量避开了日军陆海航的攻击范围。
——明尼阿波利斯所在的主力舰队此时已感到五航战就在附近而实行了无线静默,所以该电告也没有得到回音,第三分队受分队指挥克雷西少将计划开始自主行动
17时47分
明尼阿波利斯与主力舰队所在的海域乌云密布,暴雨如注,但舰队雷达依旧迅速确认一批日军攻击机队朝本方扑来——于是全舰队顺风向转向东南,11架F4F野猫起飞拦截。
日军攻击机队措手不及,8架九七式舰攻被击落,1架失踪。而美军也有2架F4F野猫被击落,飞行员阵亡,1架因天色过晚而没有找到航母位置而失联。因为夜色加深,为免日落以后无法着舰,明尼阿波利斯随主力立即离开了交战区域,没有理会日军的俯冲轰炸机队。
19时前后
夜色渐浓,飞机着舰条件愈发困难。
由于双方航母编队距离较近,甚至还出现了日军机误将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列克星敦头像.jpg列克星敦当成翔鹤头像.jpg翔鹤瑞鹤头像.jpg瑞鹤,发出“准备着舰”信号的情况。
当时,在空中巡逻的F4F野猫们与误入的日军机也都对双方完全不同的灯光信号一头雾水。直到最外围护航驱逐舰的防空炮突然开火驱离,双方这才意识到——好像是日军机走错门了。
当日夜
弗莱彻命令TF 17主力全体向西,准备在次日凌晨进行360°全方位搜索——明尼阿波利斯在内的巡洋舰与驱逐舰队接到的原计划是在夜间架次侦察后发动夜袭,但弗莱彻并不愿意冒恶劣天气下夜战的风险,于是保存实力以待来日(碰巧的是,另一侧的日舰队也未选择夜袭)。
1942年5月8日
当日6时35分,明尼阿波利斯随TF 17正在路易西亚德群岛东南约180海里:此时约克城列克星敦可用战机还有117架(F4F野猫31架,SBD无畏65架,TBD蹂躏者21架)。
18架SBD无畏随即起飞进行全方位搜索——12架往北,6架往南,并在返程时负责反潜任务。此时,舰队上空天气大体晴好。
08时20分
TF 17收到侦察机队的回报,终于发现了五航战的方位——虽然报告方位有偏差,但有侦察机队引导,并不影响作战。而也就在两分钟后,TF 17截获日方电报——己方方位也已经被日航编队发现,双方相隔约210海里
【双方战机开始争相起飞,正面对决终于开始】
09时15分
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起飞6架战斗机、24架俯冲轰炸机、9架鱼雷机。
09时25分
列克星敦头像.jpg列克星敦起飞9架战斗机、15架俯冲轰炸机、12架鱼雷机。
10时12分
之前派出侦察的10架SBD无畏返航两舰,并随机执行反潜巡逻——TF 17舰队全体向西转向前进,以缩短舰载机的飞行距离(日航舰队做出相同反应,相向而行)
10时55分
列克星敦雷达侦测到大批日机在68海里外朝己方舰队扑来,于是立刻引导9架F4F野猫升空拦截,但由于严重低估日机飞行高度,导致拦截失败
日方18架鱼雷机飞越拦截机队上空后,决定集中攻击较为笨重列克星敦,仅派4架鱼雷机攻击约克城。在鱼雷机终于降落到实际的攻击高度与阵位后,护航的1架F4F野猫终于击落了其中1架鱼雷机,在约克城附近巡逻的8架SBD无畏也击落了另3架,同时己方也有4架SBD无畏被零战击落。众所周知,SBD无畏是美军优秀的舰载战斗机
11时13分
日机队发动攻击——此时约克城列克星敦相距约2700米,所有巡洋舰和驱逐舰一起奋力展开防空炮火
阿斯托利亚头像.jpg阿斯托利亚波特兰头像.jpg波特兰哈曼头像.jpg哈曼等共同拱卫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而明尼阿波利斯、新奥尔良则与杜威头像.jpg杜威等驱逐舰保护列克星敦头像.jpg列克星敦
攻击约克城的4架日机的鱼雷全部射失,但另一侧遭到重点围攻的列克星敦显然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11时20分
由于列克星敦机动转向速度偏慢,日机成功对其完成了“钳形攻势”(wows十字交叉雷)
结果两枚九一式鱼雷成功命中列克星敦的左舷:第一枚卡在了航空燃油储存槽中,汽油蒸汽遂即弥漫于下层各舱室(但此时无人发觉);第二枚命中主水管,使得前部三个锅炉舱的水压下降,导致舱内锅炉直接当机。但列克星敦仅凭剩余锅炉依旧可以保持24节的航速
期间,还有两架鱼雷机将目标转向了明尼阿波利斯,但均未命中,反而14架围攻列克星敦的鱼雷机被其与其他各舰防空火力击落4架
11时27分
由33架轰炸机组成的日军轰炸机队也抵达美舰队上空,并在零战掩护下成功完成俯冲轰炸动作。
其中19架轰炸机扑向列克星敦,14架围攻约克城列克星敦遭受2枚炸弹直击,并伴随大量近失弹伤害;另一侧约克城的飞行甲板中部被1枚穿甲航弹击穿并成功穿透了4层甲板后引爆,机库结构被严重破坏,其他近失弹令其水下三号锅炉一度起火而被迫关闭(半小时后再度正常开机)。
美军护航机队与零战纠缠的过程中,依旧击落了2架轰炸机。而明尼阿波利斯一舰亲自上前也击落了3架俯冲轰炸机
12时
日军机队认为“已经击沉约克城列克星敦”,随即返航。美军机队纠缠不舍,分别再度付出五六架战机的伤亡,并在两舰队之间返航途中不断发生交火
12时33分
列克星敦头像.jpg列克星敦发生第一场火灾——列克星敦的损管部门奋力扑救,迅速控制了火势令舰船恢复运作
12时47分
列克星敦舰体内部因电火花发生爆炸,引发第二场火灾。但此时列克星敦依旧顽强地在损管的支持下保持正常作业,收容着自己的舰载机
——TF 17全体得知了美军出动的机队空袭并非一无所获:翔鹤头像.jpg翔鹤前甲板被撕裂,飞行甲板与停机甲板均被洞穿,无法在执行任何起飞任务。
14时42分
列克星敦舰体内发生第二次爆炸,第三场火灾。
15时30分
列克星敦发生了第三次爆炸,损管与所有参与救火的舰员汇报:他们已经无法控制火势
17时07分
列克星敦的舰长与原TF 11的指挥官奥布里·W·费奇少将(RAdm Aubrey W. Fitch)下令全体舰员弃舰,杜威等驱逐舰立即投入救援。
护航列克星敦的驱逐小队领舰,菲尔普斯(USS Phelps,DD-360)负责对已经彻底陷入大火的列克星敦进行雷击处决。
明尼阿波利斯与周围护航舰只载送全部剩余舰员与约克城会合,确认了日舰队也因舰载机损失过多与翔鹤遭到重创而被迫撤离后,这才开始向西南撤退(克雷西的第三分队也在之后很长时间保障着莫尔兹比附近的安全)。
19时52分
列克星敦头像.jpg列克星敦沉没。
1942年5月11日
TF 17全体返抵努美阿基地,于是珊瑚海海战正式完结
该战役从战略上成功挫败了旧日本海军的“も(mo)作战”,逼迫日五航战为中心的主力舰队不得不暂时退避,较长一段时间无力南下威胁澳大利亚,只能转而向北选择较北的太平洋小型岛屿作为目标,其中就包括中途岛(Midway)
——但对于“小明”与其他原TF 11成员来说,失去了列克星敦,这场海战仅仅是一个惨痛而屈辱的失利罢了。
1942年5月13日
明尼阿波利斯新奥尔良阿斯托利亚头像.jpg阿斯托利亚带着TF 11仅存的编制前往埃法特(Efate),与那里等候的第16特遣舰队(Task Force 16)合流
【此时的TF 16:企业头像.jpg企业大黄蜂头像.jpg大黄蜂彭萨科拉头像.jpg彭萨科拉盐湖城头像.jpg盐湖城北安普敦头像.jpg北安普顿文森斯头像.jpg文森斯亚特兰大头像.jpg亚特兰大杜威头像.jpg杜威莫里头像.jpg莫里等】
1942年5月15日
明尼阿波利斯与TF 16全体会合,并受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切斯特·尼米兹(Chester William Nimitz)的命令直接返回珍珠港
就在月初珊瑚海海战的同时,美军就监听到了大量日军电文,并因此完成解密。现在已经确定日军一、二航战将于5月底进攻AF,即“み(mi)作战”,但关于“AF”到底是哪里,珍珠港情报站与华盛顿OP-20-G办公室却各执一词——尼米兹显然更信任就近侧专业性更强的珍珠港情报站,同意“AF是指中途岛”。他亲自游说海军部与华盛顿接受这个说法,并建议中途岛的陆航基地做好准备——此时,中途岛战役的轮廓已经在他脑海中逐渐成型。
1942年5月19日
美军通信中突然插播了一条从中途岛发回珍珠港的电文:“中途岛的淡水设施出现了故障”——当然,这条电文是珍珠岛情报站安排中途岛方面发送的:他们也知道,虽然华盛顿方面在尼米兹总司令的游说下态度软化,但现在需要的是一个确凿的证据
1942年5月21日
珍珠港和墨尔本情报站同时监听到日军电文:“AF缺乏淡水”——AF的所指得到了验证,华盛顿方面最终点头。于是,太平洋舰队参谋部随即拟定了中途岛作战的细节,决定在此地给予日军航母舰队迎头痛击
1942年5月26日
明尼阿波利斯随TF 16终于返抵珍珠港——这一刻,日军对中途岛的作战计划从舰队编制进攻方位,甚至到进攻具体时间在太平洋舰队眼中均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1942年5月27日
TF 17在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的带领下也回到珍珠港进行维修和补给。
1942年5月28日
TF 16在企业头像.jpg企业新任舰长的雷蒙德·A·斯普鲁恩斯(Raymond A Spruance)的率领下起航奔赴中途岛。
明尼阿波利斯作为第二分队“巡洋舰队”(TF 16.2)成员,与新奥尔良、文森斯头像.jpg文森斯北安普敦头像.jpg北安普顿彭萨科拉头像.jpg彭萨科拉亚特兰大头像.jpg亚特兰大一同为其护航。
1942年6月2日
TF 16与晚两天出发的TF 17在中途岛东北方向350海里处会合——由于日方的作战计划推迟了一日,所以当天两舰队并未发现敌影。
1942年6月3日
侦察机传回情报:在中途岛西方约600海里发现了日军舰队——珍珠港方面迅速做了情报比对,并确认这是日军对中途岛的登陆攻略舰队。尼米兹提醒舰队暂时先按兵不动,先由中途岛的驻岛陆航机队发起空袭,并成功摧毁了一艘补给舰。
1942年6月4日
【中途岛海战】
中途岛的陆航继续攻击日军的登陆攻略舰队,同时在约克城配合下继续向西与向北方向侦察索敌。
04时~07时
中途岛本岛遭受日军空袭,美陆航迅速拦截并反击,但均一度失利——所幸中途岛上战机均已清空,日军空袭并未造成更多损失。
07时~09时
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企业头像.jpg企业大黄蜂头像.jpg大黄蜂的机队相继出发,突袭日航编队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风向和指挥等各方面原因,企业大黄蜂的机队起飞充满混乱,且完全偏离日航所在方位。只有单独率领TF 17的约克城在之后释放机队时流畅有序,且第一时间就捕捉准了日航编队所在方位,但这也让其脱离了企业大黄蜂所在的大部队
9点52分
在机队战时的无线电静默解除后,企业头像.jpg企业的战斗机队终于从前方发回日航编队的精确方位,并发回了第一波次的战报
——大黄蜂企业的鱼雷机队攻击均告失手大黄蜂的15架鱼雷机在没有任何战机掩护的情况下率先插入一航战与二航战之间,并对苍龙飞龙发动攻击,但无一命中,且仅有一架成功返航企业的14架鱼雷机在日航舰队南方看到对大黄蜂机队的防空炮火,立即往北赶往支援,并对加贺进行攻击,也均未命中,且仅有五架成功返航
虽然失败,苍龙头像.jpg苍龙飞龙头像.jpg飞龙也因该空袭开始远离赤城头像.jpg赤城加贺头像.jpg加贺,舰队因规避鱼雷正集体偏北航行。日机队同样消耗巨大,纷纷降落重新补给。
10时06分
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的机队从东南向北扑向日航编队,迫使其再度进入回避状态——这次约克城选择了飞龙头像.jpg飞龙作为目标,攻击时长超过了半小时
只是鱼雷机攻击效果依旧不佳:面对15架零战的拦截,12架鱼雷机仅有5架成功放出鱼雷,并仅有2架返航。反而是约克城著名的第三战斗机队(VF-3)的队长约翰·萨奇(John S. Thach)率领机队首次展现了“萨奇剪”战术。
10时20分
就在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的机队与苍龙头像.jpg苍龙飞龙头像.jpg飞龙缠斗之时,麦克拉斯基企业头像.jpg企业大黄蜂头像.jpg大黄蜂主力轰炸机队终于拍马杀到
命运的五分钟,开始计时】
10时40分
全体舰载机队带着完胜返回舰队——因约克城的VF-3在萨奇率领下奋力缠住零战,剩余鱼雷机低空飞行几乎吸引所有防空火力赤城加贺防御全无苍龙飞龙出现破绽,企业约克城取得了惊人的战果
——日舰队全部四艘主力航母中的三艘,赤城头像.jpg赤城加贺头像.jpg加贺苍龙头像.jpg苍龙全部遭受重创,失去战力
11时30分
约克城开始回收机队,并再度派出10架SBD无畏侦察日舰队最后一艘航母,飞龙的具体位置
11时59分
TF 16接到报告:正在回收机队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遭遇飞龙头像.jpg飞龙空袭反击,舰体多处起火且逐渐失去动力
12时40分
通信一度中断后,TF 16收到来自阿斯托利亚头像.jpg阿斯托利亚的最新报告。
——约克城完全失去动力阿斯托利亚将作为TF 16的临时指挥舰,并令未降落机队将前往企业大黄蜂着舰继续准备战斗。企业大黄蜂也立即派出F4F野猫中队,冒着防空风险支援姐姐,同时所有轰炸机队(包括来自约克城的机队)甲板待命:一旦有飞龙的消息便立即升空
另一侧,明尼阿波利斯所在的TF 16.2巡洋分队,新奥尔良与彭萨科拉头像.jpg彭萨科拉也会合2艘驱逐舰立即出发,赶往约克城所在的海域进行保护
14时45分
TF 16全体得到来自上午约克城发出的10架侦察用SBD无畏的情报:已发现飞龙位置,来自三艘航母的共40架SBD无畏一同升空。
也就在10分钟后,又有不幸的消息传来:约克城遭到来自飞龙第二次的空袭——虽然该空袭已被彭萨科拉的雷达提前发现,萨奇的VF-3与其余F4F野猫配合舰队防空火力也全力拦截约克城依旧被两枚鱼雷命中左舷,并再度失去动力,且开始左倾进水下沉
16时45分
美军机队开始攻击飞龙头像.jpg飞龙,彻底摧毁其前部甲板,且引发大火——飞龙随后便逐渐失去战力,并于次日上午沉没。
17时32分
TF 17与TF 16完成会合,只留休斯(USS Hughes,DD-410)原地留守,陪伴无法移动的约克城。同时,企业与大黄蜂也开始回收空袭机队,并率领TF 16与TF 17全体向东撤离以避免可能发生的夜战。
1942年6月5日
当美舰队得知日主力舰队已经全面撤离时,已经是早上6点:此时再行追击,将花费更多时间去缩小两舰队之间的距离。但出于对日舰队还有主力航母在战场上的忧虑,企业与大黄蜂的舰载机队依旧处于随时可以出击的待命状态
另一边,虽然潜艇与侦查机不断传来日方舰艇情报,但多为残缺无用的混乱信息,所以下午舰载机的出击结果也只是顺路轻伤了谷风头像.jpg谷风
1942年6月6日
美侦察机再度发现昨日陆航攻击过的日第七巡洋战队的最上头像.jpg最上三隈头像.jpg三隈,以及为其护航的第八驱逐队,荒潮头像.jpg荒潮朝潮头像.jpg朝潮
企业头像.jpg企业大黄蜂头像.jpg大黄蜂的机队随即出击空袭,最终击伤最上荒潮,击沉三隈
1942年6月7日
噩耗再度传来:约克城头像.jpg约克城与为其提供保护的哈曼头像.jpg哈曼被日潜艇伊168击沉。明尼阿波利斯与舰队其余舰艇只能在补油后,无奈选择撤离中途岛海域
1942年6月10日
萨拉托加头像.jpg萨拉托加继承姐姐列克星敦作为TF 11旗舰的位置,率圣地亚哥头像.jpg圣地亚哥等舰与正在撤离的TF 16与TF 17会合,随后一起返程珍珠港
1942年6月13日
明尼阿波利斯随舰队抵达珍珠港
1942年7月9日
明尼阿波利斯整修补给完毕后从珍珠港出发,加入第11特遣舰队(Task Force 11)萨拉托加头像.jpg萨拉托加护航,同行护航的另一艘巡洋舰为文森斯头像.jpg文森斯
1942年7月26日
明尼阿波利斯随TF 11抵达斐济(Fiji),预备夺回瓜岛海域
所罗门群岛的控制权至关重要——对美海军而言,其东部正是美海军在南太平洋集结的“三角泊地”(圣埃斯皮里图、努美阿、斐济)最后的门户,更是夏威夷珍珠港与澳大利亚珊瑚海间的重要支点。若失去这里,澳大利亚本土将沦为孤立战区,而美军在南太平洋的一切军事行动都会直面来自日航主力的威胁。
所以此时,美海军太平洋主力可谓几乎全部集结于此,包括TF 11、TF 16与TF 18三支以航母为核心的特遣舰队(临时组成TF 61),以及TF 62这支以巡洋舰与大量驱逐舰组成的多国混编舰队,以及准备就绪的美海军陆战队第1师——这一战,要么胜利,要么滚出南太平洋,没有第三条路。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一场在南太平洋对所罗门地区控制权的新拉锯战一触即发……
【TF 61:萨拉托加头像.jpg萨拉托加企业头像.jpg企业胡蜂头像.jpg胡蜂北卡罗来纳头像.jpg北卡罗来纳文森斯头像.jpg文森斯波特兰头像.jpg波特兰盐湖城头像.jpg盐湖城亚特兰大头像.jpg亚特兰大莫里头像.jpg莫里拉菲头像.jpg拉菲杜威头像.jpg杜威
1942年7月27日
文森斯头像.jpg文森斯离开TF 11加入TF 62的第三分队,与阿斯托利亚头像.jpg阿斯托利亚昆西头像.jpg昆西会合。
1942年8月7日
【瞭望塔行动(Operation Watchtower)】
刚一到达,美海军陆战队第1师就在TF 62和TF 61的海空掩护之下,出其不意突袭图拉吉(Tulagi)登陆瓜岛占领日军的在建机场。
本应保护萨拉托加头像.jpg萨拉托加的明尼阿波利斯也暂时离队,参与了此次掩护登陆行动,协助友军迅速占岛,进驻“铁底湾(Ironbottom Sound)”——至此,日军在东南亚的大胜之势戛然而止,眼前的所罗门海域成为了他们不论是南下澳大利亚,亦或是西进夏威夷都不可逾越的阻碍
1942年8月8日
美军已完全控制图拉吉岛及其周边岛屿,并建立前进基地,而瓜岛上的机场也被美军轻松拿下——“瞭望塔行动”可以说已经初步完成了既定目标,但这一作战也显然震动了日军高层:日海军立即宣称调集“所有可调集的舰艇”,誓言夺回瓜岛海域,并组织就在最近的航母集群对TF 61实施不间断的波次空袭
明尼阿波利斯为三艘航母抵挡一轮又一轮的空袭,但是在日航母与陆航机队不计代价的进攻面前,TF 61的舰载机与燃油均在快速消耗,并立刻开始出现舰艇损失。这点和图拉吉与瓜岛上日军的微弱抵抗形成了鲜明对比。
TF 61很清楚:日航可以源源不断地从拉包尔(Rabual)特鲁克(Truk)就地获得补给的舰载机与油料物资补充,但自身所在的瓜岛海域可谓“一无所有”(甚至前一秒还是对手的驻地)。眼下攻守易势,想要正面抗衡实力依旧不可小觑的日航战,TF 61必须暂时撤退。于是当晚,完成支援任务的明尼阿波利斯与TF 62分别,随TF 61暂时撤离瓜岛海域返程圣埃斯皮里图(Espiritu Santo)休整。
1942年8月9日
【萨沃岛海战(日方称“第一次所罗门海战”)】
TF 61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撤退后,失去空中掩护的TF 62,这支庞大的登陆舰队遂决定留给登陆美军尽可能多的补给,陆续撤离瓜岛
也就在当日夜间,在萨沃岛南北两个隘口各自镇守的防御舰队却突遇惨败阿斯托利亚头像.jpg阿斯托利亚文森斯头像.jpg文森斯昆西头像.jpg昆西尽皆沉没。
这直接导致了TF 62更加坚决的撤退,而在伦加角(Lunga Point)登陆的美军则因此面临着比想象中更加严峻的局面,如果说缺少了一部分重武器装备缺少制空保护还算是小意思,那么仅剩余5天的自带补给与逐渐横行的痢疾可真的算是要了老命了。更何况此时的瓜岛实际上依旧存有健全编制的日军部队,不论是瓜岛西部亦或是东面的太午角(Taivu Point)
所幸的是,收集日军之前留下的物资和器械还可以使用,以解燃眉之急(若每天2顿的话,5天补给将扩展到约14天)。岛上美军掐指一算,如果合理运用缴获,机场最终完工预计也就在未来一周后——而只要这座机场完工,美军航空兵入驻,瓜岛海域将对日军形成极大的威慑
1942年8月12日
瓜岛上这座在建的机场更名为“亨德森机场(Henderson Field)”,以纪念一位在中途岛海战中阵亡的轰炸机队中队长,洛夫顿·R·亨德森(Lofton R. Henderson)少校。
1942年8月16日
明尼阿波利斯再度保护率领TF 11的萨拉托加头像.jpg萨拉托加,与另外两支航母编队(企业头像.jpg企业的TF 16和胡蜂头像.jpg胡蜂的TF 18)返回瓜岛东南海域
——这三支航母编队的任务主要是4点:“守护背后的努美阿与圣埃斯皮里图基地”;“随时为登陆瓜岛与图拉吉的美军提供空中支援,以抵抗随时可能到来的日军反扑”;“掩护前往瓜岛的补给船队”;以及,“与任何试图进入瓜岛海域的日军战舰接战,并将之击沉”。
1942年8月18日
面对日军不断对瓜岛运送增援,伦加角的登陆美军在海空支援下坚守阵地,终于等到了亨德森机场的竣工,正式投入使用
1942年8月20日
长岛头像.jpg长岛为亨德森机场运送了首先入驻的两支航空中队,分别是19架的F4F野猫与12架的SBD无畏,美军陆航(P-400飞蛇)也随后不断着陆驻扎。
1942年8月21日
清晨,日军从机场东面发动突袭,但遭遇惨败——这支从太午角登陆就直扑亨德森机场的日军第28步兵团几乎被全歼
明尼阿波利斯与萨拉托加也在当日迎来了重巡洋舰澳大利亚(HMAS Australia)带领舰队的支援。但考虑到伦加角美军依旧将面临日军不断的登陆袭击,明尼阿波利斯立刻保护萨拉托加与与另两支航母编队从瓜岛南面北上,对瓜岛的登陆美军与亨德森机场进行重点保护
美航母主动现身也是日军所期望:该方向上侦察机的不断消失,更直接导致翔鹤头像.jpg翔鹤瑞鹤头像.jpg瑞鹤龙骧头像.jpg龙骧还未加油便立即从特鲁克南下。
1942年8月23日
明尼阿波利斯所在TF 11与TF 16、TF 18共同来到马莱塔(Malaita)岛的东北侧,并发现了神通头像.jpg神通护航的日登陆舰队正驶向瓜岛
萨拉托加头像.jpg萨拉托加的机队随即与亨德森机场机队同时出动,直扑神通所在方位,但神通机警地率登陆舰队北返回避,空袭未能实施
也就在当日日落时分,由于美海军认为该海域暂时已经安全胡蜂头像.jpg胡蜂率领自己的舰队于当晚南返补油——也正因如此,TF 18最终错过了次日发生的海战
1942年8月24日
【东所罗门海战(日方称“第二次所罗门海战”)】


游戏相关

角色设定


相关解释

技能名称1——湖之都的蛮牛
“湖之都”(City of Lakes)是美国明尼苏达州最大城市明尼阿波利斯的绰号,该市名称「Minneapolis」的命名者是该市第一位学校教师(schoolteacher),他将达科他语中表示的词「mni」和希腊语表示城市的词「polis」组合成该市的名称。
注:NBA著名球队“洛杉矶湖人队”成立于明尼阿波利斯,因此曾经又名“明尼阿波利斯湖人队”,其中“湖人(Lakers)”这个名字正是来源于“湖城(City of Lakes)”这个绰号。
蛮牛,可能与印第安人的狩猎文化有关,美洲野牛是印第安人的主要食物来源。白人为了从根源上解决印第安人问题,他们实施“野牛政策”,对美洲野牛进行疯狂屠杀,导致印第安人不得不放弃狩猎,不得不居住在保留地里接受美国政府施舍。
在塔萨法隆格海战中,舰艏被炸断、严重受损的“明尼阿波利斯”号
主界面2——鱼雷?啧,那种东西我才不会怕,那次只是运气不好而已......
1942年11月30日晚,在塔萨法隆格海战中,明尼阿波利斯头像.jpg明尼阿波利斯所在的美军舰队遭遇了田中赖三少将指挥的——由8艘驱逐舰组成的运输舰队。
“明尼阿波利斯”利用自身的雷达率先发现日舰,并指挥各舰集火击沉了日军的“高波”号驱逐舰。但舰炮射击的火光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日军驱逐舰队对着美军舰队的位置齐射鱼雷,其中两枚鱼雷成功命中了“明尼阿波利斯”的前部舰体,导致她的舰艏被炸断分离,船舱大量进水,航速锐减。在“明尼阿波利斯”号后面的“新奥尔良”号为了避开失去控制的旗舰,急速右转,左舷正撞上一条鱼雷,爆炸随即波及到弹药舱,引发了剧烈爆炸,裂开的破口一直到二号炮塔,航速锐减到5节,几乎失去战斗力……这次严重受损导致小明经过一年多的时间修复才能重返战场。
在图拉吉岛进行了紧急修复作业的“明尼阿波利斯”号,破损的舰艏部分用木料进行了填充
技能名称2——杜尔拉汗
杜尔拉汗(英语:Dullahan;爱尔兰语:Gan Ceann,意为“没有头”),又称“无头骑士”,是爱尔兰传说中没有头部的亡灵,和死神一样预示著死亡。(网游“洛奇英雄传”中有个BOSS名字叫图拉汗,也是无头骑士,并且该网游也是以爱尔兰和凯尔特神话作为背景,所以该技能音译也可做图拉汗。)
一般被认为是骑着无头的被称为Cóiste-bodhar的黑马,腋下夹着自己的头。其头部拥有巨大可以突然移动的眼球。无头骑士的鞭子其实是人类尸骨的脊柱,并且他的马车的装潢也很有墓地的特色(例如:头颅骨中点燃蜡烛以用来照亮道路,用腿骨制成的车轮,马车的斗篷是用虫蛀的烂布做成)。当无头骑士停止跋涉时,就是一个人将死的时候。无头骑士会喊出他们的名字,用以宣告对方的灭亡。[2]
主界面1——皮肤的颜色?唔,又不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你就那么在意吗?
深褐色皮肤,是印第安人的主要肤色。白鹰角色还有南达科他头像.jpg南达科他(南胖)也是这种肤色。
彩蛋台词——(列克星敦)这次我会保护好你的!
在珊瑚海海战中,明尼阿波利斯头像.jpg明尼阿波利斯击落了三架攻击列克星敦头像.jpg列克星敦的日军一式陆攻,并在列克星敦头像.jpg列克星敦沉没时救起了大量船员。
彩蛋台词——(阿斯托利亚,昆西,文森斯)和姐妹一起作战的感觉,果然不坏……
在第一次所罗门海战(萨沃岛海战)中,明尼阿波利斯头像.jpg明尼阿波利斯同级三姐妹阿斯托利亚头像.jpg阿斯托利亚文森斯头像.jpg文森斯昆西头像.jpg昆西,依然被日军舰队集火击沉,她们也是新奥尔良级在二战中的全部损失,其他姐妹幸存到二战之后光荣退役。

相关图片

其它舰娘

驱逐 马汉级驱逐舰 • 卡辛 • 唐斯
格里德利级驱逐舰 • 格里德利 • 克雷文 • 麦考尔 • 莫里
弗莱彻级驱逐舰 • 弗莱彻 • 查尔斯·奥斯本 • 撒切尔 • 奥利克 • 富特 • 斯彭斯 • 拉德福特 • 杰金斯 • 尼古拉斯 • 布什 • 黑泽伍德 • 金伯利 • 马拉尼
本森级驱逐舰 • 本森 • 拉菲 • 贝利 • 霍比 • 科尔克
西姆斯级驱逐舰 • 西姆斯 • 哈曼
坎农级护卫驱逐舰 • 埃尔德里奇
法拉格特级驱逐舰 • 杜威 • 艾尔温
轻巡 亚特兰大级轻巡洋舰 • 亚特兰大 • 朱诺 • 圣地亚哥 • 小圣地亚哥 • 圣胡安
奥马哈级轻巡洋舰 • 奥马哈 • 罗利 • 里士满 • 孟菲斯 • 康克德
布鲁克林级轻巡洋舰 • 布鲁克林 • 菲尼克斯 • 海伦娜 • 火奴鲁鲁 • 圣路易斯 • 小海伦娜
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 • 克利夫兰 • 哥伦比亚 • 蒙彼利埃 • 丹佛 • 小克利夫兰 • 伯明翰
伍斯特级原型方案轻巡洋舰 • 西雅图
重巡 彭萨科拉级重巡洋舰 • 彭萨科拉 • 盐湖城
北安普顿级重巡洋舰 • 北安普敦 • 芝加哥 • 休斯敦
波特兰级重巡洋舰 • 波特兰 • 印第安纳波利斯
威奇塔级重巡洋舰 • 威奇塔
新奥尔良级重巡洋舰 • 阿斯托利亚 • 昆西 • 文森斯 • 明尼阿波利斯
巴尔的摩级重巡洋舰 • 巴尔的摩
战列 内华达级战列舰 • 内华达 • 俄克拉荷马
宾夕法尼亚级战列舰 • 宾夕法尼亚 • 亚利桑那
田纳西级战列舰 • 田纳西 • 加利福尼亚
科罗拉多级战列舰 • 科罗拉多 • 马里兰 • 西弗吉尼亚
北卡罗来纳级战列舰 • 北卡罗来纳 • 华盛顿
南达科他级战列舰 • 南达科他 • 马萨诸塞 • 阿拉巴马
衣阿华级原型方案Ⅳ战列舰 • 佐治亚
轻航 长岛级护航航空母舰 • 长岛
博格级护航航空母舰 • 博格
航空母舰 • 兰利 • 突击者
独立级轻型航空母舰 • 独立 • 巴丹
航母 列克星敦级航空母舰 • 列克星敦 • 萨拉托加
约克城级航空母舰 • 约克城 • 企业 • 大黄蜂
胡蜂级航空母舰 • 胡蜂
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 • 埃塞克斯 • 邦克山 • 香格里拉
潜艇 猫鲨级潜艇 • 鲦鱼 • 大青花鱼 • 棘鳍
维修 维修舰 • 女灶神
驱逐 A级驱逐舰 • 女将 • 阿卡司塔 • 热心
B级驱逐舰 • 小猎兔犬 • 大斗犬
C级驱逐舰 • 彗星 • 新月 • 小天鹅
F级驱逐舰 • 狐提 • 命运女神
G级驱逐舰 • 格伦维尔 • 萤火虫
H级驱逐舰 • 勇敢 • 猎人
旧V级驱逐舰 • 吸血鬼
J级驱逐舰 • 标枪 • 天后 • 丘比特 • 泽西
M级驱逐舰 • 无敌 • 火枪手
E级驱逐舰 • 回声
轻巡 利安得级轻巡洋舰 • 利安得 • 阿基里斯 • 阿贾克斯
南安普顿级轻巡洋舰 • 南安普顿 • 谢菲尔德 • 纽卡斯尔
阿瑞托莎级轻巡洋舰 • 阿瑞托莎 • 加拉蒂亚 • 欧若拉
斐济级轻巡洋舰 • 斐济 • 牙买加
爱丁堡级轻巡洋舰 • 爱丁堡 • 贝尔法斯特 • 小贝法
黛朵级轻巡洋舰 • 天狼星
谷物女神级轻巡洋舰 • 库拉索 • 杓鹬
确捷级轻巡洋舰 • 确捷
海王星级轻巡洋舰 • 海王星
重巡 伦敦级重巡洋舰 • 伦敦 • 什罗普郡 • 苏塞克斯
肯特级重巡洋舰 • 肯特 • 萨福克
诺福克级重巡洋舰 • 诺福克 • 多塞特郡
约克级重巡洋舰 • 约克 • 埃克塞特
战巡 声望级战列巡洋舰 • 声望 • 反击
海军上将级战列巡洋舰 • 胡德
战列 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 • 伊丽莎白女王 • 厌战
纳尔逊级战列舰 • 纳尔逊 • 罗德尼
乔治五世级战列舰 • 英王乔治五世 • 威尔士亲王 • 约克公爵
乔治五世级设计案战列舰 • 君主
轻航 竞技神级航空母舰 • 竞技神
轻型航空母舰 • 独角兽
半人马级航空母舰 • 半人马
攻击者级护航航空母舰 • 追赶者
航母 航空母舰 • 皇家方舟
光辉级航空母舰 • 光辉 • 胜利
勇敢级航空母舰 • 光荣
重炮 黑暗界级浅水重炮舰 • 黑暗界 • 恐怖
罗伯茨级浅水重炮舰 • 阿贝克隆比
驱逐 特I型吹雪级驱逐舰 • 吹雪
特II型绫波级驱逐舰 • 绫波
特III型晓级驱逐舰 •  •  • 
白露级驱逐舰 • 白露 • 夕立 • 时雨 • 江风
阳炎级驱逐舰 • 雪风 • 阳炎 • 不知火 • 野分 • 黑潮 • 亲潮 • 浦风 • 矶风 • 滨风 • 谷风
初春级驱逐舰 • 初春 • 若叶 • 初霜 • 有明 • 夕暮
神风级驱逐舰 • 神风 • 松风 • 旗风
睦月级驱逐舰 • 睦月 • 如月 • 卯月 • 水无月 • 文月 • 长月 • 三日月
秋月级驱逐舰 • 新月 • 春月 • 宵月
朝潮级驱逐舰 • 朝潮 • 大潮 • 满潮 • 荒潮
夕云级驱逐舰 • 卷波
改秋月级驱逐舰 • 北风
轻巡 夕张级轻巡洋舰 • 夕张
长良级轻巡洋舰 • 长良 • 五十铃 • 阿武隈
最上级轻(重)巡洋舰 • 最上 • 三隈
川内级轻巡洋舰 • 川内 • 神通 • 那珂
阿贺野级轻巡洋舰 • 阿贺野
重巡 古鹰级重巡洋舰 • 古鹰 • 加古
青叶级重巡洋舰 • 青叶 • 衣笠
妙高级重巡洋舰 • 妙高 • 那智 • 足柄
高雄级重巡洋舰 • 高雄 • 爱宕 • 摩耶 • 鸟海
最上级铃谷型重巡洋舰 • 铃谷
伊吹级重巡洋舰 • 伊吹
战巡 金刚级战列巡洋舰 • 金刚 • 比叡 • 榛名 • 雾岛 • 小比叡
天城级战列巡洋舰 • 天城
战列 扶桑级战列舰 • 扶桑 • 山城
伊势级战列舰 • 伊势 • 日向
长门级战列舰 • 长门 • 陆奥
加贺级战列舰 • 加贺BB
敷岛级战列舰 • 三笠
大和级设计案战列舰 • 出云
轻航 飞鹰级航空母舰 • 飞鹰 • 隼鹰
祥凤级航空母舰 • 祥凤
轻型航空母舰 • 凤翔 • 龙骧
航母 (一航战)航空母舰 • 赤城 • 加贺 • 小赤城
(二航战)航空母舰 • 苍龙 • 飞龙
翔鹤级航空母舰 • 翔鹤 • 瑞鹤
大凤级航空母舰 • 大凤
潜艇 巡潜乙型潜艇 • 伊19 • 伊26 • 伊25
巡潜乙型改二型潜艇 • 伊58 • 伊56
海大VI型a潜艇 • 伊168
维修 维修舰 • 明石
潜母 巡潜甲型改二型潜水空母 • 伊13
超巡 B65超甲型巡洋舰 • 吾妻
驱逐 1934型驱逐舰 • Z1 • Z2
1936型驱逐舰 • Z18 • Z19 • Z20 • Z21
1936A型驱逐舰 • Z23 • Z25
1936B型驱逐舰 • Z35 • Z36
1936C型驱逐舰 • Z46
轻巡 柯尼斯堡级轻巡洋舰 • 柯尼斯堡 • 卡尔斯鲁厄 • 科隆
莱比锡级轻巡洋舰 • 莱比锡
重巡 希佩尔海军上将级重巡洋舰 • 希佩尔海军上将 • 欧根亲王
德意志级装甲巡洋舰 • 德意志 • 斯佩伯爵海军上将
(WG假想)1938年型重巡洋舰 • 罗恩
战巡 沙恩霍斯特级战列巡洋舰 • 沙恩霍斯特 • 格奈森瑙
战列 俾斯麦级战列舰 • 俾斯麦 • 提尔比茨
H-39战列舰 • 腓特烈大帝
航母 航空母舰 • 齐柏林伯爵 • 小齐柏林
潜艇 VIIC型潜艇 • U-81 • U-557 • U-556
VIIB型潜艇 • U-47 • U-73 • U-101
IXC型潜艇 • U-522
驱逐 鞍山级驱逐舰 • 鞍山 • 抚顺 • 长春 • 太原
轻巡 轻巡洋舰 • 逸仙
宁海级轻巡洋舰 • 宁海 • 平海
轻巡 帕拉达级防护巡洋舰 • 阿芙乐尔
驱逐 空想级大型驱逐舰 • 凯旋
机敏级驱逐舰 • 福尔班
大胆级驱逐舰 • 鲁莽 • 倔强
轻巡 布雷巡洋舰 • 埃米尔·贝尔汀
重巡 C5设计案重巡洋舰 • 路易九世
潜艇 巡洋潜艇 • 絮库夫
驱逐 机敏级驱逐舰 • 勒马尔
空想级大型驱逐舰 • 恶毒
战巡 敦刻尔克级战列巡洋舰 • 敦刻尔克
战列 黎塞留级战列舰 • 让·巴尔 • 加斯科涅
驱逐 其他舰船 • 泛用型布里 • 试作型布里MKII
驱逐 群白 • 布兰 • 群白之心
轻巡 绀紫 • 涅普顿 • 绀紫之心
重巡 圣黑 • 诺瓦露 • 圣黑之心
航母 翡绿 • 贝露 • 翡绿之心
驱逐 BILI • 22 • 33
驱逐 传颂之物 • 猫音
轻巡 传颂之物 • 露露缇耶
重巡 传颂之物 • 久远
轻航 传颂之物 • 乌璐露 • 萨拉娜
航母 传颂之物 • 芙米露露
驱逐 KizunaAI • 绊爱
重巡 KizunaAI • 绊爱·Elegant
战列 KizunaAI • 绊爱·SuperGamer
航母 KizunaAI • 绊爱·Anniversary
  1. 维基百科-明尼阿波利斯号重巡洋舰
  2. 维基百科-杜尔拉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