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明日方舟WIKI


首页 > 明日方舟卫星观测


欢迎来到明日方舟WIKI,当前页面内容基于公测进行整理和汇总,全站内容查漏补缺和调整工作持续进行中。

使用浏览器添加收藏或者下载手机APP,可以更方便的访问我们的站点。
现已开放APP图鉴,下载地址请点击:WIKIAPP
WIKIAPP更新:公开招募工具、配队分享工具等功能,欢迎下载使用~
明日方舟卫星观测页面近期频繁更新中,会汇总官方发布的各种卫星,各位可以经常前往查看。
请尊重他人劳动成果,转载注明出处“明日方舟WIKI”,谢谢各位理解和支持!



【采购凭证区-新增干员】

微风

“微风,来自多伦郡的游学者,很荣幸见到您,博士。正式的礼仪太麻烦了,所以就免了吧。”

————————
干员微风,本名格蕾丝·亚利桑那,于医疗技艺进修时期接触罗德岛,并主动求职于罗德岛,在药理学与临床理论方面表现优异,现为罗德岛提供战场医疗救护服务。

微风出生于维多利亚的某小郡边境,来自于一支古老的贵族家庭。老旧的贵族教条会成为枷锁,与日俱下的家族状况最终让微风萌生出了离家求学的念头。诚然,像是无数个寻求突破的年轻人与固执父母的裂隙一般,遭到了激烈反对的微风只好独自离开了维多利亚,四处游历。这位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开始学会了接触真实的生活,而她出色的医疗技艺让她学会着眼于当下,拯救更多的流离失所的无辜者。
微风001.jpg

《危机合约》预计时间 11月下旬

罗德岛成立之初,物质与商业资源的匮乏带来了无数的危机,在这片充满危险的大地上立足成了一种奢望。
而“危机合约”的存在,为罗德岛这样的企业提供了赖以生存的机会。

传闻“危机合约”的前身最早由一群天灾信使所创立。

为了对抗当时几乎无法预测的天灾、以及其他紧随其后的危机,在数位天灾信使的主导之下,天灾信使们建立了一套独特的情报交换机制,以期为各自服务的城邦,以及无数遭到天灾威胁的市民谋夺一线生机。

危机合约01.jpg

在全新的目标区域中执行“危机合约”(预计时间 11月下旬)


然而,各个势力的不断发展,并未给这片大地带去友善的交流与可贵的和平。对资源的争夺,各势力间种种力量的冲突,以及在各处不断滋生、不断被惨剧验证的阴谋诡计,使得各个城邦对于信息的封锁一度达到了最高峰。即使遭遇了极为可怕的灾难,各势力也从未互相伸出援手,毋论做出哪怕一丁点微小的牺牲。

天灾信使们动摇了,他们服务着的理念与实体相互割裂,现实逼迫他们面对自己的选择。

而其中最无私的那些,决定结合各自的力量与知识,为他们承载的理想与他们热爱的人们,建立统一的“危机合约”。

无论出身,无论种族,无论善恶,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活下来,处理目标,获得报酬。或是,处理危险的目标,获得巨额的报酬,以及,活下来。

达成相同目标高度的方式并不唯一,你可以选择适合隐秘行动等条约的干员编队进行作战:

危机合约02.jpg

【危机】条目的签署由你本人选择


危机合约03.jpg

执行[隐秘行动Ⅱ]/[源石环境:活性Ⅱ]/[巷战]条约的作战小队(图片仅作举例)


也可通过派遣擅长恶劣环境作战的干员参与作战,合理搭配其他条约,达成同一目标:

危机合约04.jpg

不同的【危机】组合也能达成相同的目标


危机合约05.jpg

执行[恶劣环境:能见度极低]/[深度渗透Ⅱ]/[反机动]条约的作战小队(图片仅作举例)


最终,在这片支离破碎的大地上,一个特殊的防范机制被秘密地建立了起来。不管接下来发生的将是怎样前所未有的灾难,“危机合约”都将在阴暗处继续撑起一张无人知晓的网。 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多的生命。

危机合约06.jpg

但这一切绝不是仅属于罗德岛的战斗



烈夏

卫星烈夏.png

星极妹妹

卫星星极妹妹.png


确定阵营的干员


格拉斯哥帮中,“高文”与“摩根”二人还未实装。这两个人在官方PV2的第2分22秒处有剪影,且在游戏内以下的台词或档案中有提及。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高文”指的是推进之王精英化2立绘中的三只狮子中的一只,这个还需要更多资料来确认。


高文与摩根卫星.png


推进之王晋升后交谈2台词 {{{语音1}}} 你说高文他们?......与其说是我遇见他们,倒不如说是他们捡到了我。
因陀罗交谈1台词 {{{语音2}}} 那家伙跑哪去了?总是跟在主子身边,矮矮的又晒得很黑,名字叫“摩根”的家伙……啊!别跑!
因陀罗信赖提升后交谈1 {{{语音3}}} 摩根那笨蛋,别看总是游手好闲的,她好歹算是给我们出谋划策的,该做的事还是会去做,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在给我捣乱。啧......!
因陀罗档案资料二 {{{语音4}}} 格拉斯哥帮混迹于维多利亚的贫民区,最开始本身是由摩根和因陀罗带领的街头组织。她们霸占了一方的地盘,为了生存过着混乱的生活,直到推进之王出现在了她们面前。对力量有着绝对自信地因陀罗在面对推进之王时第一次尝到了败北的滋味。